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六十六章【生机现】(下)

第六十六章【生机现】(下)

        刚才的这次爆炸正是瞎子他们所引发,张长弓和瞎子一行被血狼追赶,逼不得进入一座隐秘的军火库躲避,他们没有选择原路返回,在军火库中找到了一扇被焊死的铁门,几人商量之后,决定用炸药包将铁门炸开,可没成想爆炸之后,铁门纹丝不动,下方的地面却被炸出了一个大洞,正在遗憾之时,突然听到下方呼救的声音。

        瞎子还以为自己因为爆炸而出现了幻听,眨了眨眼睛道:“我好像听到罗猎在叫我。”

        阿诺的耳膜仍然因为爆炸而嗡嗡作响,他傻笑道:“怎么可能?”

        张长弓却是一脸郑重,本来他也以为自己是幻听,可瞎子这么一说,他马上意识到事情有些不对。

        瞎子此时也反应了过来,一个箭步窜到了炸开的洞口处,眯着小眼睛向其中望去,虽然下方烟尘弥漫,可瞎子超强的目力仍然看到那两个吊在下方的身影。瞎子大叫道:“罗猎!是你吗?”

        罗猎已经忍无可忍:“是我!你大爷的,快来救我!”

        瞎子应了一声,想要进入洞口,可却被周晓蝶一把拉住,周晓蝶也是好意,下面不知多深,瞎子在没有看清环境之前如果贸然跳下去说不定会摔成肉泥,张长弓用手电筒照亮下方,他依稀看到那道石梁,推开瞎子第一个跳了下去,一只不及躲避的老鼠被张长弓踩在脚下,发出吱的一声惨叫。

        而此时那条缠在石梁上的长鞭经历了鼠群的疯狂咬噬之后,再也无法承受下方两人的重量,从中崩断,罗猎和颜天心一起大叫着从高空中坠落。

        鼠群极其警觉,看到空中落下两人,慌忙向四周闪避,生怕被他们给活活压死,所以中间自然闪出一大片空地,等到两人落地,鼠群又迅速向中心靠拢。

        张长弓却在第一时间做出了反应,怒吼道:“干你娘!”引燃手中的火焰喷射器,居高临下,围绕罗猎和颜天心周围画了一个大大的圆圈,那些老鼠原本就害怕火光,看到火龙摆尾,纷纷闪避,躲避不及的顿时被烧成焦炭,整个石洞内弥散着一股焦臭的味道。

        张长弓逼退鼠群之后,从石梁上一跃而下,守在罗猎和颜天心身边,用火焰喷射器在他们周围筑起一道防线。

        阿诺看清地形之后随后跳了下去,和张长弓相互配合,鼠群虽然成千上万,可是在火焰喷射器的烧灼下全都被吓破了胆子,开始还有不少冒死前冲,很快这些老鼠就意识到冲上去只有送死的份儿,一个个潮水般向四周退去。

        瞎子也跃跃欲试准备往下跳的时候,却被周晓蝶一把拉住,听到下方老鼠被烧灼的吱吱惨叫声,周晓蝶吓得脸色苍白,几乎就要吐出来了。若是瞎子也走了,她一个人该如何是好。瞎子拍了拍她的手背安慰道:“你不用怕,我去去就来。”,罗猎在下面,他决不能坐视不理。周晓蝶没有说话,非但没有放开手反而抓得更紧了。

        下方传来张长弓的声音:“安翟,你不必下来,照顾好小蝶,我们已经足可应付这些老鼠!”

        罗猎经历连番磨难,此刻宛如泄了气的皮球,瘫坐在冰凉的地面上,双手支撑着身体,望着周围四处逃窜的老鼠,非但没有感到恐惧,反而从心底感到庆幸,如果张长弓他们再晚一刻到来,只怕他们就已经成了这些疯狂老鼠的点心。

        颜天心靠在罗猎的肩头,她整个人犹如虚脱一般,空虚得没有半点力气,为了和罗行木抗争,她用金针刺穴激发了自身潜力,这种方法对身体的伤害极大,身体内力的极度透支让她甚至连站立起来的力量都没有,否则她又怎会如此亲密地靠在罗猎的身上。

        鼠群来得快,去得也快,在张长弓和阿诺两人加入战团之后,火焰喷射器已经将这里变成了老鼠烧烤大会,不到五分钟的功夫,老鼠已经逃得一干二净。

        阿诺打扫战场的时候,张长弓来到罗猎的身边,伸出大手轻轻拍了拍他的肩头表示安慰。罗猎笑了笑,甚至连感谢的话都累得说不出口,其实朋友之间有些话根本不必说,只需一个眼神彼此就已经心领神会。

        山洞虽然很大,可是到处都是一股焦臭的味道,让人闻之欲呕,罗猎和颜天心找了个通风处休息,阿诺和张长弓两人则在四处搜寻出路,既然罗行木是从这里逃离的,出口应该就在这附近。

        瞎子也和周晓蝶来到了下面,老友劫后重逢自然开心不已,这货本来就是个嘴巴闲不住的角色,一旦打开了话匣子自然如黄河之水滔滔不绝。

        罗猎经过短时间的休息和调整之后,体力有所恢复,他和瞎子说起别后经历,瞎子听说麻雀又被罗行木劫走,气得也是摩拳擦掌,免不得恶毒咒骂了几句,可看到罗猎有气无力的模样,也知道他为了救麻雀已经尽了最大努力,于是知趣地闭上了嘴巴,以免多说话又影响罗猎的心情。

        张长弓和阿诺的搜索却无功而返,他们找到了一个洞口,循着洞口走了一里左右,发现前方坍塌,应该是被人为爆炸封闭,想要通过那里已经没有可能。

        对罗猎来说最艰难的时候已经撑过去了,现在至少同伴们全都平安相聚,彼此间也可有了照应。

        几人商量如何离开,最终的意见都放在了头顶的那道铁门上,炸开铁门或许就能够找到通路,阿诺主动请缨去实施这次爆炸。几人商量的时候,颜天心独自在远处调息,睁开美眸,发现罗猎已经回到自己的身边,唇角露出一丝淡淡的笑意:“你的命果然很大。”

        “彼此彼此!”罗猎笑着在她身边坐下,目光投向上方的石梁,看到仍然耷拉在石梁上的半截软鞭,不由得想起他们在即将坠落之时的那番对话,罗猎故意道:“还好咱们的这身皮囊齐齐整整。”

        颜天心自然知道这厮在提醒自己什么,俏脸微微有些发热,居然不敢去看罗猎,转向一旁,回避罗猎的目光,轻声道:“有没有商量出离开的办法?”

        罗猎虽然和颜天心接触的时间不是很久,却知道她为人孤傲矜持,有些话过分提起反倒不好,跟她开玩笑也要把握尺度,点了点头将刚才他们商量的结果告诉了颜天心。

        颜天心道:“那个罗行木当真是你的叔叔?”

        罗猎在奉天和罗行木见面之后并未怀疑过这件事,可接连发生那么多事情之后,他对罗行木的所作所为已经产生了极大怀疑,甚至包括他跟自己的关系。罗猎坦诚道:“这个人老奸巨猾,城府极深,他的话现在我是一句都不信。”

        颜天心道:“如果我没看错,他应当被黑煞附身。”

        罗猎皱了皱眉头,鬼魂附身的事情他向来自认为是民间传说,只是一种迷信的说法,根本没有任何的科学根据,不过罗猎也没有反驳。

        颜天心道:“刚才你有没有留意他的那双眼睛?”

        经颜天心提醒罗猎方才回忆起,在刚才生死相搏的时候,罗行木的那双眼睛似乎被黑气笼罩,看不到眼白,难道那就是她所谓的黑煞?

        颜天心道:“黑煞附体有轻有重,他却是到了邪魔入心的地步。”

        罗猎道:“这个人我并不了解,只知道他当年曾经来到苍白山探宝,误入某座金国大墓,发生了一连串诡异的事情。”

        “你可知道他们去了什么地方?”

        罗猎摇了摇头,罗行木对这件事的描述并不清晰,麻雀对当年的事情也都是通过她父亲的那个笔记本,其中的记载难免疏漏,他低声道:“只能确定他们来了苍白山,当年他们组建的那支探险队在进入墓葬之后,最终活着离开得只有两个人。”

        颜天心小声道:“其中一个就是罗行木?”

        罗猎点了点头:“还有一个是麻雀的父亲麻博轩,他是燕京大学的考古学专家,研究古文字出身,在国内外享有极高的声誉。”

        颜天心此时已经猜到花姑子就是麻雀,也就是麻博轩的女儿。

        罗猎继续道:“他们两人逃离之后,丧失了中间的某段记忆,而且他们很快就发现正在以惊人的速度衰老,如果罗行木在这件事上没有撒谎,他只是四十出头的年纪。麻博轩也是如此,离开苍白山三年之后他就已经寿终正寝。”

        颜天心咬了咬樱唇:“除此以外,还有没有其他的线索?”

        罗猎想了想,然后掏出匕首在岩石上刻划了四个字,这四个字是用夏文写成。

        颜天心借着嘎斯灯的光芒望着罗猎写下的四个字,喃喃道:“擅入者死!”

        罗猎心中一震,他并没有想到颜天心居然也认得夏文,事实上颜天心所认识的仅仅是这四个字而已,她脸色苍白,美眸充满了惊恐的光芒,颤声道:“他们果然进入了九幽秘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