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六十六章【生机现】(上)

第六十六章【生机现】(上)

        阿诺没命奔跑,不远处出现了一道铁桥,瞎子超强的目力已经率先看清了铁桥对岸的情景:“门!那边有门!”

        阿诺第一个冲过铁桥,瞎子原本就一身赘肉,奔跑速度缓慢,再加上身上还背着周晓蝶,速度自然大受影响,气喘吁吁地奔过铁桥,张长弓如果不是为了照顾他们,以他的步幅和速度肯定会第一个通过。

        张长弓奔过铁桥,随手抓起抄起地上的一根铁管,此时奔行在最前方的那头血狼已经率先奔上了铁桥,张长弓怒吼一声,一棍横扫过去,正砸在那血狼的身上,将血狼砸得哀嚎了一声,摔倒在桥面上,不过张长弓的这记重击并没有给它造成毁灭性的打击,那血狼打了个滚就从桥面上站起身来,双目死死盯住张长弓,或许是因为刚才在张长弓手上吃了亏,所以它并没有急于发动进攻。

        此时其余的血狼也先后赶到,九头血狼放慢速度,缓步来到铁桥之上,排列着整齐的队列,尖锐的脚爪在桥面上摩擦出让人从心底发寒的刮擦声。

        阿诺用力推门没有推开,发现房门挂着一只大锁,他叫苦不迭,没想到最后关头遇到了这么一出。

        瞎子毫不客气地将他一把推开,从腰间掏出了两根铁条,这是他开锁的工具,既然祖师爷赏饭吃,无论任何时候都不能将工具丢下。瞎子不入流的技巧在关键时刻起到了关键的作用,他没有花费太大的功夫就将锁打开。

        推开铁门,背着周晓蝶冲了进去,阿诺叫了声老张,也逃了进去。

        张长弓望着逼近的狼群,猛然扬起手中的铁棍扔了出去,然后转身就逃,对他来说速度就是生命,生死悬于一线的时刻,他连回头的时间都没有。阿诺守着铁门,看到张长弓甩开两条大长腿没命狂奔,身后九条血狼如同红色的利箭一般冲过铁桥,阿诺大叫道:“快!快!快!”

        张长弓冲入铁门的刹那,血狼的两只前爪也抓到了他的后心,阿诺猛然推动铁门,将铁门关上。蓬!却是一头血狼用身体撞击在铁门上,阿诺被震得身躯一颤,房门也随之咧开了一条大缝,一个火红的脑袋伸了进来。

        张长弓眼疾手快,一拳狠狠砸在血狼的鼻子上,将血狼打得缩回头去,然后跟阿诺合力将房门推了回去,阿诺将铁门从里面插上,外面响起乒乓不绝的撞门声,血狼愤怒的嚎叫声近在咫尺,此起彼伏。

        瞎子将周晓蝶放在地上,周晓蝶紧张的攥紧了双手,瞎子拍了拍她的肩膀安慰道:“你放心,我会保护你。”这货表现出前所未有的英雄气概。

        周晓蝶表情木然,整个人似乎已经吓傻了。

        张长弓后心的衣服也被血狼的利爪撕裂,还好没有伤到皮肉。阿诺也不知将嘎斯灯丢到了什么地方,点亮打火机去寻找,环视周围,却见室内摆放的全都是炸药包,阿诺吓了一跳。瞎子一口将他的火机吹灭,心有余悸道:“我靠!是个炸药库!”

        阿诺在黑暗中点了点头:“是……是个炸药库!”难免有些后怕,如果自己不慎点燃了炸药,他们几人必然灰飞湮灭。

        张长弓心中暗忖,守着炸药包总比守着外面的血狼好,他摸到一个炸药包,产生了一个念头,如果用炸药去炸那些血狼能不能够将它们全部歼灭?瞎子在黑暗中也能够看清张长弓的表情,猜到了他心中的想法,将炸药包从张长弓手里拿过来:“老张,您可别想歪了,那帮狼崽子太灵活,炸不死他们,万一把咱们给折了,可没地儿后悔去。”

        阿诺也跟着点头道:“老张,您就放我们一马吧,打猎重要还是活命重要?”

        张长弓暗暗叹了口气,自己可不是为了打猎。只是经过刚才和血狼的搏杀,张长弓心中的那个结似乎已经打开了,他不可以因为盲目复仇而让所有的同伴置身险地,这是一种极不负责的行为,如果老娘在天有灵也不希望自己这样做。张长弓道:“安翟,你看看有没有其他的出路。”

        瞎子点了点头,在房间内看了一圈,这里堆放着炸药包,推开另外一扇门,走入隔壁的房间,发现里面摆放着许多古怪的瓶瓶罐罐,阿诺跟着走了进来,他虽然看不清细节,可是凭着摸索就已经判断出这里面摆放得是火焰喷射器,这是一战期间方才大量装备于德军部队的新式武器,其原理并不复杂,无非是利用动力系统驱动油料进入油管,然后点燃油料,高压喷射出的油料就会形成一条杀伤力极大的火龙。

        张长弓也有发现,居然找到了一支手电筒,拧亮之后,阿诺借着手电筒的光芒辨认火焰喷射器的产地,发现这批火焰喷射器全都来自于德国,看来肖天行储备了不少的武器在这座秘密军火库中。

        打开墙角的铁柜,里面有形形色色的武器,几人都是欣喜非常,迅速装备在身,阿诺和张长弓两人还各自背上了一个火焰喷射器,拎走了两个炸药包。拥有了现在的武器装备,就算和外面的狼群正面战斗也有了一定的胜算。不过张长弓并没有提出去剿灭狼群,他们在发现火焰喷射器的房间发现了一个小门,通过这道小门又进入一条狭长的甬道。

        沿着甬道继续前进一里左右,前方是一道被焊死的铁门,他们带来的炸药包派上了用场。

        几只大胆的老鼠居然可以飞檐走壁,它们爬到了石梁上,并没有马上沿着鞭子爬下去攻击下方悬挂的罗猎和颜天心,而是聚拢在一起,疯狂啃噬那条长鞭。

        罗猎和颜天心两人开始感到绝望,自从进入藏兵洞,这里遭遇的生物明显有着超乎寻常的智慧,这些老鼠居然懂得寻找他们的弱点,罗行木丢掉的这条长鞭虽然坚韧,可是在老鼠无坚不摧的门牙下,也坚持不了太久的时间。

        颜天心咬了咬嘴唇,突然咳嗽了一声,一口鲜血喷在罗猎的胸前,罗猎心中一怔,以为她害怕到吐血,可转念一想又没有任何可能,一个人没理由吓到吐血,唯一的解释就是颜天心在刚才和罗行木的交手中受了内伤。

        罗猎抱紧了颜天心,他的右臂早已酸麻,现在全凭超人的意志在支撑。

        颜天心惨然笑道:“算了,你放开我,或许你还能有活命的机会。”

        罗猎摇了摇头毅然道:“要死一起死!”

        颜天心心中一阵感动,虽然她知道自己和罗猎之间萍水相逢,他们之间的情义还不足以支撑同生共死这四个字,可是命运却偏偏把他们绑在了一起,颜天心道:“一个人死总好过两个人。”她竟然松开了罗猎的脖子。罗猎的左臂紧紧拥住颜天心的纤腰,骤然增加的压力让他肋骨断裂的地方承受着巨大的痛楚,因为疼痛,他的声音都变得颤抖起来:“死不可怕,可是你这么漂亮,被老鼠咬得血肉模糊,那该多可惜……”

        颜天心柔声道:“一了百了,人都死了,又何必在意这身皮囊。”

        罗猎道:“若是咱们侥幸逃过这一劫,你不妨将这身漂亮的皮囊施舍给我如何?”

        颜天心玩玩想不到他在这种时候居然还开起了这样的玩笑,换成平时,颜天心说不定会勃然大怒,可在这样的生死关头,她丝毫不介意罗猎的轻薄之辞,淡然笑道:“你没机会了!”

        罗猎道:“你只需给我答案,不然我就放手咱们一起跳下去!”

        颜天心凝望着他的双目,她虽然不知道罗猎的身世背景,甚至不知道他的本来容貌,却突然感觉自己的内心和他紧紧相贴,有生以来从未有人给她这种亲近的感觉,颜天心点了点头,然后小声道:“放我走……”

        蓬!的爆炸声从头顶传来,顿时感到地震山摇,头顶沙石簌簌而落,几只埋头苦啃的老鼠,被爆炸波震得从石梁上跌落下去,落在罗猎和颜天心的身上头顶,素来沉稳的颜天心也因为这个意外而发出一声尖叫,她可不是因为爆炸而害怕,真正让她毛骨悚然的是这几只老鼠,她一手勾住罗猎的脖子,一双修长美腿缠住罗猎的身躯,空出的那只手拼命拍打,还好这些老鼠也被这突如其来的爆炸吓怕,放着两个猎物就在眼前,居然忘了发动攻击,一个个争先恐后地往下跳。

        罗猎心中暗暗叫苦,他的右臂一直苦苦支撑,现在几乎达到了极限,握住长鞭的右手不停颤抖着,满是汗水的掌心开始缓慢下滑。

        爆炸激起大片烟尘,在他们的头顶处露出一个大洞,从洞口中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道:“娘的!铁门没事,下面炸出了个大洞!”

        罗猎听到这声音分明就是瞎子,眼看就要坠入绝境,想不到此时故友竟然出现,当真是山穷水尽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罗猎声嘶力竭地嚎叫道:“瞎子,快来救我,我在下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