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七十八章【水中怪】(上)

第七十八章【水中怪】(上)

        阿诺和陆威霖两人顶着这口棺材,还好棺材内的空气暂时够两人呼吸,黑暗中陆威霖道:“那些杀人蜂好像已经死绝了,你去看看。”

        阿诺哼了一声道:“你怎么不去?”

        陆威霖给了一个简单明确不作伪的答案:“我拍死!”

        阿诺道:“我特妈更怕!”

        于是两人谁也没出去,就这样顶着棺材,在黑暗中静静守着彼此,过了好一会儿听到陆威霖道:“空气总有用尽的时候。”

        阿诺叹了口气道:“得过且过,多活一分钟也好。”

        多半人都明白这个道理,可是却没有他们这种真实的体验,陆威霖没说话,不是因为害怕,而是在默默给自己鼓劲。栓子的死实在是太过凄惨,目睹他死时的惨状,陆威霖宁愿被淹死也好过被那些杀人蜂活活烧死,他手中还有一把手枪,如果能够在三种死法中选择,他宁愿选择死在枪下,只是这把枪泡水之后不知道还能不能自如地射出子弹?

        陆威霖想了很多,时间却没过去太久,空气已经变得稀薄,棺材里残存的这点空气已经不够他们两人支持太久的时间,陆威霖移动了一下身体,手枪不小心碰在棺材上,发出咚的一声。

        阿诺的内心顿时紧张了起来,他产生的第一个念头就是陆威霖想要除掉自己,棺材内的空气已经不多,一个人总比两个人活下去的机会更大,这个简单的道理谁都明白。陆威霖的声音却在此时响起:“你放心,我不会对同伴开枪。”他说完就放下棺材从水底游了出去,阿诺庆幸之余又感到有些惭愧,看来自己误解了陆威霖。

        陆威霖确信头顶没有火焰,方才鼓足勇气将脑袋露出了水面,睁开双目,看到空中已经没有赤焰追魂蜂,那些赤焰追魂蜂前仆后继地投入水中,自寻死路,如今连一只都没有剩下,陆威霖这才敢放心大胆地吸了口气,伸手拍了拍棺椁的外面。

        阿诺听到拍击声,也从水底游了出来,意识到他们终于逃过了一劫,阿诺激动地一把将陆威霖给抱住。

        陆威霖笑着推开了他,四处张望道:“罗猎他们呢?”

        罗猎的厄运还没有完全过去,他和颜天心虽然通过了枪林中的缺口,可是身后一个闪烁着灰色鳞光的巨大阴影正在悄然尾随着他们,罗猎意识到自己的左腿受了伤,他必须尽快上岸处理伤口,回头观望的时候,却看到水中闪烁的灰色鳞光,定睛望去,那怪物却陡然加快了速度,犹如一支离弦的利箭般向他冲来。

        水波鼓荡,颜天心也被暗流惊动,她转身望去,美眸圆睁,本以为他们逃过了劫难,却想不到一波未平一波又起,这古墓之中竟然生长着那么多的古怪生物。

        罗猎深知以他和颜天心目前的速度,根本不可能在这怪物到来之前上岸,他左手用力向后摆动了一下,示意颜天心快走,然后抽出匕首,居然转身向那头怪兽迎了上去。

        颜天心大吃一惊,罗猎在水中想要跟怪兽战斗无异于自寻死路,她马上明白了罗猎的用意,罗猎应当是判断出怪兽游动的速度过快,两人无法逃脱它的攻击,所以才会做出这样的选择,期望牺牲他自己阻挡怪兽,从而给自己制造更多的逃生时间,颜天心心中又是感动又是难过,她并没有丝毫犹豫,一转身也向怪兽游了过去。

        怪兽本来冲向罗猎,可是突然之间又多了一个目标,颜天心也从另外一个方向冲了过来,再凶恶的猛兽头脑也比不上人类,很少有怪兽会懂得逐个击破的道理,看到两个猎物主动送上门来的时候,居然首先想到的是选择,罗猎和颜天心相比较,怪兽更想捕猎得是后者,如果不是罗猎主动冲上来,它首先攻击的目标肯定是颜天心,因为它依靠简单的大脑判断,颜天心应当比罗猎更好吃一些。而罗猎关键时刻的决定打乱了怪兽的计划,于是这一根筋的怪兽有些凌乱了,左右为难,好不容易才调整目标准备干掉罗猎,颜天心又不顾一切地冲了上来,拜托,你们人类也考虑一下怪兽的智商好不好?

        眼看着就要正面相逢的罗猎和怪兽,怪兽居然将牛头大小的脑袋突然一转,放弃罗猎向颜天心冲去,罗猎望着擦身而过的这团鳞光,想都不想,扬起手中的匕首就狠狠扎了下去,匕首撞击在怪兽的鳞甲上方,猛然停顿了一下,罗猎的手臂感到巨大的反震力,这怪兽的鳞甲极其坚韧,刀枪不入。

        怪兽虽然没有受伤,可是在身体被攻击之后,又忘了自己眼前的目标颜天心,扭头准备对付这个偷袭自己的家伙。

        罗猎此时已经看清了这水底的怪兽,它身长近五米,头颅硕大,周身布满鳞甲,四肢粗短,尾巴占据了身体的绝大部分,看样子是一只蜥蜴。

        这只明显拥有严重选择困难症的蜥蜴,正想回身去报复罗猎的时候,颜天心挥动匕首刺在它身体的另外一侧,当然还是无用功,可蜥蜴的注意力再度被转移了。

        罗猎和颜天心你一下我一下的刺杀虽然没能伤害蜥蜴分毫,可是蜥蜴偌大的脑袋已经被两人挠痒痒一般的攻击给弄晕了,他们为什么不怕我?我到底应该先吃掉哪个?没有比纠结更痛苦的事情。

        头大脑小的蜥蜴在水中痛苦的纠结着,罗猎和颜天心两人却从蜥蜴左摇右摆的脑袋上看出了端倪,敢情这蜥蜴是个傻子,优柔寡断,犹豫不决,左右为难,选择困难症。

        蜥蜴的纠结给了罗猎两人逃生的绝佳良机,此时他们已经靠近了岸边,颜天心率先爬了上去,然后捡起一块石头砸在蜥蜴的身上,蜥蜴看到水中的目标只剩下一个,好不容易才重新锁定唯一目标的时候,颜天心的这次攻击又让它凌乱了,我应该先吃哪一个?

        蜥蜴会犹豫,人却不会,罗猎趁着这难得的时机已经上了岸,他和颜天心心照不宣地彼此分开了七米左右的距离,他们都看出这是一只内心摇摆不定的蜥蜴,必须要利用这种方式让它难以抉择。

        一旦上了岸,蜥蜴对他们的威胁就小了许多,罗猎抓起一颗拳头大小的石块照着水中开始发射,他投掷的威力远远超过颜天心,那只蜥蜴原本还准备上岸继续纠结,可是被罗猎连珠炮弹一般的石块砸得心乱如麻,单纯如它,何时见过那么复杂的人类,蜥蜴决定放弃了,水中晃动了一下长长的尾巴,迅速向下游而去。

        罗猎和颜天心两人宛如经历噩梦一场,此番的经历却是大起大落,原本以为两人必死无疑,可没想到居然遇到了一个脑筋不太好使的生物。由此可见,武力再强大,脑子不够用也是个硬伤。而他们两人在刚才表现出的无畏和不离不弃方才是他们双双逃出生天的根本,如果颜天心舍弃罗猎而逃,那么罗猎必然成为蜥蜴攻击的唯一目标,面对刀枪不入的巨蜥,罗猎很难有逃生的机会。

        两人举目四望,发现周围并无一只赤焰追魂蜂的身影,河面上仍然火光闪烁,看来那些赤焰追魂蜂全都义无返顾地扑入水中牺牲了性命。颜天心让罗猎坐下,帮他检查了一下腿上的伤口,伤口并不算深,不过血仍未止住,颜天心取出金创药帮他简单处理了一下伤口。

        此时听到阿诺的呼喊声,循声望去,陆威霖和阿诺两人沿着河岸走了过来。

        罗猎挥了挥手,颜天心朝两人的身后望了望,心中希望能够看到栓子的身影,可她又明白这只不过是自己的奢望,栓子已经死在赤焰追魂蜂的围攻下,心中难免又是一阵难过。

        四人重新会合,只是彼此点了点头,谁也没心情多说话。阿诺从附近居然找到一些枯枝,罗猎掏出从不离身的火机,将枯枝点燃,四人坐在火边烘烤着身上的衣物。

        颜天心不由得想起罗猎此前所说的话,真理掌握在少数人的手里,如果他们一开始就往下游走,或许不会遇到那群杀人蜂。罗猎不禁拥有超强的分析和判断能力,而且他的直觉和预感往往是正确的,更重要的是,他超人一等的运气,几次转危为安,虽然智慧和勇气起到了关键的作用,但是运气的因素真的无法忽视。

        衣服烤干了之后,陆威霖将自己的羊皮袄递给了颜天心,他性情虽然冷漠,可并不代表不近人情,既然大家成为一个团队就应当守望相助,颜天心毕竟是他们之中唯一的女性,男人理当照顾女人。

        虽然自己也是衣衫轻薄,可阿诺还是分出了自己的夹袄给罗猎,罗猎没有拒绝,这里的温度比起刚才坠落的地方已经有所减低,若是向下游走,说不定温度还会持续降低,他和颜天心单薄的衣衫肯定无法支撑下去。

        陆威霖细心擦枪的时候,罗猎已经站起身来,轻声道:“总要走出去!”他的手表因为进水已经停止了转动,罗猎从手腕上摘下,塞入口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