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七十三章【开天峰】(下)

第七十三章【开天峰】(下)

        眼看着颜天心居然如此耐心地伺候自己的一双烂脚,罗猎心中难免有些诚惶诚恐,总不能让她给自己穿袜子,于是接了过来,将袜子穿上,可是再穿冰鞋的时候因为双脚包裹得太厚,无论如何也穿不进去了,这双鞋已经是能找到的最大一双。

        颜天心抓起冰鞋,用匕首在足跟处划了个口子,这样罗猎就能将双脚套入其中,然后再用布将裂开的口子缠住,外面涂上油膏,这是为了避免雪水渗入。所有人都看出颜天心对待罗猎的细致和耐心。

        阿诺看到罗猎穿好了冰鞋,也扬起自己的大脚:“还有我,还有我……”他的脚上也磨出了几个血泡。

        颜天心仿佛没听见一样,转身离开。

        阿诺瞪大了双眼,一脸的不解,难不成罗猎的脚是香的,我的脚是臭的?

        一旁陆威霖叹了口气道:“同人不同命,我说金毛,咱们还是互相帮助,自力更生。”

        阿诺瞪了陆威霖一眼:“别叫我金毛,我跟你有那么熟吗!”

        罗猎跟在颜天心的身后来到了洞口,风很大,天空中并没有下雪,地上的积雪被狂风吹起来,如烟似雾,在大地上急速流淌着,颜天心用望远镜远眺着山顶,山顶也起风了,视野中出现了若有若无的烟雾。

        知道罗猎来到了身后,她将望远镜递给了罗猎,指了指开天峰中间的缝隙道:“天黑以前,我们争取抵达裂天谷。”

        罗猎透过望远镜向上望去,颜天心所说的裂缝位于开天峰半山腰的位置,从他们现在的地方抵达那里,山势还算平缓,可是从裂天谷向上山势就变得陡峭险峻。

        罗猎道:“会不会下雪?”

        颜天心道:“雪并不可怕,真正可怕的是风!”

        罗猎开始的时候并没有领会到颜天心这句话的真正含义,等他们启程走向这座大山,他方才明白颜天心因何要这样说,随着高度的上升,风力开始不断增强,因为选择了背阴的山体,他们现在是逆风而行,熟悉路径的栓子走在最前方,他所带的绳索也派上了用场,几人利用绳索彼此相连,一来可以避免被大风刮走,二来可以防止失足滑倒而滚落,不幸落入两侧的山崖,当然这样的做法有利有弊,如果遇到特级强风,连接成为糖葫芦一样的他们会被全都吹下山崖。

        通过这片红豆杉林,前方出现了一片小型冰川,冰川看起来平整,可是下面却是沟壑纵横,宛如有人用刀劈斧砍,浅的地方不过一尺,深得地方却可达数丈,因为积雪的缘故,沟壑早已填满,形成一个个天然的陷坑,如果不熟悉地形的人,盲目前行,很容易陷入积雪掩盖的天然陷阱中。轻则扭到足踝,重则跌入缝隙。

        栓子提醒众人加倍小心,跟随他的脚步,他用手中的木杖试探前行,身后几人小心跟上他的脚步,尽可能踩着他的脚印前行。罗猎曾经研究过苍白山一代的地理,知道苍白山一带并不是典型的冰川地貌,因其的气候条件并不适合冰川生存,想不到在天脉山的北麓,阳光照不到的角落,居然还幸存着这么一小片的冰川,冰川上方的沟壑是因为每年春暖花开,山上冰雪消融,雪水从山上流淌下来,经年日累侵蚀变化,方才在冰川上方留下了这样的痕迹。前方传来阿诺的惊叹之声,却是他从脚下裸露的冰川下看到了一只被封冻其中的狍子。

        狍子仍然保持着生前的模样,身体侧倾,眼睛中流露出惶恐的目光,似乎随时都要挣扎逃跑。

        对颜天心和栓子来说,这样的景象并不稀奇,在这片冰川下封冻了许许多多的生命,有走兽,有飞禽,还有人类,从中可以看到生命的流逝,同时也看到了山川的历史,难怪有人说历史的每一个脚印都包含着残酷。

        即将走过这篇冰川的时候,在一块巨大的冰岩下看到了一个死人,死者蜷曲靠在冰岩下应当是避风,他身上的皮肉已经风干,茅草一样的头发结满了冰,在头发被风吹起的刹那凝固,身上背着一个背篓,手里握着一个䦆头,这是采参客最常见的装扮。

        栓子道:“这个人已经在这里坐了二十多年。”说这番话的时候,他感到一阵难过,想起了惨死的父亲,他是从父亲那里得知这件事的。这名死者也是冰川的分界线,他所在的地方恰恰是雪落不到的地方,这也是他死了二十多年都没被风雪掩盖的原因。身体没有腐烂却是因为他死的时候刚好处在一个风口,他的肉体被寒风吹干蜡化,就此凝固成为大山的一部分。从这里就算正式离开了冰川,不过前方也开始正式进入了风口。

        绕过死者背靠的冰岩,风力明显又增大了许多,地势越来越陡峭。他们沿着天脉山北山的古道,倾斜上行,遇到过于陡峭难行的地方,栓子都会先用铁钎楔入岩石的缝隙之中,然后才谨慎通过。

        脚下的冰鞋起到了一定的作用,利用冰鞋上的钉子,他们刻意踩入冰层和冻土中,尽可能地保证不被滑倒。在陡峭的山石和冰雪中辗转行进了近三个小时,他们终于在黄昏时分接近了裂天谷,通往裂天谷的小路已经完全被冰雪封住,他们只能选择从正面攀爬这道高达十米的冰墙,冰墙起自裂天谷底部,宽约六米,光滑平整,角度近乎垂直,最麻烦的是,冰墙上方并无着手之处,想要徒手攀上这座冰墙几乎没有可能。

        栓子望着这道冰墙也是一筹莫展,他从未在隆冬季节选择走过这条古道,春暖花开之时,山上的雪水流入裂天谷内,汇聚成溪,溪流从谷口垂直留下,形成落差十米的飞瀑,不过每到秋季随着降水的减少,水流也开始减弱,眼前规模的冰墙应当和今秋雨水过多有关,雨水和山顶融化的雪水到了深秋气温骤降凝固之后形成了眼前大面冰墙。

        栓子拿出铁钎和锤子,准备在冰墙之上凿出可供落脚的凹窝。动手之后方才发现,冰层极其坚硬,全力一锤砸下去,铁钎只是在冰层上留下一个小白点,照这样下去,等到天黑也无法爬到冰墙顶部。

        栓子埋头苦砸的时候,罗猎几人升起了一堆篝火,栓子嘴上不说,可心中暗叹,这几人不知道帮忙,倒是懂得享受。

        篝火燃起之后,罗猎将栓子将铁钎拿来在火上烧红,然后利用铁钎刺入冰墙,冰墙虽然坚硬,可是接触到灼热的铁钎冒出大量的白烟,铁钎轻易就在冰墙上留下了一个小坑,栓子这下方才知道罗猎生火的用意,心中对他暗暗佩服,用热力融冰,这么简单的道理怎么自己就没有想到?

        颜天心其实在罗猎生火的时候就已经明白了他的用意,不过她并未点破,只是一旁静静看着,聪明的女人绝不会抢男人的风头。

        利用罗猎教给自己的办法,栓子并没有花费太大的力气就在冰墙上弄出一连串的孔洞,阿诺帮忙找来手腕粗的树枝,趁着孔洞融化的冰水尚未凝固就插进去,冰水重新凝固之后树枝就牢牢黏在冰墙之上,栓子踩着树枝一路爬了上去,等他来到冰墙顶部,身后也留下一连串用树枝形成的踏步,栓子找到一块合适的冰岩,拴好绳索,将长绳放了下去,现在这面冰墙对罗猎几人已经变得毫无难度,他们只需抓住绳子踩着树枝做成的踏步,无需花费太大的力气就能够顺利抵达裂天谷的底部。

        五人全都来到谷底之后,栓子收回绳索重新盘好,背在肩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