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六十三章【射你眼】(上)

第六十三章【射你眼】(上)

        颜天心竭力抓住罗猎的手臂,却被这股强大的下坠力拖倒在了桥面上,透过桥面的空隙,她看到罗猎的双腿被那怪物死死抓住,用力向下拖拽,怪物的双足却攀援在吊桥的绳索之上,那怪物应该是猿猴的一种,颜天心还从未在苍白山领域见过体格如此庞大的猿类,震撼之余又为罗猎的安全担心。

        罗猎被那猿人抓住双腿,感觉猿人力量奇大,双爪如同铁箍般勒住自己的足踝,罗猎双手抓住吊桥底部的绳索,竭力和猿人抗争,他不敢松手,一旦松手免不了被猿人丢下深渊,这样的高度摔下去必然粉身碎骨。

        在死亡的面前,肋骨的疼痛也变得微不足道,罗猎奋起全身的力量屈起双腿狠狠向后蹬踏。

        颜天心一手抓住罗猎的手臂,一手举起手枪瞄准吊桥下方的猿人射去,呯!的一声枪响,子弹穿透吊桥地步的木板,擦着猿人的身体掠过,猿人虽然没被射中,也吃了一惊,手臂一松,罗猎从它的束缚中挣脱出来,双腿并拢狠狠踢在猿人的丑怪面门之上,猿人挨了一脚,利用双腿的力量,身体回缩,然后如同一缕黑烟,贴着桥底向远处飞掠而去。

        颜天心追逐着猿人逃走的方向接连发射,怎奈那猿人的速度实在太快,这几枪又接连射空。

        罗猎趁着这难得的时机重新爬回吊桥,他虽然胆大,可是看到那吊桥上破出的大洞,也不禁心有余悸,刚才命悬一线,如果不是颜天心及时出手,恐怕自己已经被那猿人拖入深渊。

        颜天心已经将一柄手枪中的子弹打光,随手将空枪丢掉,然后掏出另外一把手枪,检查了一下弹夹,这支手枪也只剩下了三颗子弹。如果子弹全部打完,他们就必须要短兵相接面对那只猿人的攻击。

        罗猎低声道:“什么怪物?”

        颜天心小声回应道:“好像是猿人!”

        罗猎皱了皱眉头,根据他的了解,苍白山一带从未听说过有猿人出现,没想到凌天堡的藏兵洞内竟然藏着这样的怪物。两人不敢掉以轻心,迅速通过吊桥,来到吊桥中心的时候,他们感到吊桥剧烈晃动起来,猿人手足并用再度从吊桥下方向他们追赶而来。

        罗猎大声道:“快跑!”他率先向吊桥对面跑去。

        颜天心也跟随他身后竭力狂奔,眼看距离对面越来越近,吊桥却因承受不了这剧烈的晃动,从中崩断,颜天心一声娇呼,脚下一空向下方坠落,幸亏她及时抓住吊桥上的一块木板,方才及时止住下坠的势头,断裂的吊桥带着他们的身体重重撞击在岩壁之上,罗猎死死抓住吊桥的绳索,低头望去,看到颜天心也抓住了吊桥,稍稍放下心来,可是没等心头的这块石头落地,就看到下方一团黑影犹如鬼魅般从下向上方攀升而来,迅速向颜天心接近。

        罗猎大吼道:“下面!”

        颜天心虽然没有低头,可是从吊桥的剧烈晃动中已经意识到了什么,那猿人并未落入深渊,正在以惊人的速度向自己靠近。颜天心用手臂缠在吊桥的绳索之上,回头举枪,瞄准了猿人射出一枪。

        猿人动作的灵敏程度让人叹为观止,两米左右的魁梧身躯在悬崖之上如履平地,健步如飞,颜天心举枪射击的时候,它利用双足在岩壁上用力一蹬,拖拽着吊桥的绳索宛如荡秋千一般向虚空中荡去,颜天心的这一枪随之落空,罗猎和颜天心的身体全都挂在吊桥上,他们的身体也随着吊桥荡起,吊桥飞起一定的距离又重新撞向岩壁,罗猎因为在上部还好,此次的冲击力并不算大。颜天心可没有他这样的幸运,身躯重重撞在岩壁上,手枪也拿捏不住,失手落下深渊。

        猿人来势汹汹,发出凄厉的鸣叫,一双血红的双目瞪得滚圆,暗夜之中宛如两团熊熊燃烧的烈火,颜天心唯有拼命向上爬去,可是她的速度又怎能和猿人相提并论,右踝一紧已经被猿人抓住,它用力一拖,颜天心发出一声娇呼,右腿在猿人的大力拖拽下几欲断裂。

        罗猎距离上方的洞口只有不到一米的距离,吊桥顶端楔入岩壁的铁栓因为下方剧烈的荡动,此时正一点点从岩壁中露出,如果铁栓脱离了岩壁,他们就会随着断裂的吊桥一起坠入深渊。罗猎并没有犹豫,他非但没有继续向上攀爬,反而向下攀去,试图去帮助颜天心。

        颜天心显然也意识到了迫在眉睫的危机,她大声道:“快逃!”与其两个人全都死在这里,不如让一个人有逃生的机会。

        罗猎手中并无武器,如果他有一把飞刀,或许能够转败为胜。他忽然想到了什么,他的手落在胸前,握住了那枚从肖天行那里得来的七宝避风塔符,这枚利用玉化砗磲制成的七宝避风符形同圆锥,应该可以用来伤敌。脑海中不由得想起自己此番前来的任务,他们一行费尽辛苦深入敌后,不就是为了这枚七宝避风塔符,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方才从肖天行处得到,难道又要将它丢掉?罗猎心中虽有不舍,可是他却没有丝毫的犹豫,扬起那枚七宝避风塔符瞄准了猿人血红的眼珠,用尽全身的力量射了过去。

        颜天心看到罗猎掏出七宝避风塔符已经猜到他想要做什么?她虽然并不知道这塔符于罗猎的真正意义,可是从肖天行贴身携带来看,这件东西必然极其重要,她也早已猜到罗猎潜入凌天堡的真正目的就在于此,眼看着罗猎竟然将如此重要的东西抛弃,心中不由得一紧,一种难言的滋味涌上心头,若非为了营救自己,罗猎怎会做这样的选择?

        罗猎对射中猿人并没有报太大的希望,毕竟猿人狡诈敏捷,连颜天心近距离射出的子弹它都能够躲过,自己的刀法虽然一流,可所用的塔符威力毕竟比不上子弹,更何况他现在身体受伤,出手受到了极大的影响。

        很多时候运气是极其重要的一个因素,猿人似乎根本没有将罗猎的攻击放在心上,又似乎多半的注意力都集中在颜天心的身上,想要将她拖下吊桥,等它意识到攻击到来之时,那塔符已经尽在咫尺,它看到一个白色圆锥体旋转飞来,想要躲开已经来不及了,噗!的一声,避风塔符螺旋射入它的右眼之中,罗猎的飞刀手法连张长弓都赞叹不已,并不仅仅是因为他发射飞刀的力量和准头,罗猎真正厉害的地方是他会根据不同的情况和对手来调整发射飞刀的手法。可以随心所欲地发出直线、弧线、顺逆旋转等不同的攻击。七宝避风塔符虽然是圆锥体的形状,但是尖端并不锐利,如果直射很难给敌人造成太大的伤害,罗猎考虑到了这一点,扔出之后保持避风塔符旋转行进,这样一来避风塔符就如同一支疯狂旋转的钻头,再说它射中的是猿人身体最为娇嫩的眼睛,旋转贯入猿人右眼的眼眶之中,猿人的眼球爆裂,玻璃体内的浆液四处迸射,疼痛让猿人用力一扯,颜天心在大力撕扯之下,手中的绳索崩断,惊呼一声,向下坠落,还好罗猎及时伸出手去,紧紧握住她的手臂,将颜天心从死亡的边缘拉了回来。

        猿人负痛,哀嚎一声放开了颜天心,失去右眼的惊恐让它放弃了继续攻击,如果它在此时发动攻击,罗猎和颜天心万难幸免。它从吊桥之上腾跃了出去抓住岩壁的裂缝,一边嚎叫一边攀援远去,身影消失在黑暗之中。

        罗猎的左臂抓住颜天心,因为颜天心下坠的力量牵动了左肋的断裂处,疼痛让他险些晕厥过去,心中一个声音反复在提醒自己,千万不可以松懈,如果他在此时放弃,颜天心必死无疑。

        颜天心紧咬樱唇,感到有东西滴落在自己的俏脸之上,抬头望去,却是罗猎额头之上的冷汗簌簌而落,从罗猎痛苦的表情和艰难的呼吸声中她真切感受到了他的痛苦。连接吊桥的铁钎和岩壁发出刺耳的摩擦声,又一截铁钎从岩壁内冒了出来,留给他们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颜天心低声道:“你快走,来不及了!”

        罗猎笑了起来,在这种时候仍然能够笑得出来的人世上绝对不多,颤声道:“不想我陪着你死,就跟我一起爬上去!”

        颜天心抿了抿嘴唇,没有说话,坚毅的目光却已经向罗猎表明了决心,她的手重新抓住了吊桥的绳索,罗猎确信她抓稳之后,方才重新向上爬去,他每爬升一段距离,铁钎就从岩壁里面脱出一点,罗猎知道颜天心并没有跟随他爬上来,如果两人同时攀爬,恐怕铁钎脱出的速度会更快,颜天心保持静止不动方才有逃生的机会。

        罗猎的手终于攀上了洞口的下沿,他扬起手抓住铁钎,用尽全力将铁钎重新塞入岩缝之中。

        爬到洞口中,罗猎在疼痛的折磨下整个人几近虚脱,然而他却仍然不敢放松,直到颜天心爬到岩洞之中,他方才无力躺倒在冰冷的地面上默默喘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