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七十九章【天鹏王】(上)

第七十九章【天鹏王】(上)

        颜天心自然明白罗猎的用意,叹了口气道:“已经走到了这里,也只能走下去了。”想不到刚才自己说开弓没有回头箭,居然一语成谶。

        阿诺虽然心底发毛,可是他宁愿几个人一起走下去,也好过留在这里等罗猎他们回来。

        陆威霖看到四人达成了统一意见,率先向里面走去,他们的衣衫过于单薄,只有不停运动下来才能够产生热量,让他们不至于被冻僵。

        绕过这块巨大的冰岩,前方现出一大片冰棱群的奇观,一根根的冰棱相互支撑,宛如玄冰森林,又如同一根根竖起的刀枪,寒光闪闪,阴气逼人。阿诺用小碎步奔跑着,双腿尽量抬高,让全身尽可能通过这样的奔跑方式热起来,除了刚才的那四个字,至少在目前并没有看到人为雕琢的痕迹,兴许这里只是一座深藏在古墓下的冰窟。

        冰棱群的正中有一个三角形的冰洞,陆威霖第一个来到冰洞前方,向里面望去,因为光线黯淡的缘故看不到头。

        颜天心此时从后面赶了上来,用手电筒照亮冰洞,可以看到对面有一个开口。

        陆威霖示意颜天心将手电筒给他,他率先进入冰洞探路,快步通过这个冰洞,外面是一片广阔的冰面,陆威霖确信周围并无异常,这才对这冰洞闪了两下灯光。

        罗猎几人也迅速通过了冰洞和陆威霖会合。

        可是很快一个问题就摆在了他们的面前,走过这片宽阔的冰面,前方出现了三个冰洞,这三个冰洞应当是通往三个不同的方向,如果他们选择出错,或许会距离目标越来越远。

        罗猎从陆威霖手中要来了手电筒,仔细观察冰洞的地面,很快就发现左侧洞口的地面上有一枚铜钱,他躬身将铜钱捡起,这是一枚神册元宝,反转元宝的背面,看到上方刻着琉雀这两个字,罗猎抿了抿嘴唇,将这枚冰冷的铜钱握在掌心之中,毫无疑问,这枚铜钱正是麻雀随身所戴的那一个,铜钱遗落于此并没有太久的时间,由此能够推断,麻雀应该就在这座冰窟内部,罗行木理应也在这里。

        颜天心小声道:“你认得?”

        罗猎点了点头道:“麻雀就在这里。”他指了指左侧的洞口。

        陆威霖的唇角露出一丝笑意,对他而言此行还算顺利,只要找到了罗行木就意味着可以夺回七宝避风塔符。

        麻雀被猿人扛在肩头,她的嘴巴被罗行木用破布封住,双手也被反绑,刚才她故意将一枚铜钱丢在地上,可是细微的响动并没有瞒过罗行木的耳朵,她也因此而触怒了罗行木,从而招致了这样的对待。

        他们进入了中间的洞口,罗行木将那枚铜钱扔到了左侧的洞口处,他知道麻雀这样做的用意,直到现在这小妮子的心中都没有放弃获救的希望,她盼望有人能够前来营救。

        罗行木阴恻恻道:“没有人会来救你,罗猎他早就死在黑虎岭了。”

        麻雀没有悲伤,一双美眸充满愤怒地望着罗行木,她绝不相信罗猎会死,她始终认为罗猎有着不可思议的运气,就算遇到任何的危险,他也能够化险为夷。

        罗行木非常厌恶麻雀此时的目光,伸手扯下她嘴里的破布,麻雀清脆的声音回荡在冰洞之中:“你死他都不会死!”

        罗行木呵呵笑了起来,然后扬起手来给了麻雀一个响亮的耳光,麻雀的面颊被他打得火辣辣的疼痛,她仍然倔强望着罗行木,毫不退让,毫无惧色。

        罗行木叹了口气道:“跟你爹一样,冥顽不化,你还年轻,为何要学你那个书呆子父亲?只要你帮我破译那些文字,我保证不会伤害你,还会送你离开,这样你就能去找罗猎,跟他在一起,长相厮守,你觉得怎么样?”

        麻雀因为罗行木的这番话居然有些脸红,她意识到在自己的内心深处对罗行木的谎言是有所期待的,如果能够离开这里,如果能够找到罗猎那该有多好,可是她又清楚地认识到,罗行木根本就在欺骗自己。

        罗行木凑近麻雀的耳边:“你爹难道没有教过你?这个世界上只能依靠自己!”

        麻雀道:“我爹告诉我,你是盗墓贼,盗窃国宝,卖给日本人,出卖国家利益,不知廉耻!”

        罗行木不怒反笑:“你以为他是什么好人,表面上道貌岸然,背地里男盗女娼,一个伪君子罢了!”

        罗猎越走越觉得不对,冰洞变得宽阔,前方空旷地面约有篮球场般大小,正中地面上躺着一个高大的身影,身穿金色甲胄,手握大剑,就连面部也被金色的面具笼罩,几人吃了一惊,颜天心却已经看到那人护心镜上雕刻的天鹏王三个大字,这套甲胄应当属于天鹏王,威德大将军完颜伏虎,女真人的将领入殓之时往往会给遗体穿上一身的甲胄,因身份地位的不同甲胄也分为金银铜铁,金甲乃是一等王侯和顶级武将方才能够享受到的待遇。

        罗猎也看到了天鹏王三个字,他心中难免有些奇怪,他们从天鹏王的墓室内掉了下来,当时天鹏王的棺椁之中并没有看到遗体,想不到遗体居然被转移到了这里。

        阿诺道:“吓了我一跳!我还以为是个活人呢。”他来到天鹏王的面前半蹲了下去,伸手拍了拍天鹏王的金盔,然后又摸了摸天鹏王的金甲,感叹道:“这身衣服得多少钱啊,真是奢侈。”目光落在天鹏王的胸前上,看到他颈部带着一颗硕大的绿色宝石项链,心中难免一动,这么大一颗宝石想必价值连城,阿诺见财起意,悄悄探出手去,想要将这跟项链据为己有。

        颜天心一直都在留意他的举动,怒道:“你干什么?”

        阿诺尴尬一笑:“没……没干什么……”他缩回手来,可是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原本躺在那里一动不动的天鹏王竟然扬起右手,一把将阿诺的手抓住,他力量奇大,再加上他的手上也戴着金属护套,捏得阿诺骨骸欲裂,阿诺情急之下,顾不上多想,扬起右拳照着天鹏王的面门就是狠狠一拳,却忘记了天鹏王脸上带着金属面具,这一拳如同打在坚硬的铁板上,痛得阿诺惨叫起来。

        天鹏王已经缓缓坐了起来,罗猎看到阿诺被制,冲上前去帮忙,抬脚踢中了天鹏王的脑袋,Duang!的一声,天鹏王硕大的头颅微微晃动了一下,然后一扬手将阿诺推了出去,阿诺宛如稻草人一般被他扔了出来,罗猎躲闪不及被撞了个正着,两人抱在一起同时翻滚着跌倒在冰面之上。

        颜天心目瞪口呆,显然被眼前的一幕震惊了,天鹏王完颜伏虎在他们族人的心中拥有着极其尊崇的位置,颜天心刚才呵斥阿诺,就是要阻止他对天鹏王不敬。不过颜天心只当是天鹏王的遗体被藏在这里,却没有料到他居然会突然复活,这世上当真有人能够起死回生?

        陆威霖以惊人的速度掏出了手枪,瞄准天鹏王的左侧眼窝射了一枪,天鹏王周身覆满了甲胄,防护极其严密,最大的弱点应该就是他的双眼,陆威霖认为只要子弹从眼部的孔洞中射入,那么就能够穿透对方的大脑,他是个无神论者,才不会相信什么死而复生的鬼话。

        天鹏王对危险有着超级敏感的意识,陆威霖开枪的同时,他的头颅迅速低下,子弹击中了他的头盔,噹!的一声,火星四溅,子弹虽然没能穿透头盔,天鹏王的头颅也因为被子弹的重击而向后一仰,可是子弹却并未阻止他前进的脚步,天鹏王猛然冲上前去,双手举起大剑,照着陆威霖的头顶力劈而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