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七十二章【援军到】(上)

第七十二章【援军到】(上)

        阿诺指了指后山树林,猫着腰贴着马厩走去,刚刚离开马厩,从后山上一排子弹就射了过来,罗猎一把将阿诺拽了回来,子弹贴着阿诺的身前掠过,射入雪地之上,一时间雪花四溅,阿诺吓得躺倒在地上,摸了摸自己的前胸,确信没被子弹击中方才长舒了一口气。他们虽然逃出了木屋,却并未逃出敌人布下的包围圈。

        罗猎环视周围,敌人全都藏在密林之中,不知究竟有多少人。如果等到天亮,恐怕他们更加无所遁形。

        颜天心低声道:“必须救栓子一起走!”

        阿诺几乎不能相信自己的耳朵,他们三个现在是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颜天心居然还想着救人?看下方的几座木屋都已经被打成了筛子,只怕栓子早就已经死了。

        此时林中的机枪锁定了马厩的方向,开始扫射,三人不得不趴倒在雪地上,向马厩北侧匍匐前行。

        罗猎心中暗叹,对方的火力太猛,除非将机枪干掉,否则他们根本没有突围的机会。

        三人转移到喂马的石槽后方,利用厚重的石槽阻挡对方迅猛的枪火。

        阿诺靠在石槽上,一脸的苦闷,好不容易才从凌天堡逃出来,想不到又在天脉山下遭遇伏击,颜天心不是连云寨的寨主吗?现在连土匪的竞争都如此激烈?老大的位置可真是不好当。

        罗猎道:“你们两人负责吸引火力,我从侧后方绕过去,争取将后面的敌人清除掉。”

        颜天心摇了摇头道:“再等等,让他们再消耗一会儿弹药。”

        阿诺道:“他们是有备而来,肯定带足了弹药,这样等下去可不是办法。”

        颜天心明白阿诺说得没错,此时也不禁一筹莫展,昨晚栓子带来的消息让她感到稍稍放心,可是现实的状况却比想象中更加恶劣。

        阿诺又道:“这里离连云寨不远,会有援军吗?”

        罗猎和阿诺同时望向颜天心,颜天心没有说话,内心中却对山寨此时的状况并不乐观。

        机枪在一轮疯狂扫射之后突然停息了下来,他们以为对方只是在更换子弹,用不了太久的时间,一定会枪声再起,可是等了一会儿不见枪声响起,远处的树林中突然传来零星的交火声。

        原本射向他们的子弹也开始改变了目标。

        阿诺面露喜色,想不到居然让自己说准了,果然有援军到来。

        机枪连续不断的射击声再度响起,这次却并非瞄准马厩,而是向林中潜伏的暗杀者开始扫射,子弹向林中倾泻,一时间敌方阵营大乱,颜天心向罗猎使了个眼色,两人在阿诺的掩护下向后方迅速靠近。

        藏身在树林中的敌人显然被这突然发生的状况打乱了阵脚,机枪迅猛的火力逼迫他们不得不转移藏身地点,虽然如此也有两人已经中弹倒地,在他们转移的过程中,罗猎和颜天心突然现身,罗猎随手向敌方阵营扔出了一颗手雷,爆炸声中,四名暗杀者飞上了半空。

        颜天心双枪轮番施射,将其余敌人尽数射杀,来到近前看到一人还未断气,颜天心用手枪挑开蒙在对方脸上的黑布,看到得却是一张陌生的面孔,她皱了皱眉头,旋即站起身,枪口瞄准对方的胸口开了一枪。

        在他们两人反击的过程中,机枪始终在为他们做出掩护,被打懵了的敌人好一会儿方才重新组织起进攻,不过这次他们的目标不再是颜天心和罗猎,他们向机枪所在的高地靠近,必须抢回机枪方才能够重新将局势掌控在手中。

        然而很快他们就发现了这是个错误的决定,那名抢下机枪的不速之客枪法极其精准,机枪在他手中如同生出双眼,子弹几乎从不落空,一会儿功夫已经有十几人中弹倒地。暗杀者顾此失彼的行动,让罗猎等人获得了反击的机会,他们开始配合机枪手有序展开进攻,栓子也从房内出来,他端着步枪利用对周围熟悉的地理环境展开反击。

        这场反击战持续了大约十分钟,暗杀者就意识到任务无法完成,他们开始撤退,在清除了周围的敌人之后,颜天心并没有继续追杀,树林的雪地中横七竖八地躺着不少的尸体,颜天心检查了其中一个人的身上,拨开那人的棉衣,露出里面的军装,从军装的样式不难看出,应当是属于南满军阀徐北山的部队,阿诺也拨开了另外几人的衣服,也发现几人里面都穿着军服。

        罗猎走向林中高地,看到一挺马克沁重机枪仍然架在那里,连续射出子弹摩擦过热的枪口还在冒着缕缕青烟,可是枪手却已经不见了。

        罗猎皱了皱眉头,忽然摸出了手雷,树林中出现了一道身影,却是陆威霖,他手中的勃朗宁M1910指着罗猎的胸口。

        罗猎微笑道:“我就猜到是你!”他将手雷重新挂在腰间。

        陆威霖点了点头,将手枪纳入鞘中,他的鼻梁上还贴着一块胶布,罗猎此前用枪托砸断了他的鼻梁,现在还隐隐作痛,陆威霖道:“我就说过,咱们还会见面的。”

        罗猎看了看那挺机枪,又看了看陆威霖,虽然他嘴上不说,可是心中明白,如果今天不是陆威霖及时出现,后果不堪设想,他们很难从马克沁机枪编织的火力网中逃离出来。

        阿诺和颜天心循声赶了过来,看到陆威霖,他们马上明白刚才正是这个家伙营救了他们。

        颜天心充满警惕地望着陆威霖,陆威霖摊开双手做出一个无所谓的手势,然后道:“如果两位不反对,我和罗猎有些话想要单独谈谈。”

        颜天心转身离开,她听到林外传来栓子的嚎啕大哭声。

        阿诺抱着冲锋枪继续去清理战场。

        陆威霖摸出一盒香烟扔给了罗猎,罗猎伸手接过,从中抽出一支烟递给了陆威霖,陆威霖摇了摇头,指了指机枪旁边的一具尸体道:“从他身上找到的,算是给你的见面礼。”

        罗猎笑了起来,点燃香烟,抽了一口,然后道:“你一直跟着我们?”

        陆威霖摇了摇头道:“我是来找七宝避风塔符。”

        陆威霖并没有撒谎,他的目标也很明确,既然七宝避风塔符在罗行木的手中,他就要找到罗行木抢回并将塔符带回去,他虽然不知道如何找到罗行木,可是相信罗猎应该有办法,所以他认为只要跟踪罗猎就能够找到目标,所以一路跟踪而来,罗猎一行虽然警觉,可是陆威霖也非寻常之辈,他接受过极其严苛的军事训练其中就包括野外生存追踪侦察,再加上近日天气恶劣,风雪也给他提供了很好的掩护。

        罗猎暗自佩服陆威霖锲而不舍的毅力,不过从中他也意识到陆威霖或许会有不得已的苦衷,否则以他冷酷桀骜的高傲性情,又怎能甘心为叶青虹所用?罗猎道:“知不知道这些人的来路?”

        陆威霖点了点头然后道:“你先告诉我七宝避风塔符的事情。”罗猎上次虽然说七宝避风塔符在罗行木那里,可是并没有详细说到底是如何失去,陆威霖尽管相信罗猎不会说谎,可是对其中的经过仍然抱有很大的好奇心。

        罗猎这才简单将上次在藏兵洞中将七宝避风塔符射入猿人右目的事情说了,陆威霖听完也觉得此事实在有些玄之又玄,可他也相信罗猎应该不会欺骗自己。避风塔符在罗行木的手中也只是罗猎的推测,罗猎认为猿人是罗行木所豢养,它受了伤,罗行木自然会帮忙处理,在处理伤口的时候应当会发现那枚避风塔符,理所当然就会据为己有。

        陆威霖感叹道:“如此珍贵的东西竟然被你随随便便丢掉,真是暴殄天物!”他并不知道罗猎当时丢掉避风塔符却是为了营救颜天心的性命。

        罗猎淡然笑道:“这世上还有什么比生命更加重要的东西吗?”他对这件事并无半点的遗憾,如果让他重新选择,还是一样,倒不是因为他对颜天心生出了超乎寻常的特别感情,就算遇险者是陆威霖,他同样会做出这样的选择,因为在他心中人的生命比这些所谓的宝物重要得多。

        陆威霖道:“无论怎样,你都没有兑现自己的承诺。”他所指的承诺是罗猎和叶青虹之间的协议,拿人钱财替人消灾,叶青虹已经付出了一笔不菲的佣金。

        罗猎哈哈笑了起来:“承诺需要建立在彼此信任的基础上,我来苍白山之前和叶青虹曾有约定,她不可以干涉我的任何行动,是她率先违背了承诺,所以我不欠她什么。”目光转向陆威霖,故意道:“更何况现在有你为她完成任务,也不需要我再多事。”

        陆威霖道:“带我去找罗行木!”

        罗猎沉默了下去,平心而论,陆威霖有勇有谋,如果有他加入己方的阵营自然是如虎添翼,可是陆威霖毕竟和自己的目标不同,自己是为了营救麻雀,而陆威霖却是为了得到七宝避风塔符,以陆威霖做事的风格,在关键时刻他为了达到目的或许会不择手段,甚至可能危及麻雀的性命。

        陆威霖看出了罗猎的犹豫,低声道:“你不用担心,作为你帮我的回报,我会帮你救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