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五十六章【藏兵洞】(下)

第五十六章【藏兵洞】(下)

        几人看到瞎子突然停下了扒衣的动作,这才明白怎么回事儿,一个个强忍住笑,阿诺憋得辛苦,嗤的喷了一声,瞎子无名火起,挥拳作势欲打。

        此时远处传来脚步声:“毛子,咋地啦?你放屁了?”

        这下该轮到瞎子乐了,对方怎么知道发声的是个假毛子,应当是死者就叫这个名字,想不到误打误撞碰上了一个英格兰假毛子。

        张长弓装模作样嗯了一声,等到对方走近,猛然扑了上去,双手拧住对方的脖子用力一转,就折断了他的颈椎,清脆的骨骼碎裂声随之响起。朴昌英和朴昌杰兄弟两人对望了一眼,无法掩饰住彼此目光中的震骇之色,张长弓无论是箭法还是近距离搏杀都是一流好手,他性格沉稳冷静,出手坚决果断。幸亏这样的高手和他们处在同一阵营,如果彼此为敌,他们兄弟两人就算联手也没有取胜的把握。

        瞎子在刚死的那名土匪身上扫了一眼,这厮的身上居然穿着貂,虽然和几名同伴的着装不太统一,可仍然值得下手,冲上去将那土匪身上的貂扒了下来,往身上就套,套了半截就被卡住了,对方的身板实在是太过矮小,这貂虽好,可对瞎子来说根本不合身穿不上,瞎子用力一拉,嗤啦一声,袖口已经被他给挣开了,他也算是明白了,自己今天就没有换装的命。

        阿诺将土匪身上的几颗手榴弹取了下来,这玩意儿威力不小,关键时刻应该能够派上用场。

        张长弓拍了拍心有不甘的瞎子,低声道:“没时间耽搁了,咱们快走。”

        前方到了岔路口处,往右是军火库,往左还有一条通道,张长弓要过地图,地图之上对此却并没有做出正确的标注,根据地图上的标注,左边的通道原本并不存在。

        朴氏兄弟也围过来看了看,他们也是一脸错愕,想不到在关键的地方关键的时候出现这种偏差,张长弓迅速做出了决定,决定由他和朴氏兄弟两人继续按照原有的路线去寻找军火库,瞎子和阿诺两人则负责守住这里,万一左边的通道发生了状况,他们可以利用这里易守难攻的地形进行阻击。

        瞎子和阿诺两人原本就不想冒险去炸军火库,这样的分配方案他们自然赞同,留下来总比让他们俩去炸军火库要安全得多。

        张长弓三人离去之后,瞎子将墙上的火炬熄灭,对他来说环境越是黑暗,看得越是清楚。阿诺将手中的手榴弹分给了瞎子两颗,这次的举动多少有讨好瞎子的意思。

        瞎子道:“金毛,你觉得那帮人可不可信?”

        阿诺微微一怔,并不明白瞎子的意思。

        瞎子道:“越是漂亮的女人越是不可信,颜天心也是在利用咱们,不然她为什么会把罗猎跟咱们分开?根本是以此作为要挟,逼着咱们去炸军火库。”

        阿诺一副听懂的样子,跟着点了点头。

        瞎子道:“朴昌兄弟俩跟咱们也不是一路。”

        阿诺又点了点头。

        瞎子道:“你明白?”

        阿诺道:“虽然不明白,可听起来好像很有道理似的。”

        瞎子心中骂了句傻逼,在他看来洋人都是一个操性,虽然人高马大,可多数都是半个脑子,真不知道这帮半个脑子的玩意儿怎么把中国人欺负成这个样子。看来不是外国人厉害,而是太多国人缺少血性,要不然也不会沦落到被洋人奴役的地步。

        瞎子道:“你打算就老老实实在这里呆着?一直等到军火库爆炸?”

        阿诺毕竟当过军人,认为军人的天性就是服从命令,他挠了挠头道:“老张让咱们守住这里……”话音未落,耳边已经传来乒乒乓乓的交火声。交火声来自于军火库的方向,阿诺和瞎子对望了一眼,心情顿时紧张了起来。从枪声的强弱大致能够判断出交火的地方距离他们应该不到二百米,具体的情况并不清楚。不过从交火的状况来看,应当是张长弓三人提前暴露了。

        瞎子反手从身后抽出两把驳壳枪,打开保险,瞄准了前方黑漆漆的通道,随时准备迎击闻讯赶来的土匪。他们已经听到由远及近的脚步声,单从嘈杂的脚步声已经能够判断出来人不少。瞎子低声道:“以我的枪声为号!”声音中明显透着紧张,毕竟敌众我寡,强弱悬殊,这场遭遇战压力极大。

        阿诺知道他的本事,就算目标老老实实站成一排让他瞄准射击,恐怕也不会命中一个,悄悄抽出一颗手榴弹,但是并没有听从瞎子命令的意思,在瞎子发出号令之前,已经全力将手榴弹掷入通道之中,蓬!一声沉闷的爆炸声炸响在通道内部,爆炸引起的冲击波地动山摇,瞎子和阿诺两人背靠在两侧的墙壁之上,仍然感觉一股灼热的气浪擦着他们的身边涌过。

        爆炸引发的强光中十多名土匪被炸得血肉横飞,幸存者还没有来得及发出惨叫,阿诺随后将另外一颗手榴弹也扔了进去。瞎子瞪大了双眼,自己甚至都没来得及开上一枪,阿诺已经连续扔出了两颗手榴弹。这货出手可够黑的,可至少比自己坚决果断多了,其实这也难怪,阿诺是经过一战洗礼的兵油子,瞎子还没有经历过真正意义的战斗,两人之间的战斗素养差得实在是太多,瞎子虽然心中不服气,可也不得不承认阿诺突然表现出的超强战斗力。

        阿诺沉声道:“掩护我!”他已经率先向通道中冲去。

        瞎子有点不相信自己的眼睛,他一直以为阿诺是个贪生怕死的怂货,想不到他居然还有如此勇猛的一面。阿诺冲入通道之后,瞎子方才反应了过来,跟在阿诺的身后冲了进去,连续两次爆炸引发的硝烟未散,地上到处都是残肢碎肉。

        阿诺的战术简单粗暴,在抵达下一个藏身处隐蔽之后又扔出一颗手榴弹,不过这次并没有命中目标,等到爆炸平息,瞎子偷偷望去。正看到对面一颗手榴弹向他们飞了过来,瞎子眼疾手快,危急之中也顾不上多想,扬起胖乎乎右手,一巴掌就将手榴弹给扇了回去,手榴弹倒飞回去,于半空中炸裂,四散的弹片将两名幸存的土匪当场炸飞。这巴掌完全出自于本能反应,如果瞎子有时间考虑,他才没那个胆子去拍手榴弹。

        瞎子和阿诺被浓重的硝烟呛得咳嗽不断,硝烟散去,却见前方出现了一间空旷的大厅,地面上横七竖八躺着多具尸体,应该没有土匪活命,只有一辆古怪的铁家伙停在里面。瞎子仔细观察了一会儿确信周围应当没有潜伏的土匪,这才向阿诺点了点头,低声道:“里面好像没人。”

        阿诺点了点头,低声耳语了两句,和瞎子一前一后冲了过去,两人小心检查了一遍,除了地上的几具尸体在没有发现幸存者,看来阿诺的狂轰滥炸还是起到了理想的效果,几颗手榴弹已经将对手群灭。

        瞎子摸了摸坚硬的铁甲,好奇道:“这是什么玩意儿?”觉得眼前的庞然大物有些像汽车,又像拖拉机,可又没有汽车那样的轮子,两边原本应当安放轮子的地方代之以拖拉机那样长长的履带,看来这铁甲车的移动应当依靠履带进行。

        阿诺道:“坦克!”他踩着履带爬了上去,此时远处的枪声越发激烈,应当是张长弓三人和土匪遭遇,正在展开殊死战斗。

        坦克车内并没有人在,阿诺简单检查了一下,就发现这辆坦克车的发动机有问题,目前还不能启动,他让瞎子掩护自己,打开一旁的工具箱,开始进行维修,其实这辆坦克车并没有太大的毛病,原型就是英国制造的马克I型坦克,阿诺在进入皇家空军之前就接触过,对坦克的构造极其熟悉,就算闭着眼睛也能够知道它的机械构造。他决定尽快修好这辆坦克车,用不了多久敌人就会闻讯赶来,这辆坦克车或许就是他们逃生的唯一机会。上天送了一辆坦克给他们,绝不是让他们擦肩而过,应该是要他们好好利用。

        瞎子听到枪声越来越近,不禁有些紧张了,提醒阿诺道:“坏了,我看他们就要来了,咱们必须要走了。”说话的时候不停向周围张望,却没有看到任何的出路,唯一的出路应当是在坦克的正前方,道路的尽头有两扇巨大的铁门,瞎子来到铁门前试图拉开铁门,方才发现铁门被从外面锁住,根本无法打开,凑近铁门的缝隙向外望去,已经可以看到外面正有土匪不断向这里集结,应当是这边接连不断的交火声将他们吸引而至。

        这会儿功夫阿诺拎起工具箱率先进入了坦克车,瞎子也跟着爬了进去,可惜身体太胖,屁股卡在了入口处。

        此时看到四名土匪已经从后方的通道出现在眼前,瞎子心中大骇,可越是着急,屁股越是下不去。伸手去摸枪,方才意识到卡住自己的正是别在腰上的驳壳枪,两把驳壳枪都被他肥胖的身体紧紧挤压在入口处,一时间哪能抽得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