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七十七章【杀人蜂】(下)

第七十七章【杀人蜂】(下)

        罗猎和颜天心举目望去,前方出现了一个莲蓬状的物体,嵌在头顶岩壁之上,宛如磨盘般大小,通体闪烁着蓝色幽光,忽明忽暗,有若暗夜中的霓虹。几人都不知道这是什么,注目观望之时,却见从莲蓬内飞出一只美丽的生物,拇指般大小,通体透明,宛如细线构成的轮廓发出幽兰色的光芒。

        他们都从未见过这样的生物,或许是独特的地底环境,方才能够孕育出这样的生命。

        所有人惊叹于这生物的美丽奇幻之时,罗猎却从轮廓中看出这是一只蜜蜂,作为蜜蜂它的体型称得上巨大了,阿诺伸出手去,想要触摸这美丽的小生灵,罗猎慌忙提醒道:“小心!”

        说话的时候那透明的小生物腹部突然亮起了红光,红光从它的腹部传导到它的尾端,强调出尾部长达半寸的尖刺轮廓,然后这小生灵照着阿诺的右手毫不客气地扎了下去,阿诺吓得慌忙缩回手去,那小生灵扑了个空,关键时刻枪声响起,却是陆威霖及时射击,子弹射中了那只透明的蜜蜂,红光四射,蜜蜂体内的浆液迸射到阿诺的身上,原本湿漉漉的外套竟然燃烧了起来。

        阿诺吓得慌忙将外套脱掉,扔入温泉河中,棉袄沉了下去,火焰却仍然在水面上燃烧。他吓得满头都是冷汗,这是什么怪东西?如果陆威霖晚一刻出枪,恐怕他已经被这东西蛰中,或许整个人都要燃烧起来。

        颜天心咬了咬樱唇,俏脸的表情瞬间变得无比严峻,低声道:“赤焰追魂蜂!”她只是听长辈提起过这种邪恶的生物,却从未亲眼见过,看到眼前一幕,方才联想起来,那莲蓬状的物体原来是一只硕大的蜂巢。

        此时栓子惊呼道:“看!”

        其实就算栓子不说,他们也已经看到,前方传来一阵嗡嗡声响,成千上万只透明的赤炎追魂蜂飞出蜂巢,向他们的方向飞了过来,飞行途中,腹部已经开始变红,犹如空中点亮了成千上万只小灯泡,如此美丽的景致对他们来说却是恐怖到了极致的景象,栓子掉头就跑,在死亡的面前每个人都会有本能的反应。

        罗猎第一个反应了过来,他们的奔跑速度不可能摔开这群夺命的杀人蜂,他灵机一动,大吼道:“跳到水里!”他抓住颜天心的手,两人向一旁的温泉河奔去。

        阿诺和陆威霖两人也顾不上多想,没命奔向河岸,一头扎入河水之中。

        栓子不会水,他的选择只能是在岸上没命奔跑,没等他跑出多远,那群赤炎追魂蜂就已经扑了上去,尖刺疯狂地蛰在了栓子的脸上身上,被蛰到的地方,先是发红透亮,继而燃烧了起来,栓子的发出痛不欲生的哀嚎,转瞬之间,整个人全都被火焰包围,他挣扎着惨叫着,没命挥舞着手中的弯刀,试图驱赶这些杀人蜂,可是根本无济于事,很快就跌倒在地上,在地上翻滚着燃烧着。

        颜天心还未沉入水面,看到眼前凄惨的一幕,顿时泪流满面,因为她去了十字坡,老佟连累被杀,栓子侥幸逃过了那场劫难,刚才自己又和罗猎一起联手将栓子从水中救起,可是没想到栓子终究难逃一死。

        一只大手从水底伸了出来,扯住她的手臂将她拖入水面以下,是罗猎,对他们来说目前唯有水底暂时安全,身体的任何一个部分留在水面上都是极其危险的。

        透过头顶的水面可以看到一大片红彤彤的火云向下方笼罩而来,罗猎暗暗心惊,如果这些杀人蜂不怕水,那么他们就全都完了。

        那些赤焰追魂蜂看到水面下的猎物,一个个争先恐后地向下方扑了上去,飞蛾扑火,不惜代价,这些赤炎追魂蜂也是一样,它们美得炫目的身体并非上得天入得水的神物,遇水之后马上发生了爆炸,爆炸后形成的火焰仍然漂浮在水面上,前仆后继,赤炎追魂蜂看到猎物似乎丧失了智商,剩下得只有疯狂攻击,它们试图突破水面,可惜它们的身体一接触到水面就炸得灰飞烟灭。

        死去的追魂蜂在水面上留下大片的火焰,罗猎几人谁都不敢露出水面,他们全力潜游,还好他们一直处在顺流的状态,这大大增加了他们逃离的速度。

        阿诺就快憋不住气了,他知道这样下去就算不被杀人蜂蛰死,自己也得活活憋死在水下,就在他决定冒险游上水面的时候,看到头顶竟然漂浮着一口棺材,那口棺材正是从墓室中坠落的其中一个,倒扣在水面上,并没有沉下去,阿诺欣喜万分,他全力划水,来到棺材的下方,小心翼翼地从水面探出脑袋,棺材里面果然有一些剩余的空气,吸上一口,神清气爽,有种恍如隔世的感觉。

        一颗脑袋从他的前方露了出来,吓了阿诺一大跳,还以为自己活见鬼,黑暗之中又看不清楚,不过马上响起陆威霖上气不接下气的声音道:“憋死我了!”

        罗猎却没有他们那样的幸运,他已经处于即将窒息的状态,看到头顶仍然被大片的火光笼罩着,知道自己还没有游出赤炎追魂蜂攻击的范围,心中暗叹,想不到自己还没有找到麻雀,居然就窝里窝囊地死在了古墓之中。

        生死之间的煎熬只有身临其境的人才会懂得,罗猎就快支持不下去的时候,一个曼妙的身影游到他的身边,是颜天心,火光照亮了她充满忧伤的俏脸,仍然沉浸在栓子死去悲伤中的她却必须要尽快面对现实,她看到了苦苦支撑的罗猎,颜天心游了过去,捧住罗猎的面孔,然后凑了上去,失去血色的嘴唇吻上了罗猎的唇,将口中的空气度入罗猎的嘴里。

        罗猎吸入了来自颜天心的这口气,整个人恢复了不少的体力,他心中暗自奇怪,两人几乎同时入水,何以颜天心的气息会如此悠长?颜天心牵着他的手向前方游去,她的左手中握着一支小小的竹管,正是她刚才用来束发的那根,平时她用竹管藏针,关键时刻却是这根竹管儿起到了决定生死的作用,她利用随身携带的匕首削去竹管的底部,两头透空的竹管可以在不浮出水面的前提下换气,然后再将口中的空气度给罗猎。

        如果没有颜天心的帮助,罗猎就算再有毅力也不可能逃过这场危机。

        头顶的红光渐渐黯淡,赤炎追魂蜂飞蛾扑火般的疯狂攻击导致了它们的大片死亡,而罗猎和颜天心也已经游回了他们最初从墓室坠落的地方,下方矛头林立,少有不慎就会被矛头刺伤,随着他们向下游挺进,水深变浅,他们的身体和矛头也变得越来越接近,罗猎指了指岸边,示意必须要上岸了,不然他们就会被水流冲到前方的长矛之上,颜天心却指了指前方,罗猎定睛望去,却见前方枪林之中竟然有一个缺口,那缺口直径大约一米,应该可以容纳一个人的身体通过。

        颜天心指了指自己又指了指罗猎,然后率先向缺口游去,罗猎无奈只能追随她向那缺口中游去,如果在平静的水池中,想要游入这个洞口并不难,可是现在是在流动的水中,必须要精确控制自己的身体。

        颜天心率先通过了缺口,罗猎虽然谨慎调整自己的位置,通过缺口的时候,左腿仍然不慎被矛头划了一下,尖锐的矛头在他腿上留下了一道寸许长度的血痕,鲜血从伤口中汩汩而出,流入水中即刻化为一片血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