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六十九章【追踪者】(上)

第六十九章【追踪者】(上)

        瞎子拿着一条已经冻得硬邦邦的兔腿出来,架在篝火上加热,然后一溜小跑去附近的树丛内把憋在肚子里的那泡夜尿给放了出来。重新回到罗猎身边,看到罗猎正帮他翻烤那条兔腿,乐呵呵道:“谢了!”

        罗猎道:“怎么醒了?”

        瞎子道:“饿醒了,顺便起来放水!”

        罗猎将烤热的兔腿递给了他,瞎子伸手接过,大口大口地吃了起来,啃了两口想起了罗猎,将啃过的兔腿递给罗猎,好东西必须要和兄弟分享。

        罗猎摇了摇头道:“不饿!”不由得想起当年他们一起在中西学堂的那段时光,那时候瞎子已经高大壮硕,而自己还非常瘦弱,都是瞎子在照顾自己,有好吃的东西从来都会和自己分享,直到现在他的而习惯仍然没有改变过,和瞎子相比,自己成熟的速度好像更快一些,不过罗猎心底深处却羡慕瞎子的没心没肺,羡慕他的无忧无虑。

        瞎子也没跟他客气,继续吃了起来,风卷残云般将兔腿吃完,舒舒服服打了个饱嗝。

        罗猎望着瞎子一脸的羡慕,这厮能吃能睡,身宽体胖,同人不同命,在瞎子看来最简单实现的幸福,对自己却是那么的艰难。

        瞎子充满同情道:“你又一夜没睡?”

        罗猎的失眠症由来已久,回国之后在他成为黄浦小教堂的牧师之后,曾经有所缓解,可是自从遇到了叶青虹,他就卷入到这场惊心动魄的漩涡之中,他的失眠症又开始加重,开始的时候还能断断续续地睡着,后来竟然变得彻夜不眠。失眠让他开始变得焦虑,情绪受到影响判断力自然受到了影响。

        瞎子叹了口气道:“这样下去你的身体也受不了,可能是太紧张了。”他的声音突然低了下去:“等咱们回到城里,找个窑子来上两炮,保你什么失眠症都好了。”这货说话从来都没个正行。

        罗猎对瞎子的这种说话方式早已习惯,白了他一眼,并没有说话。

        瞎子却从罗猎的反应中感到了他情绪的低落,充满担忧地望着这位多年的老友:“罗猎,不如咱们回黄浦吧!”

        罗猎点了点头,瞎子心中一喜,可马上他就意识到罗猎点头或许并不是同意他的想法,他和罗猎自幼相识,记得小时候他们一起进中西学堂的时候,罗猎瘦瘦小小,常有同学欺负他,那时的罗猎就表现出超人的倔强和勇敢,遇事不但有智慧有主见,而且做事不屈不挠。这样的人,又怎会轻易放弃。

        罗猎的目光投向熊熊燃烧的篝火:“好,等咱们救出麻雀就回去。”

        瞎子没有提出反对,因为他知道即便是自己反对,最后也一定会被罗猎说服,他的年龄虽然比罗猎大,可在心智上罗猎要远远胜过自己。

        罗猎抬起手腕看了看时间,现在才是凌晨两点半,他向瞎子道:“去睡吧,离天亮还早呢。”

        瞎子掰断一根树枝投入篝火之中,低声道:“你去睡吧,我守一会儿。”

        罗猎笑了起来,露出一口洁白整齐的牙齿:“我不放心你!而且我的确睡不着!”他伸手拍了拍瞎子的肩膀:“去睡吧,养足精力才好照顾周晓蝶。”

        瞎子不好意思地笑了,也不再坚持,转身向窝棚内走去,他和阿诺一间窝棚,没过多久,就听到那窝棚内传来此起彼伏的鼾声。

        颜天心听到低声的啜泣,其实这一夜她也没有睡好,她没有失眠症,可是在发生了那么多的事情之后,她又怎能安然入睡?如果不是体力过度透支,她不会选择留下来休息,自从凌天堡的事情之后,她的内心中就笼罩上了一层浓重的阴云,总有一种不祥的预感。恨不能现在就飞回天脉山,看看山寨的状况。此番前来黑虎岭拜寿,和她同来的共有二十三人,而现在竟然没有一人还在她的身边,这其中有玉满楼那种背叛者,可更多的人或许已经牺牲。

        周晓蝶应该也没睡,肖天行死后,并未看她哭过,或许她在人前竭力经营着自己的坚强,而现在有了夜色的掩护,她终于可以卸下伪装。颜天心并未说话,佯装睡得很熟,这种时候还是不要打扰她的好。

        周晓蝶止住了啜泣,过了一会儿,她悄悄坐了起来,右手中寒光一闪,竟然握着一把匕首。黑暗中俏脸上两点晶莹的泪痕犹在闪烁,她咬了咬嘴唇,突然下定了决心,根据颜天心的呼吸声辨别出她所在的位置,然后双手举起匕首,狠狠插了下去。

        匕首并未如愿以偿地刺入颜天心的身体,周晓蝶的手中途就已经被颜天心抓住,虽然周晓蝶由始至终都没有表露出对颜天心的仇恨,可是颜天心却从她某些细微的疏离举动中看出了一些端倪,这也是颜天心今晚难以入睡的原因之一。颜天心拧动周晓蝶的手腕,并没有花费太大的力气就已经将匕首夺了过来,然后反转匕首抵在周晓蝶的咽喉之上。

        周晓蝶的面孔上充满了怨恨,她虽然看不到,可是她听得到,她更猜得到发生了什么。

        颜天心摇了摇头,放弃了向她解释的想法,伸手点中了周晓蝶的穴道,周晓蝶感到身体一麻,瘫倒在了地上,心中突然感到难言的委屈和自责,是自己太没用,仇人就在身边,而她却无法为父报仇,她伤心啜泣起来,这次并没有掩饰。

        罗猎听到了来自身后的啜泣声,从声音中不难分辨是周晓蝶,一个刚刚失去父亲的女孩哭泣并不是什么特别的事情。飘零的雪似乎突然停了,罗猎站起身活动了一下筋骨,却看到颜天心走了出来。

        颜天心任何时候都给人一种只可远观的冷清感觉,虽然她和罗猎刚刚经历了一场同生共死的冒险,可脱险之后,她就明显在回避罗猎,保持彼此之间的距离。

        罗猎朝她笑了笑,算是打了个招呼。颜天心来到篝火旁坐下,小声道:“你去休息,我来值夜!”即便是出于对罗猎的关心,也是用这样硬邦邦的语气说出,如此美丽不可方物的女人似乎并不懂风情。

        罗猎道:“心领了,我也想睡,可是睡不着!”他看了看颜天心:“你也睡不着?”

        颜天心将双脚向火堆移近了一些,裹紧了羊皮袄,温暖的篝火让她刚才的不快渐渐从心中消失,小声道:“我想尽快返回连云寨。”

        罗猎嗯了一声:“让他们多睡一会儿吧,大家都太累了。”

        颜天心认为罗猎误解了自己的意思,她补充道:“我一个人走!”其实她在逃离黑虎岭之后就产生了这样的想法,刚才周晓蝶行刺她之后,这个念头就变得越发坚定起来。

        罗猎道:“其实你在凌天堡就应当选择一个人走!”

        颜天心被他的这句话给噎住了,可她又不好辩驳,如果不是依靠罗猎和他朋友的帮助,自己很难活着逃离凌天堡。无论她承认与否,都欠了罗猎一个很大的人情。她咬了咬樱唇,想要开口,却又觉得自己并无解释的必要。

        罗猎道:“如果有可能的话,我想你帮忙救出麻雀。”

        颜天心道:“我们并不知道罗行木把她带到了什么地方?”

        罗猎捡起一根树枝,在雪地上写了四个字,是夏文书写的,擅入者死!他指点了一下这四个字道:“跟我说说九幽秘境的事情?”

        颜天心的表情充满了犹豫,过了一会儿她仍然摇了摇头,低声道:“这件事关乎我们族人的秘密,我发过毒誓。”

        罗猎的内心变得沉重起来,种种迹象表明,颜天心应该掌握了一些罗行木和麻博轩当年探险的秘密,或许她所说的九幽秘境就是罗行木一行迷失的地方,此后他们的衰老和丧失记忆,他们发生了那么多的改变可能都源于此,罗猎几乎能够断定,罗行木劫持麻雀,就是想要利用麻雀解读他的心中的谜题,重新找到当年他和罗行木一起去过的地方。正因为此,麻雀短时间内或许不会有什么危险。

        现在找回麻雀的希望很大程度都寄托在了颜天心的身上,她既然说出九幽秘境的名字,想必知道九幽秘境的具体位置。只要她肯帮忙,找到麻雀的希望应该很大,可是如果她坚持不肯,那么事情就会变得艰难起来。

        颜天心道:“九幽秘境其实是只是我们族人世代相传的传说,并未有任何一个人能够证实,不过……”她停顿了一下道:“在天脉山上有一片金国皇陵,五年前被人盗掘,应当就是罗行木那些人所为。”

        罗猎心中一亮,五年前正是罗行木和麻博轩、方克文三人为了寻找大禹碑铭组建考古队深入苍白山的时候,无论是在和罗行木的对话中,还是麻博轩的笔记中,曾经多次提及金国皇陵,如今颜天心说金国皇陵就在天脉山,那么可以确定他们当年探险的地方就是天脉山,以此来推论,九幽秘境也应当在天脉山附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