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七十八章【水中怪】(下)

第七十八章【水中怪】(下)

        颜天心想起刚才水中的遭遇,仍然心有余悸道:“我在天脉山这么多年,从未见过这样的生物!”

        罗猎笑道:“那是因为你没有我这样的好奇心。”

        颜天心道:“好奇心太重可不是什么好事。”

        罗猎呵呵笑了起来,今天如果不是他因为好奇拉动那根铁链,那个悬挂于下方的齿轮也不会被嵌入传动装置之中,从而导致整个机关的运转,更不会发生这一系列的事情,或许栓子也就不会死,想到这里罗猎脸上的笑容倏然消失了。

        颜天心却似乎猜到了他的心事,小声道:“人命天注定,有些事情怪不得任何人。”

        罗猎诧异地看了她一眼,想不到颜天心居然看透了自己的想法。深深吸了一口气道:“走吧,趁着那头傻蜥蜴没有回来找麻烦,咱们尽快离开这里。”

        蓬!爆炸声从远处传来,几人听得清清楚楚,几乎在同时都站了起来。

        罗猎指了指下游的方向,爆炸声来自那里,除了他们之外,这古墓之下的黑暗世界中还有其他的访客。

        爆炸发生在距离罗猎他们三里开外的地方,刚才的爆炸炸毁了一堵冰墙,坍塌的冰岩倒在温泉河之上,阻挡了水流,改变了河水原本的流向,洞窟前方,立着两个身影,左侧的老者白发苍苍,粗大的辫子一直垂到腰间,此人正是罗行木,短短几日他明显又苍老了许多,原本花白的头发和眉毛如今已经变成了纯白,皮肤满是皱褶,苍白的皮肤上散落着许多黑色的斑点,他正在以惊人的速度变老,罗行木的呼吸低沉而缓慢,深邃的双目透露出让人不寒而栗的阴沉光芒。

        一旁是体型魁梧的猿人,它比罗行木高出一头,右臂中夹着一名少女正是麻雀。猿人的右目裹着厚厚的白布,它的这只眼睛被罗猎用七宝避风塔符射瞎。

        麻雀愤然道:“罗行木,你到底想干什么?”

        罗行木冷冷望了麻雀一眼,目光垂落下去,盯住掌心中飞速转动的指南针,苍老而嘶哑的声音道:“就是这里,我不会记错!”他的目光投向前方气势恢宏的巨大冰窟,回忆似乎在他的脑海中一点点复苏,虽然这里的地势因温泉河的冲击淘蚀不断改变,可是他仍然找到了这座冰窟,沿着这里走下去,就会找到当年所在的地方。

        “这是什么地方?”麻雀惶恐中带着好奇。

        罗行木没有说话,他向前走了一步,身躯沿着倾斜的冰坡,向下方迅速滑去,猿人夹起麻雀跟随罗行木的身后纵跳腾跃,向冰窟内行进。

        罗行木抵达冰窟的底部,看到一条蜿蜒上行的冰阶,一旁的冰岩上,用夏文刻着四个字——擅入者死!

        罗行木望着那四个字居然眼眶有些发热,看到这四个字的时候,他的记忆也在一点点开始复苏。

        麻雀因为那四个字感到恐惧,抬头看了看罗行木,却看到他惨白的面孔之上,那双眼睛内黑色的脉络迅速滋生,转瞬之间已经完全变成了黑色。

        罗行木挥了挥手,猿人一松手,麻雀娇呼一声重重摔落在了坚硬的冰岩上,这只猿人显然不懂得何谓怜香惜玉。

        罗行木走进那块冰岩,伸出手去触摸着最下方的死字,喃喃道:“我回来了……”

        罗猎一行人很快就循声找到了爆炸发生的地点,温泉河将坍塌的冰岩一点点融化,随着冰岩的融化,温泉河的流域也在不断地扩展,水流从炸开的冰窟中流了下去,在中途就凝结成冰,一会儿功夫,冰窟的下半部已经积满了冰,而且在不断地缩小。

        陆威霖用力吸了吸鼻子,空气里仍然残存着硝烟的味道,爆炸就是发生在这里,从眼前的状况看,爆破冰墙的人应该已经进入了冰窟之中。

        颜天心意味深长道:“开弓没有回头箭。”其实是在提醒罗猎如果他们进入冰窟,恐怕就无法再走回头路,眼前的一切让她感到从心底发冷,绝不仅仅是衣衫单薄的缘故。

        罗猎点了点头,微笑道:“你冷不冷?”虽然没有正面回答颜天心的问题,却已经给出了答案。罗猎决定继续前行的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麻雀,他有种预感,罗行木和麻雀就在附近,在藏兵洞内他眼睁睁看着罗行木将麻雀从自己的眼前带走,这次决不能错过营救她的机会。

        陆威霖也猜到罗猎决定进入冰窟的用意,他之所以跟踪罗猎一行来到天脉山,目的就是七宝避风塔符。既然罗猎说避风塔符在罗行木的手中,想必就在附近,陆威霖自然不会放过这个近在咫尺的机会。

        颜天心并不认为这冰窟之中会有通往外界的道路,进入冰窟只会越走越深,从他们目前途经的路线来看,他们应当是一直往下走,和她最初想要尽快上山的念头背道相驰,可是从罗猎笃定的眼神中已经知道他拿定了主意。

        罗猎第一个进入冰窟,沿着倾斜的冰面像滑滑梯一样滑落下去,颜天心虽然心中并不赞同这样的冒险,可是仍然第二个跟了上去。

        陆威霖向阿诺做了个邀请的手势:“请!”

        阿诺探头探脑地朝里面看了一眼,有些后怕道:“你说这里面该不会还有杀人蜂吧?”

        陆威霖笑了起来:“里面有没有我不知道,反正我知道外面有。”

        阿诺听他说完,毫不犹豫地钻了进去。两害相权,取其轻,对他来说这世上没有比杀人蜂更加可怕的东西。

        进入冰窟之后,和外面俨然是两个截然不同的世界,犹如从春天瞬间过渡到冰冷刺骨的严冬,罗猎和颜天心虽然各自得到了一件友情赞助的皮袄,可是寒气马上就透过了他们单薄的衣衫。

        陆威霖和阿诺两人也好不到哪里去,阿诺抱着膀子冻得牙关打战,低声道:“罗猎……这……这太……特马冷了……”

        罗猎做了个噤声的手势,目光落在一旁的冰岩上,却见那冰岩之上刻着四个大字——擅入者死,内心不由得一寒。

        颜天心下意识地用双手掩住樱唇,美眸之中流露出惊诧莫名的光芒,她伸手扯了扯罗猎的衣袖,然后缓缓摇了摇头,提醒罗猎不要继续向前。

        罗猎道:“罗行木背上就是这四个字。”他举步欲行,却被颜天心一把抓住手臂,颜天心的内心颇为纠结,激烈交战了一会儿,终于道:“这里应当通往九幽秘境!”

        罗猎此前就听颜天心说起过九幽秘境的事情,本想问个究竟,可是颜天心却总是回避不谈,可现在他们误打误撞居然找到了九幽秘境的入口。

        罗猎道:“这里面有什么秘密?”

        颜天心并没有放开他的手臂,一脸凝重道:“据我说知但凡踏入九幽秘境的人,没有一个人能够活着回去。”

        阿诺听她这样说,不由得打起了退堂鼓。陆威霖不以为然道:“不入虎穴焉得虎子,既然来到这里,没理由不参观一下回去。”他生性胆大,而且从不信邪。

        罗猎看了看颜天心,她的美眸中流露出前所未有的乞求,在这么近的距离下,罗猎能够清楚地感觉到她的恐惧,他和颜天心从凌天堡一路走来,途中经历了无数凶险,颜天心始终表现出超人一等的镇定和勇敢,很多时候甚至让罗猎这个男子汉都深表佩服,可是此刻颜天心却无意掩饰她的惶恐和不安。或许她的恐惧源自于儿时那场孤独无助的经历,或许是来自于族人的传说,九幽秘境无疑已经成为颜天心内心中难以逾越的一道沟壑。

        罗猎道:“阿诺,你和颜寨主留下断后,我和威霖进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