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六十章【自己人】(下)

第六十章【自己人】(下)

        其实事件的发展已经超出了大多数人的预料,狼牙寨拥有第一智将称号的郑千川短时间内也经历了心情由高峰到低谷的失落,肖天行和洪景天的死虽然扫除了他前行路上的障碍,可是短暂的惊喜过后,他就意识到自己的处境却变得危险,肖天行的死绝非偶然,颜天心虽然和肖天行斗智斗勇,但是颜天心目前并没有铲除肖天行的必要,自己虽然计划狙杀肖天行,但是陆威霖的子弹被洪景天挡住,他错失了目标。利用周晓蝶引出肖天行,进而将之射杀的真正元凶另有其人。

        凌天堡周围这被成为七星连珠的七座碉堡守卫森严,外人很难混入其中,最早的时候陆威霖就曾经提出过要混入其中的一座碉堡,如果能够藏身在碉堡之上射杀肖天行无疑会事半功倍。郑千川虽然认同他的想法,可是却不敢冒险做出这样的安排,凌天堡的防御全都牢牢掌控在疤脸老橙程富海的手里,想要混入碉堡,必须过得了他那一关。郑千川斟酌之后,最终放弃了这个想法。

        射杀肖天行的子弹最终还是来自于碉堡之上,如无疤脸老橙的配合,这些枪手又岂能从容地混入其中。

        郑千川能够看出其中的玄机,其他的首领也一定能够。狼牙寨共有九位首领,除去死掉的两位,还剩下七人,这七人之中郑千川的地位最高,可是郑千川和其他六人却不是结义兄弟,郑千川突然有种木秀于林的危机感,老大和老二都已经死了,下一个会不会轮到自己?

        兰喜妹跟程富海和吕长根耳语了几句,然后笑盈盈向郑千川走了过来,郑千川一颗心顿时紧张了起来,兰喜妹性情残忍,喜怒无常,不知她会不会对自己出手?

        郑千川的目光向不远处看了一眼,一个疤脸汉子跟他交递了一下目光,然后迅速将头颅低了下去,那是他的心腹张五成,曾经随同他前往瀛海,策划过劫持麻雀并和罗猎有过交手的经历。郑千川早就开始着手发展自己的力量,一直认为自己在狼牙寨内部的实力仅次于肖天行,不过在他目睹肖天行被杀之后,这个想法开始动摇了。饿虎架不住群狼,他从直觉上判断兰喜妹和程富海、吕长根三人是一路,这三人掩饰得实在是太过高妙,连自己居然都被他们骗过。郑千川已经考虑到了最坏的一步,如果他们当真敢对自己不利,那么今日只能背水一战,拼上个两败俱伤。

        兰喜妹来到郑千川面前停下脚步,笑容妩媚妖娆,从她的脸上看不到半点的忧伤,足见肖天行和洪景天的死并没有带给她半分的影响,从而更证明她策划这起暗杀的可能。

        郑千川没有笑,脸上仍然拿捏出忧伤的表情,独目望着兰喜妹充满了不解和迷惑。

        兰喜妹撒娇地努了努嘴,小声道:“郑先生,咱们去碉堡上说句话好不好?”这个称谓是对郑千川的尊敬,也同时代表着他们之间的距离,狼牙寨九位掌柜,郑千川和其他八人并不是结拜关系,这并不是因为他不想加入其中,而是肖天行并没有这个意思,肖天行活着的时候对他始终充满戒心,虽然欣赏他的能力,却没有给予足够的信任。

        郑千川内心一沉,射杀肖天行的子弹就来自于碉堡内,兰喜妹很可能设了个圈套让他钻。

        兰喜妹看到他犹豫的表情,不由得格格轻笑起来,率先向碉堡内走去,和郑千川擦肩而过的时候,用只有他能够听到的声音道:“放心,若是我对你有加害之心,你以为自己能够活到今天?”

        郑千川眉头皱起,兰喜妹的这句话充满了暗示,的确,兰喜妹如果想铲除自己,刚才在射杀肖天行的时候就能够这样做,没必要等到现在,想到这里,他向张五成悄悄递了个眼色,暗示张五成不要轻举妄动,这才跟随兰喜妹走入碉堡内。

        兰喜妹站在碉堡之上,整个凌天堡尽收眼底,一阵冷风吹来,她不由得打了个冷颤,忽然想起刚才的惊魂一刻,今日若非是那枪手手下留情,自己此刻已经成了一具死尸。

        郑千川谨慎而缓慢的脚步声在她身后响起,兰喜妹轻轻拍了拍碉堡坚固的垛口,小声道:“大当家死了,然而群龙不可无首,军师以为,谁才是带领兄弟们的合适人选?”

        郑千川没有说话,站在碉堡的最高点,风力明显比下方强劲了许多,山风卷着零星的残雪从身后拍打着他的身躯,有些冰粒和雪花还钻入了他的衣领之中,让他感到透彻骨髓的寒冷,兰喜妹绝不是他平日里所认识到的那个冲动易怒的女人,或许此前的一切只不过是她刻意伪装的保护色,她究竟是谁?又有怎样的背景?

        兰喜妹缓缓转过身来,脸上的妩媚似乎被冷风吹得干干净净,她扬起左手,食指上挂着一枚勋章,黑色翼龙的图案在掌心泛着深沉的金属反光。

        郑千川的独目迸射出不可思议的光芒,他突然双膝跪了下去,双手放在冰冷而坚硬的地面上,头颅低垂,几乎抵到地上。

        兰喜妹轻声道:“鸠山一鸣,我早就知道了你的身份,只是因为任务需要所以无法向你说明,你现在应当明白发生什么事情了?”

        “哈伊!属下必尽忠职守,效忠天皇!”郑千川万万想不到兰喜妹竟然和自己来自于同一组织,而且她的身份要凌驾于自己之上,想起此前的种种,暗叹自己有眼无珠。

        兰喜妹将徽章收起,若无其事道:“起来吧,狼牙寨内只有你和我才是自己人。”

        郑千川又因她的话而迷惑起来,今天的事情单凭兰喜妹一人之力绝对无法完成,别的不说,程富海肯定是参予了刺杀事件,兰喜妹既然向自己表明身份,应该在这件事上不会有所隐瞒,看来程富海等人并非组织成员,也不知道他们两人的真正身份。

        兰喜妹道:“这世上每个人心中都是有欲望的,有人喜欢金钱,有人喜欢权力,有人喜欢美色,只要有欲望就会有缺点……”她停顿了一下又道:“我们不同,我们拥有效忠天皇的无上信念,为了心中至高信念,我们可以毫不犹豫地牺牲一切!”

        郑千川再次跪拜。

        兰喜妹道:“我之所以没有过早表露自己的身份,是担心你的计划会受到影响,肖天行的这个位子你来顶上,不会有任何问题。”

        郑千川低声道:“属下何德何能……”

        兰喜妹打断他的话道:“论身份,论资历,论计谋你都是唯一人选,更何况你新近和北满少帅搭上了关系,我们的下一步计划还要靠你来实现。”

        “哈伊!”郑千川的声音中充满了激动。

        军火库外已经被土匪层层包围,然而并没有人贸然进入,多半土匪都已经亲眼目睹了坦克的威力,更见证了同伴被砸得血肉横飞的惨状,谁也不想主动求死。

        五当家黄皮猴子黄光明和六当家绿头苍蝇吕长根都在外面,两人虽然都是满脸悲愤,可是也没有现在进入其中追击的打算,他们也在等待命令。大当家和二当家虽然死了,可还有三当家,目前的状况下,追击敌人反倒不是最紧要的任务,狼牙寨不能群龙无首,必须尽快选出一个带头人。他们心知肚明,这个带头人绝轮不到自己。

        郑千川和兰喜妹重新回到现场,郑千川昂首挺胸,踌躇满志,从他的样子众人已经意识到了什么,有郑千川来担当狼牙寨的头领合情合理,也唯有他才能尽快将事态平息下去,掌控混乱的局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