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六十四章【路不平】(上)

第六十四章【路不平】(上)

        张长弓暴吼一声,大步奔来,从腰间抽出宰牛刀,腾空扑向血狼,宰牛刀在空中划出一道森寒的白光,直奔血狼的面门插去。

        血狼显然意识到来者并不好对付,放开了瞎子,避开张长弓的攻击,转而冲向阿诺。

        阿诺举枪连射三枪,却枪枪落空,血狼已经来到他的面前,张开血盆大口,阿诺吓得差点没尿裤子,乞求道:“我不好吃……我身上太臭……”

        不知是血狼听懂了他的话还是因为血狼当真受不了他的体味,嘶吼了一声,竟然放过了阿诺,双目森然盯住了张长弓。

        张长弓手握宰牛刀站在累累白骨之上,一双虎目也死死盯住了血狼,一人一狼彼此对望,似乎已经忘记了他人的存在。张长弓沉声道:“先走!”有生以来他遭遇过形形色色的猎物,可是像血狼一样的动物却是头一次遭遇,这头血狼非但动作敏捷,而且似乎拥有着超出同类的智慧,它孤傲而冷漠,就像一个孤独的斗士,张长弓从它的眼神中读到了一种默契,他甚至相信血狼不会攻击其他的同伴,因为在血狼心中已经锁定了他这个对手,它要跟自己决斗,一对一,像真正的武士一样公平决斗。

        阿诺哆哆嗦嗦从血狼的身后走过,每走一步脚下的骨骼就劈啪作响,他担心会惊动血狼,再度吸引它的注意力,然而血狼并没有回头,双目自始至终盯住张长弓。

        瞎子带着周晓蝶离开,掌心中周晓蝶的小手已经变得冰冷,瞎子也好不到哪里去,掌心中满是冷汗。走出一段距离,他低声向阿诺道:“找机会就开枪!”

        张长弓沉稳的声音响起:“这是我自己的事情,你们谁都不要插手!”

        瞎子有些无奈地望着张长弓,看来张长弓并没有将血狼当成一个普通的猎物来看,在他心中或许已经将血狼当成了一个真正的对手。

        血狼颈部的毛发一根根竖立起来,这让它修长的身躯看起来似乎膨胀了许多,微微张开的嘴吻露出点点寒光,尖锐的獠牙可以撕裂开任何对手的咽喉。

        张长弓魁梧的身躯躬了下去,左手张开,右手以刀锋朝下的姿势握着宰牛刀。

        血狼的头颅缓缓低了下去,在张长弓看来,这是进攻的前兆,他表现出超人一等的耐心,面对一个狡诈的对手,他必须拥有超越它的耐心,才能捕捉到它的破绽,以静制动,一击必中!

        但是张长弓这次并没有猜对,血狼没有马上发动进攻,只是缓缓侧向移动,它正在想方设法牵制对手,张长弓如果保持原地不动,处境就会对他不利,张长弓随之移动脚步,事实上已经是被血狼所牵制,血狼的狡诈由此可见一斑。

        张长弓近距离观察着对手,刚才射出的一箭并没有能够穿透血狼的坚韧的皮肤,手中的宰牛刀也未必锋利到可以刺入血狼心脏的地步,他琢磨着血狼的弱点,血狼的眼睛应该是它的弱点,还有就是它的嘴巴和**,想要正面刺中血狼的可能性并不大,就算他可以将宰牛刀刺入血狼的嘴巴,也未必有把握命中血狼的咽喉。

        血狼仍然在不紧不慢的移动,围绕张长弓耐心地转着圈子,它似乎和张长弓抱着同样的想法,它也在等待张长弓露出破绽。

        张长弓决定结束这无休止的消耗战,他摇晃了一下手中的宰牛刀,然后做了一个让所有人意想不到的举动,宰牛刀当啷一声掉落在地上,看起来似乎他在关键时刻失手,其实却是张长弓有意为之。

        张长弓已经不再将血狼当成一个动物看待,他有种奇怪的感觉,这头血狼的智慧绝不次于自己。

        身后传来瞎子和阿诺的惊呼声,他们仍然没有走远。

        血狼在宰牛刀落地的刹那终于启动,对手失去武器对它而言是发动进攻最好的时机,如同一团火焰扑向了张长弓,张长弓的左臂向前方格挡,利用长弓挡护住面部和颈部的要害,血狼张开血盆大口,一口咬住张长弓前伸的长弓,獠牙用力,坚韧的弓身被它从中咬断,一双前爪搭在张长弓的左臂之上,虽然张长弓穿着厚厚的皮袄,锋利的狼爪仍然将皮袄撕裂,尖锐的爪尖如同刀刃一般划开了张长弓左臂的皮肉。

        张长弓似乎忘记了和他贴身肉搏的是一头凶残的血狼,流血的左臂继续探身出去,浑然不顾狼爪的抓挠,死命卡住血狼的脖子,他的右手从箭囊中抽出一支羽箭,从下至上照着血狼尾部狠狠戳了进去,镞尖穿透了血狼的**,箭杆深深穿透进去,只有一根尾羽还留在外面。

        血狼发出一声哀嚎,用尽全力挣脱开张长弓的束缚,羽箭深入它的腹部,戳穿了它的内脏,鲜血沿着火红色的长尾不断流出。

        张长弓的左臂被撕裂多处,鲜血染红了他半边身躯,他足尖一动,将地上的宰牛刀挑起,再次握刀在手,凛冽的杀气将处在痛苦中的血狼笼罩。

        血狼色彩不同的双目中出现了前所未有的恐惧,它发出一声呜鸣,似乎在感叹自己将要结束的命运,然而它却又摇摇晃晃站直了身子,昂起了头颅,用尽全力发出一声凄厉的嚎叫。

        张长弓一步步逼近血狼,就在此时,远方传来一阵阵的狼嚎,张长弓的脸色忽然变得铁青,此时的狼嚎绝不是血狼嚎叫的回响,它并不孤独,它还有同伴就在附近。一头血狼就已经让他付出了流血的代价,如果来得是一群,其战斗力不可想象。

        张长弓虽然胆大,可现在也不禁动容。他放弃了诛杀这头血狼的打算,向后退了几步,然后转身迅速向瞎子几人跑去,大吼道:“快跑!快跑!赶快离开这里!”

        血狼雕塑般站在那里,望着张长弓远去的身影,它并没有追赶,因为它已经无力追赶,黑色的尾羽在它的身后不断颤抖着,鲜血染红了脚下的累累白骨,血狼的后腿盘踞在白骨之上,一双前腿却仍然倔强支撑着它的身体,它的头颅。

        漆黑的洞窟中传来一声凄厉的嚎叫,这是血狼在用尽它最后的生命呐喊……

        罗猎在颜天心的搀扶下在黑暗中摸索前进,他们都听到了远处传来的嚎叫,那声音距离他们有些遥远,传入耳中并不清晰,让人无法确定那声音究竟是来自野兽还是因为山风通过岩石裂缝而产生的声音。

        罗猎停下脚步,倾耳听去,又隐隐约约听到此起彼伏的声音:“你听到了没有?”

        颜天心点了点头,秀眉微颦道:“好像是狼嚎的声音。”她心中颇为不解,难道藏兵洞还藏有狼群?可是想起刚才险些夺去他们性命的猿人,就算遇到再离奇的事情也不意外了。

        罗猎想起阿诺此前在废墟的遭遇,张长弓为了寻找血狼还特地深入废墟,难道这狼嚎的声音就是来自于血狼?仔细听了一会儿,嚎叫声越来越远,到最后几乎完全消失,他向颜天心笑了笑道:“希望咱们的运气会好转起来。”

        颜天心也被他乐观的情绪感染了,小声道:“一定会。”脚下传来清脆的响声,颜天心低头望去,看到下方磷光闪烁,路面上铺满白骨。

        罗猎望着这条用白骨铺成的道路也感到触目惊心,沿着这条道路走了近百米仍然没有走出白骨的范围,可见这暗无天日的地洞之中游荡着多少亡魂。白骨之上还散落着不少的兵器,罗猎从中拾起了几把匕首,总算有了衬手的武器。颜天心挑选了两杆长矛,一杆给罗猎充当拐杖,另一杆用来防身。

        颜天心道:“凌天堡被攻破之后,蒙古铁骑大开杀戮,凌天堡内的将士退入藏兵洞,蒙古人利用烟熏火燎想要将他们逼出藏兵洞,可是这藏兵洞构造巧妙,有通风口和排烟道,蒙古人用尽办法没能奏效之后决定冒险攻入藏兵洞,幸存的百姓和将士在藏兵洞内和蒙古人展开搏杀,双方死伤惨重,八百年过去,这些骨骸已经分不出究竟是蒙古人还是我们的族人了。”

        罗猎点了点头,心中暗忖,当年蒙古人灭了金国灭了大宋,入侵中原,成立元朝,虽然辉煌一时,可最终仍然没能逃脱短命王朝的命运,从大宋到现在的八百年间朝堂更迭,汉人的江山两度被异族侵占,就说刚刚灭亡的满清,满人不就是女真人的后裔?若是站在历史的高度,争来斗去无非只是中华民族之间的内斗罢了。如今已经是大中华的时代,各族之间需要捐弃前嫌,携起手来共同抵御外敌。

        颜天心看到罗猎始终没有说话,还以为他在遭受疼痛的折磨,关切道:“你伤势如何?”

        罗猎笑道:“你的百花冰露丸非常灵验,现在好多了。”脸上虽然做出一副从容的表情,可是历经连场激战,刚刚缓解的伤势又被牵动,一时间岂能平复。

        颜天心看出他在强撑,小声道:“反正已经到了这种地步,不急着走,多休息一会儿,我帮你处理一下伤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