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五十一章【铁甲车】(上)

第五十一章【铁甲车】(上)

        项庄舞剑意在沛公,如果不是形势所迫,兰喜妹以麻雀的性命作为要挟,罗猎又怎会答应去行刺颜天心?然而通过彼此之间的这番试探和交流却让罗猎发现颜天心应该比兰喜妹更适合成为自己的合作对象,兰喜妹和颜天心都拥有着过人的精明,两者相比兰喜妹更像是一把带刺的玫瑰,看着虽然娇艳美丽,可是你一旦想要将她抓住,只会被刺得鲜血淋漓,而颜天心更像是无处着力的水,你越是用力越是不可能将之握住,看似至柔实则至刚。水能覆舟亦能载舟,只要利用得当,就可以借助她的力量达到自己的目的。

        罗猎深知自己的一举一动不可能瞒过兰喜妹的监视,与其等到兰喜妹前来找他,不如他变被动为主动。兰喜妹也非寻常人物,绝不可能被自己轻易蒙蔽,更何况麻雀还在他的手里,一旦她察觉自己和颜天心之间达成了默契,必然会对麻雀下毒手,想要摆脱兰喜妹的控制和监视,最好的办法就是破而后立,置死地而后生。

        天气很好,肖天行却不喜欢这样的天气,他讨厌刺眼的阳光,甚至讨厌天空中透明澄澈的蓝色,太阳刚刚出来,他就来到了凌天堡西北的藏兵洞,藏兵洞是凌天堡内保存最为完好的工事,其历史要比凌天堡还要早一些,根据整座凌天堡建筑构造来看,当年女真人应当是先在山岩上开凿出了藏兵洞,然后才在此基础上又建成了凌天堡。

        藏兵洞几乎掏空了整个凌天堡的地下,隧道纵横交错,称得上是城下之城,战时用来储粮藏兵,凌天堡在漫长的历史岁月中几经变迁,到清末为山贼所占据,藏兵洞的入口始终没有被人发现,直到肖天行登上狼牙寨的头把交椅,他的把兄弟,凌天堡位居第七的遁地青龙岳广清,现在狼牙寨的九位当家之中,岳广清其实是最晚上山的一个,不过他深得肖天行的器重,将凌天堡的军备和工事建设都交给了他去打理,而岳广清为人老成持重,这些年来一直兢兢业业,从未出过任何大的纰漏。藏兵洞就是岳广清所发现,经过近三年的清理探察,已经修复了其中的一部分,藏兵洞又变得四通八达,成为狼牙寨的另外一个核心所在,既便如此,他们到目前也只是开辟了藏兵洞三分之一的部分,还有很大一部分还未来得及打通。

        藏兵洞如今最主要的功用就是储藏粮食和武器,几乎每周肖天行都会来这里巡视,他喜欢藏兵洞多过于上面的凌天堡,冬暖夏凉,而且没有上面那刺眼夺目的阳光。

        肖天行在岳广清的陪同下转了一圈,在一辆古怪的车辆前停下了脚步,说是车辆却没有轮子,通体都用钢铁打造,肖天行围着这钢铁怪物转了一圈,有些好奇道:“这是什么?”

        岳广清笑道:“大哥忘了,这叫铁甲战车,一年前还是您亲自买回来的,我们足足花了半年功夫方才将这家伙运到这里,三天前方才组装完成。”

        肖天行拍了拍铁甲战车足有30毫米厚的装甲,然后踩着履带爬了上去,要说这辆铁甲车,是他从俄国的一位军火贩子手中买来,当时花了他三万个大洋。买来之后方才发现这是一堆被拆散的废铜烂铁,又被俄国人敲了两万块的竹杠方才又得到了一张图纸。

        不过肖天行也因此对那名俄国奸商动了杀心,得到图纸之后就派人干掉了他。可俄国军火商也留有后手,在这辆铁甲战车的组装过程中方才发现图纸并不完整。

        为了将这辆铁甲车组装完成,岳广清也花费了不少的功夫,到处聘请机师,陆续投入了大笔资金,饶是如此,仍然耗去了整整半年方才将这辆庞然大物组装完成,这辆车整重三十吨,典型的箱型结构,满载的状况下可以乘坐十八人。标准武器配置为一枪六跑,一门57毫米低速火炮,六挺“马克沁”7.92毫米重机枪,火力相当强大。动力装置为两台直列4缸、水冷汽油发动机,车体为铆接结构,最大装甲厚度达40毫米。

        然而即便车体已经组装完成,目前这辆铁甲战车仍然无法移动,距离肖天行想要将之打造成为移动城堡的想法实在太过遥远。

        肖天行得知目前铁甲车仍然无法启动,不禁皱起了眉头,如果不能移动,那么这辆铁甲战车和破铜烂铁有什么分别?无非是停靠在藏兵洞中的一个地堡罢了,与其这样倒不如将上面的武器拆下,布置在城堡周围,还能起到一些作用。

        岳广清看出了他的不悦,陪着笑道:“大哥,应该是发动机坏了,我已经派人前往购置同等型号的发动机,只要发动机一到,将原有损坏的发动机换下,这辆铁甲车应该就能够自由行进了。”

        肖天行这才舒展了一下眉头,从履带上跳了下来,向后退了几步,观察铁甲车的全貌,沉声道:“若是全部修好,这辆车最大速度是多少?”

        “大概每小时二十里。”岳广清说完,又补充道:“从这里到南大门的隧道已经完全贯通了,等到铁甲车修好之后,就可以从这里沿着隧道直接开到外面。”

        肖天行点了点头,他想起了什么,掏出随身携带的9mm口径卢格P-08,照着铁甲车近距离开了两枪,清脆的枪响和子弹击中铁甲尖锐的声音混杂在一起,吸引了周围众人的注意力,当他们看清是大当家在开枪,慌忙又将脸转到一边。

        肖天行走过去,凑近铁甲车看了看被子弹击中的地方,只留下两个浅浅的白印儿,不由得面露喜色,这辆铁甲车若是全部修好之后,坐在其中岂不是刀枪不入所向披靡?

        其实岳广清本想给肖天行一个惊喜,此前日夜赶工,就是为了在寿宴之前将铁甲车修好,希望在肖天行五十寿辰当日,能够将这辆铁甲车送上,最好肖天行能够乘坐铁甲车巡视凌天堡,那才够威风够霸气。可是在实际进展中并不顺利,这辆铁甲车终究还是没能在大寿之前修好。

        肖天行将手枪插入枪套,身后传来一个娇柔的声音道:“我还以为有敌人潜入呢,搞了半天是大哥在这里玩呢。”放眼整个狼牙寨胆敢在肖天行面前这样说话的也只有一个人,那就是蓝色妖姬兰喜妹。

        看到娇媚动人的兰喜妹出现在眼前,岳广清的内心不由得一热,他暗恋这位妩媚动人的八妹已久,可是却不敢表露,整个狼牙寨谁都知道肖天行对兰喜妹的宠爱,其实谁也不清楚他们两人之间的真正关系,不少人猜测兰喜妹是肖天行的情人,虽然谁也没有确实的证据,可英雄美人原本就是应该在一起的。而肖天行的女人,谁也不敢动,甚至连想都不敢,因为山寨中每个人都清楚冒犯大当家的后果。

        肖天行朝兰喜妹微微笑了笑,然后向前方走去,兰喜妹朝岳广清偷偷抛了个媚眼儿,吓得岳广清慌忙将头低了下去。

        兰喜妹忍不住露出一丝得意的笑容,她喜欢看到男人为自己神魂颠倒的样子,跟着肖天行进入了不远处的密室之中。很多人都不理解为何肖天行不喜阳光,其实并非是肖天行自身的怪癖,而是他又隐疾在身,他的肌肤受不了阳光的长期刺激,否则就会生起大片的红斑,奇痒无比。

        兰喜妹不但是肖天行的结拜妹子,还兼任着他私人医生的职责。

        “大哥,最近身体如何?”

        肖天行嗯了一声,从衣袋中抽出一支雪茄,含在口中,兰喜妹掏出火机,走过去帮他点燃。

        肖天行低声道:“事情进行的怎么样了?”

        兰喜妹笑道:“大哥交代给我的事情,小妹自当尽心尽力。”

        肖天行点了点头,把事情交给兰喜妹他还是放心的:“颜天心这个女人非常的机警,不好对付。”

        兰喜妹道:“她带来的戏班子其实就是她的近卫军,一个个武功高强,看来她对咱们可不放心。”

        肖天行抽了口雪茄,吐出移库浓重的烟雾,沉声道:“就冲着她敢来,这份胆色已经不是李长青那个鳖孙能够相比的。”

        兰喜妹道:“飞鹰堡倒也不全是脓包,那个叶无成就是一个厉害的人物。”

        肖天行对飞鹰堡的这种小角色显然没什么兴趣,淡然道:“你有几分把握?”他关心得只是能够顺利将颜天心除去。

        兰喜妹道:“螳螂捕蝉黄雀在后,飞鹰堡的这几个人虽然有些本事,可指望他们杀掉颜天心并不现实,于是我还准备了后手。”

        “后手是谁?”

        兰喜妹居然在此时卖了一个关子:“用不了太久时间您就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