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六十一章【岩洞战】(上)

第六十一章【岩洞战】(上)

        众人的希望全都寄托在颜天心手中的地图上,相信颜天心可以带他们顺利找到出路,逃离凌天堡。四周静的可怕,并没有土匪马上追赶上来,他们走过的这段路也没有遭遇伏击。

        然而每个人却都不敢放松警惕,瞎子已经走到了队伍的最前方,这群人中,只有他拥有夜间视物的能力,虽然颜天心有火把在手,可是借着火光,目力终究有限。瞎子却在这种黑暗的环境下有了脱胎换骨的变化,他的目力比起白日里提升了十倍有余。

        几人在一道铁门前停下了脚步,铁门并未上锁,罗猎和瞎子走过去合力将铁门拉开。一股阴风从里面骤然吹来,众人不由自主打了个激灵,颜天心手中的火把也被风吹得猎猎作响,火苗扑向后方,颜天心下意识地将火把举高了一些。火把即将燃尽,张长弓走上前来,将沾了汽油的布条缠绕其上,火焰迅速由弱转强。

        瞎子向里面探了探头,不由得发出一声惊叹,罗猎虽然竭力睁大双眼,仍然看不清里面到底有什么,还好此时颜天心来到他身边将火炬探身出去,火光照亮前方,一条栈道蜿蜒探伸向前方,罗猎心中暗奇,山洞之中为何会架上栈道?等到他的双目适应了里面的光线,方才看出,这是一个巨大的空旷山腹,下方就是深不可测的空谷,不知深度几许。那些栈道是贴着岩壁建成。

        瞎子的声音在耳边响起:“这好像是一座矿井。”他说话的时候明显颤抖了起来,瞎子畏高,坐吊篮上凌天堡的时候就把他吓了个半死,眼前这些栈道基本上都是用木板凌空架起,最宽的地方也不足一米,更可怕的是,栈道依靠山崖而建,沿着岩壁螺旋形向下,栈道和崖壁之间也是用圆木支撑,旁边连扶手都没有,稍有不慎就会跌落深谷摔上一个粉身碎骨。

        颜天心已经率先走上栈道,以她轻盈的体重踩在栈道之上,木板都发出吱吱嘎嘎的声音,让人禁不住担心这木板很可能会随时断裂。

        瞎子倒吸了一口冷气,两只腿已经颤抖得如同抖筛一般,罗猎出于安慰拍了拍瞎子的肩头,瞎子吓得惨叫了一声。

        罗猎道:“不用怕,你扶着我的肩膀,不必看脚下就是!”

        瞎子苦着脸道:“我死都不下去,我这体重,这薄板儿根本承受不住。”

        颜天心已经走到栈道的拐角处,阿诺和朴昌杰两人随后跟上,张长弓负责照顾周晓蝶,自然不能兼顾瞎子,罗猎示意他们先走,自己和瞎子断后,却想不到周晓蝶忽然道:“安大哥,你陪我走好不好?”

        瞎子看了看周晓蝶,又看了看深不见底的谷底,吞了口唾沫。

        周晓蝶道:“除了你,我谁都不认得……”说到这里,心头一酸,禁不住落下泪来。

        瞎子看到周晓蝶面颊上晶莹的泪水,突然一股勇气涌上心头,他重重点了点头,牵着周晓蝶的手向栈道走去,罗猎和张长弓两人一前一后为他们两个保驾护航。

        颜天心越走表情越是凝重,从眼前的一切来看,这里应当是一座矿井,而且还在开采之中,颜天心并不关心这座矿井开挖的是什么东西,让她忧心忡忡的是,这座矿井在她的地图上并没有标注。

        前方突出一块岩石,众人必须要低头通过,瞎子这会儿似乎已经克服了心理上的恐惧,伸出手掌,为周晓蝶遮住头顶的石头提醒她小心通过。

        罗猎转身望去,脸上不禁浮现出会心的笑意,瞎子居然也懂得体贴别人了,更让他惊喜的是,瞎子居然能够克服心底的恐惧,陪着他们一起走上凌空栈道,当然这绝非是自己的缘故,罗猎的目光落在周晓蝶身上,对这个刚刚失去父亲的盲女充满了同情,此时心头却又浮现出另外一个身影,麻雀!自从麻雀被兰喜妹抓走之后就失去了消息,自己选择和颜天心合作的条件之一就是救出麻雀,可现在看来,颜天心已经是自身难保,又有什么能力去救麻雀?

        想起很有可能还留在监牢中的麻雀,罗猎心中生出一阵难言的歉疚,他们难道就这么走了?不管麻雀的死活,任她自生自灭?

        瞎子轻轻咳嗽了一声,罗猎这才从短暂的沉思中惊醒。

        瞎子拍了拍他的肩头道:“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先活下来再说吧!”和罗猎自幼相识,瞎子虽然不能保证看透罗猎,可对他的了解总比其他人要多一些,瞎子显然猜到罗猎此刻在想什么。

        罗猎笑了笑,不错,先活下来再说吧,如果坚持去救麻雀,必然会造成更多的牺牲,他不可以因为自己的决断而让所有同伴跟自己重新陷入危险的境地,麻雀吉人天相,这么好的女孩儿应该得到上天的眷顾,更何况她还拥有一手神乎其技的开锁本领,牢房困不住她。

        他们花费了近半个小时方才走过栈道,出口在岩壁之上,颜天心在宽阔处停下脚步,等到罗猎跟上,她方才小声对罗猎道:“这里的通路和地图上好像完全不同。”

        罗猎从她的手上接过那张绘在羊皮上的古旧地图,定睛看了看,这和他认知中的地图不同,他有些尴尬地将地图还了回去:“这地图什么时候的?”

        “大宋靖康年间!”

        罗猎一脸震惊地望着颜天心,她竟然拿着一份大宋年间的地图来寻找出路,要知道从靖康年间到现在都快八百年了,凌天堡多次易主,不知其中经历了怎样的变迁。

        颜天心也有些不好意思了,小声道:“我也没想到这里会有那么大的变化。”地图上并没有标记处这座巨大的矿井,凌天堡的下方几乎要被挖空。

        罗猎道:“谁都不是料事如神的神仙,不过他们既然在这里开矿,就应当有输送矿物的途径,单凭上方的栈道不可能。”

        前方传来阿诺惊喜的声音:“轨道!轨道!”

        几人全都围拢上去,果然看到前方出现了两条轨道,瞎子眨了眨眼睛,然后挠了挠后脑勺道:“难道这山洞里面还有火车?”在他的认知中铁轨自然是用来跑火车的。

        阿诺一脸不屑地望着瞎子,摇了摇头道:“你傻啊!这是矿车轨道,用来输送矿石的。”

        如果换成平时瞎子也就忍了,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尤其是周晓蝶的面,阿诺居然敢说自己傻,是可忍孰不可忍,他呸了一声道:“金毛,你当老子真不知道?我是故意考考你,就知道你丫喜欢显摆,我呸!矿井里当然是矿车。”

        罗猎慌忙制止两人继续争吵下去,这俩货没有一个省心的角色,现在可不是争吵的时候。接过颜天心手中的火把,观察了一下铁轨,铁轨光可鉴人,应该经常使用,可奇怪的是周围并没有看到一辆矿车,不过沿着石壁倒是放着不少的矿灯。

        颜天心也留意到了这一点,低声道:“咱们还是小心为上!”

        瞎子双脚落在了实地上,再不像刚才那样提心吊胆,再加上有心在周晓蝶面前表现出他的英勇无畏,呵呵笑了一声道:“有什么好怕?枪林弹雨都闯过来了,这里连个人影子都没有还怕什么?怕鬼吗?”

        颜天心没有理会他,向朴昌杰道:“小杰,你去前方探路,看看有没有矿车!大家原地休息。”

        朴昌杰点了点头,拎起一盏嘎斯灯点燃,绿色的火苗蹿升出来,随即一股刺鼻难闻的味道弥散在甬道之中。

        瞎子的小眼睛又被强光刺激到了,他有些厌恶地皱了皱鼻子,然后掩住口鼻,却看到周晓蝶独自一人摸索着在铁轨上坐下,背朝众人,形单影只。瞎子正想走过去,却被罗猎一把抓住手臂,罗猎摇了摇头示意他不要过去,现在最好给周晓蝶一个独自冷静的空间。

        张长弓趁着这一时机整理弓箭,阿诺笑眯眯凑了上来:“老张,有时间教我射箭!”

        张长弓点了点头:“好啊,你教我开坦克!”

        “没问题。”

        瞎子掏出两颗手雷递给罗猎,罗猎愣了一下,瞎子道:“知道你跟耶稣发誓不肯用枪,这玩意儿是手雷,不违背你的原则,关键时候比飞刀顶用。”

        罗猎这次没有拒绝,从他手中接了过来。

        颜天心将火炬插入石缝之中,靠着岩壁坐下,俏脸之上浮现出一丝疲惫,她的内心远不如她的表情那样平静,此番前来凌天堡,绝非是为了给肖天行拜寿,而是为了寻找萨满金身,颜天心本名完颜天心,乃是金国女真人的后裔,她的祖上乃是金国大将完颜铁心,凌天堡被蒙古人所破,完颜家族侥幸保留一脉,后来建立了连云寨,成为苍白山诸多土匪中最为古老的一支,而连云寨一直以来都过着和外界与世隔绝的日子,他们虽然依靠打劫为生,但是并不危害普通百姓,在苍白山的口碑素来不错,也从未有过称雄争霸之心。

        然而野心勃勃的肖天行却容不得这样一支力量的存在,终于将他的魔爪伸向了连云寨。颜天心想起肖天行死前的那番话语,从他说话的神情来看应当没有撒谎,可是如果窃走萨满金身的当真不是他,又会是谁?是谁将自己引入了这个困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