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七十四章【禹神庙】(上)

第七十四章【禹神庙】(上)

        裂天谷是一个天然的岩缝,也是一个天然的风口,这里的风力要在十级以上,稍有不慎就会被吹下去,摔得粉身碎骨。

        颜天心提醒众人要小心,五人彼此相扶,顶着强风走入裂天谷北侧的凹窝,走入凹窝的范围,和外面完全成为两个截然不同的世界,凄厉的寒风被厚厚的岩层阻挡在外,虽然耳边听到外面狂风怒号,可是这里面却连一丝风都感觉不到,没有了风,自然觉得温暖了许多,罗猎搓了搓被风吹干的面庞,促进血液循环,恢复表皮的温度,让被冷风吹得已经麻痹的嘴唇逐渐恢复活力,其余几人也和他一样,所有人都保持着沉默,全都是因为嘴唇被懂得麻木的缘故,这种时候谁也不愿白白耗费力气,甚至连呼吸的幅度都减弱了许多,以免体内的热量随着呼吸排出体外。

        罗猎满脸的络腮胡子已经结上了一层冰碴儿,看上去已经花白,仿佛变成了一个老头儿。阿诺也好不到哪里去,躲在避风的地方接连不断地打着喷嚏,等他的嘴巴恢复了知觉,马上开始抱怨:“这鬼天气实在是太折磨人了。”瞎子不在场的情况下,阿诺就当仁不让地成为话最多的那个。

        颜天心道:“这还不是最坏的时候,风大的时候,谷底根本站不住人。”她整理了一下衣服,将袖口和领口扎紧,然后催促几人尽快动身,走过这个凹窝,前方现出一条小道,说是小道,实际上是开凿于悬崖峭壁上的石阶,呈之字形走向,石阶的角度目测要有七十度,宽度最窄的地方不到一尺。罗猎几人无一不是胆色过人,可是看到这道开凿于悬崖上的之字形天梯,几人的脸色都有些改变了。

        杀人如麻的陆威霖此刻居然感到有些头皮发麻,下意识地摸了摸脑袋道:“你确定,咱们要从这爬上去?”

        颜天心道:“这条天梯又叫鬼见愁,其中的含义你们应该懂得,如果顺利的话,咱们两个小时应该可以抵达休息的地方。”

        阿诺叫苦不迭道:“不是说咱们今晚在谷底休息吗?”

        颜天心道:“你确定要在这里休息?”她抬头看了看昏暗的云层:“今晚的风向应该会改变,如果后半夜刮起了西北风,那么冷风就会源源不断地灌入咱们刚才避风的地方,咱们五个人可能没有一个能够活着撑到明天。”

        罗猎道:“也就是说已经没得选了!”

        颜天心望着他,然后微笑着歪了歪头。

        罗猎道:“那就走呗,我看这天不知道什么时候会下雪,距离八点还有两个半小时,熬得住!”他向颜天心做了个邀请的手势:“女士先请!”关键时刻他首先表态同意颜天心的决定。

        颜天心笑了起来,她点了点头,率先向石阶走去,颜天心在最前方带路,栓子断后,五人沿着陡峭的石阶继续向上方进发,为了稳妥起见,他们不得不选择手足并用在陡峭的石阶上爬行,虽然样子不好看,可是这样爬行可以将重心放低,而且可以最大限度地减轻风阻,四肢着地的感觉要比直立行走踏实许多。攀爬没有多久,夜幕就已经降临,石阶贴着裂天谷的内侧崖壁,之字形走向,台阶转折的地方并没有多余可供休息的平台,所以他们只能原地休息,刚开始的时候还没有什么,随着高度的攀升,每个人的体力和内心都开始承受着严酷的考验。

        罗猎紧跟在颜天心的身后,这样的角度让他可以放肆欣赏颜天心的身姿,当然臃肿的棉衣将颜天心的曼妙身姿包裹得严严实实,仍然可以欣赏到她挺翘的臀部,平时很少有机会欣赏到颜天心以这样的姿势爬行,望着前面的颜天心,罗猎尽情发挥着自己的想象力,罗猎并不认为自己的思想龌龊,反倒认为是一种转移注意力,放松心态兼之减压的绝好方法,有助于让他忽略眼前严苛恶劣的环境,让艰苦的行程也变得意趣盎然。

        但是其他人就没有罗猎这样的心态,身后突然传来一声惨叫,众人都是一惊,罗猎回头望去,却是陆威霖不小心踩落了一个石块,刚巧砸在身后阿诺的脑门上,阿诺摸了摸额头,还好头皮够硬,再加上棉帽的缓冲,没被砸破。

        陆威霖歉然道:“不好意思,我无心的!”

        阿诺已经没有气力抱怨,摆了摆手,示意他继续前进。

        颜天心有些累了,她趴在台阶上停了一会儿,小声道:“我真怕自己会失足落下去。”

        罗猎笑道:“放心吧,有我在你身后垫背。”

        颜天心道:“如果我掉下去,你千万别管我,不然我会连累你一起掉下去。”

        罗猎道:“那不行,皮囊得给我留下,咱们说好的。”

        颜天心想起两人在藏兵洞时候的约定,俏脸不禁热了起来,似乎感觉没那么冷了,其实这里的地势虽然险要,可是比起他们在藏兵洞内遭遇的凶险还是无法相提并论。

        他们的运气还算不错,这段时间并没有遭遇暴风雪,晚上七点半的时候就已经顺利抵达了下一个地点,这里距离开天峰的顶部还有二百米的垂直距离。石阶突然中断,以他们目前的装备,是不可能爬上头顶这道垂直的悬崖。前方巨石叠合的地方有一个不起眼的缝隙,颜天心用手电筒照亮那缝隙,第一个从缝隙通过。

        罗猎跟随颜天心的脚步从缝隙中钻了过去,钻过缝隙眼前却出现了一幅让人意想不到的景象,十多尊巨大的石像相对而立,顶天立地,姿态各异,借着周围雪光的映射望去,却见这些石像有擒龙缚虎,有弯弓射月,有振翅欲飞,让罗猎最为惊奇的是,这其中竟然有一尊美杜莎的雕像,满头小蛇,人面蛇神,罗猎忽然想起麻博轩的那本笔记上,曾经见到过同样的画像,难道麻博轩所画得就是这个地方?他此前也曾经来到过这里?可惜麻雀不在身边,无法亲口验证,也无法拿那本笔记对照,这些石像应当雕刻得是神话中的人物,可是为何西方的神话人物为何会出现在这里?那尊美杜莎的雕像显得如此格格不入,罗猎百思不得其解,石像之间有一条被积雪覆盖的道路。

        罗猎的第一反应就是这里可能是一座陵园,此前他就听说天脉山上有不少金国古墓,只是他从未想到在天脉山开天峰的山崖之上竟然藏着一座如此规模的建筑,这是一个非常奇怪的选择,位于山的背阴一面,罗猎虽然不懂风水,可是眼前的这片地方绝不是什么风水宝地。

        颜天心从石像群之间走过,尽头处是雕刻在崖壁之上的一座殿宇,殿宇完全利用山体,凿山岩而建,大殿无门,巨大的中式翘角飞檐下有八根合抱粗的石柱,石柱却是典型的巴洛克风格,黑魆魆的拱门宛如一个巨兽的大嘴,让人望而生畏,仿佛要扑上来将他们这群人全都吞到口中。

        颜天心用手电筒照射了一下殿宇上方的匾额,上面刻着禹神庙三个字。

        罗猎道:“是庙?”这种中西风格的建筑出现在深山之中着实诡异。

        颜天心没好气道:“你以为是什么?”她随后解释道:“这里是我们前往峰顶途中唯一可以休息的地方,本来我想连夜爬上峰顶,可是我看很快就会起风,为了安全起见,咱们还是在禹神庙里休息一晚再走。”

        阿诺听到终于能够休息,心中的一块石头总算落地,至少不要抹黑在悬崖上攀爬,刚才的这段路程,手足并用不说,而且步步惊心,神经连一刻都不能放松,他感觉已经筋疲力尽。

        罗猎听说眼前是禹神庙,心中难免一动,不知这座禹神庙和失落的禹神碑究竟有无关系?几人走入禹神庙内,神庙也是拱顶结构,这样的结构有助于分解上方的压力,是建筑中最为坚固的一种。这座依山而建的庙宇如果在平地上并不稀奇,可是建在悬崖峭壁之上,全部依靠凿山建成,当年花费的精力和代价一定极大。

        栓子出门拾取干柴,陆威霖则拿起他的枪跟着出去,一来为了彼此照应,而来可以看看有无可能找到猎物。

        阿诺靠着墙壁坐了下去,揉着酸麻的双腿,他有生以来从未经历过这样的辛苦,想起自己跟随罗猎前来的初衷只是为了一千块大洋,如果知道这趟征程如此辛苦,他当初应该不会答应,如果没有跟着罗猎来苍白山,他此刻应该还在瀛口喝酒赌钱醉生梦死,可是阿诺却并不后悔,真正走出来方才意识到自己在瀛口的那段日子如此荒唐可笑,回头看那段时光,才能认清自己的迷失和蹉跎。前来苍白山之后,虽然每一刻都过得惊心动魄,可是阿诺却重新燃起了斗志,似乎回到了当初在欧洲战场浴血搏杀的日子,他的生命仿佛重新焕发了光彩,也许他生命的意义就是为了冒险而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