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七十六章【墓之下】(下)

第七十六章【墓之下】(下)

        可以说天鹏王完颜伏虎在女真族的心中拥有崇高的地位,是勇猛忠义的象征,看到如此一位英雄人物,到死后居然落得尸骨无存的下场,身为后代子孙的颜天心又怎能不愤怒,怎能不难过?

        墓室的顶部有一个盗洞,颜天心记得当年自己就是从这个盗洞进入了墓室。

        罗猎望了望上方的盗洞,心中暗叹盗墓贼选位之精确,竟然可以打出一条直达墓室的盗洞。既然当年颜天心能够从这个盗洞进入墓室,他们就可以经由这个盗洞离开。想起刚才的那两次爆炸,罗猎心中难免奇怪,进入天鹏王的墓葬之后,就再也没有听到任何动静,难道刚才是自己听错了?

        陆威霖道:“沿着这条盗洞,咱们应该可以抵达连云寨的后山。”

        罗猎向颜天心道:“你还记得那时的路线吗?”

        颜天心摇了摇头道:“就算我记得那条路线,我们也无法通过那条盗洞离开,我记得当初盗洞非常狭窄,我那时才五岁,身材瘦小,许多地方也是勉强通过。更何况,我被救出之后,我爹命令马上将盗洞填上。”

        几人都明白了颜天心的意思,盗洞狭窄,以他们的身材不可能通过,即便是能够通过也出不去,出口已经被封住。

        阿诺道:“看来咱们只能折返回头了。”

        几人的目光同时投向罗猎,明显都在等待他的最终决断,罗猎道:“你们有没有感觉到这里很热?”

        经罗猎提醒,所有人才注意到这件事,这里的温度比起刚才的墓室提升很多,更不用说暴风肆虐的室外。多半人认为这并不稀奇,毕竟墓室深入地下,厚厚的岩层和山土将寒冷的空气隔绝在外。

        颜天心幼时误入古墓,当时在这里又冷又饿,现在回想起来或许是当时太小内心恐惧的缘故,古墓内的温度理应比室外要高上许多,否则当年她也捱不了三天三夜。

        罗猎摸了摸墙壁,又摸了摸地面,虽然温差很小,可是仍然没有逃过他敏锐的感知力,他判断出地下或许有热源,阿诺学着他的样子两相对比了一下,却没有感觉到任何的不同,认为罗猎只不过是心理作用作祟。

        罗猎缓步走向那两具棺椁,棺椁用阴沉木制成,这是寿材中最为名贵的一种,遇火不染,遇水不腐。棺椁上并无多余的纹饰,里外都是平平整整,从中找不到任何可用的线索。

        罗猎叫几人帮忙将两具棺椁移开,两具棺椁下方都留下清晰的轮廓痕迹,这种现象并不稀奇,因为棺椁下面的部分被挡住,灰尘无法落在上面,所以在棺材和地面的接触边界会形成清晰的轮廓,罗猎移开棺椁的目的却非如此,他想要寻找得是最早的轮廓,颜天心说过,她当年误入古墓的时候,这两具棺椁本为竖放,果不其然,在两具棺椁长方形的轮廓痕迹内,可以看到两个稍小一些的轮廓,因为新旧轮廓重合,所以看上去就像是两个大大的目字,有如两只竖起的巨大眼睛。

        罗猎的手贴在目字中间的方框内,这里的温度明显比其他地方还要温暖。

        几人在一旁望着罗猎的一举一动,罗猎的强大在于他能够从看似寻常的表象中迅速找到不寻常的地方,超常的观察力和敏锐的洞察力集于一身方才能够练就这样的本领。

        罗猎抽出一柄匕首,反过来用手柄敲击青石地面,马上判断出轮廓内的声音和外面有所不同,他找到石板的裂缝,用匕首撬起边缘,几名同伴都过来帮忙,众人合力将这块石板掀开。石板下方却嵌着一个铁环,铁环上扣着一条铁链,下方有一个碗口粗细的孔洞,铁链的下半部隐没于孔洞之中,下面的部分不知究竟有多深。

        罗猎伸手拉了一下铁链,感觉颇为沉重,栓子看到他如此吃力,马上过来帮忙。

        阿诺道:“我觉得有些邪乎,咱们还是别拉了。”

        他的意见显然没有得到几人的重视,罗猎几人联手拖动铁链,约莫将铁链向拉出三米左右,突感脚下一震,似乎一物撞击在他们的脚下。

        几人继续向上托,已经无法拖动铁链,没过多久,铁链开始缓缓转动回缩,下方应当有一股反向牵拉的力量将铁链缓缓收回,罗猎几人试图和这股力量对抗,很快就发现,他们就算联手也无力与对方抗衡,慌忙松开了双手,全都撤向一旁。

        被拖出来的铁链一会儿功夫就全部被拖回了孔洞,连接铁链的石板在地面上缓缓拖动,摩擦出轰隆隆的声响,不一会儿功夫已经被拖回原位。

        阿诺心底发毛,吞了口唾沫,暗忖这下方该不是藏着什么怪物吧。

        罗猎示意几人退到墙角,突然之间那块连接铁链的石板崩裂开来,然后他们所在的地面石板在爆裂声中,出现了一个个的裂缝。陆威霖惊呼道:“坏了,这里要塌了,快退出去。”他还没有来得及逃走,就听到墓室的大门处传来轰隆一声巨响,却是一块巨石从天而降,把墓室的大门封住。

        罗猎也没想到自己的好奇心竟然捅了这么大一个马蜂窝,可现在后悔也已经晚了,他们脚下的地面几乎在同时崩裂,几人脚下一空,纷纷从墓室之中落了下去,和他们一起坠落的还有两具棺椁。

        陆威霖脚下的地面最早崩裂,他也是所有人中最早掉下去的一个,无论他胆色如何过人,这种突然失足的感觉也让他内心中生出无尽恐惧,在他头脑还未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咚的一声落入了温暖的水流之中,陆威霖还没有来得及庆幸,就看到黑乎乎的棺椁从上方砸落,吓得陆威霖竭力向下方游去,棺椁砸在水面之上,虽然没有直接砸中陆威霖的身体,可是水流产生的冲击力,将陆威霖向水底推去,水底有磷光点点,借着微弱的磷光,陆威霖看到水底竟然寒芒闪烁,仔细一看下方却是遍布密密麻麻的长矛,发出寒光的正是朝上的矛尖,他此惊非同小可,慌忙踩水向上方游去。

        陆威霖落水之后,罗猎几人也先后落入了水中,罗猎浮出水面,看到颜天心就在自己右前方,阿诺也在不远处朝自己挥着手,陆威霖的脑袋也露出了水面,心中顿时安稳了许多,颜天心道:“栓子不通水性!”她说完就向水底游去,罗猎担心她有所闪失,一边脱去厚重的棉袄,一边向水底游去,借着磷光他看到自己的正前方有一个身影正在缓慢向下坠落。与此同时,罗猎看到水底排列整整齐齐的长矛,原来这下方布置了陷阱,如果没有水的缓冲,他们几人落下的时候只怕已经被矛尖洞穿。

        罗猎从身影中判断出那人应当是栓子,栓子距离水底已经不到一米,只要他坠入水底,就算不被淹死,也要被那一排排林立的长矛扎死。罗猎迅速向栓子靠拢,他从后方搂住栓子帮助他上浮,此时颜天心也游了过来,她也脱掉了臃肿的棉衣,这片水域温度很高,入水之后并没有感到寒冷,正因为如此,也为他们施救创造了便利条件。

        罗猎从身后搂住栓子,此时栓子的足底已经碰上长矛,锋利的矛尖顿时将他的足底刺破,栓子因为疼痛似乎恢复了知觉,猛然挣扎起来,罗猎竭力控制住栓子的身体,带着他向上方浮去,颜天心过来帮忙,抓住栓子的一条手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