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五十七章【炮声隆】(下)为总睡不醒加更

第五十七章【炮声隆】(下)为总睡不醒加更

        坦克表现出的强悍战斗力吓破了土匪的胆子,阿诺将坦克退回藏兵洞之后竟然没有土匪敢于继续跟进发动进攻,瞎子透过观察口观望着后方的情景,终于看到一个魁梧的身影出现在入口处,硝烟中,张长弓背着已经晕厥过去的朴昌杰逃了回来,张长弓看到眼前的钢铁怪物也是吃了一惊,慌忙寻找隐蔽。瞎子掀开上方的出入口,挥手大叫道:“张大哥,是我们!我们在里面!”

        听到瞎子的声音张长弓这才放下心来,扛着朴昌杰奔到坦克前,瞎子帮忙将朴昌杰接了进去,然后张长弓也跳入坦克内。他向两人摇了摇头,表示爆炸军火库的任务以失败告终。

        瞎子道:“不妨事,咱们先去接应罗猎!”拥有了这辆威力强大的坦克,瞎子也变得信心倍增,首先想到要帮助他最好的兄弟突围。其实他们几人都不明白炸军火库的意义何在?在他们看来,炸军火库只是和颜天心交易的一部分,颜天心利用他们做这件事是为了毁掉狼牙寨的军火储备。

        礼炮已经发射到四十一响,外面的枪炮声却明显变得嘈杂起来,交火的声音来自于军火库的方向,肖天行早已觉察到了异常,既便如此,他仍然没有表现出任何的惊慌,该来的始终要来,对他而言最坏的事情已经发生,情况再坏又能坏到哪里去?吕长根再度来到肖天行的身边,向他密报军火库那边发生了状况,肖天行阴森可怖的双目审视着邻桌的颜天心,他几乎能够断定,今日凌天堡发生的一切都和这个女人有关。此时他方才明白颜天心为何敢于冒着风险前来凌天堡给自己拜寿,她是要借着这个机会捣毁自己的军火库,削弱自己的实力。

        俏罗刹颜天心依然安之若素,事情发展到现在虽然有所波折,可局势仍然在她的掌控之中。不入虎穴焉得虎子,此次前来凌天堡拜寿她经过了周详的计划。项庄舞剑意在沛公,她早已识破了肖天行的动机,若无足够的把握又怎敢深入敌后?

        罗猎心底已经打起了退堂鼓,两虎相争必有一伤,他虽然并不清楚颜天心的真正动机,可是他却意识到肖天行和颜天心今日十有八九要拼个你死我活,军火库那边的战斗已经打响,这边的局势一触即发,自己如果继续留下,很有可能会沦为双方的炮灰,这里没有人会介意自己的死活。目光在肖天行胸前扫了一眼,七宝避风塔符近在咫尺,可是却又遥不可及,在众目睽睽之下想要得到这枚避风塔符,几乎没有任何的可能。

        耳边听到颜天心平淡如常的声音:“若是想走,你可以先走!”

        颜天心的目光仍然盯着舞台,稍稍侧了侧俏脸,以传音入密向罗猎道。

        罗猎心中暗暗下定决心,现在绝不是逞英雄的时候,他缓缓站起身来,颜天心平静无波的美眸中泛起一丝涟漪,内心中也生出一种莫名的失落,虽然是她开口让罗猎离开,可是罗猎的举动却仍然让她感到失望,大难临头各自飞,其实这也正常,自己和罗猎之间原本就是相互利用的关系,自然谈不上什么生死与共的患难之情。

        “大王!”戏台之上虞姬发出一声悲悲切切的呼喊,旋即扬起手中利剑反手向颈部抹去,现场传来一阵阵叹息之声,多半土匪还没有意识到外界的变化,仍然沉浸在舞台上精彩的表演之中。

        肖天行在此时主动起身,来到颜天心的身边坐下,沉声道:“我给你一条生路!”话说得虽然强硬,可事实上已经开始主动让步。给别人让出一条路,自己才能缓一口气,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只要能够保证女儿平安回来,这笔帐以后再算,肖天行已经默默拿定了主意。

        颜天心静静望着肖天行因为愤怒和仇恨几乎就要喷出火焰的双目,淡然道:“我无所谓!”轻描淡写的一句话是在告诉肖天行,在今天的事情上,你已经没有发言权。

        呯!枪声陡然响起,枪声来自于舞台,原本已经倒在霸王怀中的虞姬,竟然掏出了手枪,瞄准了肖天行,一枪正中肖天行的胸膛,发出噹!的一声闷响,肖天行庞大的身躯受到枪击之后,仰首向身后倒去。

        颜天心美眸圆睁,俏脸充满诧异之色,她并没有想到中途会发生这样的变故,刺杀原本就不在她的计划之中。

        扮演楚霸王的那名男子几乎在同时从戏服下掏出了冲锋枪,这是由德国伯格曼兵工厂生产的冲锋枪MP18,枪械的设计者为胡戈·施迈瑟,采用自由机枪原理,该闭锁系统采用了鲁格手枪使用的9mm口径派拉贝鲁姆手枪弹。为能有效散热采用开膛待机方式,枪机通过机匣右侧的拉机柄拉到后方位置,卡在拉机柄槽尾端的卡槽内实现保险。这样的固定方式不够保险,时常意外受到某种震动时拉机柄会从卡槽中脱出,导致枪机向前运动击发而造成枪弹发生走火。

        MP18最醒目的特征是枪管上包裹套筒,套筒上布满散热孔,连续射击有利散热,MP18冲锋枪只能全自动射击。德军突击队的士兵把MP18冲锋枪称为子弹喷射器,足见此枪火力之迅猛。

        楚霸王端起MP18瞄准戏台下开始疯狂射击,火力集中射向颜天心和肖天行所在的位置。

        事发仓促,颜天心甚至来不及反应,在她准备匍匐在地的刹那,身躯已经被旁边的一人推倒在地上,却是刚才已经抽身离去的罗猎,罗猎并未来得及走远,他离去的时候,忍不住转身看了一眼,正是这一眼让他在第一时间发现戏台之上玉满楼竟然伸手探入戏服内,超人一等的洞察力让罗猎迅速反应了过来,他预料到会发生什么,于是冲向颜天心将她推倒在地。几乎在同时,肖天行也中枪倒地。冲锋枪喷射出的子弹贴着他们的身体呼啸而过,有不少子弹射击在桌椅上,马上留下一连串冒烟的枪洞,一时间木屑乱飞,硝烟弥漫。如果颜天心再迟上一秒倒地,绝逃不过密集扫射的子弹。

        现场土匪虽然很多,可是因为是肖天行的寿辰,除了少数人外,大都不允许携带武器,扮演虞姬的花旦玉满楼从长裙下抽出勃朗宁BAR轻机枪,枪口吐出疯狂的火舌,子弹向肖天行和颜天心所在的位置倾泻而去,十多名不及躲闪的土匪已经被射杀当场。

        罗猎和颜天心匍匐前进,逃到右前方的立柱旁边隐蔽,颜天心此时也失去了镇定,眼前的一切并非是她在幕后策划,在她的计划中,并未有刺杀肖天行的环节。而且玉满楼想杀得不仅仅是肖天行,还有自己。

        肖天行虽然中了一枪,可是并没有致命,他连滚带爬地向东南方的角落逃去,子弹在身后连番响起,肖天行身躯虽然魁梧,可是并不妨碍他灵活的身手,子弹追逐着他的脚步,在后方激起一连串喷薄而出的泥土,又有几名土匪为了掩护肖天行而被当场射杀。

        肖天行气喘吁吁地逃到戏台入口的牌坊处,一连串的子弹射击在牌坊下方的石墩之上,激起一片烟尘,肖天行满头都是冷汗,他摸了摸自己的身上,确信没有被流弹击中,然后从胸口掏出一块钢板,钢板之上已经多出了一个凹陷的弹痕,刚才正是这块钢板为他挡住了致命的子弹,饶是如此他的胸口也如同被人重击了一拳,好半天都缓不过起来。

        在最初的慌乱过后,六当家吕长根已经指挥手下和玉满楼等人展开了枪战。虽然事发仓储,可毕竟他们人多势众,很快就将对方的火力压制住。

        肖天行深深吸了一口气,从腰间抽出两柄9mm口径卢格P-08手枪,看到不远处,罗猎和颜天心两人正混在人群中逃走,肖天行咬牙切齿,怒吼道:“贱人!我杀了你!”在他看来,今天的所有一切都是颜天心策划,此女心肠实在歹毒,不但绑架了自己的女儿,而且还想利用戏班子的成员暗杀自己。

        肖天行连续扣动扳机,子弹大都飞向了罗猎,他虽然心中恨极了颜天心,可是毕竟投鼠忌器,并没有忘记女儿仍在颜天心的控制之中,自己若是杀了颜天心只怕宝贝女儿也要凶多吉少,所以心中所有的怒火都向罗猎发泄。

        罗猎身法灵活,在肖天行射击之时已经腾空越过前方的矮墙,躲在矮墙之后。因为他吸引了大半火力,颜天心逃走反倒比他从容得多,两人先后藏身在矮墙之后,子弹乒乒乓乓射击在矮墙之上,激起阵阵烟尘。

        戏台之上的虞姬和霸王两人凭借着手中武器强大的火力射杀数十名看客,土匪们在最初措手不及的慌乱之后,迅速稳定了阵脚,现场携带武器负责安全的土匪开始在吕长根的指挥下进行反击,渐渐将戏台上的火力压制住,玉满楼和他的同伴不得不开始寻找掩护边打边撤。

        三当家琉璃狼郑千川和二当家洪景天两人全都来到肖天行的身边,试图保护肖天行撤退先行离开这里,肖天行却杀红了眼,一把将洪景天推开,举枪向罗猎和颜天心藏身的地方冲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