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七十七章【杀人蜂】(上)

第七十七章【杀人蜂】(上)

        人带着栓子浮上水面,一股强劲的水流拍打在他们的身上,将他们打得向下游漂去,耳边传来阿诺和陆威霖的大叫声,两人都已经爬到了岸边,原来是提醒注意前方,罗猎转脸望去,却见距离他们五米左右的下游,露出了斜向上方呈四十五度角的大片矛头,如果他们无法在漂到那里之前上岸,就会像糖葫芦一样被长矛穿个透心凉。

        死亡面前,谁也不敢怠慢,罗猎和颜天心带着栓子竭力向岸边游去,因为水流湍急,他们还要照顾栓子,难免行动会受到影响,阿诺和陆威霖紧张地在岸边攥紧了双拳,这种时候他们也帮不上忙,只有干着急的份儿,陆威霖心中暗叹,如果万一来不及,罗猎两人唯有放弃栓子,方能保证自己活命。

        罗猎和颜天心两人并没有想到放弃,他们拼命划水,终于在距离下游矛头还有一米左右的地方爬到了岸边,阿诺和陆威霖急忙迎上来,帮忙将栓子拖了上去,罗猎顾不上休息,开始为栓子做心肺复苏,他曾经在教会医院做过义工,基本的急救知识懂得不少。

        按压了几下胸部,正准备做人工呼吸的时候,栓子就睁开了双眼,看到罗猎张开嘴巴正要亲上来,吓得栓子噗!的一口浑水喷了出去,喷了罗猎一头一脸,好不狼狈。

        栓子捂住嘴巴,惶恐道:“你……你想干什么?”

        包括颜天心在内的旁观者都笑了起来,罗猎促狭地向栓子眨了眨眼睛:“不想干什么?就是看你长得好看,想亲一口……”

        话没说完,栓子已经扭过头去,哇哇吐出了几大口黄水,他被罗猎的话给恶心到了。

        陆威霖哈哈笑道:“罗猎啊罗猎,真看不出你还是个不爱红妆爱武装的主儿。”不过他暗自佩服罗猎在生死关头的镇定,换成自己刚才说不定已经放弃了栓子。

        颜天心全身湿透,望着罗猎,美眸异常明亮,其实刚才救栓子的时候她也感到害怕,眼看着就要被水流推向那排长矛,内心紧张到了极点,正是罗猎的镇定让她坚持了下来,她将湿漉漉的长发盘起,然后将随身携带用来装针的一根竹管儿插入发髻之中,又从腰间鹿皮囊中取出手电筒,还好没有进水,收纳在其中的手枪也没事,颜天心将手枪递给了陆威霖,他们五人之中,陆威霖的枪法最好,将手枪交给他的目的是要让他们有限的武装发挥出最大的战斗力,同时也表现出对陆威霖这个新加入同伴的信任。陆威霖笑了笑,接过手枪,心中暗赞颜天心的大局观。

        罗猎坐在地上歇了一会儿,望着眼前奔腾汹涌的那条地下河,河水冒着热气,这条河或许和某处的温泉相通,否则水温不可能那么高。他向颜天心要来了手电筒,拧亮之后光束投向上方,墓室的底部石板已经全部崩塌,从底部到现在的位置大约有七米,在底部的位置有十多个巨大的青铜齿轮相互传动,齿轮在不停缓缓转动。

        罗猎手中的光束定格在其中的一个碗口大小的齿轮上,他忽然明白了墓室地面崩塌的原因,他们刚才从石板下方发现了铁链,铁链的另外一头,应该连着这小小的齿轮,他们将铁链拖拽到尽头,齿轮刚好嵌入两个巨大的齿轮之中,整个传动系统得以完成,从而触动了底部的机关,而墓室底部的石板大都有铁链链接在下方,齿轮转动,搅动铁链,铁链缠绕在上方铁轴之上,强大的拖拽力让石板产生了崩裂效应,进而让整个墓室的底部崩塌,他们因此失足从上方落下。

        其实按照设计者的初衷,下方布满矛尖朝上的长枪,只要有人从上方落下,就会被下方的枪林穿透身体,必死无疑。只是人算不如天算,或许设计者并没有料到他精心设计的枪林会被水淹没,因为水的浮力,罗猎等人方才逃过了被枪林洞穿的下场。

        看懂了机关的原理,每个人都感到后怕,罗猎刚才的举动实在太过冒险,如果不是机缘巧合,他们现在绝不可能坐在这里谈笑风生。

        阿诺道:“这齿轮究竟是如何驱动的?”

        罗猎道:“应该是水,水能载舟亦能覆舟,他设计这个墓穴的时候,应该没有想到精心布置的枪林会被水淹没。”

        陆威霖道:“时间能够改变一切,经历了那么多年,什么都能改变。”

        罗猎道:“改变这里的不仅仅是时间。”他想起刚才听到了两声爆炸,或许正是那两声爆炸导致了地下河水流的变向,流到这里,刚好将陷坑覆盖,也挽救了他们的性命,正所谓福祸相依。

        颜天心道:“我们现在最应该考虑得是如何离开这里。”

        阿诺道:“爬上去原路返回。”说完之后方才想起,他们坠落下来的时候,墓门已经被巨大的条石封住,现在想走回头路已经没有任何的可能。

        罗猎的目光投向前方奔腾的温泉河,摆在他们面前的无非是两个选择,逆流还是顺流,顺流而下不知去向何方,可是如果逆流而行,或许会遭到刚才爆炸的发生地,兴许能够找到温泉的源头。

        陆威霖低声道:“咱们还是举手表决,到底是往上走还是往下走!”

        栓子道:“我听寨主的。”

        陆威霖将目光投向颜天心,他原本也没指望栓子能够拿出什么意见。颜天心却将目光投向罗猎:“你说吧,我听你的!”

        罗猎颇有些受宠若惊,同时心里还有那么一点点的满足,只要是人必然会有虚荣心,高傲冷漠的颜天心居然在人前公开表现出对自己的言听计从,这是多大一份面子,罗猎高兴过后又感到了颜天心在这件事上的小心机,她是在巧妙表达对自己的感谢,毕竟自己刚才奋不顾身地救了栓子,而且在目前的状况下谁也不知道哪里才是出路,给自己面子的同时,也把这份责任交给了自己。

        陆威霖是个明白人,一行五人,栓子听颜天心的,颜天心听罗猎的,也就是说罗猎说什么都是多数压倒少数,还表决个屁!

        阿诺却没有他那么明白,摇头晃脑地反对道:“千万不要盲目崇拜,罗猎也不是一贯正确,如果不是他好奇拉那根铁链,咱们也不会掉下来。”他刚才倒是反对来着,可是没人理会。

        罗猎笑道:“我也吃不准。”他转向颜天心道:“开天峰上有没有温泉?”

        颜天心点了点头道:“山上温泉颇多,较大的就有五眼。”

        “山下呢?”

        颜天心想了想道:“没有!”

        “有无大的溪流?”

        颜天心仍然摇了摇头:“北麓没有,南麓倒是溪流遍布。”

        罗猎征求陆威霖两人的意见道:“你们觉得应该往哪里走?”

        阿诺道:“你们中国人不是常说,水往低处流,人往高处走,我看咱们应该往上游走!”

        陆威霖暗叹这老外国学知识的博大,点了点头,显然认同阿诺的意见。

        颜天心也认为阿诺说得不错,轻声道:“有些道理。”

        栓子也跟着点了点头。

        阿诺道:“既然大家都同意,咱们就逆流往上走。”

        几人统一了意见,决定逆流而行,颜天心却留意到罗猎自始至终没有发表意见,两人落在了队尾处,她小声问道:“你好像没说自己的意见啊?”

        罗猎笑了笑道:“我的意见并不重要。”

        颜天心道:“你想顺流而下?”

        罗猎道:“我真不知道往哪儿走,不过根据我的经验判断,大家都认为正确的时候,往往判断会出现错误,因为真理通常掌握在少数人的手里。”

        颜天心呸了一声道:“你刚才你又不说!”

        罗猎道:“这正是我的矛盾之处,如果我说了,你和栓子肯定站在我这边,我这边又成了多数,那么阿诺就成为少数了。”

        颜天心听着他的歪理邪说,可是又拿不出反驳的理由,想想似乎还有些道理的样子,禁不住笑了起来:“反正也没什么头绪,走一步算一步吧。”其实谁都没有绝对的把握,能否脱困只能依靠运气。

        罗猎朝颜天心看了一眼,刚才为了营救栓子,她和自己一样都在水里脱掉了棉衣,如今衣衫单薄,娇躯曲线玲珑,尽收眼底,颜天心觉察到了他的目光,双手下意识地抱在胸前。

        “你冷啊?”罗猎关切道。

        颜天心道:“还好!”

        罗猎叹了口气道:“可惜我也没有多余的衣服给你。”

        颜天心道:“其实你有些时候还是蛮有男子气概的。”

        罗猎听到这句恭维,心中不由得一喜,追问道:“什么时候?”

        “不说话的时候!”颜天心冷冰冰怼了回去。

        罗猎有种一张脸贴到冰墙上的感觉。

        “看!好美啊!”阿诺在前方感叹道。

        新的一周到来,求推荐票,章鱼的推荐票始终在五六十名徘徊,本周想冲一下,如果每位书友投出一票,相信能够达到目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