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七十章【十字坡】(上)

第七十章【十字坡】(上)

        罗猎并没有将陆威霖出现的事情告诉其他的同伴,他不肯说,颜天心自然不会多嘴,事实上在这个集体中除了罗猎之外,颜天心和其他人很少交谈,在其他队友的眼中颜天心为人太过清高孤傲,可罗猎却知道她现在归心似箭,恨不能肋生双翼尽快飞回天脉山。

        周晓蝶对昨晚刺杀颜天心的事情只字不提,从周围人的反应来看,颜天心应该没把这件事情说出去。不过颜天心也没有当这件事没有发生过,她准备在抵达二道岭之后提出分道扬镳的建议,周晓蝶在目前来说是一个不小的隐患,在抵达天脉山之前,她不可以让这个隐患继续在身边埋藏下去。

        只是颜天心没有料到,第一个提出分头行动的人会是罗猎。

        抵达二道岭之后,罗猎就提出了下一步的计划,由他陪同颜天心前往连云寨,其余人先去白山,在那里等待他们会合。

        听到罗猎的计划,瞎子第一个跳出来反对:“不行!你当我们这么没义气?大家一起来的,自然要一起回去,刀山火海,兄弟陪你去闯。”

        阿诺在这一点上和他取得了高度的一致:“对,又不是什么刀山火海,你们能去,我们当然就能去。”

        张长弓没有说话,事实上他一向很少发表意见,可是在关键的时候他也绝不含糊,他总觉得罗猎既然做出这样的决定就一定有他的道理。

        罗猎道:“总得有人护送周晓蝶离开。”他的话一说,瞎子顿时沉默了下去,不得不承认罗猎所说的是现实。

        始终在一旁默默坐着的周晓蝶冷冷道:“我不需要你们保护,更不需要你们怜悯!”

        瞎子道:“没有人怜悯你,大家都是朋友,朋友之间本来就是应该相互照顾的,我决定了,我们一起去天脉山,小蝶应该也是这个意思。”他认为自己是所有人中最了解周晓蝶的那个。

        颜天心轻声道:“如果让山上的弟兄知道她是肖天行的女儿,你觉得会发生怎样的事情?”

        瞎子无言以对,周晓蝶可不仅仅是一个普通的盲女,她是肖天行的女儿,连云寨和狼牙寨之间素来不睦,肖天行在苍白山的仇家绝不在少数,如果周晓蝶的真实身份暴露,恐怕处境会变得极其危险。

        瞎子想了想道:“我一个人陪小蝶去白山就是,让张大哥和阿诺跟你们一起去,就算途中有什么事情也好有个照应。”

        罗猎道:“你认得路吗?”

        瞎子被他怼得僵在那里,罗猎考虑事情远比他更加周到。让张长弓陪同瞎子他们一起,不仅仅是为了他们的安全考虑,还有一个原因就是张长弓对苍白山的一草一木都极其熟悉,有他在身边,瞎子和周晓蝶的安全才能够得到保障。

        张长弓点了点头道:“好,就这么定!我和安翟陪同周姑娘一起先去白山,让阿诺跟你们一起去连云寨,我可受不了这两个话痨一起唠叨。”张长弓的话一锤定音,算是提出了一个最为可行的折中方案。之所以让阿诺和罗猎一起去连云寨,是因为张长弓对俏罗刹颜天心并不了解,虽然知道她是连云寨寨主,可是谁又能保证她回到连云寨之后仍然能够保证罗猎的安全?阿诺虽然是个老外,可从这场生死劫难之后发现,关键时刻这个外国人还是靠得住的,更难得的是阿诺无论对各种武器装备的使用还是车辆驾驶维修,甚至连坦克飞机这种高难度的活儿都能自如驾驭,相信有他在罗猎身边能够帮忙解决不少的问题。

        面对张长弓的提议罗猎已经无法拒绝,他看了看阿诺道:“好吧!”

        六人在二道岭分头行动,由张长弓和瞎子护送周晓蝶先行前往白山,罗猎则和阿诺一起随同颜天心前往天脉山追踪罗行木的下落,希望能够解救麻雀。

        周晓蝶临行之前单独将颜天心叫到一旁,确信四周无人,周晓蝶方才道:“这笔血债我早晚都要你偿还。”

        颜天心知道她将父亲的死归咎到自己的身上,她懒得向周晓蝶解释,淡然道:“我随时奉陪,不过有件事我需要提醒你,就算是复仇也是你和我两个人的事情,千万不要因为你的一己私仇而连累到其他人。”

        远处传来罗猎呼唤颜天心上路的声音,颜天心最后留下一句话:“你好自为之!如果让我知道你做出对不起朋友的事情,我绝不会对你手下留情。”

        罗猎拍了拍瞎子的肩膀道:“走吧,好好照顾周晓蝶。”

        瞎子嘿嘿笑了笑,望着远处的颜天心和周晓蝶,不明真相地感叹道:“她们姐妹两人好像有些难舍难分呢。”

        罗猎微微一笑,目光转向张长弓。

        张长弓道:“我们在白山等你的好消息。”

        罗猎道:“放心吧,我争取尽快去白山跟你们会合。”

        张长弓又向阿诺道:“少喝点酒,打起十二分精神,等你们回来,我们兄弟好好畅饮一番!”

        阿诺哈哈笑道:“你在白山等着,我倒要看看咱们谁的酒量更大。”

        天脉山位于黑虎岭的东北,连云寨位于天脉山开天峰,与龙门峰相对,因苍白山日出峰起双尖,中辟有一线,有豁然开朗,令人不可思议之趣,故而又得名开天峰,开天峰一线缝隙,相传为大禹治水所劈,峰石多为赤色,远远望上去有若双龙盘踞,山峰海拔两千六百余米,平日大部分的时间里,云层萦绕山腰,风起云涌,美不胜收,天脉山也因此而得名。

        从黑虎岭到天脉山需要两日的路程,前提是在天气晴好的状况下,而罗猎一行自从离开二道岭之后就遭遇了连场暴风雪,他们行进的速度大大地减慢。这趟艰难的行程让罗猎和阿诺这两个男子汉更认识了颜天心的坚强毅力。

        连日不休的行进连阿诺都忍不住叫起苦来,可是颜天心却仍然没有半点松懈,第三天夜晚的时候,天脉山已然在望。风雪却没有停歇的迹象,他们迎风而行,向前走上三步就会被风吹得后退两步,他们在风雪中躬低了身躯,踯躅行进,阿诺跟在队尾,被风雪拍打得喘不过气来,他终于无法忍受这种低效的行进速度,停下脚步大吼道:“走不动了……天都黑了……什么时候是个头啊……”他的声音被冷风吹得七零八落。

        罗猎转身看了看停在那里不愿继续前进的阿诺,其实他的体力也处于透支的边缘,真是不知道颜天心一个女流之辈是怎样撑下来的,从二道岭来到这里,这两天两夜的时间里他们加起来休息了不到七个小时,难怪阿诺会有那么大的怨言。

        罗猎加大步伐,赶上仍在继续行进的颜天心,拍了拍她的肩头。颜天心转过脸来,连睫毛上都已经结满了霜花。

        罗猎把脸侧过一些,避免寒风和雪花直接灌入自己的嘴巴里,然后用尽可能大的声音道:“我们都走不动了……”一边说一边用手比划着,表示他们需要休息。

        颜天心听懂了他的意思,指了指远处,罗猎循着她手指的方向望去,看到漫天飞雪中,似乎隐约闪烁的一点橘色。

        罗猎依稀分辨出那应该是灯光,这让他早已被风雪吹冷的内心升腾起些许的温暖,他将这个好消息告诉了阿诺。人一旦拥有了可望又可及的希望,自然就会重新鼓起追逐希望的勇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