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六十八章【小松鼠】(下)

第六十八章【小松鼠】(下)

        听雪崖的这场雪崩惊动了凌天堡内不少人,肖天行虽然遇害,可是凌天堡并没有乱,九位当家,有两个于今日遇害,不过还有七位当家,紧急会议刚刚结束,已经推举出狼牙寨的新任寨主,黑虎岭的当家人。琉璃狼郑千川的当选并无异议,是众望所归也是理所当然。素来骄横傲慢的兰喜妹第一个提议,疤脸老橙程福海和绿头苍蝇吕长根附议,黄皮猴子黄光明本来就和郑千川交好,自然双手赞成,这已经超过了有权表决的半数,剩下的两个遁地青龙岳广清和紫气东来常旭东并未列席会议,据说岳广清率人前往藏兵洞追踪敌人,而紫气东来常旭东从刺杀开始就没有露过面。这两人在狼牙寨本来就居于靠后的地位,他们的意见无足轻重,改变不了大局。

        在接替肖天行位子的事情上,郑千川表现出一如既往的虚伪,假意谦让一番,又拿捏出极不情愿的样子,不过他这个寨主当得并不开心,原本以为狼牙寨的命运是因为自己的谋略而从根本改变,可是兰喜妹身份的表露让他的内心中蒙上了一层巨大的阴影,他心中明白,只要兰喜妹在一天,他就不可能成为这里真正的主人。

        岳广清大步走入聚义厅内,他已经听知道了会议的结果,在选出狼牙寨新任寨主的时候,他正在忙于追击那些潜入者,结果并不理想。

        其他人大都已经散去,只有郑千川妹留在那里,看到岳广清前来,郑千川的表情非常和蔼,岳广清虽然年轻,却是肖天行生前最为器重的一个,深得他的信任,肖天行将狼牙寨的对外关系交给了郑千川,将后勤供给交给了对他有再造之恩的洪景天,将藏兵洞和军备交给了岳广清。岳广清究竟掌握了凌天堡的多少秘密,除了肖天行没有其他人知道。

        今天为对手逃离创造奇功的坦克,还有刚才从听雪崖几度折返飞出的红色飞机,这些事情连身为军师的郑千川都不清楚。

        岳广清将自己前去追击的情况向两人简单禀报了一遍。

        郑千川皱了皱眉头:“你是说,那坦克和飞机的事情你早就已经知情?”

        岳广清似乎有些顾虑。

        郑千川道:“你不必顾忌,咱们都是同生共死的兄弟,没什么需要隐瞒的。”

        岳广清道:“坦克的事情我清楚,可飞机的事情我从未听说过。”他从怀中取出了一封信,递给郑千川道:“其实大哥和北满督军张同武一直都有联络,我们的许多武器,都是张督军帮忙提供,那辆坦克就是张督军的关系购入。此前大哥已经秘密接受张督军的委任,担任苍白山野战军总司令。”

        大清灭亡,民国建立,可是中华大地并没有迎来希望中的和平统一,而是不可避免地陷入地方割据和军阀混乱之中,满洲大地形势极其复杂,因为重要的地理位置富饶的土地,丰富的矿产物资储备,这里成为周围列强争相据为己有的肥肉,先是被沙俄的势力侵占,后来日本人为了抢夺利益和沙俄之间爆发了日俄战争,最终以日本人的胜利告终。然而这种胜利其实是一种双方讨价还价彼此退让的结果,最终的受害者是中华百姓,战争的本质就是他们在中国的土地上打了一场抢夺中华利益的战争,而真正的受害者却只能眼睁睁看着他们蹂躏,等待他们分割。

        民国建立之后,表面上日俄都做出了不少的让步,可实际上却只是各自寻找了代言人。南满督军徐北山,北满督军张同武,双方一个亲日,一个亲俄,在日俄的背后支持下,在满洲展开了明争暗斗。

        郑千川和叶青虹一方的联络结缘于北满督军张同武,叶青虹以扶植郑千川上位为条件,而郑千川也希望藉此打通和北满督军张同武的关系,叶青虹恰恰和张同武的宝贝儿子,人称北满少帅的张凌峰相交莫逆,在郑千川看来,搭上张凌峰就等可以接近张同武。当然他的目的绝非是为了亲近北满军阀,而是为了将之清除。他是日本玄洋会社的骨干,他的使命就是清除异己,为天皇侵占整个满洲。之所以选择从苍白山黑虎岭入手,是因为苍白山在满洲的重要地位,坐望南北,而且苍白山林木丰茂,矿产丰富,是满洲重要的资源储存地,掌握苍白山不但掌握了满洲的重要矿脉,而且掌握了战略高地。

        上方为了拿下苍白山也是不惜力量,在今日之前郑千川并不知道兰喜妹也和自己抱着同样的使命,一方面可以看出上方对狼牙寨的重视,从另一方面也能够看出他们对自己并没有报以太大的信心。

        岳广清的这封信在某种意义上带有投名状的性质,郑千川看完那封信沉默良久都没有说话,心中暗暗考虑岳广清的真正来路,狼牙寨的这帮人看来都抱有不可告人的目的。自己是这样,兰喜妹是这样,现在连岳广清也是这样。从信的内容可以看出肖天行已经倒向了北满督军张同武,这老狐狸竟然一直瞒着自己,此前没有流露出半点风声。

        岳广清道:“大当家,我曾经见过张大帅,他为人豪爽重义,对您也是仰慕已久,如果大当家愿意,小弟愿前往冰城说明一切。”他向前走了一步,压低声音道:“这苍白山野战军司令的位子定然非您莫属。”

        郑千川唇角露出一丝笑意,他几乎能够断定岳广清十有八九就是张同武的联络人,缓缓点了点头道:“有些事,心中明白就好,不一定要说出来。”他将岳广清给自己的那封信凑在烛火上点燃,独目却在烛火的映射下透露出一丝寒光。

        郑千川之所以答应和叶青虹方面合作,一是想利用叶青虹除掉肖天行,另一方面是想通过叶青虹的关系结识张凌峰,现在看来叶青虹似乎已经失去了可被利用的价值。狼牙寨大当家的身份已经足够引起这位北满军阀头子的重视,也拥有了可以和他讨价还价的资格。

        虽然郑千川心底并不情愿,可是在玄洋社内部存在着极其严苛的制度,每一个成员都必须遵守,岳广清的事情他并没有隐瞒兰喜妹,至于他和叶青虹此前的合作却是只字未提。兰喜妹对此的建议就是顺水推舟,将计就计。

        后半夜的时候,天空下起了雪,这在冬日的苍白山是再寻常不过的事情。树林中的空旷雪地上临时用树枝和茅草搭起了三个窝棚,窝棚的中心熊熊燃烧着一堆篝火。

        罗猎坐在篝火旁值夜,他本就有失眠的毛病,现在因为肋骨骨折的创痛更加难以入眠,索性把值夜的活揽了下来。虽然暂时逃离了土匪窝,可是并不意味着危机已经度过,此前他们进入苍白山的时候,就曾经遭遇了猛虎的袭击,在这寂静无人的深山雪岭之中,处处蕴藏着不为人知的危机。不远处的树枝上,一只猫头鹰正好奇地望着这个彻夜不眠的男子,它一动不动,大的有些夸张的眼睛和罗猎隔火对视着。

        罗猎静静望着猫头鹰,目光平和而温暖,过了一会儿,那猫头鹰缓缓闭上了一只眼睛,这种生物昼伏夜出,往往越是夜晚越是精神,可这会儿却打起了瞌睡,它并没有意识到是因为对面这个年轻人催眠自己的缘故。

        身后传来脚步声,罗猎决定停下自己的恶作剧,抓起一个小雪球,轻轻一弹,正中猫头鹰的脑袋,打盹的猫头鹰被雪球一砸,清醒了过来,晃动了一下脑袋,甩落了头顶的碎雪,然后振翅向夜空中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