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七十一章【飞鸟集】(上)

第七十一章【飞鸟集】(上)

        阿诺虽然贪酒,可是仍然坚持到颜天心将那杯酒饮下这才准备饮下,颜天心注意到两人都没有喝,不禁莞尔道:“你们是不是担心酒里有毒?”

        罗猎笑道:“我怎么会怀疑颜寨主?”

        阿诺却道:“小心驶得万年船。”他向颜天心凑近了一些,压低声音道:“你被手下背叛也不是第一次吧……”

        罗猎暗叹,这货果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颜天心这两天情绪低落,明显是因为手下人的背叛,阿诺这没眼色的家伙偏偏又在伤口上撒盐。

        果不其然,颜天心听他这样说,俏脸顿时转冷,淡然道:“我的事情无需外人过问!”

        阿诺笑道:“算我多嘴。”此时罗猎已经率先将面前的酒饮尽。

        颜天心盯住罗猎的双目道:“怕,你还敢喝?”

        罗猎道:“说好了同生共死,我又怎能那么不讲义气?”其实他和颜天心认识的时间虽然不长,却已经看出颜天心为人谨慎,如果她看出任何可疑之处,应当不会这么痛快地饮下这杯酒。

        阿诺一旦喝起来就有些停不下来的趋势,如果不是罗猎奉劝,他必须要喝个酩酊大醉,罗猎表面上虽然轻松,可内心却不敢放下警惕,虽然到了天脉山下,可山上究竟什么情况谁也不清楚。在凌天堡玉满楼背叛颜天心,险些将颜天心置于死地。那场刺杀绝非突然发生,显然在颜天心前往凌天堡贺寿之前,对方就已经经过了精心策划。

        阿诺有句话并没有说错,颜天心被手下背叛不是第一次,也不会是最后一次。

        晚饭之后,老佟收拾好了桌子,阿诺早早去炕上休息,罗猎和颜天心对坐在桌前饮茶,茶还是颜天心此前留在这里的普洱,茶叶不错,可茶具就没那么多的讲究,两个粗瓷小碗临时拿来当茶盏使用。

        颜天心望着桌上的油灯若有所思,抿了口茶轻声道:“老佟一家人的命都是我爹救的!我爹说过,就算任何人背叛,老佟一家都不会对不起我们。”

        罗猎把玩着掌心的粗瓷小碗,和颜天心不同,他对连云寨的任何人都不了解,也没有投入任何的感情,所以他才能公平地看待问题,这样的视角更为清晰,罗猎道:“我只是觉得,他老婆病得有些不是时候。”

        颜天心皱了皱眉头,罗猎明显在怀疑老佟,她还想说什么,此时外面忽然传来犬吠之声。

        罗猎顿时警觉起来,噗!的一口吹灭了油灯。亮灯的房间最容易成为敌人攻击的目标,他做出这样的反应极其正确。

        外面传来老佟惊喜的声音:“栓子,你咋就回来了呢?”

        罗猎第一时间冲到了门前,从门缝向外望去,看到一人牵着爬犁走近了院子里,和老佟一样,健壮敦实的身子,来人正是老佟的儿子栓子,他朗声道:“爹,俺娘让俺回来帮您,说是大掌柜这两天就要回来,这里不能没人照顾。”

        “你娘咋样啊?”

        “没事啦,昨晚卓先生给开两付药,喝了之后,今天上午烧就退了,精神着呢,本来娘想跟俺一起下山,是我坚持让她留下,爹,我看到门前的脚印儿了,是不是掌柜的已经到了?”

        老佟这才想起了什么:“你小点声,到哪儿都是大咋呼小叫的,掌柜的……”他转身向房内望去,方才看到房内的灯光已经灭了。

        不过这时候房内又亮了起来,却是颜天心划亮火柴将油灯重新点燃,灯光下望着罗猎的眼神明显带着不服,显然认为罗猎误会了佟家。

        罗猎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颜天心来到门前,冲着门外招呼道:“栓子,进来吧!”

        老佟父子二人把爬犁放好,又把狗送入狗舍,爷俩这才进入堂屋,栓子看到颜天心,扑通一声就跪下了:“栓子给掌柜的磕头!”

        颜天心不禁笑了起来:“见就见了,不用行那么大的礼。”

        栓子道:“掌柜的是我的救命恩人,再大的礼都不为过。”原来不仅仅是颜天心的父亲救过老佟一家的性命,颜天心还救过栓子一命,难怪她对老佟一家拥有这么大的信心。

        颜天心问起山上的事情,栓子一一作答。

        罗猎身为一个外人并不适合在场旁听,借口累了起身去大屋内休息,来到大屋内,阿诺已经是鼾声大作。罗猎在靠窗的地方坐下,外面北风呼啸,雪比他们来的时候下得更加大了。瞎子一行应当已经出了苍白山了吧,最让罗猎放心不下的还是麻雀,如果罗行木的目的是九幽秘境,那么他们也应该往天脉山而来,这场暴风骤雪他们一样会遭遇到。这一路他们几乎没怎么休息,或许已经将罗行木他们甩在了后面?罗行木设局抓住麻雀的目的是为了让麻雀帮忙破解夏文。祸福相依,正是因为这个原因,麻雀的安全暂时不会有太多问题。至少在罗行木没有达到目的之前,他不会下手伤害麻雀。

        罗猎始终隐藏着自己通晓夏文的事实,之所以坚持不露半点风声,也是为了麻雀的安全考虑,罗行木如果知道这世上还有另外一人通晓夏文,那么他就不会像现在这般顾忌,麻雀的安全就会无法得到保障。

        老佟父子离去之后,罗猎又从屋里走了出来,看到颜天心仍然没有回房,坐在灯下聚精会神地看着一本书,听到动静,她抬起头来,轻声道:“夜猫子,怎么还没去睡?”留意到罗猎走路一瘸一拐。

        罗猎在她对面坐了下来:“睡不着。”

        颜天心叹了口气道:“你这几天几乎没有合过眼,人不是机器,撑不住的,赶紧去睡吧。”

        罗猎道:“不知道罗行木会不会已经来了?”

        颜天心不禁笑了起来,从罗猎的话中她察觉到他此刻的想法:“你不用担心,只要他来到天脉山,就一定能够找到他的踪迹。”天脉山是她的地盘,刚才和栓子的那番对话让颜天心放心不少。寨子里目前并无任何的异状,等这场暴风雪过后,她尽快上山。

        颜天心斟了碗茶给罗猎,罗猎道谢之后双手接过。

        这一路之上,罗猎将罗行木当年和麻博轩一起探险的事情告诉了颜天心,也讲述了自己受雇于麻雀前来苍白山的经历。颜天心却很少提及连云寨的事情,罗猎对她还知之甚少,仅限于当年凌天堡幸存的女真族后裔。

        罗猎拿起颜天心放在桌上的书看了看,颜天心所看的却是一本英文原版的《飞鸟集》,颜天心伸手躲了过去,表情充满了嗔怪。

        罗猎真是没想到这位占山为王的女匪居然还有如此文艺的一面,泰戈尔此前刚刚以《吉檀迦利》获得诺贝尔文学奖,正是国际文坛上的风云人物,读泰戈尔的诗集已经成为一时风尚,不过在国内还是限于黄浦北平这种大都市,更让罗猎惊奇的是,她看得是英文原版,也就是说颜天心应当是懂得英文的。她不知从何种途径得到了这本书,她应该对这本书非常得爱惜,保存得很好。

        罗猎微笑道:“我听见回声,来自山谷和心间。以寂寞的镰刀收割空旷的灵魂,不断地重复决绝,有重复幸福。终有绿洲摇曳在沙漠。我相信自己,生来如同璀璨的夏日之花,不凋不败,妖冶如火。承受心跳的负荷和呼吸的累赘,乐此不疲……”他的朗诵声音深沉感情充沛,让人不由自主沉浸到他制造的氛围中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