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七十四章【禹神庙】(下)

第七十四章【禹神庙】(下)

        罗猎点燃了一支香烟,来到阿诺身边,递给了他一支,阿诺接过香烟,罗猎帮他点上,微笑道:“想什么呢?”

        阿诺用力抽了口烟,然后潇洒地吐出一个烟圈,看着烟圈在空中缓缓扩展开来,然后道:“你还欠我七百块大洋!”

        罗猎哈哈大笑起来:“我现在没钱给你,等咱们结束这次的任务,我马上把尾款给你结清。”

        阿诺道:“营救麻雀可不是咱们约定中的事情。”

        罗猎道:“再加三百块大洋!”

        阿诺摇了摇头。

        罗猎以为他嫌少:“你想要多少?”

        阿诺道:“无所谓,这次是我自己愿意来的,不要钱!”

        罗猎有些意外地望着这个嗜酒如命,好赌成性的家伙,仿佛今天才认识他一样。

        阿诺道:“刚开始的时候的确是为了钱,可是我现在才发现已经上了你的贼船,所以我爹说得对,生意就是生意,不可以谈感情,现在……晚喽!”他把烟在地上掐灭了,从怀里掏出自己的酒壶,拧开灌了两口。

        罗猎道:“我早就看出你不是个俗人!”

        阿诺咧嘴笑了起来,意识到自己在不知不觉中被罗猎的友情套牢。

        罗猎拍了拍他的肩膀,向颜天心走去,颜天心在禹神殿正中的禹神像前上了三支香,罗猎抬头看了看这座临崖而建的雕像,雕工虽然谈不上精美,可是禹神的威猛气魄还是表现得淋漓尽致。

        颜天心道:“这座禹神庙建于清康熙年间,这里所有的一切都是就地取材,当时一共来了二十五名石匠,在这个地方足足工作了十年,方才完工。”

        罗猎点了点头,古人的毅力超乎想象,而他们这种锲而不舍的毅力多半建立在信仰的基础上。在历史的发展过程中,没有人能够忽视信仰的力量,正是信仰支持着人类不断地和自然抗争,以一己之力挑战强权,不惜抛头颅洒热血,在许许多多人的心中信仰甚至超越了生命的价值,为了维护他所尊崇的信仰可以不惜一切代价。

        颜天心道:“据说,在裂天谷建造这座禹神庙的初衷不仅仅是为了纪念禹神,那段年月连年阴雨,山洪频发,天脉山周边一带的百姓深受其害,所以当时的连云寨主选择这个当年大禹劈山泄洪的地方雕筑神庙,祈求禹神保佑,风调雨顺,庇护这一方百姓平安。”

        罗猎道:“连云寨从那时就有了?”

        颜天心道:“连云寨虽然历来为朝廷所不容,可是我们却从未做过伤天害理的事情,可是这个世界从古到今都不安稳,哪怕是你想安安静静的活着,都是一种奢望。”

        罗猎轻声道:“身处乱世,谁又能独享安乐呢?你不惹别人,却无法保证别人不惹你,也许你的存在已经成为了他人的障碍。”当初如果不是瞎子招惹了叶青虹,他或许还呆在黄浦的小教堂内得过且过,又怎会卷入这场惊心动魄的风波之中?

        颜天心同样陷入沉思,连云寨一直奉行着与世无争,安守己方的势力范围,然而事实证明,他们的想法是错误的,在苍白山,肖天行想要唯我独尊,哪怕是连云寨并无和他争雄之心,肖天行仍然想方设法意图灭掉连云寨。可是强势残暴的肖天行也没有笑到最后,他想要利用寿宴设局消灭对手,却想不到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狼牙寨的内部发生了问题,随着时间的推移,这场杀局也渐渐拨云见日,真正主宰这场杀局的人却是满洲的两大军阀,他们在暗地里扶植自己的力量,意图抢先吞下苍白山。颜天心虽然侥幸脱困,可是在离开凌天堡之后,危机并没有就此远去,十字坡的那场暗杀只是开始。

        她不清楚连云寨现在的状况,不清楚自己的手下到底有多少人背叛,这才是她放弃正面上山的原因,北麓的这条古道,虽然艰难,可毕竟安心。

        罗猎道:“不知大禹究竟有没有来过这里治水?”

        颜天心望着神像道:“他就在这里,不如你问问他。”

        罗猎被颜天心这出其不意的幽默逗笑了,他想起外面的美杜莎雕像和巴洛克风格的抱柱,说出了这个盘踞心中许久的疑问。

        颜天心道:“你没看错,那雕像的确是美杜莎,当年设计这座禹神庙的人来自法国,他曾经是沙俄的俘虏,后来逃亡至此,来到连云寨找到了属于他的另外一半,于是在此安家,生活了二十年方才离开。”

        罗猎这才明白因何会出现一座美杜莎的雕像,不过这名来自欧洲的石匠倒是有些恶趣味,居然在禹神庙前雕刻了一座美杜莎的雕像,欺负连云寨的这帮山贼没见识吗?

        颜天心道:“他虽然带着家人离去,不过他的后人从未断了和连云寨的联络,1870年普法战争爆发,他其中一个儿子为了逃避兵役来到我们这里避难,一直生活至今,你现在应该明白我为何懂得英文了。”其实她的法语也非常流利,跟随那位老师还学了一些德语,在语言方面颜天心有着超人一等的天赋。

        罗猎点了点头,心中暗忖,颜天心给出了一个极其合理的解释,看来她关于西方的了解应该来源于这位法国石匠的后人。

        外面的风力明显在增强,就在几人开始担心的时候,栓子和陆威霖两人从外面回来了,栓子背着一大捆干柴,陆威霖却是一无所获,虽然他枪法出众,可是在隆冬季节,猎物也很少出来行动,巧妇难为无米之炊,任他枪法如神,也只能空着手回来。

        栓子很快就在大殿内生起火来,他带着干粮,虽然不多,可是足够他们今晚果腹。

        颜天心观云识天的本领果然厉害,九点刚过,外面就下起了暴雪,暴雪肆虐,鬼哭神嚎,风吹山谷,松涛阵阵,仿佛拥有摧枯拉朽,撕碎一切的气势,就算站在禹神庙的大门处就已经被风吹得立不住脚,如果此时坚持从古道登顶,只怕他们一个个都要被吹下山崖,难怪归心似箭的颜天心肯停下来选择休息。

        狂风席卷着雪花从敞开的庙门吹入大殿,五人聚集在大殿的西南角,这里是最避风的地方,栓子熬好了苞米糊糊,每人分了一些。阿诺和陆威霖不约而同想起了丢弃在十字坡的那几只雪橇犬,如果带来一只该有多好。

        阿诺就着苞米糊糊喝了半壶酒,然后缩在火堆旁睡去,只要有酒他对环境倒是不挑剔。陆威霖借着火光擦着他的枪,他对自己的武器有种恋人的感觉,目光只有在盯住手枪的时候方才充满温柔,至少比看女人的时候要温柔许多。

        栓子裹着大衣靠在墙上睡了,这一天对他最为煎熬,他亲历了父亲的死亡,仍然沉浸在深深的痛苦之中。

        颜天心向罗猎道:“抓紧时间休息一下吧,这里不会有什么问题。”人在这样暴风雪的环境中根本无法存活,就算是野兽也不会冒险出动,他们大可高枕无忧。

        罗猎点了点头,拍了拍自己的肩头道:“我可以借你一个肩膀。”

        颜天心瞪了他一眼,向一旁挪了挪,反倒拉远了和罗猎之间的距离,用随身的毛毯将自己包裹在其中,背过身的时候,唇角却泛起一丝恬淡的微笑。

        陆威霖隔着篝火望着罗猎,一脸的幸灾乐祸。

        罗猎向他挥拳示威,陆威霖非但没有生气,反而乐了起来,露出满口洁白整齐的牙齿。低声道:“你睡吧,我来守夜!”

        罗猎摇了摇头,倒不是他有意谦让,而是因为他根本没有睡意,昨晚在十字坡好不容易睡了一会儿,可半夜又被噩梦惊醒,他宁愿辛苦熬上一夜,也不愿一闭上眼睛就重复那场噩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