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六十七章【飞起来】(下)

第六十七章【飞起来】(下)

        这瀑布名为奔雷瀑,每到夏日冰雪消融,瀑布从峰顶飞流直下,有如银河自九天坠落,空谷回声,万马奔腾,势如惊雷。等到了深秋,随着气温的转冷,山顶开始封冻,瀑布也凝结成冰,远远望去,有若一柄巨剑高悬于听雪崖之上,阳光折射,光影变幻,异彩纷呈。

        张长弓在过去就曾经多次远眺过奔雷瀑,只是他从未想到过奔雷瀑后还藏有如此玄机。刚才的爆炸刚好将外面的冰瀑炸开,也打通了洞口。只是即便看到了外面的白山黑水,他们也无法从这里出去,张长弓沉吟片刻摇了摇头道:“咱们或许要另找出路。”

        罗猎没有说话,可心中并不认为还有其他的出路,罗行木离开的那条道路已经被炸毁,以他们目前的状况是不可能打通那条道路的。他们一路搜索而来,除了这条路并未发现还有其他的道路。

        阿诺蹑手蹑脚来到洞口处,向外面看了看,被冷风刺激的忍不住打了两个喷嚏,揉了揉鼻子道:“那飞机没有问题,我检查了过了,没什么毛病,油箱还有一些油料,或许能够带我们离开。”

        罗猎虽然没机会乘坐飞机,可是对这种新奇的交通工具还是有所了解的,曾经不止一次见过这东西在空中飞行。素来胆色过人的张长弓瞪大了眼睛看了看阿诺,又看了看那飞机,伸手指了指飞机道:“你是说,那东西能飞起来?”

        阿诺指了指洞口道:“还不够大,需要把洞口再扩大一些,这样就不至于碰到翅膀。这架飞机一次最多能够承载两个人,也就是说,我每次能够运送一个,咱们一共六个人,我要往返五趟才能将所有人送到安全的地方。”

        张长弓仍然有些无法相信:“那东西能飞起来?”

        阿诺笑道:“别忘了我过去是干什么的,英国皇家空军,别说是飞机,就算是摩托车插上两个翅膀我一样能让它飞起来。”

        “你丫不吹牛逼能死!”瞎子也来到了他们的身后,冰瀑被炸开之后,外面的冷风不停吹入洞内,里面气温骤降,瞎子也是喷嚏连连。

        罗猎倒没觉得阿诺在吹牛,眼前的状况下,阿诺提出的方案应当是最为可行的。他转身来到那架飞机旁,阿诺跟了过来,低声道:“这架飞机应该是放在这里当收藏品的,至少有一年未曾启动过,不过还好油箱里面有燃料。”

        “你确定它能飞起来?”

        阿诺笑了起来:“不试试哪能知道?”他爬到了飞机里,启动引擎,第一次并没有成功,瞎子抱着膀子站在飞机前面看热闹,不忘说风凉话道:“我看你还是别逞能了,这东西不靠谱!”

        阿诺摇了摇头,再次启动引擎,这次居然成功,螺旋桨飞速转动起来,瞎子猝不及防,被风吹得几乎站不住,身体踉踉跄跄向后退了几步,头上的棉帽被风吹掉,落在地上滴滴溜溜向外面滚去,瞎子慌忙去抓,可终究晚了一步,眼睁睁看着棉帽从洞口掉了下去。

        阿诺乐得哈哈大笑,他熄灭了引擎,举起双臂竖起两根大拇指,向众人道:“绝无问题!现在咱们只需要将洞口扩展开来,清扫路面上的障碍,选定最近的降落地点就行。”

        前两个条件对他们来说并不困难,至于降落地点这需要熟悉当地环境的人来定,张长弓自然成了唯一人选,按照阿诺的想法,这个人应该是第一个乘坐飞机随同他撤离的人。

        张长弓对乘坐飞机打心底抗拒,可事到如今,也只能硬着头皮第一个上去。坐在机舱内,他仍然对这木结构蒙着帆布的大号风筝没底,有些紧张地吞了口唾沫,罗猎看出他的紧张,爬到飞机上,拍了拍张长弓的肩膀安慰他道:“没什么好怕,阿诺参加过无数次空战,绝对靠得住!”

        张长弓咧嘴笑了笑,笑容显得有些古怪,心中暗叹,到了这种地步等于是上了贼船,只能把性命交给阿诺来支配了。

        阿诺准备启动飞机,众人纷纷选择远离,瞎子这次学了个乖,牵着周晓蝶跑得最远,周晓蝶倾耳听着螺旋桨转动的声音,心中也充满了好奇。

        飞机开始缓缓启动,众人跟在飞机的后方奔跑,飞机越开越快,迅速拉开了和其余人的距离,张长弓看着眼前的景物急速向后倒去,再看前方,距离洞口已经尽在咫尺,吓得他捂住面孔,有生以来他还是头一次这么害怕。

        飞机冲出了洞口,并未马上攀升,而是有一个明显的下降,强烈的失重感让张长弓感到自己的内心就要从嗓子眼里跳出来,他睁大双眼,从心底发出一声惊恐的大叫。

        罗猎第一个冲到洞口,看到那架红色的飞机从下方迅速爬升起来,正午阳光下,红色的身影在蓝天白雪的映衬下显得异常鲜艳。阿诺操纵着飞机,在空中迅速爬升,然后接着做了一个三百六十度的转体,恶作剧的他显然没有顾及身后张长弓的感受。

        瞎子望着飞机在空中翱翔的自由身影,满脸都是羡慕,他感叹道:“不错,不错!金毛这次又该嘚瑟了。”

        在将张长弓送到最近的降落地点之后,阿诺迅速返回,接连将瞎子、周晓蝶送和颜天心送了出去,几番往来之后,众人对阿诺的飞行技术已经建立起极大的信心,罗猎选择在最后一个离开。登上飞机,回身看了看后方的洞口,想起在凌天堡内发生的一切,恍如梦中。

        阿诺递给他一个风镜,罗猎戴好,又将自己绑好在座椅上,阿诺大叫道:“这是今天我们最后一次飞行。”

        罗猎呸了一声,大吉大利,这货也是一张破嘴,什么话都乱说,中国人凡事都讲究个吉利,怎么叫最后一次。

        阿诺也意识到自己这话说得有些毛病,嘿嘿笑了一声道:“坐稳了,兄弟们都等着咱们庆功呢。”他准备飞行的时候,却听到外面传来轰隆隆的声音。两人举目望去,只见洞口竟然飘落了不少的雪花,阿诺愕然道:“下雪了?”

        罗猎摇了摇头,心中却产生了一种不祥的感觉,催促道:“赶快离开这里!”

        “你们看!”已经平安落地的张长弓指着黑虎岭的方向,先行到达的颜天心和瞎子顺着他所指的方向望去,瞎子的目力在强光下毕竟有限,眼前白茫茫一片,他看不清到底发生了什么状况,颜天心却看得清清楚楚,阳光下山顶处如烟似雾,云蒸霞蔚,却是山顶发生了雪崩,这场雪崩应该是他们在爆炸冰瀑的时候引发的,积雪从听雪崖上飞泄而下。因为下方就是悬崖,所以这样的雪崩在正常状况下不会带来太大的危害,可是罗猎和阿诺仍在山洞之中,颜天心因为惊恐右手下意识地掩住了樱唇。

        张长弓也是担心不已,可是他也只能静观其变,爱莫能助,剩下的唯有默默祈求上天,期望罗猎和阿诺两人能够逃过这场劫难。

        轰隆隆的奔雷之声不停传来,罗猎和阿诺都已经意识到发生了什么,飞机的速度已经提升到最大,雪崩引起的落雪变得密集,阿诺就快看不清洞口外的情景,另一个他们看不到的危机也在悄然而至,上方中断的冰瀑在爆炸中产生了裂痕,此时也已经彻底断裂,贴着绝壁缓缓下坠。

        周一求推荐票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