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五十八章【放冷枪】(下)为紫色花丛加更

第五十八章【放冷枪】(下)为紫色花丛加更

        如果不是没有了其他的选择,肖天行绝不会逃到矮墙之后,两害相权,取其轻,至少颜天心目前不会置他于死地。他的双脚刚刚落地,一柄尖锐的木制飞刀就抵住了他的颈侧动脉,罗猎不会给他留下喘息之机,第一时间出手制住他的要害。

        肖天行的脸上不见丝毫畏惧之色,冷冷望着罗猎,沉声道:“你敢动手,我就让你们死无葬身之地!”毕竟是一方枭雄,纵然身处逆境仍然气魄不减。

        罗猎笑了起来,笑声中带着几分嘲讽,伸出手去,握住肖天行胸前悬挂的七宝避风塔符,猛一用力将红绳扯断。叶青虹交给他的任务他并没有忘记,刚才肖天行遭遇狙击的时候,他首先想到得就是陆威麟,虽然没有亲眼见到狙击手,可是罗猎总觉得这件事是叶青虹在背后布局,今天发生的事情和瀛口刘公馆有着异曲同工之妙,正是叶青虹惯用的手法。

        肖天行没有反抗,死死盯住罗猎,他的呼吸粗重,但是节奏丝毫未变,棱角分明的面孔笼罩着一层冷冽的杀气,犹如一头被人缚住手脚的猛虎,罗猎夺走了他的避风塔符,从这件事基本上能够锁定对方的来路,只是他目前还无法猜透颜天心和罗猎之间的关系,更不清楚颜天心真正的动机。

        颜天心突然一拳击打在肖天行的小腹,看似出拳并不太重,可是一股阴柔的内劲却随着她的出拳送入肖天行的丹田气海,肖天行感到小腹一凉,然后一种被千万根钢针由内而外刺入的感觉扩展开来,肖天行脸色一变,捂住小腹强忍剧痛,因为疼痛额头渗出黄豆般大小的汗珠。颜天心的这一拳散去肖天行的内劲,让肖天行在短时间内丧失战斗力,没有三五日的调息休养,无法恢复正常,这也是为了以防万一,肖天行之所以能够在黑虎岭称霸,其过人的武功也起到了相当的作用,想要控制这只老虎,首先要解除对方的战斗力。

        颜天心随即解除了肖天行的武装,将其中一把卢格P-08手枪递给罗猎,罗猎犹豫了一下,终于还是摇了摇头。

        颜天心秀眉微颦,她冰雪聪明,马上就明白罗猎不肯用枪。

        肖天行等到腹内疼痛稍减,深深吸了口气道:“颜天心,交出我的女儿,我放你们离开!”

        颜天心道:“交出萨满金身。”

        肖天行闻言一怔,双目瞪得滚圆,愕然道:“我要一具尸体作甚?这件事跟我又有什么关系?”

        颜天心看到肖天行的样子不像说谎,心中也是一愣,难道当真是自己的情报有误,举起手枪抵住肖天行的太阳穴:“肖天行,你枉为一寨之主,既然做了为何不敢承认?”

        肖天行呵呵冷笑道:“我肖天行生平做过的坏事无数,又有哪件事不敢承认?什么狗屁萨满金身?除了你们这帮女真族的子孙在乎,就算你送给我,老子还嫌晦气呢。”

        罗猎听到这里方才摸清了大概的来龙去脉,原来颜天心今次前来并非是为了给肖天行贺寿,而是要找回萨满金身,从肖天行的话中能够知道,颜天心应该是女真后人,这尊萨满金身应当是他们族人的圣物。正是因为圣物被盗,所以颜天心才不得不前来凌天堡,此番贺寿背后的真正用意是夺回圣物,可是从肖天行的反应来看又不像在说谎,难道盗走萨满金身的另有他人?

        陆威麟接连射杀几名土匪之后,迅速撤离了藏身之处,等到其余土匪来到他刚才狙击的地方已经是人去楼空,在清除背后障碍之后,郑千川指挥手下分成左右两翼向矮墙包抄,此时又有数百名土匪闻讯赶来,将罗猎三人的藏身之处重重包围。

        罗猎和颜天心虽然手中有肖天行这个人质,但是局势并不乐观,现场的情况非常复杂,有人想要趁机除掉肖天行,如果肖天行死了,这笔帐势必会算在他们的身上,一旦这种状况发生,他们就算插翅难飞了。

        外面响起琉璃狼郑千川的声音,他吩咐手下不要开枪,以免误伤肖天行,表面上关心肖天行的死活,可内心深处却巴不得肖天行即刻死了才好,陆威霖已经离开了刚才潜伏的地方,看情形是放弃了射杀肖天行的计划。任何人放弃郑千川却不可以,如果肖天行躲过今次的劫数必然会将今天发生的事情彻查到底,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难保不会查到自己的身上。不过肖天行目前的处境不妙,被颜天心所制。

        郑千川正在思索如何将颜天心肖天行一网打尽之时,突然听到枪声再度响起,心中不由得暗喜,以为陆威霖转移阵地重新寻找隐蔽再度射击。第一反应却是怒斥道:“谁让你们开枪的?”

        这一枪却是从罗猎三人藏身处的后方射来,他们的身后并无掩体,这颗子弹正中肖天行的左肩,鲜血四溅,肖天行匍匐在地,意识到这一枪来自自己的身后,内心惶恐无比,今日这场局扑朔迷离,想对付自己的不仅仅是颜天心,真正可怕的敌人却是来自于凌天堡内部。

        颜天心和肖天行同样迷惘,她计划周详,本以为可以掌控局面,却没有料到她和肖天行一样也成为了对方的猎物。他们现在的处境进退维谷,如果继续留在原地,不可避免地成为狙击手的靶子,如果冒险冲出这里,却要面对外面数百名土匪,形势已经完全失去了控制。

        罗猎第一时间判断出了这一枪和此前不同,这次的射击并未经过消音,他从枪声传来的方向判断出枪手潜伏的地方,就在西北侧的碉堡,凌天堡被成为七星连珠的七座碉堡之一,没有人可以轻易潜入这七座碉堡的内部,除非是狼牙寨的内部出了问题。

        肖天行面如死灰,他也意识到了这个严峻的问题,想要除掉自己的人很可能就是自己的部下之一。

        八当家兰喜妹站在碉堡之上,手中端着的李-恩菲尔德步枪,后端闭锁的旋转后拉式枪机,安装固定式盒型弹匣,双排弹夹装弹,这样就有十发子弹,提高了持续火力,是实战中射速最快的旋转后拉式枪机步枪之一,三倍瞄准镜,透过碉堡的射击孔,端枪的姿势让她额前的一缕秀发垂落下来,遮住她的半边俏脸,昔日妩媚的面孔变得冷酷无情。锁定了肖天行所在的位置,第一枪并没有射中肖天行的要害,她的枪法显然还没精确到百发百中的地步。兰喜妹有些遗憾地咬了咬嘴唇,然后深深吸了口气,抬起手将秀发掠到耳后,继续瞄准,猎物已经进入了陷阱,现在她需要做的只是耐心收割。

        蓬!一声震耳欲聋的炮声响起,兰喜妹还没有搞清怎么回事,就感到整座碉堡剧烈震动了起来,一颗炮弹击中了碉堡的下半部,虽然并不足以摧毁碉堡坚实厚重的外墙,可是这剧烈的震动也让兰喜妹立足不稳,她的身体一个踉跄重重撞在墙壁上,等她重新站稳了脚步,端枪瞄准目标的时候,却发现一辆钢铁战车已经出现在下方的战场之上,挡住了她想要射杀的目标。

        这一变化是在场所有人始料未及的,众人望着这突然出现的铁甲怪物,一个个目瞪口呆,多半人都不清楚这是什么东西。肖天行也被这近距离的炮声震惊,双耳因炮声而鸣响,他自然认得这辆铁甲战车属于自己,只是老七岳广清不是说这辆铁甲战车目前还无法启动,可为何会出现在这里?难道岳广清也欺骗了自己?肖天行原本就生性多疑,今天发生的一切更让他疑心重重,此时甚至认为整个狼牙寨上上下下全都背叛了自己,再无可信之人。

        坦克内,张长弓配合瞎子迅速装填炮弹,摇升炮筒瞄准兰喜妹藏身的碉堡再度发射。

        蓬!铁甲战车炮筒中喷出一道暴怒的光焰,炮弹以惊人的速度向碉堡射去。

        兰喜妹透过瞄准镜清晰地看到炮弹出膛的一幕,一双美眸因为惶恐而瞪得滚圆,她顿时放弃了继续射击的打算,第一时间扑倒在了地面上,几乎在同时炮弹击中了碉堡的一角,炮弹落处,碉堡砖石的粉屑四处飞溅,烟雾弥漫中,一角已然崩塌,兰喜妹被爆炸引发的震动纸片儿一般摔到了墙上,痛得她骨骸欲裂,呼吸中全都是尘土和硝烟的味道,她蓬头垢面地从地上艰难爬起,意识到当务之急是离开这个凶险之地,如果坦克继续炮击这座碉堡,只怕她不会像前两次那么幸运。

        罗猎和颜天心都已经明白他们的援军到了,他们在坦克的掩护下开始撤退,在共同的危机面前,肖天行居然表现得很配合,低声道:“向西北走,先退回军火库。”他之所以做出这样的选择,是因为他对外面的这群手下已经不敢信任,他现在需要做的是摆脱眼前的乱局。放眼黑虎山,最值得他信任的洪景天刚才为了掩护他而惨死,剩下的一个就是老七岳广清,虽然这辆铁甲战车的出现让肖天行对他的信任有所动摇,可是在眼前的局面下,他也没有其他更好的选择,唯有心不甘情不愿地选择和罗猎一方暂时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