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八十章【亡命逃】(上)

第八十章【亡命逃】(上)

        阿诺一骨碌爬起来,转身就逃向洞外。

        陆威霖看到阿诺遇险,从地上抓起一个冰块,照着猿人的后脑勺就是一记,那猿人如同后脑勺长了眼睛一样,身都不回,大长臂向后一抓,已经将冰块抄在手中,然后瞄准了阿诺的后心,呼!地扔了出去。它的力量极其强大,冰块在它的投掷下宛如被强弓劲孥激射而出,正中阿诺的后心,砸得奔跑中的阿诺一个踉跄就趴倒在地上,然后身体又因为惯性向前方滑出老远。

        猿人冲上去,一把将阿诺拎起,然后照着他的小腹就是狠狠两拳,打得阿诺小腹剧痛,眼前一黑,金星乱冒。陆威霖抱起一个冰块朝猿人的背后奔来,意图从后面偷袭它的脑袋,冰块刚刚举过头顶,猿人就猛然回过头来,一拳砸在冰块之上,将冰块砸得四分五裂,噼里啪啦掉在了陆威霖的脑袋上。

        陆威霖双手空空望着那猿人,满脸愕然旋即又变成了讪讪的笑容:“不好意思,认错人了……啊!”猿人硕大的拳头已经重重击在他的小腹之上。

        天鹏王脚步沉重,手中大剑拖在身后,剑锋在冰岩上划出一道长长的痕迹,摩擦出让人心底发毛的声响。

        罗猎和颜天心分别躲在一座冰柱的后面,罗猎掌心中扣着飞刀,准备随时出击,天鹏王已经来到了他的身边,罗猎后背紧贴冰柱,蹑手蹑脚沿着冰柱移动,天鹏王霍然转过脸来,罗猎吓得屏住呼吸。

        天鹏王的那张黄金面具近在咫尺,眼部的黑洞黯淡无光,罗猎以为他看到了自己,正准备出手的时候,却见天鹏王又将头转了回去,这才知道他并没有看到自己,近在咫尺,视而不见,证明天鹏王的眼睛有问题,罗猎心中暗自庆幸,自己的运气果然不错。

        天鹏王继续向前方走去,罗猎向对侧的颜天心比划了一下,然后捂住鼻子指了指自己,意思是让颜天心屏住呼吸,天鹏王竟然是个瞎子,这一发现让罗猎喜出望外。

        颜天心点了点头,她正准备按照罗猎说的去做,可是看到天鹏王经过罗猎藏身的那根冰柱之后,突然扬起了大剑,然后照着那根冰柱反向斩了过去,颜天心惊呼道:“小心!”

        罗猎经她提醒方才知道危机来临,慌忙向前方逃去,他刚刚逃离,天鹏王手中的大剑就已经将冰柱懒腰斩断,轰隆一声,冰柱倒地,碎裂的冰块散落一地,天鹏王极其狡诈,居然故意装成瞎子来混淆视线,让罗猎都出现了判断失误,如果不是颜天心及时提醒,他险些被天鹏王暗算。

        颜天心看到罗猎遇险,扬起手枪照着天鹏王的后心又是一枪,天鹏王的身躯震动了一下,子弹仍然无法穿透他这身坚韧的甲胄,颜天心暗自心惊,她枪里的子弹现在只剩下了一发。

        罗猎抓起地上的冰块轮番投掷,砸在天鹏王的身上叮叮咣咣听起来极其热闹,可是这样的攻击并不能造成真正的伤害。天鹏王依然迈着大步向罗猎不断逼近,将他逼入了前方的死角。

        罗猎捻起一枚飞刀,望着天鹏王面具上的眼睛部分的黑洞,或许唯有将飞刀射入他的眼中才能够对他造成真正的伤害。

        颜天心站在天鹏王的身后,怒斥道:“喂!停下!不然我就开枪了!”她说这番话的真正用意在于吸引天鹏王的注意力,从而给罗猎创造脱困的机会,可惜天鹏王并没有理会她,子弹的威力他已经领教过,根本不可能对他构成伤害。

        罗猎内心变得无比凝重,成败在此一举,如果不能成功射伤天鹏王,那么自己今天恐怕很难过去这一关,就在他准备射出飞刀的时候,突然感到头顶有冰屑落下,罗猎不敢抬头,目光仍然盯住步步紧逼的天鹏王,看来头顶又有敌人到来。

        颜天心在后方却看得清清楚楚,罗猎身后的冰岩之上出现了一个银光闪闪的怪物。那怪物头颅硕大,有若牛头,身躯狭长,四肢粗短,正是他们两人在温泉河中遇到的大蜥蜴,本以为这蜥蜴已经顺水游走,却想不到它居然一路追踪至此,蜥蜴一双暗蓝色的大圆眼朝颜天心眨了眨,颜天心头皮发麻,看来这怪物是冲着自己来的,不过那蜥蜴的注意力很快就被浑身上下金灿灿亮晶晶的天鹏王吸引,双腿向后一蹬,然后从冰岩之上一个饿虎扑食,越过罗猎的头顶,直奔天鹏王而去。

        通常来说过于鲜亮显眼的装备总是容易引起注意,可木秀于林风必摧之,天鹏王一身明晃晃、亮晶晶、黄灿灿的盔甲成功将蜥蜴的全部注意力都吸引到了他的身上,于是这头巨蜥就义无返顾地扑向了他。

        天鹏王听到头顶的动静,抬头望去,想要躲避已经晚了,被巨蜥扑了个正着,仰首跌倒在冰岩之上,盔甲撞击在坚硬的冰面上发出惊天动地的巨响。巨蜥张开大嘴,照着天鹏王的脑袋咬了下去,天鹏王左手撑住巨蜥的脖子,右手大剑从侧方向巨蜥的腹部狠狠刺去。大剑刺在巨蜥的身体之上,剑锋抵出一个凹窝,可是被坚韧的鳞甲阻挡,再也无法前进分毫。

        巨蜥猛一甩头,竟然咬住了天鹏王左侧的肩甲,强大的咬合力意图将天鹏王的左肩撕裂,天鹏王的这身甲胄防御性也是极强,巨蜥全力咬合之下也只是在肩甲上留下一排浅浅的凹窝。

        罗猎惊出了一身冷汗,如果不是巨蜥出现,自己恐怕难以抵挡天鹏王的正面攻击,他贴着冰岩小心移动开来,颜天心仍然在远处等着他。

        罗猎不敢大步逃离,生怕产生的动静引起巨蜥的注意。

        巨蜥和天鹏王贴身缠斗,一时间相持不下,罗猎眼看就要离开战圈,倏然一条银灰色的长尾从上方抽打下来,吓得罗猎慌忙后撤,巨蜥的长尾抽在冰岩之上,将冰岩打出一道深深的凹痕,冰屑四散飞起,罗猎暗自吸了一口冷气,如果这一击抽打在自己的身上,免不了要骨断筋折。

        颜天心也被吓了一跳,不由自主向前走了一步,罗猎摆了摆手示意她千万不要靠近,抬脚想要跨越蜥蜴的长尾,此时蜥蜴的尾巴又翘了起来,回旋向罗猎腰间扫去,罗猎身躯后仰,背部几乎平贴冰面,眼看着那条强有力的长尾从自己的鼻尖掠过。

        其实巨蜥此时的注意力完全集中在天鹏王的身上,两次差点击中罗猎的攻击根本就是无意识的行为。罗猎心中暗叹,得亏我腰力不错,否则肯定躲不过去这次横扫,他不敢停留,身躯慢慢直立起来,继续向远处逃离。

        天鹏王终究在力量上无法和巨蜥相比,被巨蜥死死压在身下,几经努力始终无法翻身,他的左手已经开始颤抖,明显无法抵住巨蜥强大的压力,巨蜥张开大嘴,意图将天鹏王的脑袋吞入口中。

        巨蜥已经逐渐占据了上风,眼看天鹏王就要落败之时,一道金色的光芒出现于冰岩的上方。颜天心首先注意到了这一变化,冰岩之上竟然又出现了一名金盔金甲的武士。那武士的身材比起天鹏王要苗条许多,甲胄极其合体,从身形看应当是一个女人,她也和天鹏王一样戴着面具,所以无法从容貌上判断出她的真实性别。

        罗猎此时已经成功逃到颜天心的身边,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却见那金甲武士从冰岩之上鱼跃而下,手中大斧照着巨蜥的尾部砍去,罗猎和颜天心同样感到吃惊,那金甲武士甲胄的造型来看应当是女人,不然胸部不会搞出两块那么夸张的圆锥形胸甲,女人用斧本就不多见,可是她不但用而且用得是大斧,程咬金那种宣花大斧,没有过人的膂力又怎能使用这样的武器?

        大斧正中蜥蜴的尾部,竟然将巨蜥的尾巴从根部斩断,原来蜥蜴的尾部才是它身体最弱的一环,蓝色的血液从蜥蜴尾部的残端流淌出来。巨蜥负痛,猛然扭转身躯,硕大的头颅狠狠撞击在金甲武士的身上,金甲武士被他撞中前胸,身体向后横飞出去,后背重重撞在冰岩之上,大斧也从手中丢了出去。不过她极其强横,马上就从地上爬起。

        天鹏王趁着同伴制造的绝佳时机从巨蜥的身下翻滚出来,看到断尾的巨蜥扭转身躯疯狂扑向被它刚刚撞到在地的金甲武士,天鹏王扬起手中大剑,照着蜥蜴尾部的伤口刺去,这巨蜥虽然周身鳞甲防御力极强,可是并不意味着它刀枪不入,没有任何的缺陷。蜥蜴类的生物尾巴大都可以再生,这也是它们遇到危险的时候,弃卒保帅,用来保住生命的王牌。或许正是这个原因,它的尾巴也就成为周身防御力最弱的一环。

        金甲武士挥斧斩断蜥蜴的长尾,几乎截去了它一半的身长,蜥蜴少了那么长一根大尾巴,疼痛自不必说,而且它的行动受到严重影响,重新找回平衡需要一定的时间,这严重拖慢了它的速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