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六十九章【追踪者】为sao瑞盟主加更

第六十九章【追踪者】为sao瑞盟主加更

        罗猎道:“我只想救出麻雀,对其他的东西没有任何的企图!”

        颜天心静静望着罗猎,换成昨日之前,她绝不会轻易相信他的话。可是在这场同生共死的经历之后,她在不知不觉中已经放下了对他的戒备,这种信任感,甚至可以托付生命,无论颜天心是否愿意承认,都已经成为现实。颜天心道:“天亮之后,马上出发!”

        罗猎笑了起来,他发现自己和颜天心之间变得越来越默契,这种默契并非与生俱来,而是历经生死之后悄然发生。虽然相识短暂,可是他认为自己已经非常了解颜天心,同样颜天心应该也读懂了不少的自己。

        远方的天空露出一丝青灰,罗猎将值守的任务交给了颜天心,他举步向远处的树林深处走去,人有三急,这是任何人都避免不了的问题,尤其是对为了排遣寂寞,喝了一夜雪水的人来说。

        雪始终稀稀落落地下着,虽然不大,可是却给人的视线造成了不小的影响,罗猎整理衣服的时候,听到身后响起拉动枪栓的声音,于是他的双手僵在了那里,身体有若泥塑般站在原地,一动不动,生怕自己的任何动作会引发对方的枪击,来到这里之时,他曾经观察过周围的环境,并没有看到任何的脚印,甚至没有发现动物经过的痕迹,然而意外终究还是发生了。同伴们仍在熟睡,即便是他们醒来,也不会开这种无聊的玩笑。

        罗猎不慌不忙道:“如果开枪,我保证你逃不出去。”

        硬邦邦的枪口抵在了罗猎的后心,耳边传来陆威霖冷酷的声音:“如果我想杀你,根本不会近距离开枪!”

        罗猎唇角露出一丝无奈的苦笑,在凌天堡的时候,他虽然没有亲眼看到陆威霖的身影,可是仍然猜到陆威霖很可能潜伏在周围,或许就是射杀肖天行的杀手之一。他并不相信陆威霖会对自己下手,除了七宝避风塔符,自己的身上也没有什么值得他惦记的东西。

        果不其然,陆威霖的目标正在于此:“交出塔符,我放你一条生路。”

        罗猎叹了口气,轻声道:“我能点一支烟吗?”

        “不能!”陆威霖硬邦邦拒绝道。

        可是罗猎并没有将他的话当成一回事,依然掏出了香烟,陆威霖枪口移动抵住了他的后脑,罗猎一手拿着香烟,一手拿着火机,举起手来晃了晃,然后道:“只是想抽一支烟,我想咱们这点交情总是有的。”

        陆威霖让他转过身来,罗猎慢慢转过身去,看到陆威霖披着白色的斗篷,这样的装扮方便他在雪地中隐蔽,别的不说,至少骗过了自己的眼睛。罗猎笑了笑,点燃香烟,抽了一口,然后仰起头闭上双目,一脸的陶醉模样。

        陆威霖用枪口指着他的眉心:“不要考验我的耐心!”

        罗猎睁开双眼望着陆威霖,一字一句道:“东西不在我这里。”

        “撒谎!我明明看到你从肖天行的身上夺走了塔符!”陆威霖的这句话也将他当时藏身在附近的事情彻底暴露了。

        罗猎道:“我没必要骗你,也没要求你一定相信我。”深邃的双目毫无惧色地盯住陆威霖道:“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叶青虹藏得很深,费尽思量布下这样的棋局,也真是难得。”

        陆威霖冷冷望着他,没有说话,目光却在罗猎的身上搜索游移,他并不相信罗猎刚才的话。

        罗猎道:“下棋人从来都不会考虑棋子的感受,我是一颗棋子,你也不例外。”

        “匕首丢了,把衣服脱了!”陆威霖不为所动。

        罗猎苦笑道:“你果然不近人情!”

        陆威霖摆动了一下枪口。

        罗猎吐出一口烟雾,叼起香烟,缓缓将上衣脱掉,陆威霖示意他将上衣扔给自己,罗猎唯有按照他的话扔了过去,陆威霖检查了一下,示意罗猎继续把鞋子和裤子脱了。

        罗猎发现和陆威霖这种人完全没有人情可谈,他先脱下了鞋子,陆威霖显然连袜子也不肯放过,罗猎脱下袜子,棉裤,只穿着单薄的内衣内裤赤着双脚站在冰冷彻骨的雪地上。罗猎冻得牙关打颤,他几度尝试用催眠术对付陆威霖,可是陆威霖这个冷血杀手,对于外界始终抱有超强的戒备,想要成功催眠他实在太难。

        陆威霖指了指罗猎的身上:“都脱了!”

        罗猎叹了口气,不由得感叹道:“人和人之间还能有点信任吗?”他将内衣也脱了下来,身上只剩下一个裤衩。

        陆威霖这才蹲下身去,枪口仍然指着罗猎,他将地上的衣服一件件检查,并没有发现其中有七宝避风塔符。罗猎在陆威霖注意力转移的刹那突然启动了,宛如猎豹一般扑了上去,不等陆威霖举起枪口就牢牢抓住了对方的枪杆,膝盖狠狠顶在陆威霖的下颌上,将陆威霖顶得仰头倒在了雪地上,就势抢过陆威霖的手枪,一反手,枪托重重砸在陆威霖的脸上。

        陆威霖在罗猎脱去衣服之后难免大意,他并不认为罗猎有冒险一搏的胆量,最主要是,他从一开始对罗猎并没有抱着必杀之心。

        罗猎熟练地退出弹匣,却发现弹匣内根本没有子弹,陆威霖居然用一把空枪恐吓自己。罗猎马上意识到,陆威霖应该是只想夺走塔符,并没有杀害自己的心思,心中的愤怒瞬间平复了下去。

        林间的搏斗声惊动了外面值守的颜天心,她第一时间冲进来,看到近乎赤裸的罗猎正骑在一名陌生男子的身上,惊得她双目瞪得滚圆。从颜天心的目光罗猎就知道她一定产生了误会,不过还好颜天心很快就反应了过来,举枪瞄准了被罗猎骑在身下的陆威霖。

        陆威霖被罗猎接连两次毫不留情的重击,已经丧失了反抗的能力,身体大字型瘫倒在雪地上,口鼻也被罗猎用枪托砸得鲜血直流。

        罗猎将空枪用力丢了出去,然后从陆威霖的身上爬了起来,哆哆嗦嗦跑到自己的衣服面前,以惊人的速度把衣服穿上。

        看到罗猎狼狈的样子,颜天心又是害羞又是好笑,不过她并没有忘记眼前的这个敌人,走近陆威霖抬起脚来照着陆威霖的小腹就是狠狠一脚,这一脚分明是在帮着罗猎出气,踢得陆威霖身躯痛苦地佝偻起来,犹如躺在雪地上的一个巨大虾米。

        罗猎穿好了衣服,这会儿功夫已经被冻得嘴唇乌紫,来到颜天心面前,伸手将她的枪口推到了一旁,轻声道:“你走吧!”

        陆威霖几乎不能相信自己的耳朵,没想到罗猎这么容易就放过了自己。

        罗猎道:“帮我转告叶青虹,我跟她从此以后互不相欠,她想要的七宝避风塔符在罗行木那里。”说完,他向颜天心使了个眼色,两人转身离开。

        陆威霖的声音却又从身后响起:“狼牙寨现在的寨主已经是郑千川……”

        罗猎和颜天心同时停下脚步。

        陆威霖艰难从雪地上坐了起来,抹去口鼻上的鲜血,他向罗猎招了招手,示意罗猎回来。

        颜天心提醒罗猎道:“小心有诈!”

        罗猎笑了起来,他转身回到陆威霖身边,颜天心在远处警惕望着陆威霖,陆威霖仍在她的射程之内。

        罗猎伸出手去,陆威霖抓住他的手,在他的帮助下站起身来,两人四目相对,几乎在同时笑了起来,陆威霖满脸是血笑得有些狰狞。

        罗猎道:“你笑得真难看!”

        陆威霖却道:“你身材不错!”

        罗猎咳嗽了一声,又摸出了烟盒,抽出一支香烟噙在嘴里,又递了一支给陆威霖。陆威霖没有拒绝,接过香烟,凑在罗猎的火机上点燃,两人同时吐出一团烟雾。

        陆威霖向远处的颜天心瞥了一眼道:“你最好离她远一些。”

        罗猎从他的话中悟到了什么,低声道:“琉璃狼郑千川帮你混入了凌天堡?”

        陆威霖点了点头,罗猎的分析能力超强,这些事很难瞒住他的眼睛。

        罗猎已经猜到了其中的秘密,叶青虹看来和郑千川早已达成了协议,郑千川作为内应帮助陆威霖等人混入凌天堡内,而陆威霖负责狙杀肖天行扫除郑千川前进道路上的障碍,罗猎感叹道:“叶青虹真是手眼通天。”

        陆威霖道:“人算不如天算,肖天行并非死在我的枪下。”

        罗猎皱起了眉头,陆威霖虽然性情冷酷,可向来是个敢作敢当的人,他应该没必要对自己说谎。

        陆威霖道:“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兰喜妹才是背后的布局之人。”

        罗猎心底感到大吃一惊,以他对兰喜妹的认识,并不认为她的智慧可以完成这样完美的计划,是兰喜妹的背后另有高人?还是自己对她的认识不够?

        陆威霖道:“兰喜妹很可能是南满军阀徐北山的人,利用这次肖天行的寿辰,想要一箭双雕,除掉盘踞在苍白山的几个土匪头子,我本以为她会借着这次的机会趁机上位,没想到还是郑千川当了老大,看来他们之间已经达成了默契。”说到这里他又下意识地看了一眼颜天心,低声道:“叶青虹并没有想杀你。”

        罗猎抽了口烟:“保重!”

        陆威霖本来还想说什么,可话到唇边又咽了回去,点了点头道:“相信咱们还会有见面的机会!”

        “最好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