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五十章【戏非戏】(下)

第五十章【戏非戏】(下)

        颜天心的目光投向戏台道:“扮演穆桂英的花旦叫玉满楼,唱念做打无不精通,放眼当今之民国,他的台上功夫能够进入前十,这么好的戏不是每个人都有机会看到的。”

        罗猎微笑道:“刚才我已经领教过了。”所谓领教,是因为枪来棍往,和玉满楼大战了几个回合,让他尴尬的是,自己在这场争斗中显然没有占到上风。

        颜天心将手中的茶盏轻轻落在八仙桌上,意味深长道:“那可不是他的真功夫,你看他历经一场激战,步法一如既往的矫健,气息不见紊乱。”此时恰到好处地停顿了一下,望着罗猎道:“练拳不练功,到老一场空,真正的生死搏杀,决定胜负的不仅仅是招式,招式再漂亮,没有内力根基,威力也无从发挥。”

        她一言道破了罗猎的短板,罗猎虽然眼力和技巧都可以称得上一流,可是力量并非他的所长,刚才和玉满楼对战之时,就被玉满楼强悍的膂力击退多次,罗猎也不得不采用四两拨千斤的战术,颜天心虽然出现稍晚,但是仍然看到了罗猎和玉满楼交战的一幕,力量可以天生,但是内劲却是依靠后天修为,力量上的不足可以依靠后天修炼内劲弥补,而罗猎显然并无强大的内劲。从她的这几句评价,罗猎就已经明白颜天心的武功绝非泛泛。

        罗猎道:“头脑指挥行动,一个人的力气再大武功再强如果没有头脑,只怕也逃脱不了被人摆布的命运。”

        颜天心道:“所以无论任何事都要谨慎,想要对付一个人,首先必须要搞清楚对方的实力,正所谓知己知彼百战不殆,盲目树敌和自寻死路没什么分别。”

        罗猎道:“受教了!”

        颜天心道:“山下有个杨家屯,过去那里面一直都住着几户人家,可前些天路过的时候,村子里空无一人,还有房屋被焚烧的痕迹,村后树林里增添了不少的新坟,狼牙寨的人这些年都未曾动过他们,值此做寿之际,更不会做这种大煞风景的事情,前来黑虎岭贺寿的队伍两只手能够查的清楚,只要想查,这件事不难查出。”

        罗猎内心一惊,颜天心应该路过了杨家屯,而且发现了他们用来掩埋尸体的坟冢,以此女的聪慧,极有可能追根溯源查到他们的身上。

        颜天心又道:“飞鹰堡就算李长青不肯亲临,也不会派出几个名不经传的小喽啰,放眼苍白山的几座山头,叫得出名号的无非就是几十人,每个人身边平时都跟着什么人,他又有什么习惯,只要稍稍留意,根本不是什么秘密。”

        罗猎道:“想不到颜掌柜对我们朱三爷还真是关注。”

        颜天心微笑道:“女人的好奇心往往都会重一些,尤其是看到散落的子弹壳,星星点点的血迹,还好我还有几个手下,虽然死人不会说话,可只要细心观察,还是能够看出一些蛛丝马迹的。”

        罗猎知道颜天心已经对自己产生了疑心,但是他还无法确定颜天心的这番话究竟是不是真的,此女智慧出众,到底是不是在故意试探自己?罗猎处变不惊,低声道:“如此说来,回去的时候我一定要去杨家屯看看,满足一下我的好奇心。”

        颜天心道:“现在回去已经晚了,那里已经没有了活人,七个老人和一个孩子都逃了,只不过在这样的恶劣天气里又能走出多远?追上他们应该不难。”

        轻描淡写的一句话,却让罗猎的内心彻底沉了下去,颜天心并非试探自己,她既然能够说得如此详细,想必已经遇到了铁娃和那些幸存的老人,只希望她不要对他们下狠手才好。颜天心虽然生得美丽绝伦,可焉知她不是又一个兰喜妹,美貌如花,心如蛇蝎,或许颜天心的心肠比起兰喜妹还要狠毒,手段还要老辣。

        颜天心的目光显得耐人寻味,无论什么时候,她都是这样风波不惊,无论多么惊心动魄的事情在她道来都是涓涓如水,平淡无奇。

        罗猎道:“既然知道那么多的事情,为何不揭穿事情的真相?”

        “于我何干?”

        罗猎从颜天心的这句话中领会到隐藏的含义,颜天心此前没有揭穿自己,以后也应当不会揭穿他们的身份,因为那样做对她也没有半点的好处。他伸手拿起桌上的茶壶,主动为颜天心斟了一杯茶,看似绅士风度十足,实际上这一举动中却包含着只有他们两人才能明白的意思。

        颜天心暗暗佩服罗猎泰山崩于前而毫不动容的心态,换成普通人恐怕早已惊慌失措,而罗猎从头到尾都镇定自若,即便是她说出了杨家屯的事情,都不见他有任何的慌张。颜天心扫了一眼面前的茶,并未端起,此时戏台之上又演到了高潮之处,现场欢声雷动。

        颜天心道:“这杯茶是认错还是讨饶?”

        罗猎微笑道:“人和人之间还是简单点好,君子之交淡如水。”

        颜天心道:“水至柔,然至柔者至刚,其淡如水,刚柔并济,相处之道也是如此,然而又有几人懂得其中真正的道理?”明澈美眸望着罗猎道:“连区区一杯茶都端不起来,又有什么资格说这句话?”人往往放不下这张面子,在颜天心看来罗猎也是如此,即便自己已经揭穿了部分真相,罗猎仍然不肯讨饶,放不下尊严,这就是负隅顽抗,不识时务。

        罗猎道:“女人如水,至柔至刚,我今日总算有了领教,不知杨家屯幸存的乡民是否无恙?”这才是他最为关心的事情,他始终认为是他们一行给杨家屯带去了那场灾难,希望铁娃平安无事才好。

        颜天心道:“还好!”

        罗猎居然双手端起了那杯倒好的茶恭恭敬敬送到了颜天心的面前,这次轮到颜天心诧异了,罗猎完全处于下风都不肯向自己低头认错,在自己说出那些村民平安的消息之后,他马上向自己敬茶,这其中的含义绝非是认错。

        颜天心并没有马上接这杯茶,提醒罗猎道:“别人会以为你怕了我!为刚才的行为道歉。”

        罗猎道:“正合我意。”

        “没有诚意,这杯茶我不喝!”

        罗猎道:“我没做错因何要向你道歉?这杯茶是敬你帮助了杨家屯的村民。”

        颜天心平静无波的美眸中第一次泛起了涟漪,此人实在是与众不同,他的举动几度出乎自己的意料。颜天心道:“你又怎么知道我不会骗你?”

        罗猎道:“直觉!”颜天心占尽优势,在她的面前自己已经完暴露。

        颜天心伸出手去接过罗猎双手奉上的那杯茶,端在手里并没有喝:“可若是你的直觉出错了呢?”

        罗猎道:“你生得那么美,心肠应该坏不到哪里去。”

        他的回答再次出乎颜天心的意料之外,颜天心一时间居然不知怎样回应,毫无道理的回答,甚至有冒犯自己之嫌。她将这杯茶再度放在了八仙桌上:“刚才的那笔帐又该怎么算?”

        罗猎向颜天心凑近了一些,用只有他们两人能够听到的声音道:“其实我不喜欢这场戏。”

        颜天心秀眉微扬起:“你喜欢听什么戏?”

        “鸿门宴!”

        颜天心没有说话,目光投向戏台,可注意力却集中在罗猎的身上,罗猎是在提醒自己,今次肖天行的寿宴不怀好意。其实不用他说,来此之前她的多名部下就已经奉劝过她不要亲自前来,然而最终她还是来了,不入虎穴焉得虎子。

        罗猎道:“我只想当一个安安静静的看客,可惜有人嫌这戏台上的角儿不够多,总想拉我凑个数?”他抬起手腕露出了自己的手表,手指指点了一下十二点钟的位置,刺杀计划全都由兰喜妹制订,在兰喜妹的计划中,今晚零点就是行动正式开始。

        “你演谁?”

        “项庄!”罗猎停顿了一下道:“其实我更中意陪着沛公逃走的张子房。”

        颜天心露出一抹讳莫如深的诱人笑容,示意罗猎端起那杯茶:“你若是肯演,我或许能够给你提供这个机会,不过我或许会加演一场周瑜打黄盖。”

        罗猎小声道:“真打?”

        颜天心道:“不打怎能骗过别人的眼睛,不打又怎能让狐狸露出尾巴?”

        罗猎道:“黄盖并无牵绊,毕竟他的家人都在东吴,孙仲谋可以保证他们的安全。”他在委婉提出自己的要求,希望颜天心能够保证自己同伴的安全。

        颜天心微笑道:“置死地而后生,若是没有慷慨赴死的勇气又怎能博得险中求胜的机会?”她眼角的余光扫了罗猎一眼道:“你在赌,我也在赌,没把握的事情我从不承诺!不过,今晚这里会上演一场华容道,你不妨让他们过来看看。”华容道关羽捉放曹,颜天心是借着戏名给罗猎指明了一条供他同伴逃离的退路。