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七十六章【墓之下】(上)

第七十六章【墓之下】(上)

        地震是天象,而爆炸却是人为,每个人都清楚两者之间的区别。颜天心望着罗猎,如果罗猎的判断无误,那么就是说还有人潜入了古墓,那座古墓就在他们的附近。

        罗猎忽然想起了什么,他叫上陆威霖、阿诺和栓子,四人合力将棺椁移动开来,目前唯一没有检查过的就是棺材下方,果然不出他的所料,棺材下方,出现了一幅浮雕。

        陆威霖重重拍了拍浮雕,下方并非是中空的声音,当然,如果石板太厚,也无法从拍击中反馈真实的状况。在他看来,或许这幅浮雕和刚才他们进入的那道门是一样的原理,低头寻找破解方法之时,却听颜天心道:“这是一道图形锁,我能解开!”

        图形锁类似于拼图,唯有将正确的图形拼凑而成才能解开机关,颜天心并没有花费太久的时间就已经将图形拼成,图形完成之后却是一幅金人狩猎图,一人弯弓搭箭,一头巨熊傲然而立。这样的图案极其常见,金人将这种图案视为吉祥勇敢的象征,出现于他们生活的每一个角落。

        不过他们并没有来得及欣赏这幅浮雕,就听到身后发出吱吱嘎嘎的声音,藏于右侧的隐形石门缓缓移动开来,在他们的面前呈现出一个高宽各有一丈方形甬道。

        阿诺兴奋地连连搓手道:“我就知道,这里面必有玄机。”

        陆威霖一脸不屑地望着这个后知后觉的家伙,心说你知道个屁,刚才怎么不见你说。

        栓子手握弯刀走在队伍的最前方,这柄弯刀还是他刚才从外面的骷髅身上取下的,禹神庙崩塌的时候,他们逃离得太过匆忙,武器多半没有来得及带出来,所有人中只有颜天心随身带着一把柯尔特袖珍手枪,其余人的枪支全部被埋在了禹神庙内,罗猎身上倒是还带着八柄飞刀,这和他最近刀不离身的习惯有关。

        陆威霖盯着颜天心的手枪,目光中充满了羡慕,这是柯尔特M1906型,口径6.35毫米,弹夹容量不过区区六发,这是他们五人拥有的唯一火器,此时更显得弥足珍贵。

        罗猎提醒几人尽量放轻脚步,刚才的两次震动应该是爆炸,这座古墓之中很可能还有其他人在,在目前武器装备严重不足的状况下,还是尽量避免打草惊蛇。罗猎心中有个预感,这两次的爆炸极有可能和罗行木有关,如果罗行木在这里,就意味着麻雀也在附近。

        通过这条甬道,他们就进入了另外一座古墓的内部,古墓前殿的墓门早已被毁,明眼人一看就知道这里已经被盗过,颜天心皱了皱眉头,心中怒火顿生,这些盗墓贼着实可恶,为了谋财,无数不用其极,竟然盗掘他们先人的坟墓。

        陆威霖吸了吸鼻子,并没有闻到硝烟的味道,凭他的经验判断,罗猎刚才所说的爆炸并不是发生在这里。古墓内部空空荡荡,走过前殿,发现这里的建筑规模要比刚才他们最早进入的大上许多,由此也证明了颜天心刚才的判断,刚才那间墓室,应当埋葬的是妾侍,这座古墓才是正主儿。

        不过妾侍也罢,正主儿也罢,两座古墓都被盗得空空如也,除了里面的石雕和散乱的瓷器碎片,甚至看不到一个完整的殉葬品。

        墓室前方有两座诡异的石雕,乍看上去是两只蹲踞在那里的猛狮,可仔细一看,那两只狮子却生着人样的面孔,罗猎心中暗奇,只知道埃及有狮身人面像,想不到苍白山的金国古墓中也有,虽然规模小了不少,可是论到雕工之精美,表情之生动却远胜前者,左侧的狮子相貌威武,方面大耳,不可一世,霸气侧露,右边的那一尊雕像却是长眉秀目,瓜子面庞,妩媚妖娆,应当是一雌一雄。

        几人啧啧称奇的时候,罗猎留意到颜天心的表情却充满了惶恐,她用力咬了咬樱唇,小声道:“我来过这里。”

        几人同时将目光投向颜天心。

        颜天心道:“我五岁的时候,和小伙伴们在山寨后面的坡地玩耍,不小心掉入了一个掩埋在草地中的洞窟,结果滑落下去,等我苏醒之后发现自己已经在伸手不见五指的地下,幸好我带着火折子,在黑暗中摸索,可是并没有找到出路,反而越走越深,最后来到了这里……”她有些紧张地握紧了双拳,这件事是她儿时的噩梦,当时她跌落的地方其实就是盗墓贼留下的一个盗洞,她摸索来到古墓之中,忍饥挨饿,在恐惧中苦捱了三天三夜,方才等到有人来救她,那段经历让她记忆犹新。

        罗猎道:“你确定是这里?”颜天心能够将十几年前的事情记得如此清楚,可见她的记忆力也非常惊人,不过正常人在五岁的时候都有了记忆,坠入盗洞误入古墓,对一个孩子来说只怕是终生难忘的经历,她记得如此清晰也实属正常。

        颜天心点了点头,她用手电筒照亮右侧石雕的侧方,上面可以看到用木炭写下的三个字——颜天心。她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当时我觉得自己必死无疑,若是以后化为一堆白骨,恐怕没有人知道我是谁,于是我就在这里写了三个字,没想到居然能够故地重游。”忆往思今,内心中难免感慨万千。

        罗猎笑道:“字写的不错!”他绝不是有意奉承,五岁的孩子能够写得那么漂亮的一手书法实属难得,通常这么大的孩子甚至连自己的名字都不会写,颜天心注定是个才女。

        颜天心因他的这句话不由得笑了笑。

        罗猎道:“你既然来过,看看这里有什么改变?”

        颜天心道:“里面有两具棺椁。”

        罗猎点了点头,既然是墓室就会有棺椁,这没什么稀奇。

        可是颜天心继续道:“那两具棺椁是竖着摆放的。”

        罗猎这才提起了兴趣,他曾经听瞎子说过竖葬的学问,棺材竖放称为点穴,三年寻龙,十年点穴,棺椁竖放多为点穴。一般都是皇家诸侯才采用这样的葬法,此乃大吉。第二种可能却是因为停尸期间发生尸变,棺醇铜角无法压制,需堆砌石牢将其困住,竖葬防止尸体聚集灵气。第三种可能是头朝下倒葬的,因为埋葬之处是龙脉头朝下吸收灵气死后肉体生鳞,羽化为龙,造福后代。

        这里埋葬的是当年金国的头面人物,明显不是第二种,按照颜天心的描述,应该是棺椁头朝下倒葬,属于第三种,吸收灵气,为了日后羽化成龙。

        可是他们进入主墓室之后,却发现两具棺椁仍在,只不过摆放得位置和颜天心刚才描述的全然不同,出现在他们眼前的两具棺椁如今都已经平放,而且都被打开。也就是说,在颜天心误入墓室获救之后,又有人进入其中盗墓,而这次棺椁也未能幸免。

        陆威霖和阿诺两人率先来到棺椁前看了看,棺椁内空空如也,连尸骨都不知去向,目睹如此情景,颜天心无法遏制心头的愤怒,这座陵墓乃是金宣宗时期北院大王完颜伏虎的埋骨之所,完颜伏虎是金宣宗时期第一猛将,南征北战为金国立下汗马功劳,后来为权臣术虎高绮所害。直到术虎高绮被诛,方才得到平反,金宣宗追谥他为天鹏王,威德大将军,可是已经为时太晚,金国的腐朽深入骨髓,再也无力挽回败亡的命运,最终为蒙古人所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