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五十三章【没得选】(上)

第五十三章【没得选】(上)

        罗猎的计划尚未开始就被兰喜妹扼杀于摇篮之中,让他有种拳头落空的感觉,确切地说,尚未出拳,就失去了目标,内心的失落在所难免。

        坐在颜天心寓所的客厅内,时钟已经指向凌晨一点,仍然没有麻雀的消息,不过张长弓几人都已经联系上了,他们几个原本就没有走远,潜伏在附近,准备万一情况有了变化,随时救援罗猎。

        颜天心的身影出现在客厅内,宛如空谷幽兰静静绽放在夜色之中。

        罗猎礼貌地站起身来表示迎接。

        颜天心向他微微颔首示意,然后示意手下人散去,来到罗猎身边坐下了,美眸扫了一眼地上的火盆,炭火熊熊,映红了她肤白如雪的俏脸,仿若蒙上一层红晕,更显娇艳动人。

        无论从任何角度看,颜天心都是那种毫无瑕疵的女人,不仅仅是外表,而且包括她的内在,罗猎游学中西,接触过形形色色的女人,可是真正让他感觉到深不可测,触不可及的女人,颜天心还是第一个。罗猎恭敬道:“今晚的事情,谢谢您了。”这句话充满诚意,如果不是颜天心的及时出现,自己的处境只怕会更加恶劣,以兰喜妹睚眦必报的性情绝不会善罢甘休。

        颜天心道:“若是我不出头,你会如何应对?”

        罗猎微笑道:“听天由命!”

        颜天心看了看他:“只怕天帮不了你。”

        罗猎呵呵笑了起来:“此前我专门找高人算了一卦,说我今次来到这里需听天由命,自然可以逢凶化吉,我仔细考虑了一下,这凌天堡中岂不是就有个天字,看来此行无忧,于是我就来了,等到了凌天堡方才发现这里危机四伏,步步惊心,本以为高人算错,可刚才的事情之后,我方才明白,高人口中的天原来并非指的是凌天堡,而是……”说到此时他故意停下话来,耐人寻味的目光望着颜天心。

        颜天心何等聪明,马上明白他口中的天指的是自己,她的名字中间可不就有一个天字,唇角泛起一丝淡淡的笑意:“我可不信!”

        罗猎微笑道:“无论你信不信,我反正是信了,从现在开始打算听天由命。”

        颜天心道:“我不相信你会那么听话!”

        罗猎道:“救命之恩没齿难忘,这份人情,我罗猎永铭于心!”不但表达了自己的感激之情,而且将自己的真名坦然相告,以此来表示自己的诚意。

        颜天心暗赞罗猎心机够深,连自我介绍都做得如此隐秘。无论从哪里看,罗猎都不是一个老实人,更不会像他自己所说的听天由命,之所以表现出这样的诚意,是因为他目前的处境非常的危险,为了活命不得不选择依靠自己。

        颜天心开始对罗猎潜入狼牙寨的目的产生了兴趣,端起桌上的茶盏,轻抿了口香茗,一语双关道:“罗先生似乎很有诚意。”

        “以诚相待向来都是我的处事之道。”罗猎焉能听不出颜天心是在提醒自己,麻雀的突然失踪,让兰喜妹提前终止了计划,而他和颜天心此前的筹谋自然无从施行,两人之间的合作也不复存在,虽然颜天心刚才帮助自己脱困,并不意味着颜天心会继续帮助自己,两人合作的基础就是彼此利用,如果颜天心认为自己已经失去了利用的价值,以她的头脑和气魄绝不会为了自己继续出头。反过来说,颜天心刚才之所以帮助自己,应当是认为自己对她有所帮助。

        杨家屯的事情既然已经被颜天心知道,罗猎也就没有了隐瞒的必要,于是将自己潜入狼牙寨的目的告诉了颜天心,这是为了获取颜天心的信任,当然不会全盘相告,罗猎几乎能够断定颜天心这次前来凌天堡也不是为了拜寿那么简单,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其背后必然有她的动机。

        在目前的状况下,同仇敌忾才是双方精诚合作的基础,罗猎隐瞒了陪同麻雀前来寻找罗行木的事实,但是在叶青虹委托自己的任务上并没有半点隐瞒,仔仔细细说了一遍,并没有任何虚构和夸大的成份在内。

        颜天心听完也对此深信不疑,她虽然早就知道肖天行是满清官员,但是对于其中的细节并不清楚,听闻肖天行本名是肖天雄,居然还是瑞亲王的亲信。也终于明白肖天行通过何种途径获得武器,从而在短时间内实力倍增,从苍白山诸多势力中脱颖而出的真正原因。

        “你们只是为了窃取七宝避风塔符?”

        罗猎点了点头,将自己绘制得一张七宝避风塔符的图形递给了颜天心:“我们受了某位主顾的委托,来到这里就是为了这枚七宝避风塔符,如果情报无误,这枚玉化砗磲制作的七宝避风塔符就应当在肖天行的身上。”

        颜天心道:“肖天行武功高强,就算你们的情报无误,想要从他那里得到这枚塔符也等同于虎口拔牙。”

        罗猎叹了口气道:“身不由己。”

        颜天心并没有询问他们接受委托的原因,可是从罗猎的话锋中已经猜到他们十有八九是受到了胁迫,否则不会冒着这么大的风险前来狼牙寨。

        罗猎道:“颜掌柜为何要冒着风险前来拜寿呢?”他早已猜到颜天心前来狼牙寨不是单纯拜寿那么简单。

        颜天心淡然道:“我的事情和你无关!”停顿了一下道:“我虽然救了你一次,却无法保证你们能够活着离开。”

        罗猎点了点头,颜天心的处境未必比自己强到哪里去,今晚如果不是她帮忙解围只怕已经成为了兰喜妹的阶下囚,单单是这份人情已经不小了。

        颜天心将一幅早已准备好的地图递给了罗猎,指点了一下重点标注的地方:“帮我炸掉狼牙寨的军火库,我会安排你们离开。”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颜天心果然是有附加条件的。

        罗猎盯着地图看了好一会儿,方才道:“所有人,包括我老婆!”

        颜天心望着这个时刻惦记讨价还价的家伙,缓缓点了点头道:“我尽力而为!”她对营救麻雀并没有把握,毕竟麻雀逃离之后不太可能公然露面。

        “我需要好好考虑一下!”

        “我等你答复!”

        颜天心离去之后,张长弓、瞎子和阿诺来到罗猎身边,三人刚才按照罗猎的吩咐前往戏台看戏,颜天心也信守承诺派人接应,没料到风云突变,兰喜妹竟然带着手下将罗猎围困起来,幸亏颜天心出面为罗猎解围。

        罗猎将麻雀失踪的消息告诉了他们几个,又将颜天心的那幅地图在桌面上铺开,几人围了过去,这张是凌天堡的结构图,标记了凌天堡的建筑结构,藏兵洞,武器库,几乎每个重要的地点都用红笔标注。

        瞎子叹了口气道:“凌天堡内这么多人,麻雀又不知道躲在什么地方,军火库乃是凌天堡防守森严,若是好炸,颜天心何必要假手于人,根本是让我们去送死,我看还是找机会逃吧。”

        阿诺跟着点了点头道:“是非之地,还是先想办法离开这个地方再说。”他和瞎子还是头一次口径如此一致。

        张长弓浓眉皱起,并不认同两人的看法,沉声道:“既然大家一起过来,自然要守望相助,抛弃同伴岂不是贪生怕死的小人?”一句话说得瞎子和阿诺面红耳赤,两人都将目光投向罗猎,虽然他们也不想就此扔下麻雀不管,可现实终究是现实,盲目逞英雄倒霉得只可能是自己。

        罗猎是他们之中的领袖,最终的决定权还在他这里,罗猎轻声道:“花姑子是我老婆,你们可以走,我却不可以。颜天心答应我,如果我们帮她炸掉军火库,她会帮助我们离开,还会帮忙寻找麻雀。”

        张长弓的目光中充满了欣慰,他没有看错罗猎。

        瞎子道:“空口白话谁不会说?她很可能是骗你的。”

        罗猎道:“我们只有这个机会。”虽然答应颜天心的要求未必能够救出麻雀,可毕竟还存在一线希望,其实他也明白现在想要找到麻雀希望渺茫。

        所有人沉默了下去,过了一会儿瞎子道:“我也不走,不过我是为了你。”

        阿诺道:“你们都不走,我一个人走也没什么意思,再说余款还没有给我结清呢。”

        既然都决定留下来,那么他们剩下的唯一选择就是答应颜天心的条件炸掉军火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