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五十五章【你先射】(上)

第五十五章【你先射】(上)

        兰喜妹获得肖天行的首肯准备登台之时,目光却又向颜天心望去:“只是一个人在台上耍飞刀未免不够刺激,颜掌柜可否将您的跟班借给我,陪我玩玩如何?”一双妩媚的眸子又转向罗猎,目光中充满了挑逗的意味。

        罗猎头皮一紧,兰喜妹,你大爷的,果然最终还是将目标放在了我的身上,他知道兰喜妹绝不是简单的玩玩罢了,自己上去就是玩命,慌忙推辞道:“八当家刀法如神,在下可不敢在您面前献丑。”

        兰喜妹格格笑道:“叶无成,何必装模作样,你刀法如何,我心里清楚,不如这样,我当靶子,你先射我,然后咱们再交换位置,我来射你,若是谁动了一下,就判他输好不好?”

        罗猎还想推辞,却听颜天心道:“叶无成,既然人家这么看得上你,你若是再推辞岂不是不给她面子,今儿是肖大掌柜的五十寿辰,你且上台,无论输赢,博君一乐。”

        罗猎心中暗叹,这可不是输赢的问题,兰喜妹根本是想趁着这个机会要自己的性命,你颜天心如此精明难道连这么简单的道理都看不出来?

        兰喜妹向罗猎勾了勾手指,示意他陪同自己上台,不忘向他抛了个媚眼,目光魅惑之至,周围众匪看到眼前一幕,同时起哄。

        罗猎被逼到这个份上已经无路可退,颜天心也没有任何为他出头的意思,罗猎只能向戏台上走去,心中暗叹,女人果然善变,颜天心关键时刻却不肯为自己出头了,难道是碍于肖天行的淫威,退而选择了明哲保身?

        兰喜妹在戏台的一头站了,拿了一个苹果顶在头上,她也是胆色过人,双手托着苹果向罗猎道:“你射我三刀,飞刀射中目标而没有伤到我就算成功,若是你伤到了我一根头发,就算输了。”

        罗猎缓步来到兰喜妹的面前,距离她一尺左右,望着兰喜妹妩媚动人的俏脸,低声道:“何苦来哉,做人留一线,日后好相见。”

        兰喜妹咬了咬樱唇,美眸流转望着罗猎的双目:“我吃醋了,今儿你不敢杀我,我就杀你!”

        罗猎点了点头:“既然如此,我只能杀你!”目光陡然变得杀气凛凛,两人的距离如此接近,兰喜妹真切感受到那股彻骨寒意,心中不由得一颤,竟然有些害怕,可马上她又提醒自己,就算他吃了熊心豹子胆也不敢对自己怎样,当着那么多人的面,若是敢射杀自己,他的下场必然是千刀万剐。

        有人端着托盘走上来,里面摆着三柄飞刀。

        罗猎逐一掂量了一下飞刀的份量,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罗猎在射出飞刀之前,必须要对自己所用的武器有所了解,飞刀的长短重量,乃至刀尖收口的弧度,拿起三柄飞刀,来到戏台的另外一端。

        现场突然之间就静了下去,所有人的目光全都聚焦在舞台之上。

        兰喜妹双手捧着苹果端端正正放在头顶,微笑道:“人家那么喜欢你,你一定不舍得伤我对不对?”

        罗猎微微一笑,右手一动,寒芒倏然射出,众人还未来得及惊呼飞刀已经射中了兰喜妹头顶的苹果,准确无误,刀身从苹果的正中穿过,刀锋从对侧露出,无论角度还是力度都控制得非常得当,没有伤及兰喜妹一丝一毫。

        兰喜妹举起了苹果,向众人展示罗猎这一刀的成果,此时众人方才回过神来,现场掌声雷鸣般响起,这掌声不仅仅是送给罗猎,同时也是送给兰喜妹,比起罗猎的刀法,兰喜妹的胆色更让人佩服,面对罗猎射来的一刀,她竟然不闪不避,甚至连眼睛都没眨一下,没有表现出半点的畏惧,谁说女子不如男。

        肖天行也鼓起了掌,他看了看颜天心道:“颜掌柜的这个手下刀法果然不错!”

        颜天心只是淡淡笑了笑,望着戏台上的罗猎,心中纷乱如麻,因为刚才神秘人的那句话,她开始对罗猎的动机产生了怀疑,所以兰喜妹出来挑战罗猎的时候,她并未阻止。然而当罗猎走上戏台,射出第一刀的刹那,颜天心的内心却因为这一刀的光华而颤抖了一下,脑海中闪现得仍然是罗猎离去时无奈和不解的眼神。

        “第二刀!”兰喜妹娇滴滴道,她又拿了一只苹果,将这只苹果放在了胸口,在这个位子上,苹果似乎变小了许多,众人注目的地方也从苹果落在了两边。罗猎皱了皱眉头,这女人可真会作妖!

        拿起第二柄飞刀准备出手之时,兰喜妹却娇声道:“等等再射!”

        罗猎心中纳闷,却不知兰喜妹又要搞什么花样。

        兰喜妹重新将苹果放在托盘之中,然后将身上的绿色毛呢将校大衣脱掉。下方众匪齐声欢呼,八当家居然在众目睽睽之下宽衣解带,送上这么丰厚的福利。然而精彩仍在继续,兰喜妹并没有停下来的意思,竟然将上装也脱了下来,仅剩了一个黑色的背心,峰峦起伏,呼之欲出,下方欢呼声,掌声尖叫声不绝于耳,有些没出息的土匪甚至激动地连眼泪都流了下来。这些人恨不能站在台上的就是自己,戏台之上的香艳,甚至让一些人忘记了这场竞技关乎生死。

        兰喜妹将苹果拿了回来,掌心托住,挤压在胸口之上,凸起的地方越发显得饱满丰盈,左手的食指向罗猎勾了勾,娇滴滴道:“来啊,我准备好了,射我!”

        罗猎的笑容有些无奈,兰喜妹真是会出风头,目光落在兰喜妹裸露在外的雪白肩头,留意到在她左肩的部分露出了一片色彩斑斓的纹身,罗猎心中微微一怔,虽然看不到兰喜妹纹身的全貌,可是单从这片纹身的色彩和纹路已经可以判断出这纹身很可能不是中华匠人的手笔,罗猎慢慢举起了刀。

        现场再度平静了下去,闪烁的刀光让众人从刚才的兴奋中冷静了下来,他们开始意识到这是一场决斗。兰喜妹胆色过人,她的举动无异于在刀尖上跳舞,脱去衣服并非是为了卖弄魅力,吸引众人的关注,现在她上身只穿着一件薄薄的背心,苹果和她的肌肤紧贴,而且深深陷入肉中,罗猎的这一刀不但要射准,而且要将力度控制得极其精确,稍有偏差就会伤及兰喜妹。

        肖天行皱了皱眉头,他明显也有些紧张了,他并不了解罗猎的刀法,更不了解罗猎的来路,如果罗猎刀法不行,又或者他当真有加害之心,兰喜妹岂不是会有危险?

        颜天心轻声道:“肖大掌柜难道不怕那把刀会失了准头?”

        肖天行目不转睛地盯着戏台,沉声道:“他不敢!”眼中掠过一抹凶光,若是罗猎失手,他必将此子千刀万剐。

        罗猎微笑道:“别动!”

        兰喜妹一动不动,她虽然胆大,也不敢在此时轻举妄动,此时考校得就是胆量,罗猎的刀法应该没有任何的问题,如果她移动半分,等若亲手将自己送上死路,兰喜妹没那么傻。

        刀光一闪,兰喜妹明显感觉到苹果向胸口压了一下,她的眼神波动了一下,然而身躯仍然保持着刚才的站姿,纹丝不动。缓缓移开了那只苹果,透过苹果表皮,可以看到刀锋的寒光,如果罗猎的力量再大一分,刀锋就会刺破苹果,刺入自己胸膛的肌肤,差之毫厘。兰喜妹佩服罗猎刀法的同时,心中也不禁感到有些后怕,这一刀实在是太凶险了,罗猎的刀法未必能够控制得如此玄妙,或许其中也有运气的成分。

        现场叫好之声宛如潮水般响起,此时已经无人再小觑罗猎,众匪真心为罗猎鼓掌,为兰喜妹喝彩,甚至连肖天行也禁不住鼓起掌来,他向颜天心道:“颜掌柜眼光不错哦!”

        颜天心淡淡笑了笑,心中默念,还有一刀。

        兰喜妹准备将苹果放在自己的咽喉,罗猎此时却向她走了过来,做了一个让所有人出乎意料的动作,拿起了兰喜妹刚刚脱掉的军大衣,当众为兰喜妹披在身上,柔声道:“天冷,不要着凉了。”

        兰喜妹内心一怔,万万想不到这厮居然会对自己说出这样一句话,唇角露出一个充满嘲讽的笑意:“害怕死在我手上,所以这么讨好我?”

        罗猎微笑道:“这一次你让我往哪儿射?”

        “随便你!”兰喜妹娇滴滴道,她指了指自己洁白如玉的咽喉。

        台下窃窃私语,众人都听不清他们在说什么,大都偷偷发泄着心中的不满,兰喜妹送了那么大一分福利给大家,还没有来得及大饱眼福,罗猎居然就自作主张给她披上了大衣,在这帮土匪看来,刀法虽然精彩,可八当家的身材更是精彩劲爆。

        罗猎却摇了摇头,指了指兰喜妹饱满的樱唇。

        兰喜妹凤目圆睁,这厮竟然要射这里。

        罗猎充满挑衅道:“你不敢啊!”

        兰喜妹没有说话,挑选了一只较小的苹果,用嘴巴叼住。

        台下众人这才知道他们这次要做什么,传来一阵惊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