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六十七章【飞起来】(上)

第六十七章【飞起来】(上)

        罗猎从未听说过什么九幽秘境,可是从颜天心的反应来看,那应该是一个让人生畏的地方,否则以颜天心的强大心态不会流露出这样的惶恐。颜天心有些急切道:“这四个字是不是被刻在他们的身上?”

        罗猎愣了一下,颜天心怎么知道?仿佛亲眼所见?他点了点头道:“不错!”

        阿诺安放好了炸药,重新回到了下面,提醒众人远离刚才炸开的地洞,以免被这次爆炸引发的冲击波误伤。罗猎重新开始审视他们目前的处境,虽然他急于将麻雀救出,可是摆在他们面前的首要问题就是离开藏兵洞。

        瞎子凑到阿诺身边,低声道:“这次能成吗?”

        阿诺点了点头道:“我办事你放心!”确信所有人都已经找好隐蔽,阿诺点燃了引线。

        众人的目光追随着燃烧的导火索,随着导火索的迅速缩短,所有人都变得紧张了起来,瞎子忽然又想到了一个问题:“我说金毛,你用了几个炸药包?”

        阿诺伸出了四根手指头。

        瞎子目瞪口呆:“我靠,你不怕把这里给炸塌了?”

        阿诺经他提醒若有所悟:“你这么一说好像量真有些大!”此时想起这件事也已经晚了,他的话音刚落,炸药包就已经引爆,来自头顶的爆炸震得地动山摇,这货果然用足了份量,比上次份量大上四倍,威力也大了四倍,爆炸的中心虽然在上方铁门旁,可是远离中心点的几人都感到了这毁天灭地的威力,烟尘四起,沙石乱飞,连刚才被烧死的老鼠都原地飞了起来,瞎子为了缓解爆炸而产生的双耳压力,下意识地张大了嘴巴,却感到迎面飞来了一个黑乎乎的物体,不及闭嘴,那东西已经钻到了嘴里,却是一只被爆炸迸飞的死老鼠,瞎子恶心的差点没把胆汁给吐出来。不过也幸亏是死老鼠,如果是一块石头,恐怕他小命儿都要玩完。

        罗猎一边咳嗽一边从尘土中爬起身来,埋怨道:“阿诺,你不要命了?”

        张长弓大手蒲扇一样扇动,试图驱散面前的灰尘,等他看清周围的环境,率先爬了上去,让张长弓目瞪口呆的是,阿诺加足份量的爆炸仍然没有将铁门炸开,铁门纹丝不动。

        得知结果,瞎子只差没破口大骂了,一边擦着嘴巴,一边指着阿诺,酝酿着挖苦他的语言。可就在此时,前方又传来轰隆一声,却是山洞顶部发生了部分坍塌,众人举目望去,铁门虽然还在,可是铁门的后方地面被震出了一个大洞,阿诺搞清楚状况之后,乐得哈哈大笑:“我就知道,这次准行!”

        瞎子将那只被他吐出来的死老鼠向阿诺扔去,然后恶狠狠道:“你丫不吹牛逼能死?”

        众人从坍塌的落石堆爬到上方,那道被焊死的铁门仍然屹立不倒,从露出的边缘可以看出这道铁门的厚度竟然接近一尺,难怪两次爆炸,将周围的岩层震碎,这铁门依然丝毫无损。

        瞎子充满好奇道:“肖天行在藏兵洞内铸造这么坚固的铁门为了什么?”

        颜天心道:“提防外人进入,也许其中还藏着重要的武器。”她用手帕蒙住口鼻,这样可以起到一些隔绝烟尘的作用。

        张长弓打开手电,照亮前方,前方是一个宽阔的通道,而且越走越是宽阔,地面极其平整,是外面标准的铺装路面。利用手电筒的光束照射周围,看到这里应该是完全用人工开凿出来的巨大洞府,墙壁上绘制着巨大的龙旗,乍看上去还以为是满清的国旗,可仔细一看图形与传统的龙旗完全不同,和大清龙旗的威风凛凛霸气侧露不同,这条龙通体漆黑,双目惨白,最奇特的是它背后生有两翼,龙爪绘制得如同干枯的骨节一般,从头到脚透露出一种无法描摹的诡异。

        拐过前方的拐角,众人眼前豁然开朗,这里比刚才还要宽阔,路面的宽度已经可以容纳六辆马车并行,道路笔挺直通远方,谁都想不到在凌天堡下方的藏兵洞内竟然还藏着一个巨大的广场。

        更让他们意想不到的是,广场上停泊着一架飞机,飞机通体涂装成红色,宛如一只巨大的蜻蜓静静栖息在黑色的广场中心。

        在罗猎几人还在无法相信自己眼睛的时候,阿诺已经兴奋的大叫起来,然后以惊人的速度奔向那架飞机,这厮曾经是英国皇家空军的王牌飞行员,对飞机有着超乎寻常的感情,来到中国之后,别说开飞机,就是连见的机会都很少,没想到在这远离城市的荒山野岭,在黑虎岭山腹之中竟然藏着这样一个飞机场,而且上面还听着一架飞机。

        飞机为现时常见的三翼,布蒙皮结构,螺旋桨单发动机驱动,正常情况下可以承载两人,一人负责驾驶,一人负责投弹射击。阿诺爬到了飞机里面,坐在驾驶位上,激动的手舞足蹈,瞬间找回了自己在皇家空军傲笑长空的威猛感觉。

        其余人虽然在这里看到飞机感到惊奇,可没有一个人像阿诺那样兴奋,按照瞎子的说法,那玩意儿能当饭吃吗?那玩意儿能带我们安全离开吗?在目前这种状况下,寻找出路才是最重要的事情,谁都没时间去玩儿。

        阿诺呆在飞机上琢磨又看的时候,其余队友都忙着寻找出路,在距离飞机前方五百米的地方又遇到了一个大铁门,还好这次铁门没有焊死,瞎子利用他的空空妙手打开了门锁,罗猎和张长弓分别推开了一扇大门,前方有光芒透射进来,两人的眼睛都因为在黑暗中太久,反倒适应不了突然出现的强光,下意识地闭上眼睛,过了好一会儿方才适应了前方的强光。

        罗猎率先睁开双目,为了避免强光损害双目他眯起双目,尽可能减少强光的刺激,却见前方出现了一道七彩光芒,罗猎以为是自己眼花了,用力眨了眨眼睛,定睛望去发现自己并没看错。向前走了几步,方才发现了七彩光芒的成因,前方出口被厚厚的冰层封冻住,阳光照耀在冰层上,冰层对光线起到了折射的作用,白光通过折射化为七彩,所以才在他们的眼前呈现出如此瑰丽多彩的光影。

        张长弓来到冰层前伸出手掌拍打了两下,冰层很厚,想要靠人力打通可能性不大,不过还好他们带来了不少的炸药,有一点能够断定,打通这道冰层就可以离开困境,冰层之外应该再无屏障,否则阳光也不可能投射进来。

        这次的爆破非常顺利,有了前两次的经验,阿诺这次只用了两个炸药包,就将外面的冰层炸裂,冰层破裂之后,一股强劲的山风扑面而来,卷起冰粒拍打在第一时间来到洞口的罗猎和张长弓身上,让他们险些透不过气来,两人扶着炸裂冰洞的边缘,向外面望去,不由得大吃一惊,外面并非是出路,洞口外是一面近乎垂直的悬崖,从他们所在的位置到山下,至少还有三百米的距离,抬头向上望去,但见上方晶莹剔透的冰瀑层层叠叠悬挂,有若琼花玉树,又如万剑倒悬。

        张长弓对苍白山一带的地形极其熟悉,四顾观察之后,马上就确定了他们现在所处的位置,这里乃是黑虎岭后山的听雪崖,听雪崖冬日听雪,夏日听涛,皆因听雪崖上有一道瀑布。

        周一求推荐票,求订阅,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