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五十八章【放冷枪】(上)为秋怀涵梦加更

第五十八章【放冷枪】(上)为秋怀涵梦加更

        颜天心和罗猎两人手中都没有武器,现在他们所能依仗得只有用来隐蔽的那道不到一米高度的矮墙。

        肖天行宛如疯魔,一边向矮墙射击一边怒吼着:“贱人,给我出来!”愤怒的子弹全都落在矮墙之上,子弹落在矮墙上发出噗噗噗的声音,随之激起数尺高的烟尘。

        罗猎和颜天心彼此对望,颜天心这才发现罗猎的右肩已经被鲜血染红,却是在刚才的逃亡过程中被流弹击中,她叹了口气,本想说话,可话到唇边却又意识到现在说什么都没用,只不过刚才因罗猎弃他而去的失落和埋怨已经荡然无存了,生死关头,正是罗猎义无返顾地冲了回来将她死亡的边缘救起,如果不是罗猎在戏台前及时将自己推倒在地,恐怕她已经死在玉满楼的枪下。

        琉璃狼郑千川指挥手下人四散开来,向矮墙后方展开包围行动,局势似乎重新回到了掌控之中。他悄然回过头去,独目投向东南方的碉堡。

        碉堡之上一名身穿俄制军大衣的男子静静潜伏在那里,身躯背着阳光,手中的步枪仍然是他惯用的毛瑟98,旋转后拉式枪机,口径7.92mm,固定式弹仓,五发桥式弹夹装弹。透过四倍目镜瞄准,他可以清楚锁定四百米内任何的目标,而此刻出现在瞄准镜视野中的正是肖天行。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陆威霖在瀛口狙击刘公馆准备撤离的时候遭遇了阻击,他本以为自己必死无疑,然而在最后一刻,有人挽救了他,就算陆威霖绞尽脑汁也不会想到救他的那个人竟然是狼牙寨的三当家,有肖天行手下第一智将之称的琉璃狼郑千川。

        郑千川不惜杀死了自己的同伴,放走了陆威霖,从那时开始陆威霖方才明白叶青虹的心机远比他们看到得要更深。以叶青虹的智慧,又怎么肯将鸡蛋放在同一个篮子里?自己没有看透,罗猎也没有看透,除了他们之外,叶青虹还有其他可打的牌,不到关键时刻,绝不轻易使用。

        罗猎虽然精明过人,可是他只是用来吸引别人注意力的一颗棋子,只要叶青虹愿意,随时可以将这颗棋子弃去。自己的枪法虽然厉害,可叶青虹只是将他当成了一件武器,她真正的合作伙伴是郑千川,郑千川才是她用来击垮肖天行的终极杀器。

        如果没有郑千川的帮助,他根本无法顺利混入凌天堡。

        狙杀肖天行原本就是他们定下的计划,他们要把肖天行的生辰变成忌日,然后将这件事推到连云寨的头上,一切就会变得理所当然,没有人会怀疑到郑千川的身上,而郑千川也可以趁机上位。陆威霖虽然并未介入核心的计划,可是他现在已经能够猜到计划的全部。

        郑千川举起左手,拇指和食指圈起,做出了一个极其西式的手势,周围人很少有人留意到他的这个动作,即便是留意到也不会明白其中隐藏的真正含义。

        肖天行就站在他的右前方,手握双枪朝着矮墙不断射击,嚣张跋扈,不可一世,在黑虎岭,在凌天堡,他才是唯一的主宰,他要将局面一点点扳回来,他要将这些冒犯自己的家伙全部干掉。

        颜天心听着越来越近的枪声,咬了咬樱唇,局面已经彻底失控,玉满楼掀起的这场刺杀并不在她的计划之中,这场突发事件让她此前的精心谋划功亏一篑,而现在她唯一能够依仗得只有周晓蝶这张牌。

        罗猎向她笑了笑,因为失血而变得苍白的面孔明显有些憔悴,低声道:“军火库那边好像进行的并不顺利。”

        颜天心点了点头,轻声道:“我抓了肖天行的女儿!”

        罗猎闻言一怔,原本绝望的内心重新萌生出一线希望,颜天心果然还有后招,只要手握这张牌,他们就还有反转逃生的机会。由此也能够看出,颜天心坐在连云寨头把交椅之上绝非偶然,甚至可以称得上未达目的不择手段。

        肖天行射完了枪内的子弹,他的愤怒也随之减轻了不少,内心渐渐回归理性,女儿还在颜天心的手里,他不可能对女儿的安危坐视不理,冷静之后,开始意识到今天的事情有些蹊跷,颜天心为何要这样做?她原本已经占据了主动,掌控了局势,为何又将满手的好牌打成废牌?做这种两败俱伤的事情?肖天行缓缓更换弹夹。

        此时颜天心的声音从矮墙后传来:“肖大掌柜,今日之事与我无关……”她的话还未说完,就已经被一连串的枪声打断。矮墙上尘土飞扬,她乌木般黑亮的秀发之上已经蒙上了一层浮尘,肖天行此时还不愿听她的解释。

        罗猎更是灰头土脸,他活动了一下右肩,虽然疼痛难忍,好在子弹只是穿透肩头的肌肉,并未伤及骨骼,也算得上是不幸中的万幸。转过头去,正遇到颜天心关切的目光,罗猎笑了笑,颜天心也极其难得地露出一丝笑容。对彼此的想法都心领神会,此时并无交谈的必要。颜天心手中的那张牌并未失去效力,肖天行的子弹只是倾泻在矮墙之上,以此来宣泄心头的愤怒,但是在无法确定女儿安全之前,他不敢妄动杀机,更不敢拿自己女儿的性命冒险。

        二当家赤发阎罗洪景天快步来到肖天行的身边,充满焦虑道:“大当家,您千万要冷静!”枪战发生之时,他就在现场,身为旁观者,看得比肖天行更加清楚,肖天行和颜天心无疑都是暗杀的目标,这种时候两人应当放下内斗同仇敌忾,尽快扫清共同的敌人。

        肖天行霍然转过头去怒视洪景天,女儿的被劫已经让他乱了方寸,此时还谈什么冷静?你洪景天到底站在哪一边?

        陆威麟透过瞄准镜,十字准星锁定了肖天行的额头,棱角分明的唇角微微向上扬起,然后因为抿嘴的动作而迅速向下牵拉,他的表情也陡然变得冷酷,果断扣动了扳机,他对枪有着非同一般的感情,手中枪几乎成为了身体的一部分,他能够清晰感觉到子弹滑出枪膛的全过程。子弹通过前方的消声器,这种装置发明还不到十年的时间,提出无声手枪概念的是自动武器之父马克沁,而消声器正是他的儿子帕西发明,有了消声器可以最大限度地减弱枪声,从而更容易地隐蔽自己,避免被他人发觉,对一个狙击手来说,这种装置可以最大限度地降低暴露的风险,提升自身的安全。

        子弹射出枪膛的刹那,金黄色的弹壳跳脱出来,陆威麟双目的瞳孔骤然收缩,刹那间迸射出异常狂热的光华,他仿佛看到了一道无形的轨迹,每当射杀目标的时刻,他都会产生这种无法描摹的兴奋和愉悦感,他从心底期待看到对方脑浆迸裂的场景。

        然而肖天行却偏偏在此时猛然回过头去,举起手枪对准矮墙再度发射,突如其来的移动让他避过了爆头之危,子弹错失了原本的目标,击中了他的右耳,肖天行的整个耳廓因子弹的射击而血光四溅,肖天行不知发生了什么。洪景天却在第一时间反应了过来,他不顾一切地向肖天行扑去,利用自己的身体为他掩护。人在生死关头根本来不及多想,此时的选择往往出自本能。可以说他成就了肖天行,正因为如此,他绝不能眼睁睁看着自己的成就被别人毁去。

        陆威麟两道剑眉拧结在眉心,他并没有预料到目标会突然移动,一枪落空,马上进行第二次瞄准,肖天行被洪景天挡住,想要命中目标,必须首先清除障碍。陆威麟毫不犹豫果断射击,接连两枪,一枪击中洪景天的左胸,一枪射中他的前额,狙杀肖天行是他今日的唯一目的,为了实现这一目的,他会扫除任何阻碍。

        洪景天心口中枪,身躯剧烈抽动了一下,然后前额又被子弹射中,鲜血和着脑浆从洞穿的脑后喷射而出,染了肖天行一头一脸,肖天行发出一声悲吼,却不敢在原地停留片刻,趁着洪景天牺牲性命为他创造的片刻生机,纵身一跃,竟然飞过矮墙。

        陆威麟举枪再射的时候,肖天行的身影已经消失在矮墙之后,成功逃出了他的射杀范围。陆威麟缓缓摇了摇头,此时看到有土匪向他藏身的位置迅速靠近,他的藏身处应该已经暴露,陆威麟心底暗自叹息了一下,端起狙击枪瞄准了郑千川的左肩,扣动扳机。

        郑千川本以为今天马到功成,却想不到肖天行如此命大,竟然在最后关头躲过狙击,洪景天又拼着性命为他挡住了子弹,创造了逃生的机会,眼看着功亏一篑,郑千川心中懊恼到了极点。就在他苦思下一步行动的时候,子弹射中了他的左肩,疼痛让郑千川回到现实中来,这是他预先计划的一部分,苦肉计!唯有如此才能最大限度地洗清自身的嫌疑。

        郑千川发出一声极其夸张的惨叫,然后扑倒在地上,大声叫道:“抓住杀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