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五十五章【你先射】(下)

第五十五章【你先射】(下)

        颜天心突然叹了口气道:“他们两个不像是在比刀法,根本是在谈情说爱。”她让罗猎登台的真正用意是要通过两人的对话,读取双方的唇语,以辨明他们之间的关系,从目前得到的信息来看,罗猎和兰喜妹之间应当并非合作的关系。

        肖天行知道颜天心的动机,微笑道:“年轻人的事情我果然看不懂了,只是颜掌柜又因何叹气?”

        罗猎重新走回刚才的位置,兰喜妹咬得嘴巴都有些酸了,取下了那只苹果,瞪了他一眼道:“你最好快些!”

        罗猎叹了口气道:“说实话,我这次的把握不大,若是不小心射杀了你,我难逃一死。”

        兰喜妹冷冷道:“你知道就好!”

        “可若是不小心射不死你,射坏了你的脸,留下伤疤,你岂不是被我毁容?我的罪孽只怕更大一些!”

        兰喜妹明知他在吓唬自己,可心中仍然有些害怕,横下一条心道:“婆婆妈妈,哪来的那么多废话,你只管射就是!”

        罗猎捻起飞刀道:“你最好别动,一动不动!”

        兰喜妹将苹果叼住,却发现罗猎闭上了眼睛,这混蛋东西竟然在此时闭上了眼睛,难道他要闭着眼睛射出这一刀?兰喜妹不敢移动半步,甚至不敢将苹果从嘴上取下来,她知道罗猎在闭眼之前一定将所有的位置记了个清清楚楚,她若是移动分毫,射向自己的一刀或许就会失去准头,兰喜妹也是极其好强的性子,即便是知道这一刀风险极大,也不肯低头认输。

        罗猎道:“你若是害怕,只管说一声。”

        兰喜妹心中暗骂罗猎狡诈,他想让自己当众认输,还极其卑鄙地用苹果堵住了自己的嘴巴,其实这苹果是她自己主动叼在嘴里的。

        罗猎道:“别动,这刀若是扎在眼睛上就成了独眼龙,若是扎在鼻子上嘴巴上也不好看!”

        兰喜妹知道这厮是故意给自己制造心理压力,可她现在处处受制,除非认输,否则移动分毫就是对自己的性命不负责任。

        罗猎碎碎念了一番之后,终于出刀,出刀的刹那睁开了双眼,虽然有把握闭着眼睛命中目标,可是仍然不敢冒险,倘若射伤兰喜妹,恐怕接下来迎接他的不是兰喜妹的飞刀,而是众匪手中黑洞洞的枪口。

        兰喜妹感到牙关微震,甚至能够感觉到刀锋探入咽喉的寒意,她握住刀柄小心翼翼将口中的苹果取下,发现刀锋透出苹果几近半寸,她如释重负地舒了口气,忽然意识到这场比试原本没什么好怕,她竟然对罗猎的刀法充满信心,更为重要得是,她算准了罗猎没那个胆子在众目睽睽之下杀死自己。

        罗猎射出的三刀虽然博得了满堂喝彩,可是他却明白,如此精准的三刀将主动权已经送到了兰喜妹的手中。

        兰喜妹笑得花枝乱颤,众匪都佩服她的胆色,却不知兰喜妹的掌心全都被冷汗湿透。她也拿起了三柄飞刀,挑衅地向罗猎昂起了下颌。

        罗猎捡起了一只苹果,放在了心口处。

        兰喜妹作势要射出飞刀,可挥了一下又将手收了回去,下方众匪已经叫嚣起来:“射死他!射死他!”

        肖天行以为形势已经尽在己方的掌握中,暗暗松了口气,一边大笑一边望着颜天心,颜天心镇定如故,轻声道:“这么重要的日子,为何不见你的宝贝女儿?”

        肖天行闻言脸色骤变,冷冷望着颜天心道:“你说什么?”

        颜天心道:“一个女孩子,双目失明,虽然看不到,可总还听得到,你又怎能放心她一个人呆在家里?若是有什么三长两短,岂不是后悔都晚了?”

        肖天行唇角的肌肉不受控制地抽搐了一下,他竟然离席而起主动来到颜天心的身边坐下,压低声音道:“别忘了这是什么地方?”周身弥散而出的强大杀气宛如潮水般向颜天心汹涌扑去。

        颜天心并没有被他凶神恶煞的气势吓住,云淡风轻道:“原本就是井水不犯河水的事儿,大家相安无事最好。”转过头来,清澈见底的双眸盯住了肖天行:“其实死亡并不可怕,最可怕得是在懊悔和自责中渡过余生,你说对不对?”

        肖天行握紧了双拳,他当然明白颜天心这番话的意思,可是他无法断定颜天心是不是在虚张声势恐吓自己。

        颜天心的目光投向戏台:“他若是有什么三长两短,同样的事情就会发生在周晓蝶的身上!”

        肖天行胸口如同被人重击了一拳,他感到呼吸都变得窘迫起来,此时他方才领教到颜天心的厉害,难怪颜天心胆敢来到凌天堡为自己贺寿,原来她早已准备了一系列的后招,周晓蝶是自己女儿的秘密只有少数亲信知道,如果不是女儿坚持留在这里,他甚至早已将她偷偷送去外面,只是任何事都难免百密一疏,这个秘密终究还是被颜天心知道了。

        肖天行竭力抑制着心头的愤怒,压低声音道:“她若是少了一根头发,我就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此时已经没有任何必要伪装,双方都已亮出了自己的底牌。

        颜天心轻声道:“现在阻止还来得及!”

        经她提醒,肖天行这才想起戏台上的那场搏杀。

        颜天心有句话并没有说准,肖天行准备开口阻止的时候,兰喜妹已经出刀了,刀如惊鸿,拖出匹练般的光芒,笔直射向罗猎心口的苹果,兰喜妹同样有三次出刀的机会,她相信自己的刀法不弱于罗猎。然而当刀尖命中苹果的刹那,苹果却整个炸裂开来,这一刀的力量让所有人都为之一惊,难道是刀气震碎了苹果?失去了苹果的阻挡,刀尖直接刺入了罗猎的胸口,罗猎惨叫一声,直挺挺就倒了下去。

        现场发出一阵惊呼,颜天心也是内心为之一紧,可随即她就明白了过来,场面虽然震撼,可真实的状况绝不像看到的那样凶险,颜天心应该不会公开射杀罗猎,至少她不会在第一刀就射杀罗猎,她有三次表演的机会,以她虚荣的性情,又怎会浪费掉这三次人前扬威机会?颜天心本来准备在兰喜妹射出两刀之后才亮出自己的这张王牌,可是她终于还是忍不住提前了。

        关心则乱,肖天行当然不会关心罗猎的死活,但是在女儿生死未明的状况下他不敢冒任何的风险,看到兰喜妹的这一刀直接命中了罗猎的胸口,内心也是猛然一惊。

        这世上没有绝对的事情,并不是每件事都是当局者迷旁观者清,究竟发生了什么,戏台上的两个人最清楚。兰喜妹清楚自己的这一刀不可能射杀罗猎,无论出刀的力度和准度都控制得非常精确,这一刀绝不会透出苹果,没料到刀尖刚触到苹果,苹果就炸了个粉碎,绝不是外人眼中的刀气爆裂,只存在一个可能,那就是罗猎在飞刀刺入苹果的刹那捏碎了苹果,于是飞刀失去了这道阻碍,直接就扎在了他的身上,既便如此,罗猎也不可能受伤,毕竟这厮的身上还穿着棉衣,自己投掷的力度不可能穿透他的棉衣,这厮耍诈!

        罗猎自然是在耍诈,他可没有勇气去赌兰喜妹到底会不会狠下心来射杀自己,他也猜到兰喜妹开头的两刀应该不会痛下杀手,可凡事都有例外,最好的办法就是在第一刀就倒地不起,虽然无赖了一些,毕竟安全,关键时刻谁都靠不住,还得靠自己。

        兰喜妹已经将第二柄飞刀扬了起来,作势要继续射出,下方传来肖天行的大喝声:“住手!”

        兰喜妹仿佛没听见一样,第二柄飞刀仍然飞了出去,这一刀正插在罗猎头顶上方,距离他的头皮只有一寸的距离,兰喜妹射完一刀仍不解恨,第三柄飞刀随后激发,这一刀却是瞄准了罗猎的双腿之间,贴着他裤裆的下缘插入戏台。

        虽然目标是罗猎,肖天行却是一阵心惊肉跳,他向来知道这位八妹喜怒无常,如果兰喜妹当真上了性子,很有可能将事情搞砸,还好她只是吓唬了罗猎两下。

        兰喜妹来到罗猎身边,抬脚在他身上踢了一下:“别装死了,给我起来!”她当然听到了肖天行阻止自己出刀的命令,后面的这两刀虽然声势骇人,可并无任何威胁可言。

        罗猎右手捂胸,小心翼翼坐了起来,兰喜妹射出的第一刀还插在他胸口上,低头看了看胯下,这一刀紧贴着裤裆,再向上一点只怕就要伤了命根子。

        兰喜妹伸手将他胸前的那把刀拔了下来,正如她所料,飞刀根本没有穿透罗猎的棉衣,这厮装得倒是逼真,居然还夸张的惨叫起来。

        兰喜妹咬牙切齿道:“再装,信不信我现在就一刀插死你!”

        罗猎站起身来,却听兰喜妹小声道:“找个借口赶紧滚蛋,这里没你的事情!”

        罗猎心中一怔,几乎以为自己听错,兰喜妹为何突然说出这样的话?再想起她此前拿起茶盏想要发难却中途放弃的举动,心中越发迷惑,到底是谁在暗中指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