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六十五章【战强手】(上)

第六十五章【战强手】(上)

        罗猎道:“我们有三个,你只是孤家寡人!”他在给罗行木施加压力,己方虽然在人数上占优,可是真正的实力未必是罗行木的对手,更何况罗行木手中还有麻雀这张牌。

        颜天心点了点头,举起早已射光子弹的手枪,虚张声势很多时候也能够起到意想不到的奇效。

        罗行木扫了一眼枪口,并没有流露出丝毫的畏惧,他缓缓站起身来,伸出手掌轻轻落在麻雀的头顶,麻雀穴道被制,动弹不得,双目望着罗猎,已经掩饰不住目光中的惶恐。

        罗行木道:“你敢开枪,我就一掌击碎她的脑袋!把枪扔了!”

        颜天心暗自叹了口气,罗行木老奸巨猾,果然没那么容易吓倒他,反正这手枪中也没有子弹,既然威慑不住对手,手枪就和废铜烂铁无异,随手将手枪丢在了地上。

        罗行木向前走了几步,嘶哑着喉头道:“颜寨主如此智慧出众的人物怎么也沦落到这暗无天日的地洞之中?”

        颜天心内心剧震,此人缘何认识自己,而且这番话似乎饱含深意。

        麻雀虽然无法动弹,可是看到罗猎平安无恙地出现在自己面前,一颗芳心欣喜异常,她惊喜道:“罗猎,你没事,罗猎你居然没事!”

        罗猎听她这样说真是哭笑不得,叹了口气道:“难道你巴不得我出事吗?”

        麻雀咬牙切齿道:“没良心的东西,只顾着自己风流快活,根本不管我的死活!”说话间目光充满敌意地向颜天心望去。

        颜天心感受到麻雀毫不掩饰的嫉妒,俏脸不禁一热,心中暗忖,这丫头一定是误会了。

        罗猎缓步向罗行木走去:“你挖空心思设了这个局,又有什么意义?看你的样子只怕来日无多了吧?”此前和罗行木在奉天相见之时,罗行木就亲口对他说自己已经命不长久,按照麻雀此前的描述,她的父亲麻博轩和罗行木一起寻找禹神碑的过程中误入了某个秘境,两人虽然侥幸逃生,可是此后衰老的速度是常人的数倍,如今麻博轩已经寿终正寝,看罗行木衰老的模样只怕也时日无多,所以罗猎才会这样说。

        罗行木嘴巴一撇,不屑道:“你懂什么?”

        罗猎心中一动,如果罗行木当真必死无疑,那么他又何必搞出那么多的事端,难道罗行木寻找的东西和他的性命息息相关?他之所以想方设法将麻雀引入瓮中,是因为他认为在麻博轩死后麻雀已经成为唯一可以破解夏文的人?

        颜天心以传音入密向罗猎道:“此人武功高强,你务必小心,我来吸引他的注意力,你寻找机会营救花姑子。”

        罗猎其实存着和她一样的想法,不过是想自己引开罗行木,让颜天心去营救麻雀。

        罗行木微笑道:“你们不必窃窃私语,你们都要死!”他的右手从背后舒展出来,一条黑色长鞭缓缓垂落在了地上。长鞭握持的地方有儿臂粗细,长约两丈,越往鞭梢,鞭身约细,通体乌黑油亮,鞭身之上花纹密密匝匝宛如鱼鳞,更奇怪的是,鞭身布满细密的倒刺,远远望去犹如手中拎着一条巨大的蜈蚣。

        颜天心点了点头:“那得看你有没有那个本事!”

        话音刚落,罗猎已经一刀射出,匕首宛如长虹贯日,直奔罗行木的咽喉射去,他这一动顿时牵动了伤势,肋骨断裂处因为摩擦而产生难忍的剧痛。

        罗行木右手一抖,长鞭宛如灵蛇般活动起来,啪!地一声,鞭梢毫无偏差地击中匕首,盘旋在匕首的手柄上,旋即上臂回旋用力,一股螺旋劲传入长鞭,长鞭在虚空中接连不断地旋转,形成一个巨大的黑色螺旋,匕首被长鞭所缚,一点寒星有若毒蛇吐信,直奔罗猎,颜天心在罗猎出手的刹那,挥动长矛,一个箭步从向罗行木,长矛一抖,于虚空之中化成万点寒星。

        矛尖和匕首接连碰撞,每次碰撞都激荡得火星四射,颜天心自幼习武,内力已经有了相当根基,长矛对软鞭,本以为在力量上会占据优势,可是却没想到,每一次碰撞,就有一股强大的潜力随着枪杆送来,震得她双臂发麻,虎口隐隐作痛,如果罗行木使用其他的武器,那么她会直接承受对方赋予的强大压力,罗行木的武功之强实在超乎想象。

        颜天心并不是要和罗行木分出胜负,按照她的想法,只要牵制住罗行木,给罗猎创造足够的机会去营救麻雀。

        罗猎在关键时刻头脑绝不糊涂,更不会拖泥带水,颜天心的武功要在自己之上,由她牵制罗行木,他们救出麻雀的机会才更大一些。所以在颜天心出手之后,罗猎第一时间冲向麻雀。

        颜天心手腕抖动,此时罗行木手中的长鞭已经如同常春藤般缠绕到了她的长矛之上,两人同时用力,这种硬碰硬的力量比拼,颜天心明显落在下风,罗行木充满得意,看来自己高估了颜天心的实力,双臂用力,颜天心在他的全力牵拉之下,双足在地上拖行。

        颜天心暗暗叫苦,正准备弃去长矛之时,突然留意到罗行木的双目之中生出无数细小黑色的脉络,芳心剧震,她松开长矛向后退却,惊呼道:“你究竟是什么人?”

        罗行木满脸狞笑,沟壑纵横的面孔笼上一层惨淡的绿色,双目之中黑色的脉络迅速滋生,看上去似乎完全都是黑色,眼白都被笼罩,他阴测测道:“自寻死路!”

        罗猎眼看着就要来到麻雀身边,麻雀看到自己即将获救,惊喜万分,口中呼喊着罗猎的名字。突然之间,一道黑影无声无息从上方扑了下来,直奔罗猎身后,生满棕黑色长毛的双臂高高扬起,狠狠砸在罗猎的后心之上。

        麻雀看到那猿人的时候已经来不及提醒罗猎。

        罗猎被猿人突袭,砸得他扑倒在地上,不等他从地上爬起,猿人抓住他的足踝,将他狠狠丢了出去,罗猎腾云驾雾般飞起撞击在坚硬的岩壁上,然后跌落下来,感觉四肢骨骸无一处不在疼痛。

        猿人正是在吊桥之上突袭他们的那个,右眼中仍然嵌着七宝避风塔符,鲜血染红了它的半边面孔,更显面目狰狞,它刚才负痛逃走,如今再度前来复仇,猿人显然恨极了罗猎,粗壮的下肢支撑起它魁梧壮硕的身躯,多毛的胸脯竭力挺起,扬起两只长臂蓬蓬蓬轮番击打在自己的胸口,张开大嘴爆发出一声雄浑凄厉的嚎叫。

        罗猎艰难地用双臂撑住地面,想要支撑起自己的身体,疼痛却让他无力地扑倒在地上。

        麻雀看到罗猎如此惨状,满脸是泪,哀嚎道:“罗猎,不要管我,你快走!”只有在生死关头方才知道自己对罗猎的感情居然如此之深。

        猿人反手一掌将麻雀打得晕厥过去,然后双臂重重落在地上,强大的力量让地面为之一震。

        面对实力悬殊的对手,往往会不由自主产生一种优越感,这种优越感会让人放弃即刻杀死对手的打算。无论人还是动物都很难例外,猿人仅剩的独目中迸射出疯狂古怪的光芒,在它的意识中,狠狠折磨这个夺去自己右眼的家伙,要比马上杀死他更加满足。

        罗猎望着猿人,双目和猿人的目光对视着,现在的他只剩下唯一的机会。

        罗行木长鞭一抖,在空中划出一道黑色长弧,长矛脱离长鞭,宛如标枪一般向颜天心射去,罗行木出手绝不容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