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六十三章【射你眼】(下)

第六十三章【射你眼】(下)

        颜天心有些怜惜地望着瘫软在地的罗猎,默默回到洞口,观察那猿人并没有追踪而至,这才用力将铁钎拔出,让已经断裂的吊桥落入深渊之中,轻声道:“看来咱们走岔了!”

        有这种想法的不仅仅是他们两个,瞎子四人也来到了轨道的尽头,瞎子从矿车内将周晓蝶扶了出来。张长弓和阿诺两人也跳出矿车,他们此时方才意识到罗猎和颜天心不知去了什么地方。

        瞎子四处观望,他目力虽然很强,但是仍然找不到罗猎的身影,低声道:“坏了,罗猎没到这里来!”

        张长弓点了点头,沉声道:“应该是在扳道闸的时候选择了不同的道路。”

        瞎子道:“要不要留下来等他?”

        张长弓摇了摇头道:“他应该去了不同的地方,没可能返回这里,走吧,咱们先找到出路再说。”

        几人都知道他说得有道理,当前的状况下追兵随时可能到来,他们还是先找到出路再考虑其他的事情,或许罗猎会跟他们殊途同归,在中途相逢也未必可知。

        唯一的地图在颜天心的手中,他们虽然此前看过,可是这藏兵洞下因为开矿的缘故结构改变巨大,就算地图在手参考的价值也不大。张长弓打猎出身,经验丰富,瞎子又拥有一双常人无法比拟的夜眼,他们两人在前方探路,阿诺负责照顾周晓蝶。

        离开矿车向前走了没多久就看到一片被开挖的矿场,张长弓在地上搜索了一会儿,从地上捡起了一小颗蓝色晶石,用手指捻起在眼前端详了一会儿,瞎子和阿诺同时凑了过去,瞎子好奇道:“什么?”

        张长弓摇了摇头,他是个出色的猎手,却不是地质学家。

        瞎子道:“宝石!”

        阿诺从张长弓手里接过那东西,在手中掂量了一下,又凑近看了看道:“有些像水晶。”

        瞎子听到水晶两个字心中不由得一动,蓝水晶会不会很值钱?他低头望去,准备顺手捡几块带回去,却听到身后传来周晓蝶的惊呼声,几人只顾着观察矿石,却忽略了身后的周晓蝶,周晓蝶摸索前行,不小心踩在矿石上,脚下一滑,险些摔倒。

        瞎子慌忙奔去周晓蝶身边,一时情急没有留意脚下,感觉踩到了软塌塌的一坨,旋即闻到一股臭气。

        周晓蝶道:“我没事!”

        瞎子暗叹,你没事,我有事,抬起脚掌低头望去,自己竟然如此走运,在藏兵洞的地下居然踩到了一坨屎。

        张长弓嗅觉灵敏,也闻到了臭味,霍然转过身来。

        瞎子骂道:“妈的,这帮土匪也太没道德了,居然在这里拉屎!”阿诺听说他踩到了屎,顿时感到幸灾乐祸,哈哈大笑起来。

        张长弓快步来到瞎子身边,借着嘎斯灯的光芒望去。

        瞎子骂骂咧咧走到一边,在地上拼命摩擦鞋底,利用这种方式清除干净。

        阿诺有些奇怪地望着张长弓,不明白他为什么对一坨屎表现出如此大的兴趣。

        张长弓低声道:“这是狼粪!”

        几人同时一怔,张长弓经验丰富,应该不会看错,只是这藏兵洞内因何会有狼出没?阿诺不由得想起自己在废墟遭遇的血狼,顿时感到害怕起来,颤声道:“老张,你别吓我们,这里怎么会有狼?”

        张长弓没有说话,在周围搜寻了起来,很快就从地上捡起了一缕血红色的毛发,凑近鼻翼闻了闻,他敢断定这毛发来自血狼。

        瞎子和阿诺都看到了那缕狼毛,两人同时咽了口唾沫,瞎子并未亲眼目睹血狼的凶悍,阿诺却是从狼吻下经历生死一刻,他暗叫不妙,本以为逃生在望,却想不到竟然又在藏兵洞内遇到血狼。

        瞎子虽然没有张长弓如此丰富的经验,可是从刚才踩中的狼粪也能够判断出,血狼应该从这里离去不久,粪便还是软的。

        张长弓的话果然验证了他的猜测,张长弓道:“狼粪非常新鲜,据我看血狼离开这里不到半个小时,这里和外面的废墟很可能是相通的。”他曾经在废墟中追逐血狼的踪迹,后来因为道路错综复杂,担心迷路才不得不放弃。张长弓之所以答应罗猎前来黑虎岭冒险,很重要的一个原因就是因为麻雀的那句话,血狼曾经出现在黑虎岭六甲岩。张长弓的母亲就是被血狼叼走,杀母之仇不共戴天,这些年来他为了寻找血狼的踪迹,几乎走遍了苍白山。上次他就脱离队伍独自去寻找血狼,而今又发现狼踪,他岂肯轻易错过。

        阿诺已经猜到了张长弓的心思,在他们四人之中张长弓的战斗力无疑最强,罗猎和颜天心不知所踪,张长弓显然已经成为他们临时的领袖和主心骨,如果张长弓选择追踪血狼而不是尽快寻找逃生之路,那么无疑会将整个队伍带入危险之中。阿诺道:“不如咱们先离开这里再说。”

        张长弓没有说话,只是吸了吸鼻子,然后大踏步向右前方走去。

        瞎子和阿诺对望了一眼,两人心中都是一凉,张长弓这个人可不是他们两人能够左右的,瞎子道:“张大哥,罗猎还没找到呢。”

        张长弓蹲下身去,就像一只即将捕食的猫,他压低声音道:“别说话,血狼就在咱们附近。”

        一个出色的猎人可以根据猎物留下的蛛丝马迹追踪猎物的藏身之处,张长弓刚才说血狼离开这里不到半个小时只是保守的说法,他嗅觉敏锐,根据找到的那缕狼毫已经掌握了血狼的气息,这股独特的气息弥散在周围的空气之中。

        瞎子和阿诺将周晓蝶护在中间,瞎子举目四处搜寻,阿诺抽出两把手枪,将其中一把递给了瞎子,两人虽然平时口角不断,可是真到了关键的时候,彼此之间还是相互帮助的。

        过了好一会儿,张长弓方才挥手示意他们继续前进,事实上瞎子和阿诺的担心都是多余的,前方只有一条道路,他们并没有其他的选择。

        沿着曲曲折折的道路走出半里余地,前方道路中断,张长弓举起嘎斯灯照亮下方,他们所站的地方距离下方约有两米高度,下方是一个天然的岩坑,岩坑里面白森森一片,仔细一看,却全都是干枯的骨骼,张长弓悲愤莫名,或许自己母亲的尸骨就在其中。他率先跳了下去,眼前至少有二十具骨骸,从骨骸的形状来看,有人也有动物,不少骨骸之上还戴着饰品。其中还有不少散落的兵器,张长弓从中捡起一把锈迹斑斑的铁剑看了看,这柄铁剑应当不是当下锻造,有了很长的历史。他想起蒙古人攻陷凌天堡的那段历史,看来这些遗骸十有八九属于当时住在凌天堡中的女真人。

        瞎子目光敏锐,小眼睛很快就捕捉到白骨堆中的珠光宝气,马上对这些古人遗留下来的首饰产生了兴趣,忍不住开始顺手牵羊,正在从白骨上掳宝石戒指的时候遭遇到张长弓冷酷的目光,瞎子讪讪放下了白骨的手掌,干咳了一声道:“我就是想看看他们的身份。”

        还好张长弓并未点破,大踏步向前方走去,瞎子又拽了一下,这次将死者的指骨拽断,可戒指仍然深陷其上。

        在阿诺的身上充分体现到了近墨者黑的道理,看到瞎子这么干,这厮也感到手痒,偷偷捡了两个金镯子塞入口袋之中。

        周晓蝶不知他们两人在做什么,轻声道:“安翟,你在哪里……”

        瞎子抬起头来,整个人却如同泥塑一般定格在原地,在他们的身后,一头通体血红的狼正站在那里,它头部低垂,双目色彩各异,一只蓝色,另外一只却是黄色,双肩耸起,脊背如弓,保持着攻击之前的架势。

        阿诺也在同时感到了异常,转身看到身后的那头血狼,险些叫出妈来。

        张长弓距离血狼的距离最远,发动攻击却是最早的一个,他以惊人的速度弯弓搭箭,一转身,放松紧绷的弓弦,随着嗡!的声响,羽箭追风逐电般射向血狼。他出箭的时候,血狼已经弹跳而起,空中的血狼很难避开张长弓志在必得的一箭。

        血狼犹如一道红色的闪电,色彩各异的双目死死盯住射向自己的镞尖,在羽箭距离它还有两尺距离的时候,它的脖子竟然不可思议地向下一沉,羽箭错过了它的头颅,射中血狼高耸的背脊,锋利的镞尖撞击在长满红色长毛的背脊上,却无法突破血狼坚韧的皮肤,发出一声近乎金石般的锵声。

        张长弓几乎无法相信自己的眼睛,全力射出的一箭如同撞在了坚硬的山岩上,从血狼的身体弹射飞出。

        血狼攻势不减,扑向白白胖胖的瞎子,在动物的眼中滚圆肥腻的瞎子成了它的首要选择。

        瞎子情急之中抓起一具骨骼挡在自己的面前,虽然挡住了血狼的利爪,却无法抵消血狼居高临下全力一扑的力量,被血狼隔着骨骸扑倒在了地上,地上累累白骨硌得瞎子骨骸欲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