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六十一章【岩洞战】(下)

第六十一章【岩洞战】(下)

        一道身影遮住了她的双目,颜天心抬起双眼看到了罗猎,此时她对罗猎已经没有了警惕和敌意,她看出罗猎和自己一样同样是被人引入了这个圈套,无论他们能否从这里逃出去,他们都将背负杀死肖天行的罪责。

        罗猎道:“他还没回来!”距离朴昌杰离开已经过去了十分钟,他仍然没有返回,周围也没有传来任何的动静。

        颜天心道:“再多些耐心。”她本想说你尽管放心,可话到唇边却又改变了念头,她本以为自己带来凌天堡的人全都忠心不二,可现实却极其残酷,属下的背叛导致她全盘皆输。

        罗猎从颜天心目光的微妙变化猜到了她心中所想,他没有说话,在颜天心的身边坐下。

        颜天心咬了咬樱唇,歉然道:“对不起!”

        罗猎转过脸来,望着颜天心的双眸。

        颜天心道:“你夫人的事情我没能兑现承诺。”

        罗猎抬起头,后脑枕在坚硬的岩壁上,他并不愿提起这件事,更没有将麻雀的事情归咎到颜天心的身上,他低声道:“我的错,和其他人没有关系。”

        此时远处传来脚步声,前去探路的朴昌杰安然返回,他来到颜天心的面前,呼吸比起刚才已经有些急促,这段时间他走出很长一段距离,朴昌杰发现了矿车,就在前方两里左右的地方,有不少矿车停在那里,周围并没有看到人在。

        询问详情之后,众人再次出发,跟随朴昌杰来到矿车停放的地方,这片区域非常宽阔,除了十多辆停在轨道上的矿车之外,周围还有不少的推车。

        阿诺检查了一下其中一辆矿车,马上就明白了构造原理,这些矿车依靠轨道行动,因为轨道本身就是倾斜向下,所以能够利用重力驱动,无需借助外来的动力,每辆矿车前方都有一根铁棍,上方插着木柄,这是矿车的手刹,利用对手刹的拉动可以起到控制矿车速度的作用。

        罗猎和几人商量了一下,决定利用矿车前进,现在他们只能走一步算一步,相信肖天行在凌天堡下进行那么大的工程,一定会有便捷的通道通往外界。

        他们沿着矿车向前走去,准备利用最前方的几辆矿车离开。

        就在此时忽然听一个东西叮叮咣咣落在了地上,众人循声望去,却见落在地上的竟然是一颗冒着白烟的手榴弹,那手榴弹距离颜天心不到两米,瞎子惊呼道:“小心!”

        话音未落,朴昌杰第一个扑了上去,利用身体压住了那颗手榴弹。

        蓬!的一声手榴弹炸响,朴昌杰的身躯被炸得四分五裂,周围几人纷纷匍匐在地,颜天心被爆炸引发的气浪掀起,重重撞在身后岩壁之上,比起身体上的疼痛,她内心的痛苦更甚,如果不是朴昌杰舍身为她挡住这颗手榴弹,她难免一死。

        其实朴昌杰保护得不仅仅是她一个,几人相距不远,罗猎也被这次爆炸震得头昏脑胀,张长弓距离最远,借着爆炸引发的光芒,他看到又一颗手雷从上方向他们抛了过来,张长弓眼疾手快,弯弓搭箭,一箭射出,镞尖于半空之中和手雷相撞,爆炸引发的火光和气浪将周围空气向四方压榨而去,宛如排浪般汹涌澎湃。

        瞎子目力惊人,用身体掩护周晓蝶的同时锁定了袭击者的位置,大声道:“罗猎,你九点钟方向石壁上的洞口里。”

        罗猎循着他所说的方向望去,借着爆炸引起的火光,扬起瞎子此前给他的手榴弹全力丢了出去,手榴弹划出一道抛物线,准确无误地投入到那狭小的洞口之中,对他而言根本毫无难度。

        手榴弹于洞内爆炸,火光和烟雾带着残肢碎肉从洞口中喷射出来。

        罗猎从地上爬起,大吼道:“快走,尽快离开这里!”他一伸手将不远处的颜天心拉了起来,颜天心在刚才的袭击中受了轻伤,走路一瘸一拐,罗猎干脆展臂将她横抱了起来,颜天心还没有反应过来,娇躯就已经离开了地面,有生以来她还从未和异性如此亲近过,一颗芳心突突突直跳,还好在黑暗之中,不然自己的窘态必然要让罗猎看个清清楚楚。

        两旁的洞穴之中传来密集的枪声,早已潜伏在这里的土匪同时发动攻击。

        阿诺拎着一盏嘎斯灯没命奔跑,可是子弹仍然追逐着他的脚步,这货慌忙中竟然忘了丢掉嘎斯灯,摇晃的灯火已经让他成为矿井中最明显的目标。

        瞎子牵着周晓蝶向前狂奔,一边叫道:“金毛,你个傻逼,把灯丢了,把灯丢了!”

        阿诺经他提醒这才想起为什么自己这么吸引火力,慌忙将手中的嘎斯灯抛了出去,矿灯刚刚飞出就被一颗子弹击中。宛如放了一颗烟花,火花四射,绚烂无比。

        张长弓临危不乱仍然在在队伍的最后负责断后,他抽出两把匣子炮,利用矿车的掩护向后方漫无目的的发射,虽然黑暗中无法准确射杀目标,可毕竟牵制住敌方的部分火力,为同伴逃走创造了良机。

        罗猎抱着颜天心来到第一个矿车前,先将颜天心放了进去,然后拉开矿车的手刹,用力一推,矿车沿着轨道向前方驶去,罗猎快跑几步跳上了矿车。

        瞎子学着罗猎先将周晓蝶送入矿车,拉开手刹,全力一推,准备随后跳上矿车的时候,却发现矿车已经飞速前进了,瞎子撒开两条腿没命地追,大叫道:“小蝶,等等我……”

        周晓蝶双目失明,根本不知如何操控这辆矿车,听到瞎子的声音方才知道这厮根本没有来得及跳上矿车,她手足无措地扶着矿车的两边,不知如何让这辆矿车慢下来,惊呼道:“安翟!”

        瞎子把吃奶的劲都使了出来,眼看一点点追上那辆矿车,可前方却突然出现了一个陡峭的下坡,矿车陡然加速,周晓蝶瞬间失重,感觉整个人几乎就要被凌空抛了出去,吓得她死命抓住矿车的两侧发出一声尖叫:“救我!”

        瞎子大叫道:“刹车,你刹车!”他也知道自己叫得再响也是徒劳无功,周晓蝶根本看不到手刹在什么地方。

        关键时刻颜天心拉住手刹,让他们所乘的矿车强行减速,周晓蝶所在的矿车重重撞击在前方矿车的后部,她因为撞击的惯性整个人从矿车内飞了出去。

        罗猎早就料到会发生这样的状况,展开臂膀将周晓蝶拦住,幸好他们出手及时周晓蝶并未受伤,饶是如此也吓得花容失色,连话都不会说了。

        瞎子气喘吁吁地跑到近前,趴在矿车上上气不接下气道:“还好……没事……”

        罗猎帮助瞎子将周晓蝶重新送入矿车内,此时身后枪声非但没有减弱反倒变得激烈起来,阿诺操纵矿车,张长弓趴在矿车后方,两把驳壳枪轮番发射,阻止后方追击他们的敌人。

        罗猎从颜天心手中接过刹车,启动矿车,矿车向前方迅速驶去,三辆矿车排着整齐的队列前进,几人很快都熟悉了矿车的操纵方法,速度也是越来越快,身后枪声渐渐平息,穿过前方的甬道,前方却出现了岔道,瞎子虽然在后方可眼睛却看得真切,提醒罗猎道:“道闸,那是道闸!”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瞎子虽然是头回玩矿车,可坐火车不知多少次,对道闸的作用非常清楚。

        罗猎减缓车速,来到道闸旁,搬动道闸之前看了颜天心一眼,他也拿不准应该扳还是不扳,颜天心道:“你别看我,凭直觉就是。”这种时候智慧已经远不如运气更加重要。

        罗猎点了点头,一伸手将道闸搬动,前方铁轨变幻,重新启动的矿车沿着新的路轨向下方行去。可没行出太远,就看到前方甬道突然变得宽阔起来,他们的右侧竟然有另外一条轨道并行。后方传来刺耳的刹车声,张长弓在后方大声道:“坏了,他们追上来了!”

        他的话刚刚说完,右侧的轨道上已经出现了一辆矿车,矿车之上坐着三名土匪,一人负责操控,另外两人端着步枪向他们疯狂射击。

        几人同时伏下身去,子弹大都射击在矿车的车体上,坚硬的铁板挡住了子弹,还有一些射空,从他们的头顶呼啸掠过。

        罗猎等到对方火力刚一平息,又掏出手雷一扬手就丢了出去,这颗手雷正抛在对方的矿车之上,三名土匪吓得慌不择路,一人从矿车上跳了下去,旁边却是深不可测的深渊,可谓是从火坑跳到了地狱,另外两人也好不到哪里去,根本没来及逃离,手雷于矿车内爆炸,将矿车炸了个底儿朝天。

        后方又有一辆矿车追到,看到前方发生了爆炸,急忙刹车,可是已经来不及了,高速撞击在前方燃烧的矿车上,两辆矿车同时从脱轨而出,在一阵惨叫声中坠入深谷。

        然而危险并没有过去,后方又有土匪乘坐矿车争先恐后地追了上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