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六十二章【出轨了】(上)

第六十二章【出轨了】(上)

        罗猎在岔道口处扳动道闸,改换轨道,瞎子随后来到,慌忙之中竟然又扳了回去。

        罗猎驱车前行,负责观察身后情况的颜天心却发现同伴都没有跟上来,慌忙将这件事告诉罗猎。罗猎转身望去,此时一辆矿车出现在他们的视野中,却并不是原本跟在他们后面的瞎子,车内坐着土匪,两名土匪举枪轮番发射。

        颜天心举起卢格P-08予以反击,从肖天行手中抢来的大口径手枪威力不凡,配合上颜天心精准的枪法,一枪就干掉了负责驾车的土匪,对方的矿车失去了控制,于拐弯处无法减速,高速冲出了轨道,先是撞在对侧的岩壁之上然后掉下了深渊。

        罗猎哈哈大笑,可随即就遭遇了一个陡峭的斜坡,矿车以惊人的速度向下方冲去。

        颜天心提醒他小心驾驶,毕竟前方路况复杂,弯道众多,必须要控制好车速方才能够安全通过。一个急转弯出现在不远处,罗猎慌忙减速,矿车的四只小铁轮在轨道上摩擦出无数火星,一颗颗向后方飞去,形成一条条灿烂的抛物线,远远看上去,如同四只燃烧的风火轮。

        罗猎用力将手刹后扳,车轮和轨道急剧摩擦发出刺耳的啸叫,假如以目前的速度冲过去,等待他们的必然是脱轨的下场。颜天心也紧张到了极点,双目紧紧盯着罗猎的双手,突然看到罗猎的身体向后一仰,那根手刹竟然被他掰断,矿车顿时失控,重新加速奔向前方。

        罗猎心中大骇,关键时刻竟然出现这种致命意外,呆呆望着手中断裂的手闸,颜天心惊呼道:“要出轨了!”

        换成平时罗猎听到这句话说不定早就大笑起来,可现在他觉得一点都不好笑,就算有人挠他的咯吱窝,他也笑不出来,距离前方的拐弯越来越近,失控的矿车仍然在疯狂加速。

        罗猎第一个念头就是爬出矿车用鞋底抵住车轮,可看来已经来不及了,他急中生智,大叫道:“趴过去,趴过去!”他趴在矿车的内侧,身体竭力下压,这是根据物理原理,增大矿车的向心力,以免矿车脱轨,颜天心也明白了他的意思,学着他的样子,两人身体的重量全都施加在矿车的内侧。

        矿车在两人的压力下发生了倾斜,右侧的车轮竟然完全脱离了轨道,仅仅以左侧的车轮在单轨上极速运行。颜天心感觉矿车正在他们的压力下不断倾斜,她看到了下方深不可测的山渊,感到他们随时都会随着颠覆的矿车跌落下去,颜天心不敢再看,紧紧闭上了双眸。

        生死关头,罗猎总会表现出超人一等的冷静和镇定,没有时间去精确计算作用力和反作用力,他所能依靠得只有感觉,想要顺利通过前方的急转弯必须掌握平衡,而平衡是这世上最微妙的东西,增一分则长,减一分则短,在绝壁深渊之上玩平衡,玩得就是胆量,玩得就是心跳,罗猎认为这矿车还可以倾斜一些,一个简单的道理,在矿车没有颠覆的状况下,向内侧倾斜的角度越大,他们过弯时抵消的离心力就越大,换句话来说他们安全通过的可能性也就越大。

        颜天心感觉矿车的角度又倾斜了一些,以为即将翻车,一颗心顿时提到了嗓子眼,睁开双目,却见矿车几乎和轨道平面呈四十五度夹角,更可怕的是,速度丝毫不减,耳边响起罗猎的声音:“要是怕,喊出来就好!”

        颜天心抓紧了矿车,重新闭上了双眼,忽然发出了一声尖叫。

        喊叫是一种发泄,不但颜天心在大叫,罗猎也叫了出来,这种状况下说不害怕那是假的,矿车仅仅依靠左侧的车轮高速进入前方的弯道,两人即将感到要翻车的时候,一股无形的力量拖拽着矿车,将倾斜的矿车,向外牵拉。

        罗猎和颜天心的身体竭力向内侧倾斜,以此和这股无形的离心力对抗,然而两人的力量仍然比不上这股强大的离心力,矿车被这股强大的离心力拉了回去,四轮重新回到了轨道,旋即,内侧的车轮因强大的离心力而脱离了轨道,矿车仅靠右侧的两轮行驶在单轨之上,左右轮互换之间,矿车以惊人的速度通过了弯道,罗猎感觉自己随时都可能被这股无形的离心力狠狠抛出去,他能做的只有紧紧抓住矿车,矿车在向右倾斜三十度之后终于止住了势头,随着通过弯道,四轮重新回到了双轨之上,颜天心整个人形同虚脱,双腿都已经毫无力量,再看罗猎,他仍然表情镇定,心中不由得暗暗佩服,真不知道他是不是人,这样的状况下仍然可以保持临危不乱,这是一种怎样强大的心态。

        罗猎的内心却不敢有丝毫的放松,对他们来说危机远未过去,矿车并未减速,仍然在高速前进,用不了太久的时间,他们就会遭遇第二次危机,或许下一次就不会有这样的幸运。

        瞎子扳动道闸纯属头脑发热,矿车向前跑出一段的距离方才发现前方已经失去了罗猎的身影,稍一琢磨就明白应当是自己刚才误扳了道闸,现在和罗猎已经分道扬镳。

        回头望去,发现身后也不是张长弓和阿诺,一辆矿车正在不断迫近他们,车上是几个陌生的面孔。瞎子顿时紧张了起来,他放松了手刹,尽量加快矿车的速度。

        周晓蝶虽然看不见周围的情景,却从瞎子突然的静默中感到了让人紧张窒息的气氛,她默默抓紧了矿车的边缘。

        呯!一颗子弹从后方射来,击中了车体,迸射的火星灼痛了周晓蝶白嫩的小手,出于本能反应,她迅速将手收了回来。

        瞎子关切道:“低下头,抱住我!”

        周晓蝶没有说话,低下头去,默默抱住瞎子的身躯,瞎子虎背熊腰,虽然肥厚有余,孔武不足,可是拥在怀中,温暖安心,周晓蝶惊慌的情绪居然平复了下来。

        瞎子一手握着手刹,一手从腰间掏出了一枚手榴弹向后抛了出去,手榴弹落在钢轨之上蹦跳了一下,旋即落入下方的深渊,于下方五米左右爆炸,爆炸掀起的气浪,让后方追击他们的矿车剧烈颠簸起来,几名土匪同时发出惊恐的大叫,不过他们幸运地渡过了这次危机,冲过气浪重新出现在瞎子的身后。这颗手榴弹激起了三名土匪的愤怒,他们举起手枪瞄准前方的矿车疯狂射击。

        瞎子不得不缩回手去,和周晓蝶一起蜷曲在矿车之中,耳边听到矿车因被子弹射中而发出密集如雨的乒乓声。忽然心中生出一种听天由命的感觉,也许他命该如此。周晓蝶轻声道:“我们会不会死?”

        瞎子因她的这句话而忽然惊醒,自己身为一个男人,怎么可以就此放弃,他摇了摇头,伸手摸到了腰间的最后一颗手榴弹,低声道:“不会!”在枪声停歇的刹那,瞎子猛然坐起身来,扬起这颗手榴弹,瞄准了后方的矿车全力扔了过去,他对自己的目力相当自信,这次自己不会看错。

        瞎子黑暗中视物的能力超人一等,可是他手上的准头却实在太差,尤其是在高速运动的矿车上,差之毫厘失之千里,他虽然瞄准了后方的矿车,但是忽略了一个关键的问题,矿车是在运动的,所以他扔出的这颗手榴弹越过几名土匪的头顶,落在了他们的身后这次手榴弹落在双轨之间,爆炸将两道铁轨炸得中断横飞。

        爆炸的冲击波沿着铁轨远远送了出去,相互追逐的两辆矿车在铁轨上剧烈颠簸起来,几名土匪吓得也顾不上射击,齐齐抓住了矿车。瞎子看到错失目标,唯有护住周晓蝶,保证她瘦弱的身体别从矿车内颠簸出去。

        张长弓和阿诺其实就尾随在后方,那辆土匪乘坐的矿车是在前方岔路口突然杀入的,他们追杀瞎子的时候,张长弓和阿诺也在竭力加速追赶,瞎子扔出那颗手榴弹的时候,张长弓已经站起身来弯弓搭箭,正准备从后方给土匪致命一击,突入其来的爆炸,让张长弓吓了一跳,他不得不暂时放弃射击。

        阿诺看到前方爆炸,下意识地刹车,此时看到一根黑乎乎的东西朝他高速飞了过来,阿诺吓得赶紧低头,张长弓也在同时俯下身去,那东西落在他们身后,撞击出噹的一声巨响,张长弓看得真切,飞来的那东西竟然是一节断裂的铁轨。他马上意识到发生了什么,瞎子扔出的那颗手榴弹并没有炸到敌人,只是炸断了铁轨,反倒给他们制造了天大的麻烦。

        阿诺看到前方因爆炸而燃烧的铁轨,也意识到发生了什么,双臂抓住刹车拼命向后牵拉,试图在矿车到达那里之前停下,张长弓却大吼道:“放开,冲出去!”

        上架第三天,凌晨更新,求保底月票,求支持。还望大家多多订阅,支持正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