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五十二章【风云变】(上)

第五十二章【风云变】(上)

        兰喜妹挥了挥手,随行众人迅速向周围房间内冲去,展开了一场搜索。

        罗猎有些迷惘地望着眼前的一切,抬起手腕看了看时间,距离刺杀颜天心的行动只剩下五分钟了,心中已经预料到今晚的刺杀计划应该已经泡汤,难道兰喜妹已经得到了消息?又或者颜天心那边走露了风声?他旋即又否定了这个可能,颜天心并没有出卖自己的必要,而自己这边也不可能泄露消息。

        兰喜妹冷冷望着他,目光中再没有昔日撩人的妩媚,缓步来到罗猎的面前:“我果然小看了你!”

        罗猎处变不惊道:“八当家不妨将话说得明白一些。”

        那些冲入房间内的人很快就完成了搜索,重新回到兰喜妹的面前向她摇了摇头,示意他们的这场搜索行动一无所获。

        兰喜妹从腰间抽出了手枪,镀金雕花的枪身高调奢华,然而美丽外表的内部仍然包含着致命的杀机,黑洞洞的枪口对准了罗猎的额头:“其他人去了哪里?”

        “不知道!”罗猎平静望着兰喜妹。

        “撒谎!”兰喜妹发现麻雀逃离,负责看守牢房的六名手下被杀,她第一时间就想到了罗猎,想到了今晚的刺杀计划,失去了麻雀,等于失去了要挟罗猎的一张王牌,兰喜妹也考虑过或许此时和罗猎无关的可能,然而这种可能微乎其微,所以她才会第一时间前来,不但要彻查这里,还要阻止罗猎的行动,她意识到自己精心筹划的这场刺杀已经完全偏离了预定的方向,与其在失控的状况下发展,不如自己在形势变得恶化之前阻止未知状况的发生。

        兰喜妹将手中的枪口缓缓凑近了罗猎的额头,一字一句道:“你竟然杀了我六个人,救走了你老婆!”

        罗猎听到这个消息,心中一喜,可旋即又回到冷酷的现实中,他已经没有时间去考虑麻雀几人的问题,当务之急是化解眼前的危机。罗猎道:“此事与我无关,我不可能拿自己老婆的性命冒险。”

        “其他人呢?”兰喜妹厉声喝道。

        门外忽然传来一个清冷的声音道:“八掌柜,深更半夜的也不让人清净?明天可是你们肖大当家的五十寿辰,何必搞得鸡犬不宁?”却是俏罗刹颜天心带着四名手下从门外走了进来,她所住的地方和这边原本就是一墙之隔,这边闹那么大的动静,自然不可能毫无察觉,更何况,她一直都在等着罗猎的那场午夜刺杀。然而行动尚未开始就出现了这样的变化,正所谓计划不如变化,事情居然一波三折。

        兰喜妹虽然强势,可是面对颜天心却不得不保持几分恭敬和忍让,转向颜天心马上换了一副笑靥如花的面孔,格格笑道:“我当是谁?原来是颜大当家,这么晚了怎么还没歇着?”

        颜天心道:“本来已经睡了,却又被你吵醒了。”她已经将面前剑拔弩张的一幕看在眼里,也看出罗猎已经到了生死悬于一线的关键时刻。

        兰喜妹笑道:“怪我,全都怪我,主要是今天晚上发生了点事情,刚刚得到消息,据说有人计划刺杀颜大当家,颜大当家是我们狼牙寨最重要的嘉宾,所以我们自然不能掉以轻心,所以才前来搜捕嫌犯。”说话的时候,手枪的枪口移动到了罗猎的下颌,枪口自下而上用力抵住,将罗猎的面孔抵得向上扬起。

        颜天心道:“八掌柜应该来错了地方,叶无成是我的人!”

        兰喜妹闻言一怔,手枪也不禁向后回收了一下,她万万想不到颜天心竟然在众目睽睽之下公然为罗猎出头。

        罗猎也想不到颜天心会这么说。

        兰喜妹格格笑了起来,她向颜天心道:“颜大当家还真是会说笑话,他明明是飞鹰堡的人,朱老三的跟班,怎么会变成了你的人?难不成颜大当家还在飞鹰堡安排了卧底?”

        颜天心道:“以你的身份,我又有什么必要向你撒谎?”

        兰喜妹脸上的笑容倏然收敛,颜天心的这句话充满了对自己的蔑视,可她心中虽然生气却又不得不承认对方所说得是事实,颜天心是连云寨的大当家,而自己只是狼牙寨的第八把交椅,无论自己在这里如何强势,在地位上仍然无法和对方平起平坐。强忍住心中的愤怒道:“这里是凌天堡,颜大当家又何必妇人之仁为他人强行出头?”她也不甘示弱,提醒颜天心要搞清这里是什么地方,任你如何强势,在人屋檐下也不得不低头。

        颜天心道:“叶无成一直都是我的人,是我派他去飞鹰堡卧底,谁找他的麻烦就是跟我颜天心过不去!”她的这番话仍然说得风波不惊,可是其中蕴含的威力却极其惊人。

        兰喜妹虽然不相信颜天心的这番话,可是也看出颜天心今晚必然要为罗猎出头的决心,她咬了咬嘴唇,手枪仍然没有移动开来,冷冷道:“说的跟真的一样!”

        颜天心叹了口气:“兰喜妹,看来外界的传言非虚,你果然不识大体!”她忽然扬起手来,白嫩如雪的手掌化成一道闪电,狠狠抽了兰喜妹一记响亮的耳光。

        颜天心的出手实在太快,没有人想到她居然敢公然向兰喜妹出手,连兰喜妹做梦都想不到,整个人被她这一巴掌打得懵住了,等她反应过来的时候,第一时间想要转移枪口对准颜天心,一抹寒光从她的腋下绕行过来抵住她的咽喉,却是罗猎及时出手了,罗猎的内力虽然是短板,可是出手的速度却是一流,尤其是在这么近的距离下,他有信心控制住面前的目标。

        颜天心的表情冷静依旧,目光向西北方向扫了一眼,那里一名男子手握弩箭瞄准了兰喜妹的额头,另外一侧的屋顶之上也有人影晃动,来此之前她已经做好了妥善安排。

        兰喜妹的嘴唇动了一下,然后抬起手来抹去唇角的鲜血,颜天心的这一巴掌打得如此之重,这一掌打去了她苦心经营多年的骄傲和狂妄,同时也激起了她刻骨铭心的仇恨。

        颜天心道:“你的底我清清楚楚,就算我现在杀了你,肖天行也不会说半个不字,黑虎岭还轮不到你来当家!”

        兰喜妹怒视颜天心恨不能将她一口给吃了,如果目光可以杀人,颜天心现在必然死了无数次。

        罗猎道:“八掌柜难道真要拼个鱼死网破?过去我不怕死,现在更没什么好怕!”从兰喜妹刚才的举动来看,麻雀逃走应该已成事实,否则兰喜妹不会仓促而来,搜查是只是其中一个原因,她更是要阻止自己的行动,或许她已经意识到自己和颜天心之间达成了默契。

        此时外面又有人到来,却是狼牙寨二当家赤发阎罗洪景天和三当家琉璃狼郑千川一起赶到了,赤发阎罗洪景天很少在人前出现,他位列七杀神之首,是狼牙寨九位当家中资历最老的一个,年龄也要比肖天行大了九岁,早在肖天行入伙之前,洪景天就已经成为狼牙寨的二当家,在前寨主死后,本来应该统领山寨的是他,他却主动让贤给了肖天行,也正是洪景天的尽心辅佐,方才帮助资历尚浅的肖天行登上头把交椅。更为难得的是,洪景天甘居人后,从不因为这段经历而居功自傲,自从肖天行掌权之后,一直对他忠心耿耿,对功名利禄看得很淡。

        肖天行也记得他对自己的这份人情,始终对洪景天另眼相看,以礼相待,从来不把他当成下属对待,私下里也都尊称一声老大哥。洪景天的主要职责是负责后勤,说穿了也就是山寨的物资供应,无非是穿衣吃饭。倒是个清闲自在的差事,不过在山寨里面也没多少存在感,这和他本身低调的性情有关,平日里又不喜欢在公开场合露面,多半时间都在半山腰的小村子里面住着,那里是狼牙寨的物资中转站,除非重大节日,或者肖天行传召,他很少到凌天堡来,所以山寨中这两年入伙的土匪有许多都不认识他。

        洪景天的奶奶是俄国人,正因为体内混血的缘故,他的头发有些发红,诨号也因此而来。洪景天一出现气氛就变得缓和了许多,他不但是狼牙寨的二当家,还和连云寨有着非常密切的关系,颜天心的父亲颜拓疆曾经对他有救命之恩,正是这个缘故洪景天这些年来一直充当着双方之间的桥梁,负责沟通彼此之间的关系。如今颜拓疆虽然已经去世,可是洪景天仍然记着这份人情,对颜天心仍然以恩人之礼相待。

        郑千川悄悄将兰喜妹叫到了一边,微笑道:“误会,误会,颜掌柜千万不要介意,我这八妹毕竟年轻,做事冒失了一点。”

        颜天心淡然道:“年轻气盛自然是难免的,我刚刚已经帮你们大当家教训过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