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五十一章【铁甲车】(下)

第五十一章【铁甲车】(下)

        张长弓道:“我跟你去!”

        罗猎摇了摇头道:“去的人越多,目标就越大,反而容易暴露,再者说,兰喜妹利用咱们的目的就是考虑到万一事情不成,可以将责任推个一干二净,颜天心必然是个深藏不露的高手,不但是她,就连戏班子的那个花旦玉满楼武功也在我之上。”

        瞎子扬起两把手枪,瞄准了房门,一副威武霸气的模样,口中发出呯呯之声,作势发射完毕,然后将双枪插在腰间,低声道:“你一个人过去,岂不是自投罗网?”

        罗猎道:“颜天心绝顶聪明,我今晚去就是为了自投罗网。”周瑜打黄盖,一个愿打一个愿挨,颜天心最后的那番话自有她的一番深意。兰喜妹越是想推卸责任,罗猎越是要将她拖入泥潭,在他和颜天心见面之时,一个极为大胆的计划就在他的内心中形成,他要只身潜入颜天心的住处行刺,颜天心和他心有默契,提出了周瑜打黄盖的苦肉计。

        罗猎在心中已经做过一番权衡,若是按照兰喜妹的指示去做,无论成功与否,兰喜妹都会将所有的责任都推到他们的身上,绝不会兑现帮他们逃出生天的承诺。反倒是他落入颜天心的手中更为安全,毕竟颜天心和他现在的处境相同,他们虽然没有将话挑明,可是彼此间都已经明白了对方的意思,颜天心要和罗猎联手上演一出苦肉计,以罗猎作为突破口,直接将矛头指向兰喜妹。

        虽然罗猎押宝在颜天心的身上,却不敢投入全部,思量再三,还是决定由自己一人去上演这出刺杀颜天心的大戏,至于张长弓三人,颜天心向他提供了一个藏身之所,以颜天心的能力应该可以帮助几人脱身,就算无法如愿,也可以在最大限度保存己方的部分实力。

        现在最担心的就是麻雀,如果自己落入颜天心手中的消息一旦被兰喜妹知道,不排除她杀人灭口的可能,到时候麻雀的处境就会变得异常危险。所以在自己落网之后,第一时间就得说服颜天心登门要人,将麻雀从兰喜妹那里救出来。

        张长弓道:“你并不了解颜天心,又怎么知道她会真心跟你合作?其实我们没必要冒那么大的风险,只需一起救出麻雀,然后逃入那片废墟,只要进入密道就能暂时躲过土匪的追踪。”那条密道却是他在追踪血狼的时候偶然发现,里面纵横交错,隧道错综复杂,从他所见的情况来看应当已经废弃多年,是个藏身的绝佳所在。

        罗猎摇了摇头道:“躲过追踪又能怎样?那条密道里面未必有出口,再说没有颜天心相助,咱们根本无法活着离开凌天堡。”

        阿诺道:“你就这么相信她?如果她欺骗了你怎么办?”

        罗猎叹了口气,低声道:“杨家屯的事情她已经全部知道了,她如果想要对付咱们,根本不用那么麻烦,更没必要和我们一起冒险。”

        几人面面相觑,现在方才知道罗猎因何会信任颜天心,选择跟她合作,事实上他们已经没有了其他的选择。

        瞎子默默将刚刚擦好的一把枪递给了罗猎:“带上,万一遇到麻烦,或许能够派上用场。”

        罗猎伸出手去轻轻将枪推了回去:“你知道我的习惯!”

        罗猎不用枪,虽然他清楚枪械的威力,虽然他的内劲是他武功中最弱的一环,这就决定他无法提升飞刀的射速和力量,刀法的威力相应大打折扣。没有人知道罗猎拒绝用枪的真正理由,向来智慧超群的他在这一点上表现出近乎迂腐的倔强,即便是在生死关头依然不懂得变通。

        张长弓起身拍了拍罗猎的肩头:“我们看我们的华容道,你演你的苦肉计,今晚还真是好戏连台。”

        罗猎抬起手腕看了看腕表,意味深长道:“希望每场戏都可以圆满落幕。”

        外面的鞭炮之声此起彼伏,如果不知道今天的日期,十有八九会认为今天是辞旧迎新的除夕之夜,麻雀静静坐在囚室内,双手托腮凝望着囚室外面的那盏油灯,灯光虽然昏暗,但是橙黄色的火苗仍然给她的内心带来了一种淡淡的暖意,想起罗猎的样子,麻雀禁不住笑了起来,似乎她的唇角泛起了一股咸涩的味道,这熟悉的味道来自于罗猎的身上,麻雀仍然清晰记得当时一口狠狠咬下的情景,咬破罗猎手腕肌肤的刹那,她居然有些心疼。

        外面的那道锁根本困不住自己,只要她想走随时都可以离开,可是向来闲不住的麻雀居然选择老老实实呆在这间牢房里,她并非不清楚自己现在的处境,兰喜妹将她当成了罗猎的老婆,所以用她作为人质。

        麻雀并不担心自己的处境,反倒时刻在担心着罗猎,虽然她对罗猎充满信心,可是现在是在土匪的老巢,他们毕竟势单力孤。油灯的火焰忽然急促抖动起来,麻雀抬头望去,却见一位白发苍苍的老人无声无息出现在她的对面,麻雀吃了一惊,她刚才正在沉思,虽然如此也不至于听不到任何的动静,那老者须发皆白,一张面孔沟壑纵横,高大的身躯佝偻着,显得老态龙钟,看不出究竟有多大年纪,但是他的一双眼睛却炯炯有神,隔着铁窗打量着囚室中的麻雀。

        虽然两人之间仍然隔着铁栅栏,麻雀还是从心底感到一寒,慌忙站起身来,不由自主向后退了几步,身体倚靠在后方的墙壁之上。

        老者掏出牢房的钥匙,不紧不慢地将牢门打开。

        麻雀握紧了双拳,周身的神经因为恐惧而变得紧绷,随着老人微驼的身影出现在门外,她感到自己的内心也在被阴影一点点吞噬着。

        “你是谁?”

        老者平静道:“你长途跋涉费尽辛苦来到这里不就是为了找我?”

        麻雀美眸圆睁,她的表情震骇到了极点,心中已经猜到眼前出现的老人究竟是谁,她万万没想到罗行木会在这样的状况下现身。

        他的表情似笑非笑:“跟我走,留下来只有死路一条。”

        罗猎吹熄了油灯,缓步走出门外,月色正好,在积雪的映射下亮如白昼,周围的景物清晰可见,这样的夜晚本不该是行刺的最好时候,月黑风高杀人夜,今晚却敞亮缺少了那种犯罪的氛围,让人兴不起半点杀人的冲动,罗猎本来也没有打算杀人,他只需要进入隔壁的院子里,在俏罗刹颜天心的配合下上演一出苦肉计,接下来颜天心就有了足够的理由可以向狼牙寨一方兴师问罪,这是一场赌博,罗猎已经押宝在俏罗刹的一方,权衡各方利弊,考虑到自身的处境,也唯有选择和颜天心联手才最有可能脱身。

        狡诈如兰喜妹也不会预料到事情的发展,然而罗猎仍然有些心绪不宁,毕竟麻雀还在兰喜妹的手中,即将开始的是一场赌博,胜了,他们还有逃出生天的机会,若是败了就意味着全盘皆输。他们这次的潜入行动并不顺利,虽然利用飞鹰堡的身份作为掩护成功混入了凌天堡,可是他们却被兰喜妹盯上,想要利用他们刺杀颜天心。本以为杨家屯的事情暂时不会走漏风声,却想不到那边发生的事情已经被颜天心全部掌握,现在看起来自己手中可以依仗的资本的确不多。

        虽然没有讨价还价的资本,可是罗猎相信他们仍然有夹缝求生的机会。

        罗猎尚未出门,房门已经被人从外面推开,却是兰喜妹率领一队人马气势汹汹冲入院落之中。

        罗猎微微一怔,眼前的一切应当不在今晚的计划之中,看来事情突然有变?不然兰喜妹绝不会亲临现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