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五十九章【挺起胸】(下)

第五十九章【挺起胸】(下)

        呯!枪声响起,这一枪正中肖天行右臂,肖天行感到如同被蚊虫叮咬了一下,他脚步不停仍然向前方走去,呯!一枪射击在肖天行的左膝,子弹击碎了肖天行的膝盖骨,他的左腿无法承受住身躯的重量,单膝跪倒在地面上,不过他很快就倔强地站了起来,他是凌天堡的王者,他是狼牙寨的大当家,在这里他不会向任何人下跪。

        “大当家!”土匪之中不乏忠义之人,看到肖天行中枪,有人已经冲出队列,想要去营救肖天行,可是没等他们靠近,就被高处射来的子弹击中,命丧当场。

        肖天行怒吼道:“谁都不许过来!”

        瞎子却在此时拼命向旗杆跑去,罗猎启动的速度虽然比他要晚,可是他前进的速度却比瞎子要快很多,颜天心咬了咬樱唇,在她看来这两人都已经疯了,浑然已经将生死置之度外,只要有任何一人想要杀他们,都可以轻易命中目标。幸运的是,现在并没有人开枪。颜天心跟了上去,既然局面已经由不得他们掌控,又何必在乎生死?她只是没有料到早已心如止水的自己居然也会陪着罗猎他们一起做如此疯狂的事情。

        阿诺控制坦克,最大限度地跟上三人的脚步,利用坦克为他们做掩护。

        郑千川叫了一声大哥,独目流下泪来,只有他清楚自己此时流泪的感觉是何其幸福,肖天行必死无疑,这场局天衣无缝。只要除掉了这个心腹大患,他就能够取而代之,未来的黑虎岭乃至整个苍白山都将臣服在自己的脚下。

        枪声再度响起,准确击中了肖天行的右膝,肖天行双膝都被子弹击碎,虽然他意志坚强,身体却再也无法承受住这样的痛楚,终于跪倒在坚硬的冻土之上。

        肖天行大吼道:“载祥!我知道是你!既然来了,为何不敢现身相见?载祥!你这小人!”

        罗猎心中微微一怔,载祥不就是弘亲王?他曾经从刘同嗣那里听说过这个名字,难怪会如此熟悉。

        瞎子的身上偶尔会迸发出一股勇往直前的狠劲儿,一旦狠劲儿上来,他可以舍生忘死,罗猎了解瞎子,认为这世上瞎子可以为两个人拼命,一个是他姥姥,一个是自己,却没有想到原来这世上又多了一个人可以让瞎子不惜代价豁出性命。

        罗猎虽然没见过周晓蝶,也不想看她死,但是罗猎却绝不可以看着瞎子送命,为了瞎子他可以豁出自己的性命,于是他来了,而且很快就把瞎子甩到了身后,第一个冲到旗杆下,为了朋友他无所畏惧。

        颜天心从来都是一个理智的人,身为连云寨的大当家,她遇事冷静,临危不乱,从不意气用事,然而今天却破了例,既不是为了周晓蝶,也不是为了瞎子,在她跟着一起冲出来的时候,她甚至也不愿承认是为了罗猎,可她第二个来到旗杆下,目光始终关注着罗猎的左右,也只有在此时她方才意识到自己对这个相识不久的家伙还是有些关心的。

        阿诺驾驶着坦克行驶在左侧为他们掩护,刚好隔开了他们和肖天行,也隔开了狼牙寨的大部分土匪,张长弓和朴昌杰各自控制一架马克沁重机枪,他们严阵以待,随时准备开火。

        瞎子只有此刻才肯承认自己的体重是个硬伤,本来是要勇往直前冲在第一,可这身赘肉却让他完成了被同伴的两次超越,瞎子从腰间抽出一柄匕首,气喘吁吁道:“接着……”匕首朝罗猎扔了过去。

        罗猎一把接住,随即向斜上方投去,匕首正中吊着周晓蝶的绳索,刀光闪处,绳索从中切断,周晓蝶尖叫一声,从高处落下。罗猎第一时间冲了过去,展开双臂将周晓蝶的身体抱住。

        颜天心手握双枪审视周围,生怕有人会在此时偷袭他们,瞎子气喘吁吁地感到近前,伸出双臂,罗猎将周晓蝶交到他的怀中。

        肖天行被坦克挡住视线,他本想说句什么,一颗子弹却在此时追风逐电般射中了他的前额,肖天行双目圆睁,身躯缓缓倒在了地上,他似乎看到女儿被人救到了坦克车内,似乎听到女儿的哭声,似乎听到女儿在叫爹的声音……脑海中仿佛看到漫山遍野的鲜花,山花烂漫之中,一位身穿白色旗袍的美丽少妇牵着珠圆玉润蹒跚学步的可爱女孩向自己婷婷走来……人这一生总有甘心赴死的时候,肖天行笑了,看到漫山遍野的红,如此瑰丽,如此动人……

        枪声过后,所有人方才回过神来,纷纷向肖天行涌了过去,望着倒在血泊中的肖天行,他们又不约而同的停下脚步。老五黄光明悲吼道:“兄弟们,把颜天心干掉给大哥报仇!”他的话顿时点燃了所有人的愤怒,众人举起武器向坦克开始射击。

        肖天行的死尽管突然,但并不是毫无价值,他有效地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在众人都将目光集中在他身上的时候,罗猎等人冒险救下周晓蝶,并顺利逃入坦克车内。

        这辆坦克虽然笨重,可内部的空间不小,七人全部进入坦克,仍然不显局促。罗猎最后一个进入坦克之后,外面数百支武器同时向坦克发起射击,密集的弹雨倾泻在坦克的装甲之上,撞击出犹如爆竹般乒乒乓乓的声音。

        除了久经沙场的阿诺之外,所有人都因为外面密集的火力攻击而变得心惊肉跳,万一子弹射穿装甲,他们恐怕就只有死路一条了。阿诺大吼道:“老张!瞎子!你们傻了?”在瞎子奋不顾身爬出去救人之前,他负责火炮,张长弓和朴昌杰各自守住一架马克沁重机枪。听到阿诺的大吼,几人方才同时清醒过来。

        张长弓和朴昌杰两人扣动扳机,两架马克沁重机枪先后吞吐出愤怒的火舌,使用这种威力巨大的武器根本无需过分追求精度,火力波及的范围内几乎无可抵挡。

        来自土匪的进攻刚刚组织起来,就被两挺机枪织成的火力网打得七零八落,因首领被杀而激起的些许斗志也在子弹的鞭挞下荡然无存,瞎子在罗猎的帮助下装填好炮弹,漫无目的的一炮轰出,炮弹四十五度飞向天空,不知落到了什么方向,尽管如此,这声震耳欲聋的炮响也将所有人的勇气给彻底击溃,土匪们潮水般向后方撤去。

        颜天心从观察孔中看了看外面,看到原本迫近他们的土匪已经开始撤退,内心稍安。

        罗猎和张长弓大声交换彼此的意见,他们必须选择一条退路,尽快逃出土匪的包围圈,坦克虽然威力巨大,可终究弹药有限,仅凭着这辆坦克很难从正面突出重围,即便是能够冲出去,他们也无法放下缆车从凌天堡逃离。对他们来说最现实的选择就是先寻找一个安全的地方,暂避锋芒,然后再考虑下一步的脱身计划。

        “藏兵洞!”久未说话的颜天心开口道,几人的目光同时被她吸引,颜天心重复道:“通往凌天堡的道路原本就不止一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