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六十二章【出轨了】(下)

第六十二章【出轨了】(下)

        阿诺听到他的大吼,方才回过神来,在目前的速度下刹车已经来不及了,唯有横下一条心冲过去,想要冲过那段中断的铁轨,前提是速度到达一定的地步,否则也会失败,阿诺完全放开了刹车,矿车失去束缚之后,速度再度提升,转瞬之间已经来到那断裂的铁轨前方,阿诺大叫着向张长弓扑去,张长弓以为这厮是被吓怕,却不知阿诺这样的举动另有深意,他本来就是一流车手,自然明白如何越过障碍,扑向张长弓绝非是因为害怕,而是要改变重心,他和张长弓两人都是身高体壮,重心的改变让矿车的前部翘起,矿车高速脱离轨道,越过中断的部分,然后重重落在对侧的铁轨之上,车轮和铁轨剧烈撞击之下迸射出无数火星,车身也因为剧烈的震动而来回扭动,张长弓和阿诺的身体不受控制地撞击在一起。幸运得是这辆矿车在轨道上左右挣扎了一会儿之后,很快就找回了自己的轨道,沿着轨道继续向前冲去。

        阿诺从矿车内爬起来,双手重新抓住手刹,张长弓也不禁哈哈大笑,死里逃生,这种惊险过后的愉悦只有亲身经历才能够体会。

        瞎子那边的情况已经危在旦夕,手雷已经用完,却没有成功命中目标,后方土匪驾驶着矿车迅速逼近,他们是驾轻就熟,而瞎子却是第一次接触这种矿车,熟练程度显然无法和对方相比。连周晓蝶也感觉到这迫在眉睫的危机,悄悄牵住瞎子的衣角。

        呯!呯!枪声不断响起,土匪已经将距离拉近到不足二十米,而前方再度出现一个急转弯,瞎子不得不选择减速。千钧一发的时刻,张长弓和阿诺风驰电掣般追了上来,张长弓弓如满月,咻!咻!咻!连发三箭,箭无虚发,三名土匪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在瞎子和周晓蝶的身上,并没有留意到后方的危机已经来临。

        瞎子减速通过弯道,追击他们的那辆矿车因为土匪被张长弓射杀而失去了控制,高速进入弯道,然后脱轨冲了出去,瞎子只看到那辆矿车脱轨飞出,并没有看到张长弓射杀那三人的情景,还以为对方在弯道失控,欢呼一声,心中庆幸不已,他的欢呼声尚未平息,就看到另外一辆矿车驶过弯道,瞎子吓了一跳,以为追兵又至,不过他马上就辨认出后方的矿车是阿诺在操纵,此时方才意识到自己暂时安全了。右手继续控制车速,左手在空中挥舞,招呼道:“金毛,我在这里!”

        阿诺咬牙切齿道:“瞎了你的狗眼,居然用手雷丢我!”

        罗猎和颜天心乘坐的矿车因为刹车损坏,已经彻底失控,刚刚逃过一次危机,可马上又面临一个陡峭的长坡,速度不停加快,罗猎示意颜天心转移到矿车尾部,自己从矿车头部爬了过去,他要利用双脚来减慢速度。

        颜天心让自己的身体尽可能贴到车厢后部,她的视野中出现了一个倾斜向下的弯道,美丽的瞳孔因为惊恐而扩展,如果罗猎无法在抵达弯道之前将车速减缓下去,他们就无法安全通过。

        罗猎的身体已经来到矿车外,双手紧紧抓住矿车前缘,原本挺拔的身躯此刻佝偻得就像一只大号的虾米,抬起双脚小心翼翼地贴在疯狂运转的前轮上,用鞋底逐渐增加的力量来增大车轮的摩擦力,其实和刹闸的原理相同,但是力量的掌握必须循序渐进,如果踩得过死,矿车会因为急剧减速而倾覆,罗猎庆幸自己穿着厚底皮靴,虽然如此,鞋底刚一接触到疯狂旋转的车轮,就因为高速摩擦而散发出一股浓重的皮革焦糊的味道,随着他脚底力量的加大,这股味道越发浓重,双脚和两只前轮接触的地方冒出大量的白烟,罗猎很快就感到一股烧灼的痛感从足底传来,矿车的速度在他的努力下终于一点点减缓下来,成功通过了弯道。

        颜天心却突然惊呼起来:“你后面!”

        罗猎转身望去,只见前方距离自己还有不到一百米的地方,排列着一排矿车,罗猎大惊失色,以目前的速度和那些矿车相撞,自己只怕会被挤成肉泥,如果他选择重新爬回矿车,矿车的速度肯定会再度飙升,高速撞击之下,他和颜天心逃生的机会依然渺茫,当前的状况进退两难,唯有拼死一搏,罗猎横下一条心,足底加大了力量,唯有在相撞之前将矿车停下,他们才能成功逃生。

        颜天心望着罗猎因为痛苦而几近扭曲的面孔,能够体会到他此时双脚灼烧的痛苦,可现在她却只能眼睁睁看着,爱莫能助。距离被迅速拉近到五十米、二十米、十米……

        颜天心已经不敢再看,紧紧闭上了双目。

        罗猎爆发出一声低吼,他感觉自己的脚底就快燃烧起来,后背重重撞击在后方的矿车上,随即前方矿车也积压了过来,胸腹间的空气几乎都被压榨了出去,罗猎感觉自己在瞬间被抽空,肋骨间传来剧烈的疼痛,可能他的肋骨断了。不过他应该没死,矿车停下来了,又一点点后退,原来是颜天心从矿车内第一时间跳了下去,用尽全力向后牵拉矿车,将夹在两辆矿车之间的罗猎释放出来。

        “你没事吧?”颜天心的声音中充满了关切。

        罗猎没有回答,现在他连呼吸都感到阵阵刺痛,根本说不出话来,艰难爬到了身后的矿车之中,然后就躺了下去。

        颜天心等到他爬到矿车内,方才将矿车缓缓释放,沿着矿车来到罗猎的身边,看到罗猎四仰八叉地躺在矿车里,捂着胸口,皱着眉头,正在小心翼翼地呼吸,把刚刚被压榨出去的空气一点点吸回自己的体内,让自己被压瘪的肺慢慢复苏。

        颜天心拿出一颗绿色的药丸,塞入罗猎的口中,芬芳扑鼻入口即化,罗猎感到一股清凉滑入胸腹,疼痛在瞬间似乎减缓了许多。

        颜天心道:“这是百花冰露丸,可以减缓疼痛。”

        罗猎眨了眨眼睛表示感谢。

        颜天心的唇角露出一丝淡淡的笑意,轻声道:“你不用担心,我不会把你丢下。”说这句话的时候,俏脸没来由热了。

        罗猎的表情却突然变得惊恐起来,颜天心从他的目光中意识到了什么,猛然回过头去,却见一个浑身生满棕黑色毛发的怪人出现在后方的矿车之上,血红的双目死死盯住了自己,身躯魁梧,口鼻宽阔,獠牙雪亮,双腿保持着弯曲的状态。蓄势待发,下一步就是发起攻击。

        颜天心第一时间反应了过来,以惊人的速度掏出两把卢格—P08手枪,对准那怪人连番射击。

        怪人犹如一道黑色闪电,腾空跃离了矿车,长臂抓住上方支架,利用支架摆动自己的身躯,灵猿般跳入一旁山崖的阴影中。

        颜天心的子弹如影相随,却终究慢上了一步,并没有准确射中目标。所剩的子弹已经不多,怪人的身法和行动速度已经超越了常人能够达到的极限,颜天心咬了咬樱唇,危险的阴影笼罩着她的内心,他们必须尽快离开这个地方。

        罗猎此时已经挣扎着从矿车中爬起,他已经意识到面临的凶险,颜天心右手挽住他的手臂,帮他爬过这辆矿车,左手却不敢离开手枪,目光注视左右,生怕那怪人会突然杀出。

        按照他们的想法,进入最前方的矿车,然后启动矿车沿着轨道离开这个地方,然而事与愿违,当他们艰难爬到第一辆矿车内的时候,方才发现前方的轨道已经到了尽头,颜天心举起嘎斯灯,借着灯光望去,前方出现了一道吊桥,吊脚连接着对面山崖的绝壁,另外一端有一个黑乎乎的洞口,那里目前是他们的唯一通路。

        罗猎左胸的肋骨断了两根,凭感觉判断应该没有出现移位,这也算得上是不幸中的万幸,他展开右臂搭在颜天心的香肩之上,并非是故意要占她的便宜,因为这样的方式可以让颜天心给他最大的支撑和帮助。

        颜天心并没有表现出任何的抵触,搀扶着罗猎,走上吊桥,吊桥用绳索和木板构造而成,走在上面摇摇晃晃,走出一段距离,颜天心忍不住向后望去,却见身后并没有那怪人的身影,这才稍稍放下心来,或许那怪人被她的枪声吓走。

        罗猎此时疼痛减轻了不少,他松开颜天心的臂膀,低声道:“我想我可以自己走过去。”向前走了一步,脚下却发出咔嚓一声,木板竟然被他从中踩断,罗猎的左腿从破裂的地方陷落下去。

        颜天心因为担心而发出一声娇呼,慌忙上前伸手牵住罗猎的右臂,准备将他拉回桥面。

        此时一道黑影舒展双臂,抓着吊桥底部的绳索,以惊人的速度来到罗猎身下,单臂抓住罗猎的大腿猛然用力牵拉,罗猎此时即将爬回桥面,只剩下一只脚还在下面,突如其来的牵拉让他的身躯再度下沉,为了对抗这股力量,他的右腿下意识地增大了力量,脚下的木板却因为无法承受而再度断裂。脚下一空,身体再度下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