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六十章【自己人】(上)

第六十章【自己人】(上)

        陆威霖并没有逃出太远,甩开身后追兵,重新找到藏身之处,他不是一个轻言放弃的人,在他准备完成自己使命的时候,却目睹肖天行被人枪杀的场面,陆威霖透过瞄准镜望着血泊中的肖天行,看到他已经失去生命力的双眼,然后向下游移,发现原本挂在肖天行胸口的七宝避风塔符已经不见。内心中升起无尽的失落,他并没有因为肖天行的死而难过,只是肖天行的下场却让他感慨万分,他突然意识到自己和罗猎几人一样,只不过是别人手中的棋子,难道一切都是叶青虹在幕后操纵?

        不远处一道身影匆匆闪过,陆威霖一眼就认出,那人影竟然是狼牙寨八当家兰喜妹。兰喜妹应当是受了伤,走路一瘸一拐,她的手中还拎着一杆李-恩菲尔德步枪。陆威霖皱了皱眉头,他转移到这里已经有一段时间,始终观察着周围的状况,兰喜妹应当是从西北方向过来的,从她手中步枪上方的瞄准镜,陆威霖能够判断出她也是潜伏在暗中的狙击手之一,她刚才藏身的地方应该是西北方的碉堡,那座碉堡半边已经坍塌,碉堡上仍然冒着滚滚硝烟。陆威霖脑补出兰喜妹在碉堡上狙击肖天行几人的场景。

        他吸了口气端起了毛瑟98,轻易就锁定了兰喜妹的眉宇,右手的食指轻轻落在枪机之上。

        兰喜妹仍然没有从爆炸的冲击中恢复过来,坦克的炮火击毁了她所藏身的碉堡,也让她狙击肖天行和颜天心等人的计划落空,趁着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在战场之上,兰喜妹仓皇逃出碉堡,她脑海中浑浑噩噩甚至忘记了丢掉这杆李—恩菲尔德步枪,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才被陆威霖轻易判断出了身份。对于危险兰喜妹有着极其敏锐的嗅觉,这或许是源于她的本能,她突然就停下了脚步,然后慢慢抬起头来,美眸遭遇到一道来自于瞄准镜的强烈反光,她的瞳孔也因此骤然缩小,然后又因为内心的恐惧迅速扩展开来。

        身为一流枪手,兰喜妹自然明白那道炫目的反光意味着什么,心跳和呼吸瞬间暂停,她甚至嗅到了死亡的味道,对死亡的惶恐让她的俏脸变得煞白,她呆呆望着陆威霖藏身的方向,然后慢慢张开双臂,闭上了双眼,缺乏隐蔽,全身的要害都暴露在对方的枪口下,她没有任何可能逃过对方的射击,唯一的选择就是静待死亡。

        透过四倍瞄准镜,陆威霖能够清楚看到兰喜妹每一个表情的细节,枪机已经被他的手指温暖,这一枪却仍然没有射出。陆威霖犹豫了一下,终于还是扣动了扳机。

        兰喜妹并没有听到预料中的枪响,只听到子弹高速掠过空气的尖啸声,那颗子弹射中了她手中的步枪,兰喜妹感到一股无形的力量猛然将手中的步枪夺了过去,然后狠狠丢到了她的身后。

        瞬息之间,却已经从死到生走了一个轮回,一个真正的杀手绝不会轻易浪费任何一颗子弹,也不会多浪费一分力气,早在兰喜妹杀第一个人的时候,她就已经体会了这个道理,这一枪让她明白,对方打消了杀死她的念头,心头涌起一阵庆幸,她想都不敢多想,转身就逃,生怕对方会突然改变念头。

        陆威霖露出一个欣赏的表情,此时那辆坦克车已经重新驶入了军火库。以退为进,罗猎的大局观不次于自己,现在冒险逃离等于自寻死路,选择进入藏兵洞,才可以暂时躲过外面铺天盖地的火力。只是躲得过土匪的子弹,却躲不开这口黑锅,肖天行的死应该会算在他们的头上。

        郑千川表现出超人一等的冷静,狼牙寨核心人物共有九人,如今大当家肖天行二当家洪景天全都被杀,郑千川事实上已经成为当仁不让的老大,他原本就是狼牙寨的头脑,在狼牙寨的地位仅次于肖天行,郑千川分出小部分兵力围困坦克的同时,将主力投入到清查凌天堡七座碉堡的行动中,唯有控制室这七座碉堡,才能在最短的时间内掌控凌天堡的全局,重新将纷乱的局面平定下来。想比较而言,郑千川并不担心颜天心和罗猎等人的死活,他们逃入军火库,暂时不可能离开凌天堡,就算他们逃出去也没什么要紧,刚好给他们扣上畏罪潜逃的帽子,狼牙寨今日的这笔血债反正有了着落。

        连郑千川都不清楚最终射杀肖天行的是谁?他只是负责配合陆威霖等人进入凌天堡,却没有安排这些人进入碉堡,今天发生的一切证明,除了他们之外,还有一股神秘的力量在悄然行动,这才是郑千川感到可怕的地方,眼看就要唾手可得的地位,他绝不可以轻易失去。

        被称为七星连珠的七座碉堡包括整个凌天堡的防御一直都是疤脸老橙程富海在负责,程富海做事严谨,一丝不苟,按理说不会出现这样的偏差,除非……

        郑千川此时方才有时间考虑问题究竟出在什么地方,远处疤脸老橙和吕长根两人已经陪同着兰喜妹向他走了过来,望着兰喜妹踌躇满志的面孔,他忽然明白了什么。

        坦克两出两进,又回到了最初停靠的地方,原本留守军火库的土匪已经全部离去,这里人去楼空。确信周围安全之后,颜天心第一个从坦克内爬了出去,然后是罗猎,最后一个离开的是阿诺,坦克内配备的弹药几乎用尽,继续留在里面已经没有意义。

        瞎子小心翼翼地将周晓蝶接下坦克,握住周晓蝶的小手,感到她的手几乎没有温度,举目望去,周晓蝶满面泪痕,她虽然看不到,可是并不意味着她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事情。

        颜天心取出一张藏兵洞的内部构造图,借着墙壁火炬的光芒看了一会儿,找到他们所在的位置,确定他们准备离开的路线,然后开始行动,她走在队伍的最前方,为众人带路。阿诺转过身去,看到瞎子仍然陪着周晓蝶在后面磨叽,忍不住催促道:“瞎子,你倒是快点儿!”言者无心,听者有意,换成平时瞎子当然不会因为别人称呼他的这个诨号而急眼,可他是诨号,周晓蝶却是真正的双目失明,听到阿诺如此说话,顿时怒目相向。

        罗猎悄悄拍了阿诺一下,提醒这厮口不择言说错了话。阿诺吐了吐舌头,赶紧向前快走几步。

        张长弓放慢脚步,选择断后。他很快就发现颜天心所选择的方向和军火库相反,低声将这一发现告诉了罗猎。罗猎没有说话,心中却猜到颜天心今天炸军火库的目的只是为了吸引狼牙寨土匪的注意力,这次她带来的人马不少,应当是分头行动,有她负责牵肖天行的注意力,玉满楼所带领的戏班原本是负责接应并保护她的安全,朴氏兄弟和张长弓、瞎子、阿诺负责爆炸军火库吸引凌天堡匪徒的注意力,还有一支人马前往劫持周晓蝶,由此可见颜天心心思缜密,来此之前已经做足了功夫,几乎考虑到了每一个环节,行动开始也进行的颇为顺利,一度掌控了大局,然而人算不如天算。玉满楼的背叛成为整起事件的转折点,聪慧如颜天心也不得不面对局面失控的现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