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七十九章【天鹏王】(下)

第七十九章【天鹏王】(下)

        陆威霖想不到天鹏王在身穿如此厚重的甲胄的前提下行动居然还如此迅速,情急之下,他来了个懒驴打滚,虽然姿态不雅,可重在实用,天鹏王这一剑劈空,大剑劈斩在冰面之上,金属和冰面的撞击也是迸射出千万点火星,他变招的速度极其惊人,一招落空,右腿向前跨出一步,左脚跟上狠狠踢中陆威霖的小腹,踢得陆威霖腾空飞起,然后又重重落在两丈开外的冰面上,余力没有卸去,身体在冰面上继续滑行三尺方才停下。

        这一脚踢得陆威霖差点没疼昏过去,手中的手枪也拿捏不住,掉落在地上。天鹏王身上穿得甲胄绝不是普通的黄金,应该是精钢打造,外面镀上了一层黄金,所以硬度奇高。

        罗猎看到陆威霖遇险,从腰间抽出一柄飞刀向天鹏王射去,虽然明知飞刀不可能穿透天鹏王的甲胄,可是至少能够吸引他的注意力,给同伴创造逃生的机会。

        飞刀射中天鹏王的颈部,被护颈挡住,天鹏王身躯一震,停下了脚步,然后缓缓转过身来,罗猎大吼道:“逃!”眼前的天鹏王无论攻击还是防守已经超出了正常人的能力范围。

        四人同时逃向不同的方向,面对战斗力近乎变态的天鹏王,他们明白就算一拥而上也不是对手,所以剩下的唯一选择就是尽快逃命。

        天鹏王向罗猎追逐而去,他的步幅很大,开始的时候频率算不上快,可是越来越快,一身沉重的甲胄丝毫不影响他全速奔跑的速度。面对这变态的怪物,罗猎也不敢正面迎击,射出飞刀之后马上就逃,天鹏王的步幅很重,每次落脚总会引起冰面震动。罗猎从他的脚步声感觉到他距离自己越来越近,他大吼道:“逃!”是在提醒同伴趁着天鹏王将目标锁定在自己身上的时候尽快逃离这是非之地。

        天鹏王向前跨出一步,伸直右臂,手中长剑直刺罗猎后心。罗猎大吼一声,从地上腾空而起,利用全力奔跑的速度,他的双脚攀上了墙面,然后一个倒空翻,从天鹏王的头顶翻过,天鹏王的这一剑落空,大剑全力刺在前方冰岩之上,因为他的力量过大,锋利的剑身刺入坚硬的冰岩直至末柄。

        罗猎从天鹏王头顶翻过之时,探出手去,趁机一把抓住他的头盔,将天鹏王的头盔硬生生从头顶扯落。

        天鹏王满头苍白的长发四散纷飞,他发出一声低沉的暴吼,用尽全力将大剑抽出,旋即反向横扫。

        罗猎于空中用头盔挡住了天鹏王的这一击,双臂剧震,虎口都被这股大力震裂,身体借着天鹏王横扫之力退到了安全的地方,他虽然摘下了天鹏王的头盔,却没有摘去他的面具,双耳久久回想着刚才的那次撞击声。

        颜天心从冰面上捡起了手枪,里面还有四颗子弹,陆威霖看到罗猎成功脱困,大叫道:“跑,快跑!”

        几人向刚才进入的冰洞跑了出去,罗猎自然落在最后,天鹏王举步追逐的时候,颜天心扬起手枪朝他连续开了两枪,两枪全都射在天鹏王的胸口,虽然打得天鹏王身躯踉跄,子弹却无法穿透胸甲对他造成致命伤害。

        罗猎拎起天鹏王的头盔居然闻了闻,一股常年没有洗头的脑油味道熏得他差点没吐出来,一扬手扔铁饼一样狠狠扔了出去,头盔撞在冰岩上然后又落在地上,叽里咕噜地滚落在地面上,天鹏王低头捡起头盔,重新戴在头上,这才大步流星追逐着这四名冒犯禁地的年轻人,散落在头盔外的白色长发因为狂奔而向后方飘扬起来,长发飘飘,看起来倒也潇洒飘逸。

        颜天心和罗猎两人一前一后狂奔着,最早逃离的阿诺和陆威霖两人已经逃出了这个冰洞,两人想都不想就扎进了中间的那个冰洞。

        颜天心和罗猎则转而逃入右侧的冰洞,几人全都是慌不择路,谁也没留意到大家已经分开,颜天心气喘吁吁道:“罗猎……”

        罗猎在身后应了一声,颜天心这才稍稍安下心来,可是脚步却不敢有丝毫的停顿,因为她听到身后又传来沉重的脚步声,天鹏王将目标锁定在他们身上,跟在后方紧追不舍。

        前方现出一道向上的通路,通路尽头冰柱丛生,罗猎提醒颜天心,两人沿着冰坡向上,颜天心关上手电,牵住罗猎的手蹑手蹑脚进入冰柱群中。

        沉重的脚步声越来越近,天鹏王随后来到了下方,身上的宝石发出淡绿色的光晕,照亮周围的环境,天鹏王并未留意到这斜坡,一路向前方奔去,罗猎和颜天心庆幸不已,希望和天鹏王就此错过,再不相见。

        颜天心小声道:“是人是鬼?”

        罗猎附在她耳边小声道:“哪有什么鬼?一定是人假扮。”

        “你怎么知道?”

        罗猎呼了口气道:“头盔里一股脑油味差点没把我熏晕,这孙子至少十年没洗过头了。”

        颜天心差点没笑出声来,慌忙掩住嘴唇,虽然面临如此险境,可是有罗猎在她身边,居然没有感到任何害怕,反而觉得趣味横生。

        罗猎相信自己的判断,尸体的味道和活人的味道应该全然不同,他刚才抢下头盔的时候特地闻了闻,那股脑油味道虽然难闻,可是绝对是活人才能拥有。他敢断定天鹏王是活人假扮,没有人可以起死回生,更不会有人能够存活千年。

        此时颜天心突然抓住了他的手臂,下方绿光朦胧,却是那天鹏王去而复返,他抬起头,金色面具闪烁着深沉的反光,虽然看不清他的双眼,却知道,他已经发现了上方的这片冰柱群。

        罗猎和颜天心悄悄站起身来,慢慢向冰柱群深处撤退。

        陆威霖和阿诺两人沿着冰洞跑了足足两里路,方才停下了脚步,两人都累得够呛,躬下腰去扶着膝盖急剧喘息着。阿诺拍了拍陆威霖的肩膀,喘息道:“好像那怪物没有跟过来。”

        陆威霖心有余悸地回头向后方看了一眼,确信天鹏王没有跟上来,这才稍稍放下心来,冰洞幽深,不过越走越是宽阔,冰岩之上泛起淡蓝色的荧光,借着荧光,依稀能够看清周围的环境。

        阿诺征求他的意见道:“咱们是继续向里,还是在这里原地等候?”

        陆威霖道:“先等着,罗猎他们两个不知有没有逃出来?”他摸了摸身上,身上空空如也,已经没有了任何武器。

        阿诺也是弹尽粮绝,如果现在天鹏王跟上来,他们只能徒手相搏了,见识过天鹏王变态的武力,两人都明白徒手相搏就只有送死的份儿。

        陆威霖靠在冰岩上,阿诺挨在他身边靠着,两人贴紧一些至少能够抵御寒冷,阿诺低声道:“那怪物是人是鬼?”

        陆威霖过去一直都是个无神论者,可刚才眼前看到的一切却让他对自己的信念产生了怀疑,正常人类怎会拥有如此强悍的战斗力?别的不说,单单是那身沉重的金甲穿在身上,换成自己恐怕连走路都困难,又怎能做到行动自如,奔跑如风。

        陆威霖没有回答阿诺的问题,低头思考的时候,脑袋被摸了一下,他不耐烦地说道:“别闹!”可没成想说完之后,脑袋又被重重拍了一下,陆威霖不禁大怒,阿诺这小子胆子越来越大,更让他生气的是,这厮根本不分场合,猛然转过头去,怒视阿诺,却看到一张硕大的丑怪面孔倒挂在自己的面前,这根本就不是一张人类的面孔,猿人呲牙咧嘴,一只独目恶狠狠盯住陆威霖。

        阿诺听到陆威霖的怒吼,莫名其妙地转过头来,看到一个长满棕色长毛的后脑勺,几乎在同时阿诺和陆威霖爆发出一声惊恐的大叫,然后他们两人又同时反应了过来,转身就逃。

        猿人因两人的大叫,也夸张地张大了嘴巴,大手抓住两人的衣领,用力一扯,将两人的身体重重撞在了一起。

        陆威霖和阿诺同时摔倒在地上,猿人满脸狞笑,从上方冰岩上凌空翻转下来,双足在地上一顿,倏然腾跃到半空之中,一双长臂高高举起,大手照着陆威霖的脑袋砸了过去。

        陆威霖生死关头将懒驴打滚运用得纯熟,身体在地上滚了数圈,猿人的攻击落空,砸在冰面之上,发出蓬!的一声巨响,冰屑四处纷飞。

        阿诺还未来得及从地上爬起,抬头正看到猿人硕大的屁股在自己面前晃荡,一时间鼓起勇气,扬起右掌照着猿人两个大屁股之间狠狠捅了过去。阿诺在关键时刻的出手还是够狠够准,这次的捅击,正中猿人最为脆弱的部位,痛得猿人哀嚎一声,原地蹦起足有一丈,大手捂住屁股,等他意识到是刚才躺在地上的阿诺对自己下了黑手之后,所有的愤怒都集中在阿诺的身上,抬起大脚向阿诺踏去。

        还欠七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