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六十四章【路不平】(下)

第六十四章【路不平】(下)

        罗猎点了点头,颜天心帮他解开身上的皮袄,连贴身的内衣也全部解开,露出健硕的身躯,颜天心面对罗猎的半裸上身,心中虽然有些羞涩,可是表情依然古井不波,他们的目光已经适应了地底的黑暗,尽管比不上瞎子那种超越白昼的视物能力,可是借着周围骨骸的磷光,已经可以清晰看到对方的表情变化,颜天心发现罗猎身体的肤色有些苍白,或许是因为周围磷光的反射,可是仔细一看,在他的颈部和身体之间仍然有一道清晰的分界,她马上明白罗猎一定是经过了易容,春葱般的手掌轻轻按压罗猎的左胸,确定罗猎肋骨断裂的所在,然后从随身鹿皮革囊中取出金创药,为罗猎涂抹在患处,最后又贴上特制的骨伤膏药。罗猎感到患处先是感到沁凉一片,很快就开始发热,最后伤口处暖烘烘好不受用,疼痛自然减轻了许多。

        颜天心的这些金创药和膏药全都是连云寨有不死神医之称的卓一手所制,说起来这卓一手的外号由来就是不管什么严重的病人到了他手里总能救活,可前提是当时救活,未必能够解除病人的痛楚,未必能够保证治好,未必能够保证以后不死。

        确信罗猎没有其他受伤的地方,颜天心伸手搭在他左手的脉门之上,罗猎微微一怔,内心中警示顿生,虽然他和颜天心经过这段的同生共死,两人已经建立起相当的默契,可是彼此之间还没有到完全信任的地步,再者说,两人来到苍白山原本就各自抱有不同的目的,脉门被制等于性命就被对方掌控,颜天心如果对自己心存歹念,那么现在自己根本没有反抗的机会。

        颜天心从罗猎突然一凛的眼神已经察觉到了他的心思,淡然道:“你不用担心。”

        罗猎脸皮一热,的确自己有些过虑了,颜天心若是当真想害自己,根本不用等到现在,又何必多此一举地为自己疗伤?

        颜天心真正的用意却是为罗猎诊脉,看看他是否受了内伤,不过从罗猎的脉相中却另有发现,她默默放下罗猎的手腕,轻声道:“你此前受过很重的内伤?”

        罗猎笑而不语,在颜天心看来已经是一种默认,她幽然叹了口气道:“难怪,你的刀法一流,可是内力却极不相符,正因为此你始终无法向前再进一步成为高手,原来是这个缘故。”

        罗猎道:“我并非受过内伤,而是几年前生了一场大病,如果不是遇到了贵人,我只怕早就已经死了。”

        颜天心点了点头,小声道:“有没有找人治过?”

        罗猎咳嗽了一声,再次牵动了肋骨的伤痛,有些痛苦地皱了皱眉头,缓了口气低声道:“能够活着已经是一件很开心的事情,又何必强求呢?人生在世如果事事完美那该是多大的遗憾呢?”

        颜天心沉默了下去,罗猎的话听起来矛盾,可是细细一品却又充满了人生的哲理,人生一世又岂能事事如意?

        罗猎道:“走吧!希望能够遇到他们几个。”

        颜天心悄悄来到他的右侧挽起他的手臂,罗猎发现这位冷若冰霜的女寨主实际上却有着不为人知的体贴温柔一面。

        越往前走道路越是崎岖,刚才在和猿人的搏斗中失落了唯一的嘎斯灯,现在可以用来照亮环境的只有罗猎随身的火机,他们每来到一处岔道,才会点亮火机对照地图,虽然有这幅地图在手,可是八百年前的这幅地图显然起不到太大的作用,周围到处都是地洞,并没有太明显的特征,乍看上去几乎一模一样。不过罗猎和颜天心两人都是极有耐心之人,他们相互扶持前行并没有丝毫抱怨。

        已经是第二次休息,罗猎靠在岩石上,颜天心再次将地图取出,希望对照环境找到他们目前所在的位置,这里应该已经远离了矿场,这些山洞没有开凿的痕迹,或许古地图上已经有了标记。

        罗猎先掏出了烟盒,抖了两下,用嘴唇噙住一支,颜天心举起火机,准备点燃,罗猎却突然扬起了手,示意她不要动,颜天心美眸眨了眨,屏住呼吸,此时隐约听到远处传来人声,她没有听错,的确是说话的声音。

        罗猎指了指他靠着的那块岩石,颜天心从他身边悄悄爬了上去,来到岩石的顶端,然后又伸手将罗猎拉了上去,两人从缝隙中向远方望去,只见远处变得空旷,有两个身影在那里坐着,其中一人拿出旱烟,摸出火石将旱烟点燃,烟火明灭,照亮那人的面孔,罗猎借着火光看清那人的面孔,让他意想不到的是,那人竟然是罗行木。

        另外一人背朝着他们的方向,所以看不清面目,突然听到那人道:“罗行木,你不守信用,如果罗猎有事,你休想从我这里得到任何的秘密。”那声音竟然是麻雀。

        罗猎又惊又喜,同时心中又有些感动,喜的是麻雀安然无恙,惊的是她如今落在了罗行木的手里,麻雀这妮子落到如此的困境,居然首先想到的还是自己的安危,又怎能不让他感动。

        颜天心意味深长地看了罗猎一眼,心中暗忖,他们两人果然是伉俪情深。

        罗行木抽了口烟,吐出一团烟雾,然后桀桀笑道:“他的死活跟我又有什么关系?”阴测测的双目盯住麻雀道:“你喜欢他对不对?”

        麻雀啐道:“哪有?你休要胡说八道,我跟他就是普普通通的朋友关系……不!雇佣关系!”她又怎会想到罗猎就藏在暗处,一句话将两人之间的冒牌夫妻关系揭露得干干净净。

        颜天心又忍不住看了罗猎一眼,暗责他是个骗子,原来他和这个花姑子根本就是假扮夫妻,同时心里又有些欣慰,不过她很快就意识到自己不该生出这样的念头,俏脸不禁红了起来,还好在黑暗中,罗猎的注意力又集中在远处,没有留意到她的表情变化。

        罗行木道:“朋友也罢,夫妻也罢,都跟我没有半毛钱的关系,麻雀,你爹毕竟和我有师生之谊,念在他的份上,我也不会为难你,不过你须得将这本东西给我老老实实翻译一遍,若是敢有半点欺瞒,当心你的小命。”

        麻雀怒道:“我才不怕你威胁,除非你将罗猎救出来,否则我就是死也不会帮你破译任何一个字。”

        罗猎心中暗暗感动。

        罗行木发出一声怪笑:“想死还不容易,就怕求生不得求死不能!”他将手中的旱烟熄灭,插入后腰之中,周遭顿时陷入一片黑暗。

        罗猎穷尽目力也看不清现场的状况,只听到麻雀发出一声尖叫:“你想做什么?”旋即又听到衣衫破裂之声。罗猎心中大怒,虽然颜天心握住他的手臂提醒他要镇定,可罗猎在这种状况下再也无法保持冷静,怒吼道:“罗行木,你欺负一个女孩子作甚?”

        黑暗中传来麻雀惊喜万分的声音:“罗猎!”

        一盏灯光在麻雀的身边亮起,却是罗行木点燃了一盏嘎斯灯,沟壑纵横的面孔上露出阴森可怖的笑容,他并没有感到任何的意外,似乎早已预料到罗猎的出现。

        麻雀的衣袖被撕裂了一块,露出洁白的棉絮,罗行木此刻关注的目标已经不再是她,坐在那里,不紧不慢地从右耳上取下亲手制作的烟卷儿,含在嘴里点燃,用力啜了口烟,嘶哑着喉头道:“看来我还是低估了你,居然能够活着逃到这里。”

        罗猎的掌心扣着两块石头,关键时刻可以用来作为武器,罗行木的武功他早已领教过,就算是在自己受伤之前,也不可能是他的对手,更何况现在。朱满堂遇害的当夜,罗行木一度出现,他一鞭就击碎了罗猎扔出的砖块,表现出的浑厚内力更胜往昔,足以证明当初在奉天棺材铺内和罗猎交手的时候罗行木隐藏了实力。比起罗行木深不可测的武功,他的心机更加可怕。他利用自己将麻雀引入局中,又层层布局,步步为营,将麻雀引到凌天堡。只是罗行木和凌天堡之间又有怎样的关系?他为何选择这里藏身?他在这里的一举一动究竟是如何瞒过狼牙寨的注意?

        罗行木深邃的目光打量着罗猎,并不掩饰对他的欣赏,微笑道:“不愧是老罗家的子孙!”

        颜天心此前并不知道他们之间的关系,可是从彼此间的对话中隐约猜到他们之间必有渊源。

        罗猎道:“罗家的子孙行得正站得直,对得起列祖列宗,对得起天地良心。”

        罗行木呵呵大笑道:“黄口孺子,你又知道罗氏的祖上做过什么?这世上最不值钱得就是良心这两个字,在性命面前良心更是不值一提!”

        罗猎道:“道不同不相为谋,念在你我同宗同族,今天我且放你一马,你走吧!”

        罗行木的表情充满了嘲讽的意味,他冷笑道:“小子,你又有什么资格说这句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