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五十四章【鸿门宴】(下)

第五十四章【鸿门宴】(下)

        肖天行在三当家琉璃狼郑千川和七当家遁地青龙岳广清的陪同下到来,现场欢声雷动,众人夹道欢迎。

        肖天行内穿紫色偏襟长袍,外披黑色裘皮大氅,脸上喜气洋洋精神焕发,龙行虎步,频频抱拳,穿行于人群之中,正所谓人逢喜事精神爽,向来在人前不苟言笑的他少有今日这般和颜悦色的模样。

        不知哪位喽啰率先喊起了寨主威武,一统江湖,千秋万载。

        肖天行哈哈大笑,受到众人如此拥戴,心中的快慰实在难以言表。

        琉璃狼郑千川一旁悄悄观望着肖天行,和踌躇满志,得意洋洋的肖天行相比,他要冷静得多,虽然他佩服肖天行的武力和手段,可是随着狼牙寨的发展,权力开始走向过度集中,他也看到了肖天行的弱点,应当说不止是肖天行,每一个上位者都是如此,听不进别人的忠告,目空一切。郑千川甚至听到有不少人在喊万岁,心中不由得暗自苦笑,万岁?这世上哪有人能够当得起这个称号,满清十二帝甚至没有一个人活得过百岁,万岁?痴人说梦,自欺欺人罢了!

        吕长根迎上前来,他向肖天行耳语了几句,引领肖天行向颜天心所在的位置走去。

        颜天心已经起身相迎,目光趁机向刚才出声阻止兰喜妹的那人看去,她有过目不忘之能,刚才虽然只是匆匆一瞥,却已经将那人的样貌牢牢记在心中,不过此时那人却已经从人群之中消失了,难道是对方意识到行藏暴露?颜天心内心中蒙上一层阴云,美眸看了罗猎一眼,这厮仍然气定神闲地站在自己身边,颜天心疑窦暗生,螳螂捕蝉黄雀在后,莫非自己看走了眼,罗猎才是藏得最深的那只黄雀?此前的一切只不过是他在做戏?上演苦肉计的是他和兰喜妹?事已至此,已经没有时间搞清事情的真相,一切只能顺其自然了。

        肖天行爽朗的大笑声打断了颜天心的思绪,他来到颜天心面前,抱拳道:“颜掌柜,您能亲自前来,让肖某这座凌天堡蓬荜生辉,哈哈哈!”他声音铿锵有力,震得周围人耳膜嗡嗡作响。

        颜天心淡然笑道:“肖大当家客气了,五十大寿人一辈子只有一次,过了这天就没有了,这么重要的日子,我自然要前来恭贺,不然怎能表示诚意?”

        肖天行听得有些不入耳,可也挑不出人家什么毛病,的确,无论是谁五十大寿也只能过一次,可什么叫过了这天就没有了?这妮子分明是咒我早死呢。肖天行颇有大将之风,纵然心中不悦,脸上的表情也没有丝毫表露,故意向罗猎看了一眼道:“这位是……”不等颜天心回答,他又做出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一定是颜掌柜的心上人吧?哈哈哈,真是郎才女貌,天生一对,般配,般配!颜掌柜好眼光,好眼光!”

        罗猎现在这个模样并非是本来面目,麻雀将他丑化了不少,虽然身材高大,器宇不凡,可英俊是绝对谈不上的,不但肤色黧黑,而且脸上还添了块胎记,肖天行是投桃报李,故意这么说。以罗猎现在扮演角色的身份地位自然不方便说什么,他留意得是肖天行的脖子,发现他脖子上当真挂了一根红绳,用玉华砗磲雕琢而成的避风塔符就堂而皇之地挂在他的脖子上。

        颜天心也留意到了肖天行的护身符,此前罗猎为了博取她的信任,特地手绘了避风塔符的图形给她看过,所以印象颇为深刻,颜天心道:“时值乱世,我等草莽之人,刀头舐血,命如草芥,不知何时就会丢了性命,心上哪还承受得住他人的份量,肖掌柜是狼牙寨的大当家,玩笑也喜欢开那么大?”脸上不见丝毫的笑意,一双美眸冷冷望着肖天行,明显充满了不悦。

        肖天行暗骂颜天心猖狂,在自己的地盘上,当着自己那么多兄弟的面居然敢跟自己甩脸子,老子且让你再猖狂一时,今天绝不让你离开凌天堡。他哈哈大笑:“开玩笑的,颜掌柜怎能看上一个吃里扒外的东西,哈哈……哈哈……”

        肖天行招呼颜天心落座,他在旁边桌坐下,兰喜妹也闻讯赶来,娇滴滴道:“大哥,您来了,兄弟们都等着给您贺寿呢。”

        肖天行点了点头,解开大氅,身后随从慌忙接了过去,肖天行道:“准备好了?”

        兰喜妹意味深长道:“全都准备好了,大哥只管看戏!”

        肖天行虎目眯起,光芒却变得越发犀利,沉声道:“演得什么戏?”

        一旁琉璃狼郑千川道:“启禀大哥,这戏班子是颜掌柜特地带来的,台上的旦角儿是新近蹿红的玉满楼,演得是木兰从军!”

        肖天行嗯了一声,看了颜天心一眼道:“戏就是戏,一个娘们打什么仗,从什么军?老老实实在家里相夫教子才是正事!”

        颜天心没有说话,仿佛没听见一样。

        罗猎却道:“肖大当家此言差矣,正如戏里所唱,谁说女子不如男呢?现在已经是民国了,处处都讲究男女平等,大当家看来有些年没下山了。”

        肖天行霍然转向罗猎,怒目而视,这厮坐在颜天心身边,一副有恃无恐的模样,肖天行正欲发作。

        颜天心道:“这里轮不到你说话!”

        罗猎低下头去。

        颜天心道:“肖大当家犯不着跟他一般见识,不过您是该多出去走走,见识一下。”落井下石,暗指肖天行落伍了,没见识。

        肖天行道:“人到了我这个年纪就懒得动,苍白山都走不过来了,更不用说外面。”

        颜天心意味深长道:“肖大当家不是懒得走,是太在意这座凌天堡,害怕离开这里,有人会抢您的地盘吧?”

        肖天行哈哈大笑起来:“谁敢?谁有这个能耐?”

        颜天心道:“外面兴许不会有,可里面就很难说,俗话说得好,日防夜防家贼难防,反正啊,最惦记您这把交椅的绝不是我们外人。”

        肖天行明知颜天心是在挑唆,可仍然不免暗暗心惊,颜天心的话虽然不入耳,可的确有道理,凌天堡地势险要,易守难攻,自己现在无论是人数还是武器配备都可以称得上苍白山之首,甚至可以说从外界攻破凌天堡的可能性为零,但是如果内部出了问题,那么麻烦就大了,毕竟没有人甘心一辈子居于人下,身边的这些人别看对自己唯命是从,可谁知道他们内心中真正的想法?听话并不代表着服从,而是因为他们害怕,是因为他们实力不济,有朝一日若是羽翼丰满时机成熟不排除他们倒戈相向的可能。

        一旁琉璃狼郑千川也听得直皱眉头,颜天心这番话用意非常明显,就是在挑起肖天行的疑心,分化他们的内部,肖天行这个人素来疑心极重,说不定真会因此而生出别的想法。

        颜天心接下来的一句话更是让郑千川心惊肉跳,她故意向郑千川看了一眼道:“郑先生不是经常出去,肖大当家关于时势方面的事情可以多请教请教他。”

        郑千川感觉膝盖一软,差点没跪下去,颜天心啊颜天心,我没得罪你啊,你坑我作甚?他慌忙道:“我对大当家从来都不会有任何隐瞒。”

        肖天行对此反应却并不强烈,微笑道:“千川别紧张,颜掌柜只是开个玩笑。”他的语气越是轻描淡写,郑千川越是内心发冷,他早就知道肖天行对自己有疑心,内部也有不少人在肖天行的面前说自己的不是,颜天心难道听到了什么风声,所以才故意在这一点上做文章?自己刚才实在是落了下乘,越是着急解释,反倒越让肖天行生出疑心,正所谓越描越黑。颜天心这个女人果然不简单,难怪肖天行一心想要将她除去。

        兰喜妹格格笑道:“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军师那么坦荡,又怎会紧张害怕呢?”她不失时机地落井下石。

        郑千川暗骂兰喜妹,想不到颜天心的一句话让自己成了众矢之的,而今之计,最好还是沉默以对,任凭你们去说,老子只当没听见。

        还好肖天行并没有在这件事上继续纠缠下去,摇了摇头道:“这戏不好看,一点都不好看!”戏班子是颜天心带过来的,他这么说等于不给颜天心面子。

        颜天心道:“任何事都得专心,若是三心二意自然看不懂其中的味道。”

        兰喜妹提议道:“大哥,不如由妹子表演一个给大哥助兴。”

        肖天行道:“好啊!”他笑眯眯望着兰喜妹道:“你要表演什么?”

        兰喜妹道:“飞刀!”

        罗猎听她一说心中不由得一凛,今次果然是鸿门宴,宴会还未开始,对方就准备图穷匕见,难道兰喜妹果真敢当众刺杀颜天心?或是因为昨晚计划败露,所以他们横下一条心,决定不加掩饰了。寿宴还未正式开始,礼炮未响,军火库爆炸的行动尚在进行之中,不知是否顺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