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五十七章【炮声隆】(上)为分手浪漫第五更

第五十七章【炮声隆】(上)为分手浪漫第五更

        土匪借着火把的亮光也看到了坦克车上的瞎子,慌忙举枪准备射击,瞎子惨叫道:“金毛,救命!”

        生死关头,坦克车上配备的马克沁重机枪喷出愤怒的火舌,在震耳欲聋的突突突连击中,机枪子弹有如落雨一般向四名土匪倾泻而去,几名土匪完全置身于重机枪的火力覆盖下,压根没有还手之力,身体被射出一个个的破洞,血浆乱飞,转瞬之间都已经被射成了蜂巢。

        瞎子下意识地抱住了脑袋,本以为自己要成为对方的活靶子,却想不到关键时刻阿诺发威,将他从死亡边缘拉了回来。

        阿诺干掉四名土匪之后,抱住瞎子的两条大肥腿,用力一拉,瞎子总算从入口中落了下去,两柄驳壳枪硌得他腰痛。阿诺随后将入口封住,向瞎子道:“你负责开火,我来驾驶。”

        瞎子应了一声,把驳壳枪抽了出来,想要从观察口处向外射击。阿诺横了他一眼,极其不屑地骂了一声:“你有没有脑子?放着马克沁机枪不用,用这玩意儿?”

        瞎子这会儿头脑发懵,被阿诺呵斥之后方才稍稍清醒过来,丫不就是一司机,啥时候也变得如此牛逼了?等离开了这地方再说,学着阿诺的样子来到机枪旁,他过去可没玩过这东西,望着这威力巨大的家伙不知该如何下手。

        阿诺已经成功启动了坦克车,震耳欲聋的轰鸣声中对瞎子大吼道:“看清楚,千万别伤了自己人!”

        瞎子一脸懵逼,也用同样的声音大叫道:“这玩意儿怎么开火?”

        罗猎回到了颜天心的身边,颜天心朝他胸口中刀的地方看了一眼,并没有说话。早在罗猎倒地的时候,她就已经看出了其中的奥妙,越是关键时刻,罗猎越是表现出超人一等的镇定和冷静,非但如此,他的应变能力也超乎自己的想像,在刚才那种状况下,也唯有利用这样的手段能够摆脱困境,面对一个已经倒地的对手,兰喜妹总不能在众目睽睽下赶尽杀绝,看来反倒是自己刚才反应过度了一些,过早亮出了底牌。

        肖天行冷冷望着颜天心,双目中充满了怨毒之色,颜天心为了救罗猎祭出了一张王牌,肖天行目前还无法断定她是不是在虚张声势,此事已经派人前去核实,如果证明女儿无恙,颜天心就是在骗自己,当然这种可能性微乎其微,从颜天心胸有成竹的模样,肖天行已经预感到情况不容乐观。他不由得想起洪景天对自己的奉劝,颜天心果然不好惹,自己这次的行动未免操之过急。百密一疏,居然被颜天心抓住了自己最弱的一环,原本是自己主动的形势在顷刻间逆转。

        端起面前的茶盏抿了一口,茶水已经凉了,肖天行皱了皱眉头,并没有发作,人这一辈子总有许多时候要懂得隐忍,尤其是在对方掌控了自己弱点的前提下。

        戏台之上密集的鼓点儿再次响起,狼牙寨六掌柜吕长根匆匆来到肖天行的身边,附在他耳边低声耳语了一句,肖天行的脸色变得铁青,女儿并不在家中,虽然目前无法证实她就在颜天心的手里,可是他却不敢拿女儿的性命去冒险,内心中实则懊恼到了极点,为了除掉颜天心,他绞尽脑汁精心布置,可是此前的诸多努力和准备被颜天心在最后关头一招击破。

        在肖天行的心中没有人比得上这个独生女儿更加重要,即便是整个狼牙寨也比不上,短暂的斟酌之后,他就已经迅速做出了决定。他看了看不远处的兰喜妹,端起手中的茶盏,饮了口茶放下,然后反过盏盖放在桌上,这是他们之间预先约定的暗号,肖天行要中止刺杀颜天心的行动,至少在女儿安全脱险之前,不可轻举妄动。

        兰喜妹看到肖天行的暗示,表情略显诧异,不过随即又恢复了一脸的妩媚笑容。

        众匪似乎已经忘记了刚才惊险万分的飞刀竞技,注意力完全被戏台上拉开帷幕的精彩大戏所吸引,戏台之上唱得是一出霸王别姬,玉满楼唱腔凄艳哀婉,舞姿曼妙动人,一举一动已经成功吸引了在场人的注意力。

        吕长根悄悄提醒肖天行,这场戏结束之后就应该登台接受各方宾客拜寿了。

        肖天行却已经完全没有了心境,朝一旁镇定自若的颜天心看了一眼,沉声道:“颜掌柜送上的这出戏真是精彩!”台上精彩纷呈,台下却是勾心斗角惊心动魄,肖天行暗叹自己已经将一把好牌打得稀烂。

        颜天心温婉笑道:“您喜欢就好!”

        蓬!远方传来一声极其突兀的炮声,这炮声绝非礼炮传来,明显打乱了原有的节奏,众人下意识地扭过头去,向出口的方向观望。

        名师出高徒,瞎子在阿诺的指导下,竟然在短时间内学会了打炮,坦克车上装备的57mm低速火炮被瞎子成功启动,这一炮正轰击在藏兵洞的大门之上,两扇大铁门被从中轰开,其中一扇因爆炸的威力腾空飞了出去,守在正门外的两名土匪躲避不及,被炮弹爆炸引起的气浪掀起,身体拆分成残肢碎肉四处纷飞。

        阿诺启动坦克,履带摩擦地面发出轰隆隆的巨响,缓缓向大门驶去。这边的动静马上引来了众多土匪的注意,十多名土匪已经围拢上来,这辆坦克虽然被运到山上已经有一年之久,可是从来没有公开露面,一直被收藏在藏兵洞内,除了少数人外大都没有见过坦克的真容,看到这浑身铁甲的庞然大物出现,多半土匪都搞不清这是什么怪物。

        看到坦克从掩体内驶出,一个个举起手中的武器瞄准了坦克进行射击。可惜他们的子弹根本无法穿透坦克坚硬厚重的装甲,密集的弹雨倾泻在坦克外装甲之上,只听到噼里啪啦的撞击声,至多也就在装甲外部留下一道浅浅的弹痕。

        阿诺驾驶坦克加速向前方驶去,一名不及躲避的土匪被碾压在履带之下,刚刚学会如何操控机枪的瞎子扣动扳机大杀四方,马克沁重机枪向周围疯狂扫射,眼看着周围土匪哭号着倒下,子弹高速射入对方的躯体,激出的血雾弥散在空气之中,当然大部分子弹还是错失了目标,射在地上、墙上,留下一个个清晰的弹坑。

        刚刚闻讯赶来的土匪马上意识到凭借他们手中的武器根本无法阻挡这火力强大的钢铁怪物,慌忙四处逃窜,寻找隐蔽的地点,谁也不敢恋战,只恨爹妈少生了两条腿。

        阿诺深谙战术之道,一轮迅猛的火力攻击之后,马上又驾驶坦克退回到藏兵洞内。

        瞎子颇为不解,他杀得正过瘾,大吼道:“冲出去干翻他们,你躲进来作甚?”躲在坦克内,简直等于开了无敌外挂,这种畅快淋漓的感觉还是有生以来头一次,浑然觉得自己已经成为了所向披靡天下无敌的高手。

        阿诺提醒瞎子道:“老张他们还没出来!”

        相比这边瞎子和阿诺的威风八面,张长弓三人前往爆炸军火库的任务进行得并不顺利,刚刚进入那条前往军火库的通道就遭遇到土匪火力的迅猛阻击,军火库原本就是凌天堡防守重中之重,并没有因为肖天行今天的寿宴而放松戒备,在刚刚的那一轮交火中朴昌英不幸被一颗流弹爆头,尸体就躺在一边,朴昌杰看到亲哥哥被杀,眼睛都红了,大吼着要冲上去拼命,张长弓一把将他拉住,前方密集的火力将他们完全压制住,现在冲上去等于白白送死。

        张长弓虽然英勇果敢,可是并非愚鲁之人,明白在眼前的情况下想突破对方火力防线,炸掉军火库已经没有可能,提醒朴昌杰道:“撤退!”

        朴昌杰彻底杀红了眼,大叫道:“我不走!”大哥的死已经让他悲痛欲绝。

        张长弓心中暗叹,看朴昌杰现在的样子,想要说服他很难,再说形势也不允许他这样做,趁着朴昌杰不备,一掌击在他的颈后,将朴昌杰打晕过去,然后扛起了朴昌杰,迅速向后方撤退。

        在军火库指挥战斗的人是狼牙寨的七当家遁地青龙岳广清,在和试图潜入军火库的张长弓三人战斗之时,他已经听到来自于藏兵洞内的炮声,派去观察情况的手下很快就惊慌失措地跑了回来,将看到的情况禀报了一遍。

        岳广清听说坦克被人开走,对方利用火炮和机枪给己方造成了惨重死伤,他几乎不能相信自己的耳朵,如果说对方潜入坦克中,启动了火炮和机枪并不稀奇,可是对方竟然可以开走那辆坦克实在是匪夷所思,他花费了一年的时间都没有将坦克成功启动,请来的技师最终判断毛病出在发动机上,用来替代的发动机尚未采购回来,不知对方用什么办法将坦克启动,岳广清决定亲自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