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五十九章【挺起胸】(上)为烈love盟加更

第五十九章【挺起胸】(上)为烈love盟加更

        罗猎和颜天心同时点了点头,肖天行大吼道:“不许开枪,没我的命令,任何人都不许开枪!”

        坦克缓缓移动,掩护着三人向军火库的方向撤退。

        郑千川望着那辆坦克,唇角泛起一丝阴冷的笑容,他下令道:“全都不许开枪!”此时六当家吕长根,五当家黄皮猴子黄光明,两人全都赶到近前,看到眼前情景也都焦急不已,黄光明提议道:“军师,我找人炸掉那辆铁甲战车。”

        郑千川摇了摇头,低声道:“那战车配备数挺马克沁重机枪,还有火炮,咱们的人只怕没靠近就会被射杀,再说……”他停顿了一下,看了看两人,话虽然没有说完,可是几人都已经明白,现在老大肖天行在对方的控制中,如果他们轻举妄动很有可能会危及到肖天行的性命,如果肖天行有了三长两短,这笔帐势必会算在他们的头上,如果肖天行能够逃出生天,以他的性情必然会清算今日之事,谁敢轻举妄动,他十有八九就会把这笔帐记在谁的头上。

        吕长根眼珠转了转,他的头脑远比黄光明要灵活,论智慧心计,整个狼牙寨他仅次于郑千川,他深谙木秀于林风必摧之的道理,平日里在山寨内处处保持低调,尤其是在郑千川面前,天塌下来个高的顶着,今日之事还是保持低调的好,看看他郑千川如何处置?

        黄皮猴子黄光明忽然惊呼道:“那是谁?”

        众人循着他所指的方向望去,却见前方旗杆之上悬挂着一个身影,那人脚底距离地面三丈左右,瘦弱的身躯在山风中来回摆动。宛如寒风中战栗的小草,郑千川独目闪烁,寒光凛凛,他的目力本来就比正常人要弱,从腰间掏出望远镜,调节之后,影像终于变得清晰,郑千川万万没有想到被悬挂在旗杆上的那人竟然是周晓蝶。他将手中的望远镜递给了吕长根,内心中充满了喜悦,看来今日不止自己在布局,想要趁机除掉肖天行的也不止是一个。郑千川惊呼道:“小姐!”他生性沉稳,向来处变不惊,这声小姐真正的用意却是要提醒肖天行,引起肖天行的注意。

        其实就算郑千川不喊,肖天行也已经从身影中判断出被吊在旗杆上的人是谁?父女连心,纵然女儿不承认自己这个父亲,可是身为父亲又怎能割舍自己的这块心头肉。

        看到女儿命悬一线,肖天行再也顾不上自身的安危,暴吼一声向旗杆的方向冲去,罗猎一把将他的手臂抓住,低声道:“你难道不要性命了?”

        肖天行怒吼道:“有种就朝我开枪!”他犹如一头暴怒的雄狮,谁敢阻拦他解救女儿,他就会不惜一切代价将对方撕碎。

        罗猎道:“难道你看不出这是一个局,他们正是要将你引出去,然后干掉你!”

        肖天行紧咬钢牙,他何尝看不透这件事,虎目恶狠狠盯住颜天心,显然认为这一切都是颜天心布置。

        颜天心秀眉微颦,她虽然亲手策划了劫持周晓蝶的事情,却并没有让人将周晓蝶悬挂在旗杆之上,眼前的一幕不知是谁在幕后导演,狼牙寨的内部发生了问题,而她的内部也是暗潮涌动,刚才在戏台前,玉满楼分明要将她和肖天行一起清除掉,事态已经不可避免地走向失控,她和肖天行无疑都已经成为猎物。

        周晓蝶的身上裹着一块白布,白布之上有人用鲜血写了一行触目惊心的大字。

        “第七枪!杀!”

        肖天行内心一沉,此时东南方传来第一声清脆的枪响,他的心脏也随着这声枪响剧烈抽搐了一下。

        颜天心轻声叹了口气道:“如果我是你,就不会选择在此时出去。”她虽然想要用周晓蝶作为反制肖天行的王牌,却没有想要加害于这可怜的女孩,而现在掌握周晓蝶命运的人正在利用她将肖天行逼入死角,他们的目的非常明确,那就是肖天行的性命。

        肖天行望着她道:“这件事是不是你做的?”他对自己最初的判断已经开始动摇,以颜天心的头脑不会做出这种两败俱伤玉石俱焚的事情,杀掉自己至少在目前对颜天心没有半点的好处,自己死了她也要留下来陪葬。

        颜天心摇了摇头,目前只存在两种可能,一种是她派出去的手下背叛了她,还有一种可能就是她的部下被另外一股力量伏击,任务失败,周晓蝶被他人掌控,有一点能够确定,无论发生了那种状况,对她而言都不是好事,对肖天行更不是什么好事。

        肖天行点了点头,他已经明白,有人想要借着今天这个机会将他们两人一网打尽,他和颜天心都是他人的目标,一种难言的挫败感涌上心头,肖天行霸道一生,想不到今日竟沦落到这种任人摆布的地步。

        枪声再度响起,这一枪却来自正北的方向,罗猎根据枪声传来的位置判断出,开枪者绝不是一个人,没有人能够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完成这样迅速的移动。

        肖天行的目光锁定在碉堡之上,这里是他的地盘,就算闭上双目他一样可以判断出自己所在的位置,辛苦经营七年,这里的一草一木,一砖一瓦都已经刻上了他的印记,他忽然明白对方为何会选择在第七枪射杀自己的女儿,因为这七座碉堡全都潜伏着枪手。这被他称为七星连珠的碉堡,一直是凌天堡最为坚固的一道防线,一夫当关万夫莫开,肖天行曾经认为,就算千军万马也无法正面攻破凌天堡,除非是内部出了问题,而这一幕恰恰在他眼皮底下发生了。

        罗猎低声道:“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他们未必真会动手……”连他自己都不相信自己说的这句话,可是他却知道,肖天行从坦克的掩护下走出去就必死无疑。

        颜天心充满同情地望着肖天行,虽然她一直都不齿肖天行的为人,可是她也不愿看着肖天行在这样的情况下送命。

        肖天行用力握紧了双拳,深深吸了口气,然后扬声道:“诸位兄弟,你们都给我听着,今日之事和颜掌柜无关,无论我发生了什么事情……”

        第三声枪响打断了他的话,这一枪射在旗杆之上,木屑纷飞,吓得周晓蝶尖叫起来,她双目失明看不到周围的情景,可是仍然可以感觉到自身的危险处境,近在咫尺的枪声激起了她内心深处的恐惧,她清晰感觉到子弹射入旗杆的震动。

        肖天行不愧是一方枭雄,他仍然继续高声道:“任何人不得为难他们,谁要是对颜掌柜他们不利,就是谋害我的真凶!”第四枪、第五枪从不同的方位响起,枪声的间隔越来越短,对方显然失去了耐心,要逼肖天行尽快现身。

        颜天心暗自叹了口气,肖天行之所以说这番话是有原因的,他知道只要走出去等待他的就是死亡,肖天行一死,狼牙寨所有人就会把这笔帐算在他们的头上,纵然他们有坦克掩护,可是面对狼牙寨数千匪徒,逃出生天的机会也是极其渺茫。肖天行并不糊涂,留下这番话的用意不仅仅是留给颜天心他们一条生路,也希望手下人能够明白,想要谋害自己的人其实来自内部。

        罗猎却认为肖天行的这番话起不到太大的作用,幕后黑手既然能够控制凌天堡的七座碉堡,敢于布下这样的圈套,自然不会在乎他们这几个外人的死活,事实上肖天行已经失去了对狼牙寨的控制。

        第六枪响起,被悬挂在旗杆上的周晓蝶已经开始无助地哭泣,听到随风送来的呜咽,肖天行心如刀绞,枭雄也有柔肠时,他毅然决然地走了出去,昂首挺胸,龙行虎步。人纵然做了再多坏事,可心中总有温柔的一面,一个人纵然再自私,总有甘心奉献的时候,肖天行这一生最放不下的就是这唯一的女儿,为了她,他上刀山下火海不会皱一下眉头,为了她,就算牺牲性命又有何妨?

        坦克车的顶部突然被打开,瞎子从里面挣扎着爬了出来,大叫道:“小蝶,我来救你!”

        肖天行显然被这意外的插曲给吓了一跳。

        罗猎也被吓到了,毕竟瞎子在此时出现目标过于明显,等于将他自己暴露于所有人的枪口之下,还好现在所有人关注的焦点并不是他,没有人主动发起攻击,甚至少有人留意到这突然出现的胖子。

        肖天行看了一眼这身材臃肿,圆脸小眼的小子,居然露出少有的欣赏表情,能在生死关头敢于站出来的人并不多,人不可貌相,原来这世上除了自己以外,还有甘心为女儿舍弃性命的家伙?肖天行向他点了点头,递过一个鼓励的眼神,然后继续向前方走去,只是他偏离了旗杆的方向。因为他知道女儿并不是对方的目标,自己距离女儿越远,女儿才会安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