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五十四章【鸿门宴】(上)

第五十四章【鸿门宴】(上)

        颜天心和罗猎在八仙桌旁坐下,吕长根早已让人将零食点心果盘准备好了,等颜天心坐好恭敬问道:“颜掌柜还需要什么?”

        颜天心摆了摆手,漫不经心道:“吕先生先去忙吧,有什么事情我再叫你。”吕长根本来是准备在一旁陪同的,可颜天心下了逐客令,他也不好继续留下,微笑道:“那颜掌柜随意,我去招呼别的客人。”临行之前不由得又向罗猎看了一眼,心中越发感到迷惑了,这厮到底是什么来路?跟着飞鹰堡的三当家朱满堂上山,朱满堂死后摇身一变成了连云寨大当家颜天心的跟班,看起来还颇为受宠,居然有资格跟颜天心坐在一起,难不成当真就是颜天心埋在飞鹰堡的一颗棋子?

        罗猎等到吕长根走后轻声道:“今儿看来要上演一出鸿门宴了?”

        颜天心浅浅一笑,罗猎还从未见她笑过,这一笑当得起倾城倾国这四个字,虽然心旌摇曳,可是却不敢丝毫放松警惕,且不说周边群狼环伺,即便是颜天心对自己也抱有利用的目的,她让自己的同伴去炸军火库,唯独留下自己,摆明了是对自己的不信任,同时也以此来要挟瞎子等人乖乖就范,虽然罗猎感谢颜天心为自己解围,可是对她的做法仍然有些不爽。

        颜天心轻声道:“你听着,不要说话,提防被他人听到。”

        罗猎心中一怔,颜天心为人谨慎,这是为了防止隔墙有耳,可是她说话难道就不怕被人听到?毕竟周围距离他们最近的只有两米不到的距离。

        颜天心道:“我用得传音入密,除了你之外,别人听不到。”

        罗猎双目静静望着舞台,颜天心果然深藏不露,传音入密他也曾经听说过,不过一直以来都认为这门功夫只存在于传说中。然而颜天心的这句话清清楚楚传到耳中,周围人明显没有半点反应,她应该不是欺骗自己。

        颜天心道:“真正危险的地方是在这里,而不是军火库。肖天行对我已动杀念,我们留在这里,才能吸引他们的注意力,等到他们成功引燃军火库之后,,我们方才有逃生之机。”

        罗猎端起茶盏,抿了口茶,颜天心心思缜密,早已完成了布局,除却派去军火库的那些人,她在戏台上也安排了人手,看来今天已经做好了最坏的准备,只是罗猎实在想不通,颜天心明明知道会有危险,为何一定要亲自前来拜寿?以她的头脑为什么会做这种拿性命去冒险的事情?

        此时狼牙寨八当家兰喜妹从外面走了进来,刚一来到现场充满怨毒的目光就锁定在颜天心的脸上,昨晚颜天心当众掴了她一掌,兰喜妹引以为奇耻大辱,心中对颜天心恨之入骨。

        颜天心根本没有向她看上一眼,只是静静关注着戏台上的表演,兰喜妹目光一转,来到罗猎的脸上,却突然转变成一幅妩媚妖娆的表情,婷婷袅袅来到两人的身边,娇滴滴道:“哟,这不是颜大掌柜吗?”

        颜天心这才转过脸去微微颔首,算是跟她打了个招呼。

        兰喜妹却没有因为颜天心的淡漠而退却,一屁股在罗猎身边坐下,格格笑道:“昨晚小妹一时气急,失了礼数,全都是我的不是,颜大掌柜可千万不要跟我一般见识。”

        颜天心淡然道:“是我不对,我不该当着那么多人的面打你的耳光!”

        一句话说的兰喜妹俏脸通红,颜天心实在太不给她面子,昨晚当着那么多人的面打她耳光,今儿又在大庭广众之下提起这件事,其用意就是要侮辱自己,高耸的胸脯明显开始起伏。

        罗猎在她胸前扫了一眼,的确有些诱人,可里面的心肠却是歹毒到了极点。

        兰喜妹满腔怒火却转向了罗猎,怒道:“看什么看?没见过女人?”

        罗猎笑眯眯道:“八掌柜误会了,你和颜大掌柜同时出现的地方,很少有人会注意到你。”

        兰喜妹的内心如同被针扎了一样,罗猎这话说得实在刻薄,分明是说自己被颜天心比了下去,她一向自诩容貌出众,今天却被罗猎如此奚落,再也遏制不住心中的愤怒,抓起桌上茶盏准备向罗猎掼去,可是茶盏拿到手中却突然停了下来。

        罗猎真正的目的就是要激起她的愤怒,让她在肖天行的寿宴上做出失礼的事情,眼看就要得逞,却没想到兰喜妹居然在最后关头克制住。

        兰喜妹深深吸了口气,缓缓将茶盏放下,满脸怒容倏然又烟消云散,格格笑道:“叶无成啊叶无成,天下间也只有你能气得到我,人家真是越来越喜欢你了。”拿得起放得下,不愧是狼牙寨的八当家。

        颜天心眼角的余光却留意到西北角的一人,在兰喜妹站起就要发作的时候,那人嘴唇微动,虽然极其隐秘,但是仍然没有逃过颜天心犀利的目光,颜天心几乎在瞬间就已经判断出对方在用传音入密向兰喜妹传递消息。从对方嘴唇的动作,颜天心读懂了他的意思,他说的是不可动他!

        颜天心此惊非同小可,不仅因为兰喜妹的一方拥有懂得传音入密的高手,更因为那人说的话,不能动他,这个他绝不是自己,身边只有罗猎,罗猎因何会让对方忌惮?

        同样感到迷惑的还有兰喜妹,兰喜妹果然不敢生事,悄悄离开,在众人看来,她又碰了一鼻子灰。

        兰喜妹刚刚离开,二当家洪景天就到了,他在山寨中算得上德高望重,一出现,马上就有弟兄过来跟他打招呼,洪景天一一抱拳还礼,来到颜天心身边。

        颜天心起身相迎,整个凌天堡除了肖天行,也只有洪景天能让她这样做。

        洪景天压低声音道:“颜掌柜,在下有件要紧事,咱们外面说话。”

        颜天心微笑道:“寿星公就要到了,有什么话咱们在这边说也是一样。”

        洪景天以为颜天心并不明白自己的意思,暗自叹了口气,在颜天心身边坐下,压低声音道:“颜大掌柜是时候该走了。”他去肖天行那里求情,虽然肖天行答应了他不会对颜天心下毒手,可洪景天仍不放心,思来想去,终于决定冒天下之大不韪,亲自送颜天心下山,至于后果如何,他也不去想了,就算肖天行杀了自己,也不会说半个不字,江湖人最重一个义字,当年颜天心的父亲颜拓海救过自己的性命,如今颜天心遇到了危险,自己决不能坐视不理,大不了一命换一命。可以说洪景天此番前来是抱着必死之心,只是没想到颜天心没有体会他的苦心。

        颜天心缓缓摇了摇头道:“不劳洪叔叔费心,该走的时候,我自然会走。”此前她都称呼洪景天为二掌柜,这次却一改往常,第一次称呼洪景天为洪叔叔,其中的含义不言自明,她感激洪景天的深情厚谊,尊敬洪景天的为人。

        洪景天此时也顾不得许多,苦口婆心道:“机不可失失不再来!”寿宴举行的同时,凌天堡四周戒备森严,防守比起平时增强了一倍有余,山雨欲来风满楼,洪景天混迹江湖那么多年,早已从凌天堡内调兵遣将的举动中察觉到了异常,肖天行此举针对得只可能是颜天心。

        颜天心依然镇定自若:“该来的总是要来,洪叔叔多多保重身体。”

        外面传来噼里啪啦的鞭炮声,鼓乐齐鸣,从热闹的动静来看,狼牙寨的寨主肖天行已经到了。

        洪景天满脸都是遗憾,颜天心年纪轻轻为何如此固执,其实不但是他,很多人都已经看出了今天的这场寿宴就是鸿门宴,颜天心留下来只怕难逃杀戮。

        罗猎在一旁将两人的对话听得清清楚楚,心中暗暗佩服颜天心的勇气,可他又觉得颜天心并非愚勇之人,能让她如此镇定应当不仅仅是与生俱来的大将之风,或许她还有后招在手。

        戏台之上也战得激烈,罗猎望着台上长枪舞动的玉满楼,心中暗忖,难道颜天心所依仗的那个人是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