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六十五章【战强手】(下)

第六十五章【战强手】(下)

        颜天心娇躯向后反折,躲过这有若强弓劲孥发射的长矛,长矛贴着她的胸前掠过,带出一阵劲风,飞向身后岩壁,夺!的一声,精钢铸造的矛头竟然深深刺入坚硬的岩壁,矛头楔入岩层之后,枪杆剧烈颤抖起来,在黑暗中发出急促而低沉的嗡嗡闷响。

        颜天心足尖一点,娇躯回旋升起,双足落在枪杆之上,娇躯随着枪杆上下起伏,宛若风中盛开的一朵百合花。

        罗行木欣赏地点了点头,颜天心的身法还真是不错。

        颜天心此时却从脑后发髻之中抽出三根细长的金针,罗行木两道花白的浓眉皱起,难道她想用飞针攻击自己?出乎意料得是,颜天心将三根金针反手插入自己的头顶,金针刺穴,最古老神秘的武功之一,可以在短时间内将内力提升数倍,可是这样的秘技却拥有着很大的缺点,这是对身体的一种透支,从某种意义上来说甚至是对生命的透支,如果不是生死攸关的时刻,颜天心也不会做出这样的抉择。

        罗行木步步紧逼,罗猎被猿人偷袭,也已经到了最危急的时刻,想要解救罗猎,唯有在最短的时间内击败罗行木。

        颜天心双臂舒展开来,在空中划出一个圆圈,随着这一动作,吐纳调息,丹田内气息迅速凝聚,双手在胸前交错,十指纤纤有若白玉雕成的兰花。

        罗行木向前猛然跨出一步,右脚落地,宛如重锤击落,脚下山岩崩裂,烟尘弥漫,右臂向后一收,然后以惊人的速度向前扬起,黑色长鞭在虚空中炸响,笔直的鞭影直奔颜天心的纤腰击去。

        颜天心双眸倏然瞪得滚圆,望着惊鸿般奔来的鞭梢,竟然伸手抓去。

        罗行木心中暗自冷哼了一声,颜天心这样的举动无异于找死,他这条黑鞭名为断魂鞭,不但鞭身布满鳞片,而且生满倒刺,颜天心徒手来抓,纵然她能够抓住鞭梢,倒刺和鳞片也会深深刺入她掌心的皮肉之中。

        颜天心心思缜密又怎会做出如此冒失的事情,在她的手即将接触到鞭梢的刹那,突然又缩了回去。利用双足的力量夹住长矛,将长矛从岩壁中拔出,旋即用力一甩,这些动作一气呵成,长矛撕裂黑暗,直奔罗行木的面门射出。

        罗行木大部分的注意力都集中在她的手上,却没有料到她用手抓鞭梢只是虚招,真正的杀招却由她的双脚发动。

        罗行木觉察到的时候,长鞭已经用老,再想利用断魂鞭击落长矛已经晚了。而且这次长矛掷出的速度远超想象,竟然比他投出的速度还要快上许多。

        罗行木不得不选择躲避,身体向右侧移动,躲开长矛的射杀,手中长鞭回收。颜天心却没有退后的打算,抓住这难得的时机,双足在岩壁上一顿,身躯犹如飞燕般投向罗行木,双拳攻向罗行木的面门。

        罗行木虽然躲开长矛,可是长矛去势不歇,在颜天心的全力投掷之下,破空而行,擦着罗行木身体的左侧向后继续飞行,直奔后方猿人。颜天心纵观全局,并没有因为眼前遭遇强敌而忽略危机中的罗猎。这一枪若是能够射杀罗行木当然最好不过,如果被他躲开,那么这一枪的目标就直奔猿人。

        猿人逼近罗猎,脑海中正在琢磨如何折磨这个仇人,没料到形势陡然又发生了变化,猿人应变的速度也算够快,可是长矛的速度实在是太快,它挥手向长矛打去,噗!的一声,长矛已经穿透了它的手掌,十指连心,更何况手掌被穿个稀烂,猿人剧痛,它哀嚎一声,一口咬断矛头,然后将半截染血的枪杆从手掌中拔了出来,自然再次剧痛。

        罗猎在此时挣扎站起,抽出匕首射向猿人的左目,猿人虽然剧痛难忍,可是并没有放松警觉,罗猎受伤之后射出的飞刀力量大打折扣,猿人一巴掌将匕首拍飞,随着它的动作掌上血洞鲜血四溅。

        面对颜天心的进攻,罗行木弃去长鞭,也以双拳和颜天心硬碰硬对了一招,四拳相撞,发出蓬!的一声闷响,罗行木的身躯踉踉跄跄向后退了几步,他的内力原本胜过颜天心,可是颜天心以金针刺穴激发自身潜力,在短时间内功力提升数倍,现在的战斗力竟然超过了罗行木。

        罗行木冷笑一声,喉头发出一声古怪的吼叫,然后转身就走。

        颜天心怒道:“哪里逃!”

        那猿人听到罗行木的呼喝,也放弃了攻击罗猎的打算,纵跳腾跃,转瞬间来到了麻雀的身边,一把抓起麻雀,将她扛在肩头,向远处逃去。

        罗猎看到麻雀又在自己的眼前被人劫走,心中无比焦急,他竭尽全力向前奔去,想要夺回麻雀,可是突然听到周围传来叽叽啄啄的声音,视野中灰色的波浪起伏向他和颜天心聚拢而来,隔绝了他们前行的道路。

        罗行木的笑声渐行渐远:“罗猎,念在你是我的侄儿,我送你一个美人儿陪葬……”

        数以千计的红色光芒在他们的周围闪动,罗猎突然意识到来得是老鼠,成千上万的老鼠,内心中顿时感到毛骨悚然,他忽然想到了自己刚才路上看到的累累白骨,那些死者应当不是自然腐化,他转身望去,颜天心快步来到他的面前,俏脸已经完全失去了血色,一个人的武功再强,也无法对抗这成千上万的啮齿类动物,这些饥饿的老鼠可以轻易将他们变成两具白骨。

        罗猎的目光落在地上,看到罗行木遗落在地上的长鞭,又看到不远处的岩石,他忽然想起了什么,抓起长鞭,牵着颜天心的手向岩石上奔去,饥饿的鼠群紧随他们的脚步,争先恐后地追逐着他们,罗猎登上岩石的顶端,甩出长鞭,卷住上方的石梁,示意颜天心抱住自己的脖子,身后鼠群距离他们只剩下不到半米的距离。

        罗猎大吼一声,带着颜天心腾跃出去,他们两人荡秋千般身体在空中荡动着,鼠群覆盖了岩石,看到两人的身体在空中荡来荡去,有些老鼠勇敢地扑了上去,只可惜它们的弹跳力有限,没有碰到两人的身体就从岩石上掉落下去。

        嘎斯灯依然亮着,这让他们得以看清周围的景象,只见他们刚才所在的地方全都是密密麻麻的老鼠,那些老鼠体型比起寻常的老鼠还要大上一倍,一个个望着悬挂在空中的两个人,翘首期盼,吱吱不停的叫着。

        罗猎的右臂死死抓着鞭子,颜天心轻盈的娇躯挂在他的身躯之上,两人面对面相拥在一起,他们的重量,他们的生命全都寄托在这根长鞭之上,近距离望着颜天心没有半点瑕疵的俏脸,罗猎不由得一阵心动,他甚至生出一个大胆的想法。

        颜天心的娇躯却发出阵阵战栗,很少有女人不怕老鼠,尤其是那么多的老鼠,潮水般汹涌,一旦他们掉下去后果不堪设想。然而他们却已经没有脱离困境的方法,掉下去应该只是早晚的事情。

        “快跑!”张长弓大吼着,阿诺奔在最前,瞎子背着周晓蝶紧随其后,张长弓仍然留在队尾处断后,他已经看到至少有九头血狼出现在他们的身后,血狼全速奔行,身上红色的长毛飞扬而起,通体如同火焰在燃烧。

        张长弓刚才虽然凭借一人之力干掉了一头血狼,可是他没有任何把握战胜后方的狼群,正是因为他复仇的欲望将所有的同伴带入如此危险的境地。他暗暗下定决心,如果逃不掉,自己就留下来,拼上这条性命也要为同伴创造逃命的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